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镯镂记

第723章 离去之因

发表时间:2021-06-11 09:50:42

本网提供更多了之壹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镯镂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723章 离开之因在线深度阅读。“啊?这样严重啊?”。


推荐指数:★★★★★
>>《镯镂记》在线阅读>>

《 第723章 离去之因》精选:

“什么?因为我娘?”

“没错!”山峰点头确认道:

“你娘是你爹的师妹,也是你太师傅的徒弟。在他老人家眼中,只有她有资格成为你爹明媒正娶的妻子,所以对这门婚事强烈反对。甚至还当着不少人面表示,若是你爹敢违逆他的意思与小婉成婚,他就不认你爹这个徒弟了!”

“啊?这样严重啊?”

听完此话,南宫晴是一脸的诧异。

想了想后,突然回过头冲着南宫赤道了一句令人瞠目结舌的话语:

“爹,弄了半天,原来你和我娘是强扭的瓜啊?”

此话一出,就见南宫赤脸色骤变:

“怎么说话呢?我和你娘是真心实意的!只不过、只不过……那是后来的事!你不许乱说,听到没有?”

见老爹真的生气了,南宫晴赶紧吐了吐舌头,岔开话题道:

“好、好,我不说了。那后来呢?小婉阿姨,是不是很伤心啊?”

“唉!虽然她没跟我说,但我知道她一定非常难过。而那段时间,爹也一直在跟你太师傅做工作,希望他能成全我们,不再为难,可始终没能说通。这桩婚事就这样被耽搁了下来。”

按理说,南宫晴与玉君婉素未谋面,而且此人还是自己母亲的情敌,她理应痛恨才对。但听过此女的境遇,南宫晴的眼中却充满了同情之色:

“唉!放弃了门派,兴高采烈的跑来结婚,却是这般结果……小婉阿姨真是够可怜的。那再后来呢?”

一声长叹后,就听南宫赤遗憾的说道:

“再后来……你都知道了,她在派中又住了一段时间,便跟山峰私自下山了。”

“啊?就这样走了?”

“对!连声招呼都没打,便不辞而别了。”

跟女儿讲完这桩痛心的往事,南宫赤是再次望向了山峰,情绪已没当初那般愤怒,仅带着几许埋怨道:

“山峰,我知道你恨我!在小婉的事上,我也确实没处理好。但你们就这样一走了之,也太无情了吧?而且还带走了镯镂剑,难道就是想报复我不成?”

见南宫赤又怨起自己,山峰立刻回应了一个犀利的凝视:

“南宫赤,你好意思说我无情?要不是你做的好事,我们又怎会不辞而别!”

“什么意思?你是指婚约吗?我不是已经解释了,当时我也很……”

“我不是说这个!”很快,就听山峰当场打断道:

“我跟小婉又不是瞎子,我们知道在这件事上你也很被动。可是你、你……你明知婚事受阻,为何还要和小婉她、她……那个什么,让她有了身孕?你、你……这不是混蛋吗?”

时隔二十多年重提此事,山峰在说起此事时仍是怒发冲冠状,整个人都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指着南宫赤怒骂道。

而场内众人在听到“身孕”二字后,纷纷瞪大了双目,显然他们对此是毫不知情。

就连南宫赤自己都顶着一张难以置信的脸庞,眼中既有惊讶又有愧疚,张着大嘴愣在原地,隔了许久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唉!当初,小婉告诉我她有了身孕时,我真想冲过去把你个王八蛋杀了。就算跟你同归于尽,我也心甘情愿!小婉却以死相逼,不让我去,唉。后来我便跟她说,不找你麻烦可以,但现在孩子都有了,肯定不能再拖了,这婚必须尽快结!按我的意思,第二天就要将此事公布于众,看你师傅还怎么阻止这场婚姻!”

