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噬徒

第二章 超市的女子

发表时间:2021-05-04 23:10:44

回去!落叶归根,就算死我也要躺在家乡的土地上,我更想亲眼见到看一看自己的亲人,希望能看见他们平安无事。  这个念头一涌上心头我就再也没有难以克制,安祥,波澜不惊,这是家的代名词,这就是一种信念,放佛所有的的恐惧统统消失了了。  不能够不要盲目,人置身于于危险中不能够当晨曦落入窗台映射在地板上时,抬起头,看着天边飞过的和平鸽,这一刻,一个强烈的念头涌上心头,我想家,我要回家!落叶归根,就算是死我也要躺在家乡的土地上,我更想亲眼看看自己的亲人,希望看到他们平安无事。。


推荐指数:★★★★★
>>《噬徒》在线阅读>>

《第二章 超市的女子》精选:

  过了一夜

  人生最难过的一夜,没有电没有水,窗外尽是怪叫的声以及趿拉的脚步声,没有听到别人说一句话,一次汽车的喇叭声或是发动机的声音。整个城市陷入了一片死寂,我已经接受了现实。这一夜我不敢合眼,心里想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有奢靡的妄想,有颓靡的思念,有深深的恐惧,甚至还有一丝轻生的念头。

  当晨曦落入窗台映射在地板上时,抬起头,看着天边飞过的和平鸽,这一刻,一个强烈的念头涌上心头,我想家,我要回家!落叶归根,就算是死我也要躺在家乡的土地上,我更想亲眼看看自己的亲人,希望看到他们平安无事。

  这个念头一涌上心头我就再也无法克制,安详,平静,这是家的代名词,这便是一种信念,仿佛所有的恐惧全都消失了。

  不能盲目,人置身于危险中不能盲目不能惶恐,必须要有一份相对而言完整一点的计划才能让生存几率更高一些。

  规划好逃跑路线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找了个背包往里面塞了套衣服还有几包方便面零食,装上一点水,从房间里翻出一根半生锈的钢管,这一刻,我已经准备好踏入这个已经腐朽的世界...

  我轻轻移开抵在门后的家具,从猫眼里看了看外面的情形。不看还好,看了瞬间吸了一口冷气。地面上不知道何时多了许多的血迹,李莎正跪在地上不知道在吃着什么东西,那个熊孩子居然也在,两人,不对,应该是两具该算作是行尸走肉正在啃食着,猫眼视线有限没办法看到他们吃着什么。

  一个女人,一个九岁多的孩子,我应该能对付得来,至少我拥有一米八还算强壮的身躯何况手里还有钢管作为武器。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给自己打打气。单手抓住门把,一手紧紧的握着钢管,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打开门的霎那,我瞬间冲了出去。

  我去!

  也许是太紧张了没注意到地板上的血迹,脚下一打滑瞬间摔了个四脚朝天,还好背上背着背包,不然这一下绝对摔得够呛,也没有磕到后脑勺算是走了****运。

  李莎和熊孩子注意到了我,扔下手中的东西,血肉模糊应该是家禽。他们正用已经蒙上死灰瞳孔极度收缩的眼睛看着我,脸上全是一片模糊,甚至粘着几根羽毛,看起来格外骇人,李莎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朝我走向。熊孩子,天啊!他的一边小腿居然没了,正手脚并用向我爬过来,这让我头皮一阵发麻。

  打了一个激灵,我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先发制人!

  我小跑过去,右手用力一抡,钢管抡到了李莎的手臂上,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这一下将李莎的左手手骨弄骨折了,而李莎也被我这一击带倒在地。正在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是动作看起来极为缓稚,看来他们除了外貌看起来惊悚之外,武力值连常人都不如,可能是因为四肢关节也开始僵化的缘故。

  这让我自信心暴涨,我甚至在想,外面的世界也没有那么可怕。

  看着李莎和熊孩子的模样,我心里有些感触,一个是带着我一年多来所有倾慕的女孩,一个隔三差五扰我清梦让我恨得直咬牙的熊孩子,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小明?小刚?管他呢。从今天起他们已经彻底的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虽然我很想验证一下是不是像影视作品里一样破坏他们的大脑他们就会停止活动,但我放弃了这个念头,由他们去吧,毕竟两个人都带着我对这个城市的回忆,美好或糟糕。

  人最怕的就是你走过一段生命的旅程,回首没有任何深刻的记忆不是?。

  “我喜欢你,终于对你说出了口,但我现在不想成为你的男人了。”

  这句话憋在心里很久很久了,如今说出来心里倒也觉得痛快了许多,可惜已经物是人非。

  “熊孩子,以后打CF别再开音响了,不对,现在的你估计连开电脑的智商都没有了。唉。”

  分别说了这几句话后,我绕开他们,头也不回快步的跑向楼梯。他们没有回答我,回应我的只有咯咯作响的牙齿打绊声。不知道为何眼角忍不住湿润了,也许我是个感情的人吧!

  很快就离开了居民楼跑到了大街上。

  顿时,物换星移,这还是我所认识的城市吗?视线所到之处一片狼藉,遍地尸身残骸,空气中充斥着血腥与腐臭的气息。燃烧殆尽的汽车空架,岌岌可危的断壁残垣,就连象征着和平的鸽子都与不知从哪来的乌鸦争相啄食地上的腐尸,一切仿佛都在诉说着,这便是人间地狱...

