首页 > 资讯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

第八章关凯巧计取二州 彭咸趁夜袭新军

发表时间:2021-07-22 17:43:21

,不便谈论到征伐大谋。”  关凯一听,地说:“不妨事,尽可先说看。”  振远见父帅铁了心让自己说,便便说出来自己的想法:“而如今的龙江六省已是四分五裂,程、韩、苏、范、林、新各占其一,自夺下七州后,经过几番出征,其他五处势力已敢轻意来攻,经过这关凯一听,说道:“无妨,只管说说看。”。


推荐指数:★★★★★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第八章关凯巧计取二州 彭咸趁夜袭新军》精选:

  上节说到关凯巡视盘龙山大营,对吴雄说:“经过这几年的积攒,我军军力大增,应该可以大举征伐,统一龙江六省,不知老弟你意下如何?”吴雄说道:“俺是个粗人,不懂什么战略大计,只晓得带兵打仗,哥哥的令旗往哪指,我就带兵往哪冲。”关凯一听乐了,笑道:“老弟,你放心,哥会让你建功立业的。”说完,又问关振远道:“振远啊,你说说我军是可以发起统一战争的时候吗?”振远谦虚地说:“父亲高瞻远瞩,我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不便谈论征伐大谋。”

  关凯一听,说道:“无妨,只管说说看。”

  振远见父帅执意让自己说,于是便说出自己的想法:“如今的龙江六省已是四分五裂,程、韩、苏、范、林、新各占其一,自夺下七州后,经过几番征战,其他五处势力已不敢轻易来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我军实力大增,而其他五省相互征伐,闹得百姓民不聊生,父帅可上达天时,下应民心,举兵出征,一统龙江六省,结束战乱。”

  “以你之见,我应该先灭何处?”关凯问道。

  “范军。”振远说,“范遥背弃前盟,如今又和程军年年大战,实力必大大下降,父帅若起兵东征,必胜无疑。”

  关凯拍了拍振远的肩膀,笑着对众人说:“振远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识,我的大业后继有人了!”

  众人一听,都沉默不语,振远嘴角微微上扬。这时,旁边的小振宇站了出来笑嘻嘻地说道:“父帅,你出征千万别一下把仗打完了,也留给我一些。”

  关凯等人听了这话,顿时扑哧一笑,关凯笑着摸摸振宇的头:“你这孩子,哪有仗打一半还给你留一半的。战争由为父去平息,把一个没有战乱的六省交给你,这不是很好吗?”

  振宇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君子一诺。”

  “驷马难追。”

  当着众人的面,小振宇举起小手,和关凯轻轻击了一掌,而旁边的振远却似乎微有怒容地看着这一切……

  1919年3月4日,关凯亲率大军五万人马,并同余梓、孟延、许俨、李应龙、李盛、钱寥、贾逸、王虔、汪洋征讨范军,临行前,令张汪宁镇守范州,吴雄扼守盘龙山,徐远把守大小徐河河流沿线。谁能料得到,这是关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征战……

  大军浩浩荡荡向东开去,一场空前大战即将展开,关凯和余梓并马携行,关凯笑着对余梓说:“夫人,人道这七州之地是我父兄所立,今日我亲自率军征伐,待我直捣抚州生擒范遥,看看我与父兄谁的能力更胜一筹!”余梓略显担忧道:“夫君大志,人所共知,但夫君太过于傲气,过于轻敌,怕坏了大事。”关凯笑着揪了一下余梓的脸:“呵呵,瞧你,你丈夫什么时候被人打败过?”余梓会心一笑:“这倒也是。”

  这时候,余梓突然问道:“你爱我吗?”

  “嗯哼?”关凯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你这家伙,想什么呢,你是我夫人,是我老婆,我当然爱你咯。”

  余梓突然朝关凯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纵马而去,关凯看着余梓的身影,就这样痴痴呆呆地看着,口里微微念叨:“月儿……”这时,余梓在远处朝这边喊道:“大帅,你在那儿干嘛呢,快过来!”关凯猛然回过神,挥鞭飞驰而去……

  出了伏牛山便是新军边境,关凯纵马军前旗下,大声道:“新军的将士们,此番出征,和从前一样,务必谨遵军规!在这里本帅要重申几点,第一,不得惊扰百姓,非正常买卖不得拿百姓的东西,不得滥杀无辜,奸淫掳掠;第二,不得侵扰官员大户,不得虐待俘虏;第三,如今春天油菜花开,各军不得践踏农人良田庄稼。违这三项的,无论是将军或士兵,还是本帅的手足兄弟,一律军法惩处,绝不姑息!”

