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第30章 这次没有危险

发表时间:2021-06-10 23:24:03

“好,那我立刻取得联系病人家属,您先去做检查并好吗?”徐医生掏出电话准备好给叶当归打电话。“嗯!”贺茗深跟随进去的两个护士走了。“你在等着吃饭时吗?”贺茗深看了几眼站在原“嗯!”贺茗深跟着进来的两个护士走了。。


推荐指数:★★★★★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在线阅读>>

《第30章 这次没有危险》精选:

“好,那我马上联系病人家属,您先去做检查好吗?”徐医生掏出电话准备给叶当归打电话。

“嗯!”贺茗深跟着进来的两个护士走了。

“你在等着吃饭吗?”贺茗深看了一眼站在原地没跟上的万毅铭说道。

“你去做检查我去干嘛!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马上就要失去一个肾了我更没兴趣了!”万毅铭有些小情绪,贺茗深真的不准备告诉自己,会是谁呢?让贺茗深亲自捐献肾源。

“是吗?可是我最近好像对人体实验感兴趣了!”贺茗深一双眼眸让人看不出表情。

“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可是我对你感兴趣啊!走走走,快点儿!”万毅铭听到贺茗深的话立马一脸的奉承,开玩笑实验室一定不能让贺茗深动,那可是自己多年的心血,怎么能让贺茗深这个暴力加冷血的门外汉给糟蹋了呢!

贺茗深没再说什么,就进去做检查了。

“叶小姐吗?”徐医生拨通了叶当归的电话,不一会儿就被接了起来。

“徐医生,亲问有什么事吗?”叶当归看了一眼床上的母亲,为什么母亲还不醒呢!

“肾源的捐献者希望今天就进行手术,你赶紧准备一下吧!”徐医生虽然知道随便改时间并不合理,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有肾源已经很不错了,总不能让人家一直等着吧,看刚才的样子,刚刚的捐献者的身份应该不低。

“今天?哦,好我马上过去!”叶当归听到这个声音有些震惊,这么快吗?那边检查完了吗?不是说明天吗?不过转念一想,早一点儿也好,毕竟父亲的病情不能等了。

“结果怎么样?”贺茗深看着拿着化验单表情有些不自然的万毅铭说道。

“大哥,说实话,你这次的手术有点儿风险!”万毅铭双手紧握着化验单,表情有些纠结。

“这个手术必须做!”贺茗深看着万毅铭的样子应该是危险还挺大的,不然万毅铭不会这种表情,万毅铭可是医学界的神话传说,一般的危险他是不会担心的。

“可是,你最近抽烟喝酒一定很猛,这样你需要你的肾脏来帮助你解毒,现在的你真的不适合做肾移植,另外,由于你每天不吃饭只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造成了你的消化系统很脆弱,而进行肾脏移植后需要注射免疫剂和类固醇药物,而这样会加速你的消化系统的溃疡病变,所以,现在的你真的不适合做肾移植。”万毅铭看到化验单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贺茗深从来不会好好地照顾自己。

这些病全都是最近才出现的,年前自己硬逼着给贺茗深做了一次小小的检查还没有发现这些东西,可是现在竟然病得这么厉害。

“你知道的,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的了!我相信你!”贺茗深并不在意,伸手拍了拍万毅铭的肩膀。

“可是……”万毅铭还想说什么,就看到了转角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女人自己好像认识,是叶当归,收养贺茗深哪一家人的女儿。新闻报道兄弟几个都看了,他们并不相信报道上说的那些,什么贺茗深是白眼儿狼之类的,本来萧然准备自己动手调查,可是被我们制止了,大家都想让贺茗深亲自告诉我们。

可是等到的只有贺茗深一句,这就是事实。当时大家都很愤怒,因为贺茗深的不坦诚,可是后来大家都释然了,毕竟每个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看见的伤痕,每一次把他剥露在别人面前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我们不想那么残忍,只要相信贺茗深就够了。

“好了,阿铭,你去准备一下吧!”贺茗深跟着护士去准备手术的事情了。

“阿深,到底会是谁呢?”万毅铭看着离开的 那样坚决的背影心低沉了几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转身去准备手术的事情。

“给我一套衣服,你当我的副手!”走进徐医生的办公室万毅铭一脸的严肃一点儿没有了刚才在贵宾室时的玩世不恭的样子。

“我?”徐医生听到眼前的年轻却口气不小的男子的话有些生气,再怎么说自己也是这个医院资深的医生,竟然让自己做副手。

“你的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吗?”此刻的万毅铭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让人不敢抗拒的气息。

“可是我怎么知道你的能力呢?我不能让我的病人冒险!”徐医生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说道。

“‘冥医’的能力从没被人质疑过!”万毅铭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徐医生,眼角稍稍眯起,让人看了不寒而栗。此刻的万毅铭才是真正手术台上的万毅铭。自己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会给自己一个“冥医”的称号,自己明明和年轻,却弄了一个七老八十的让人听了那么害怕的名字真的好吗?