可说到这儿,就听山峰又是一声长叹,语气中饱含了痛苦与无奈。隔了好几秒才继续说道:

“可小婉她性子太好,到这种时刻她还在为你考虑!说什么一旦让人知道,会对你名声不利。另外,她还担心此事会导致你和你师傅关系恶化,甚至决裂。如此以来,定会影响你的仕途……等等等等。反正就是各种担心,听得我是烦都烦死了。”

“那后来呢?山叔叔,到底公布了没有?”见山峰半天不说结果,南宫晴是一脸焦急的问道。

“当然没有了!要真说了,哪还有你啊?”

没好气的瞅了南宫晴一眼后,就听山峰接着讲道:

“最终,小婉决定不告诉任何人,打算偷偷离开。作为师兄,我虽然不认可她的做法,但见小婉心意已决,只能陪着她连夜离开南宫门,找了个地方隐居了起来。至于镯镂剑嘛……”

既然都说到这儿了,山峰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将带走镯镂剑的原因也一并说了出来:

“镯镂剑其实不是我拿的,是小婉偷偷用你爹的玉佩从藏宝阁取来的。这也是我山下后才知道的。至于原因,她虽然一直没跟我讲,但我又怎会猜不到呢?首先,她是想掩人耳目,让人误以为我和小婉是来盗宝的,这样就不会有人再深究我们离开的原因,也没人会发现她怀孕的秘密;第二,她想以此方式让南宫赤去憎恨她、忘记她,从而放下之前的感情;至于第三点嘛……”

说到这儿,就见山峰回过头意味深长的望了山河一眼,口中才继续说道:

“第三,她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可以回到南宫门,找到他的亲生父亲,而镯镂剑就是最好的证明。说到底,小婉到最后还是在为你和你的后人考虑。南宫赤,说句实话,我真是既恨你又羡慕你,小婉要是能对我如此,就算死上千百回,我山峰也心甘情愿了!”

在听闻此事之前,南宫赤并不觉得自己对小婉有多大的愧欠。

因为正如山峰所讲,小婉的不辞而别与拿走镯镂剑的举动,确实令他非常不满。

所以,即便是有所歉意,但到后来也被困惑与恨意给掩盖了。

但今天,在听过此事的来龙去脉后,南宫赤是再也绷不住了。

一个女子,本就受了莫大的委屈,之后还有了身孕。

可她既没有选择求助,也没有前来相逼,而是为了保护那男子的声誉与前途,主动化身恶人,退出了这场纷争。

一想到那心酸的场景,虽已时隔多年,但南宫赤的心里仍会涌出浓浓的愧疚与自责。

扶在椅上的双手也颤个不停,虽然听不到哭腔,但两行愧疚的热泪已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小婉……她现在何处?”

过了大半分钟,南宫赤才渐渐平复了下来,抹去泪水便第一时间问起了小婉的现状。

“唉!我也不知道。”

山峰则带着淡淡的伤感回忆道:

“下山后,我们先找了所农园住下。过了小半年,小婉便生下一子。可连月子都没出,她就突然离开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之后,我虽找了她十多年,但也没能再见她一面。”

得知小婉失踪的消息,众人均显出了惋惜之色,摇头的摇头,叹息的叹息。

可唯有山河一人是面带狐疑,思量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又问了一句:

“小婉阿姨不见了,那她的孩子呢?师傅,你把他留下了吗?可我不记得小时候见过其他男孩了啊!”

此话一出,就见场内众人是哑然失笑,并齐刷刷向山河投去了奇异的目光,最终还是被南宫晴一语道破:

“哎呀!你真是笨死了啦!那男孩就是你啦!”

(本章完)

镯镂记
镯镂记
都市中,掩藏着众多修佛之人。有大能的天才,亦有庸碌的蠢蛋。山河,自幼就是蠢蛋中的佼佼者。一直到有一天,他戴上了师傅留给我他的神秘的手镯……“寒老贼!让萧长老去济世院救人,我便将镯镂剑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