  “是!”全军肃然。

  关凯道:“前面不远处是周庄,据情报,周庄屯兵不下五千,兵力虽少,然而也是不容易对付的,我军善于旷野战,却不善于攻坚战,而对方驻军将领是王则,倒是一个懂阵地战的行家,所以,我军不可以强攻,得智取。我命令全军分兵而行。”

  “分兵?”关临似有疑虑,“倘若敌人来个一一击破,我军岂不是要全军覆没?”

  “本帅用兵,向来攻必取,战必克,不用多说。”关凯将黄缨望后脑勺一挥,接着说:“许俨听令,你带兵一千走小道,向周庄西北发起进攻;李盛听令,你带兵穿过伏牛山东南山谷,向周庄西南处发起进攻;汪洋、李应龙听令,你两率兵一千二百人,从正面率先进攻,务必牵制他们的主力,好让许、李二人能够率先破敌。”

  “是!”四将领命而去。

  “大帅,你确定这样布局能够一举扫平周庄?”余梓问。

  关凯微微一笑:“兵法奇妙,贵在诈也。”

  余梓听完,也会意地点了点头。

  周庄的正面战场上,李应龙在壕沟里趴着看着战局的变化。一匹快马扬鞭而过,九十余门迫击炮分列三排一齐开火,炸的对面战壕尘土飞溅而起,残肢断臂,满地脓血。阵前的汪洋将战刀缓缓拔出,指向对面的阵地,大声喝道:“杀!”一声话毕,全队如同数千奔马,浩浩杀向周庄的正面阵地。站在对面指挥部的王则看到新军人人奋勇向前,没有一丝惧意,不觉叹了一口气,道:“真是虎狼之师啊!”于是传令道:“只需死守,不可出战壕一步,违令者,杀!”众人应命道:“是!”百步旷野,随着战火蔓延,已是焦土一片。正当双方陷入苦战之中,却忽然来报西北、西南各杀来一彪人马,王则大吃一惊,站在哨塔上望那两处,只见那两处飞沙漫天,隐隐之中透着众旗熙攘,随风扬卷。王则忙道:“立刻组织兵力死守,向麦州发报请求支援。”

  “是!”

  太阳渐渐西下,战斗仍然持续。王则看着战场上一排倒下又一排冲锋的新军士兵,对手下笑道:“久闻关非鱼用兵如神,今日一见,才知道传闻都是假的。关凯虽有带兵之才,却无大才,如此添油战术,安能破我周庄?我敢料定,不出三日,新军必败!”手下的副官们也沾沾自喜,心想着这一战必定会大获全胜。

  正当王则高兴的时候,不知何时从后面杀出一队骑兵。王则吓了一跳:“哪来的骑兵?快,给我堵住!”

  这时候,范军就是想堵也来不及了。只见那队骑兵在周庄街道里横冲直撞,所到之处,撇下一路血尸。周庄正面的士兵们听到后处一阵大乱,也都慌成一团,都无心恋战,溃败奔逃。许俨、李盛、汪洋、李应龙的部队也一举杀入庄子里,直奔王则的指挥部杀来。王则吓得来不及整理衣冠,赶忙上马准备逃跑。王则驱驰残兵向西败退,忽然,只听一阵马蹄声狂乱,杀来一路神兵,只见为首一人,额上鹰眉,倒竖虎须,丹凤眼,面如炭,一身戎装,左挂枪,右佩刀,威风凛凛,好似灶王爷临凡,赛如蛟龙出寥海,手上持着一杆长槊,隐隐之中透着腾腾杀气。王则来不及调转马头,便被关凯一槊挑死于马下。这一下,新军左突右入,前打后斩,将这五千范军士兵杀得精光。残阳下,周庄已是血流成河……

  正当新军打扫战场时,忽然许俨来报:“大帅,我们在庄子里发现一个仓库,里面囤着不少的粮食和军装旗帜,这回咱们可赚了不少。”余梓听了,说:“那好,拿一半分给庄民,剩下一半充作军用。”关凯微微一笑:“军装留着,本帅自有用处。”许俨、余梓齐声问:“要这些军装干什么?”关凯道:“不必多问,传我命令,令王虔领着一千人留守这里,其余的人立刻与我立刻东进,我准备和范军大干一场!”