“什么?‘冥医’?不可能!”徐医生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上瞅瞅,下瞅瞅怎么看怎么不像,“冥医”是医学界神一样的存在啊!各种疑难杂症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可是冥医不喜欢被别人打扰,没有人知道冥医究竟在哪里,关于冥医的信息少之又少,只有几张看不清脸的背影和侧脸。

“那就手术台上看看!”万毅铭一猜面前的老男人就不可能相信自己着帅气英剧潇洒的男人是什么“冥医”。

贺茗深半遮着脸被推进了手术室,等会儿自己一定会被别人知道,虽然自己知道没有人敢透漏自己的信息,可是自己还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的脸。

“准备麻醉剂!”手术台上万毅铭一双眼睛面对贺茗深是陌生的,仿佛自己并不认识手术台上的人。

“氧气瓶准备!”

“刀!”

“接管!”

“擦汗!”

……

听着万毅铭的指令,看着万毅铭熟练地手法,徐医生不禁暗自叫绝,这种手法自己真的百年难得一见,自己跟眼前的人比起来简直相形见绌,原来真的是“冥医”,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自己觉得“冥医”应该是四五十的中年男子,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

“缝合!”万毅铭把后续首位的工作交给了一旁的医生,自己把肾源清洗干净保存好。

“我的人一会儿就来接他,带我去病人的手术室!”万毅铭不想浪费时间,这件事情自己必须亲自来,因为看的出来贺茗深对这个人的感情不一样,自己必须见见。

“好!有您在手术一定没问题!”徐医生发自内心的一声称道。

万毅铭没有说话,自己都懂,何必说得太明白呢!

“医生一定要治好我爸爸拜托了!”叶当归看着向手术室走来的医生一脸的着急,自己真的害怕,可是又必须坚强!

“那是当然,你放心吧!这次没有危险!”走在最前面的徐医生看了一眼身后的万毅铭说道。

此刻的万毅铭正盯着叶当归,这个女人自己好像见过,这是叶家的女儿,那她的爸爸岂不就是叶韩,贺茗深的养父,那报纸上的传闻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贺茗深并不让叶当归知道自己的身份呢?所有的疑问谁能来告诉自己。

“那我们进去吧!”徐医生看着正盯着叶当归看的万毅铭说道,心里暗自笑了笑。

叶当归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盯着自己看还暗自的评价了自己一番。

“也好!”万毅铭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叶当归一直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走动,内心的煎熬让叶当归无力招架,就在这时手机的铃声划破了手术室门口的寂静。

“喂?”叶当归沙哑的声音传到电话的另一头。

“你在哪?怎么了?”林芙听到叶当归的声音怀疑自己打错了电话。

“林芙?我在医院!”叶当归看了看手术室依旧亮着的灯,心里越来越忐忑。

“医院?当归你咋了?受伤了?还是感冒了?不要紧吧!”林芙一听到叶当归进了医院有些慌张,昨天还好好地怎么进了医院了呢!

“我没什么事情,是我爸再做手术!”叶当归听到林芙担心的声音自己心里也平静了不少。

“叶叔叔怎么了?病了吗?很严重吗?”听到病的不是叶当归林芙的声音平复了一切,可是想想叶当归一定很难受,自己拿了包包准备去医院。

“在做换肾手术,已经四个小时了!”叶当归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术室的灯,为什么还不熄灭呢!

“你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到,你要吃什么吗?快中午了我给你带饭过去!”林芙想了想,本来自己是想找叶当归一起吃中午饭的,可是她竟然在医院。

“不用了,你还要上班!”就在这时,手术室的灯熄灭了,“灯灭了,我挂了!”叶当归慌忙的挂断了电话,等着里面出来的医生。

“手术很成功!”徐医生出来脸上的笑容让叶当归莫名的安心,可是叶当归却不知道,徐医生的笑是因为自己今天大饱眼福,“冥医”果然不一样。

“谢谢医生!太谢谢了!”叶当归一直以为是徐医生做的手术,抓着徐医生的手一直道谢。

在一旁的万毅铭没说什么,自己悄悄地离开了!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凡尘浮世,爱一人情深,小兜转一转离散,谁会明白结局几分?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息。这是无言的爱,毫无关系身价几何,两颗心的触动,爱意足已憾动上苍,期待……修到正果,永享转动眼球都困难无比,叶当归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