  “是!”

  ……

  夜色悄然,麦州城城上的士兵忽然发现一支人马快速来到城下,只听见城下有人喊道:“快开城门!”守兵朝下大声问:“你们是哪里来的人马?”只听下面人答道:“我们是周庄守军,新军打来了,我们抵抗不住,只能撤到这里。”守兵们借着天上微弱的月色和几缕星光,隐隐看到他们身上穿着范军的军装,于是令人开了城门。城门缓缓打开,突然,那人变了脸色:“我是新军大将李盛!奉命诈取麦州!弟兄们,杀!”那一个个所谓的“败兵”一个个杀入城中,将守城门的士兵全部或砍死或击毙,打开三个大门九个小门,拉下吊桥,放火为号,远处的新军主力见火光四起,顺势杀入城中。余梓轻装上阵,直杀到城的中央,一刀砍到范字大旗,范军守将朱炳被关临一刀斩杀,割了人头以示乱军,范军尽数归降,麦州遂归新军。

  话说德州守将刘汉铁忽然接到麦州通信兵的求援,于是亲引城中主力一万人来支援麦州。途过一处,忽然四面杀出许许多多的人马,刘汉铁大吃一惊,为首大将正是贾逸,贾逸趁夜色挥旗一杀,范军不知新军有多少人,只听见漫山遍野尽是新军的喊杀声,军心尽丧。刘汉铁无心恋战,一路拼力杀出乱军阵,直到德州城下已是东方发白,刘汉铁朝城上连喊三声开门,却不见有人来开门。正要再喊,忽然城上一面面关字大旗竖起,冒出许多新军士兵。这时,城上闪出一人,朝刘汉铁笑着说:“将军不必惊慌,我是新军大将孟延,你已中我大帅调虎离山之计,所传信的士兵其实是我们的士兵,目的就是引你出城夺取德州。范遥并非明主,必然被关大帅所灭,不如趁着这时候归降我们吧。”

  刘汉铁骑在马上沉默不语,于是缓缓拔出枪来,仰天叹道:“天意啊!然而忠臣不侍二主!”话毕,举枪自杀身亡……

  关凯用计一夜之间夺下以麦州、德州为中心的大片土地,范军的一半领土尽属关凯之手。

  随后,关凯令钱寥、贾逸分别镇守麦州、德州,自己亲率三万大军已到抚州城下,架起了一千多门山炮,云梯、锤车尽数备齐。抚州主将是号称范军无敌将军彭咸,此人能征善战,范军的四州之地,基本都是此人攻下来的,于是范遥将最富庶的抚州交给彭咸镇守,抚州的一切军政要务以及杀伐大权都由彭咸做主,作为对他的回报。

  关凯冲城上喊道:“城上的人听着!本帅已攻下麦州、德州,劝你们立刻放下武器归降我军,否则一旦打破城池,玉石俱焚!”坐在城头上的彭咸笑道:“朱炳、刘汉铁之辈皆为无能之辈,丢了城池不足为怪,久闻关大帅战必胜攻必克,今日彭某倒想见识一下关大帅如何能破我的抚州城。”关凯听了,冷笑道:“那好,休怪本帅滥杀无辜了!”

  话毕,将令旗一挥,一千多门山炮一同开火。

  “嗵嗵嗵嗵嗵”

  “嗵嗵嗵嗵嗵”

  “嗵嗵嗵嗵嗵”

  ……

  彭咸料想不到关凯竟然会摆开如此大的阵势,竟拿上千门炮轮轰抚州城。彭咸吓得忙将令旗一招,两支骑兵团从两个小门杀了出来,直奔新军的炮兵阵地。关凯将令旗一扬,两支队伍从阵中闪出,分列开枪,先打马,后打人,杀的范军的骑兵团折了许多人马。彭咸将令旗一举,两支骑兵团的士兵们纷纷摘下马脖子旁的炸药包,将弦一抽,火花四溅,朝着开枪的新军用力扔去。一团团爆炸声在人群中响起,炸的新军惨叫连连。关凯对身边众将道:“彭咸真是个将才,倘若是其他平庸之辈,早已城破人亡了。”关临听了,说道:“难道已没有招破敌了吗?”关凯没有理他,而是将令旗往后一招:“退兵!”

  “什么?退兵?”关临以为自己听错了。

  “传本帅之令,退兵!”关凯厉声道。

  “为什么?”关临再三追问。

  关凯猛然瞪了关临一眼,嘴角微微抽搐着,忽然,关凯“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落于马下,众将官连忙来救……

  这一切都被彭咸看在眼里,彭咸笑道:“哈哈,关凯竟然阵前吐血落马,真是天助我也!”正要率兵去追,这时猛然想道:“关凯诡计多端,万一是计,岂不是命丧于此?”便道:“军队暂时不要追击,命人前去探查新军的动向,随时来报!”

  “是!”

  彭咸焦急等着侦察兵的消息,过了好久,侦察兵来报:“新军在离城三十里外安营扎寨,尽打白旗,挂白幡,哭声震天。”彭咸一听,心想:“关凯莫非死了?传令再探!”侦察兵去了之后,又过了好些时间,侦察兵来报:“关凯患有心疾,病疾加重而吐血,被人救回营后就已经身亡,尸体在大帐里搁着呢。”彭咸大喜过望,道:“天助我成这等大功啊!传令,今夜三更时分夜袭新军大营!”

  ……

  半夜三更,彭咸带着人马在远处慢慢向新军摸近。侦察兵指着灯火最亮的大帐道:“关凯的尸体就在那里。”彭咸拿望远镜一看,果然在大帐里躺着一具穿着帅服的尸体,将战刀缓缓拔出:“弟兄们,跟我直奔新军的大帐,取了关凯的人头,杀啊!”

  瞬间近万的范军士兵猛然向新军大寨杀来,新军顿时大乱,被杀得连连败逃而去。彭咸走进大帐,正要砍那关凯尸体的人头时,却发现躺在灵堂上的却是一个裹着帅服的稻草人。彭咸顿时脑袋嗡的一下,连连叫苦道:“中了关凯的奸计了!快,快,马上撤退!”这时,只见四周喊杀声大震,四面八方都是新军的部队:东面是许俨,西面是汪洋,南面杀出了李应龙,北面跳出关临。只见关临指着笑道:“彭咸!你中了我哥的计策,还不束手就擒!”彭咸怒道:“关凯贼人,你厚颜无耻!”关临哈哈大笑:“哈哈,难道偷袭营寨就不厚颜无耻?”彭咸对士兵们道:“弟兄们,随我杀出去!”“杀啊!”

  两军相互厮杀,彭咸带着小部分人杀了出去,来到抚州城下,只见城上竖起了“关”字大旗,只见一人哈哈大笑,彭咸一看,正是关凯。关凯将手一挥,四面杀出许多人马,将彭咸团团困在中央。

  关凯在城上大声道:“彭将军,龙江六省百姓久受割据战争之苦,而那些一方之主却为一己私利迫害百姓,本帅如今率兵讨伐他们,上承天意,下应民心,六省终归我新军,范遥也最终为我所灭,将军倘若执迷不悟,执意与本帅抗衡,最终难逃死劫,岂不是浪费将军的大才?不如归降我军,既可以建功立业,也可光宗耀祖,何乐不为?”彭咸见大势已去,于是下马拜倒:“大帅之言,十分有理,彭某愿归降新军,为大帅驱驰!”关凯大喜,亲迎彭咸,收兵入城,不久,关临等人也进入抚州城。

  关凯自夺下三周之后,便下令三州开仓放粮,惩治贪官污吏,归还被豪强地主侵占的土地,安抚百姓,麦州、德州、抚州彻底的百姓无不对关凯感激涕零,称关凯是战神转世,特为人间扫除奸邪,于是纷纷为关凯立生祠,建功德庙,香火不绝,正是:

  乱世争霸战鼓吟,何怜千里无鸡鸣。

  天降文曲武德君,特为尔等扫不平。

  话说范遥得知关凯一口气连吞三州的消息,吓得直冒冷汗。这时,范遥的弟弟范坚道:“我有一计,可破范军,直取关凯的项上人头。”范遥大喜,忙问何计,范坚说出计策,范遥听了,大喜过望,说:“好计策,若用此计,关凯必死无疑。”

  预知后事如何,后文更加精彩。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
他出生于于军阀割据时代,自小秉持父亲遗命,傲居一方,开疆拓土,在爱恨情仇中华美乐章一场荡气回肠的建华雄风 建华雄风之少年英雄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