  道路上有几个行人,不对应该叫行尸,他们只是能够行走的尸体,虽然具有攻击性,但他们确实已经死亡了。他们正以麻木的形态迈着呛啷的步伐,在路上行走着,每具行尸都‘别具一格’有的没有了手臂,有的下巴都脱臼了,甚至有一个身上插着一根穿透身体的金属钢筋,还有一个双眼暴突....

  百鬼夜行怕是也不过如此。

  我的出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所有行尸都朝我这边过来了,顿时牙齿碰撞的咯咯声四起,一些角落或者巷子转角也有这样的声音传来,刚刚还没几具行尸我还想大显神威来个一挑几,但现在很快就有二三十具行尸出现在我的视线中,陆陆续续还在出现,也对,城市的一角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人,估计都藏身在别的地方,我居住的居民楼不是也有两具。

  不管三七二十一,逃命要紧,这么多行尸虽然他们的移动速度和动作不快,但是要是多起来围得水泄不通挤都能挤死我。

  不远处有一辆倒在地上的电瓶车,不知道有没有钥匙在上面,我连忙跑过去,顺带给一具行尸当头一棍,尽管如我所料他们的头骨没有生人那般坚硬,破坏了大脑他们确实不会再活动,但也由此我见过了有生以来最恶心最惊悚的一幕,他的脑袋直接被一棍打爆,红白色的物质溅得到处都是,连我的脸上衣服上都溅到了,我没时间管这些,只是停顿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

  电瓶车的钥匙还插着,上面显示还有不少电,估计是主人在骑行的时候遭遇了袭击,或许刚刚被我爆头的那个就是电瓶车的主人。扶起电瓶车,跨上去直接扭动电门,电瓶车顺利启动,我迅速离开了这条街道。

  按照之前规划的逃跑路线,我应该要到附近的超市取一些食物和一些必备品。这个城市距离我的家乡起码有几百公里,我可不觉得能有动车让我坐几个小时就能到,看这情形,道路的交通状况一片遭,不少车辆七扭八歪的停置在路上,还好电瓶车体积小还能走人行道或是挤过缝隙,是不错的交通工具。

  无人的城市,即便随时都可能命丧黄泉,但心里油然升起一种说不出的舒坦,应该是因为感觉好像自己从一成不变朝九晚五的生活中解放出来一样,让人体会到了自由的真正意义价值。

  路过一家金饰店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些挣扎,真的很想跑进去跟电影上演的劫匪一样狠狠的砸碎玻璃一把一把的将金子装进背包,然后潇洒的扬长而去,不过看到里面柜台上的一只暗黑色的手臂我完全没有了那种冲动。想想,在这种环境下,金钱钱财这些身外之物有什么用?金砖怕是都没一个馒头或者面包价值更高,想到这我也就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

  我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过去,但此刻就算我是一个拥有一百多家银行的土豪我也丝毫没觉得有成就感,拿钞票来擤鼻涕都觉得太硬了,钱多有什么用呢?

  很快我就来到了两条街之外的小超市。

  大门被拉上了卷门估计已经从里面上锁了。

  里面会不会有人?!我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毕竟在困境中最缺乏的就是食物,超市是不错的藏身之所,加上门被从里面反锁了,很可能里面的人躲过了一劫正藏身在里面。

  我连忙丢下电瓶车,拿着钢管,快步跑到超市门口。周围的行尸迅速朝我这边过来。

  超市的卷帘门是从里面上锁的,从外面没有办法打开,要么是有人在危机爆发之后进去从里面把门锁上,要么就是在危机爆发之前老板关上了门,无论哪一条我都没有办法从外面进入,所以我只能抱着碰碰运气的心里开口喊到。

  “有人吗!快开门!有没有人!”

  我急忙拍打着门,我相信也许不用一分钟就会有许多行尸围过来使我无法脱身,我必须抓紧时间,如果里面没人的话就得迅速逃跑,行尸一多就麻烦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大概过了十几秒钟,已经有行尸靠近了我,看来里面没人,没时间失落,几具行尸已经靠过来了,我抡起钢管解决了靠近我的一具行尸,正准备跑回电瓶车那离开这。

  “哗啦”

  卷门拉开的声音。

  卷门被拉开一节不大的间隙。

  “快点钻进来!”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大喜过望,卷帘门被拉起半米高,拉得太低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看到漆黑一片,我没有犹豫迅速趴下顺势往里面钻。

  我在我快要进去正准备观望里面的情形时,突然我感觉我的左脚脚踝被拉住了。

  回头一看,法克!一具行尸拉着我的脚张嘴就咬下来。被他咬中还得了,我翻身右脚直接踹到了他的脸上,感觉他的鼻梁骨都被我踢断了。要是换做平常人,这一脚早就痛得死去活来了,可这具行尸丝毫没感觉到痛,用脸顶着我的脚还想咬下去。

  “把门拉高一点!”我大叫一声。

  一个身影慌忙的将卷门抬高,我腰部发力坐起来,抓起钢管,在右脚停止发力的一瞬间抽回脚,一棍抡到行尸的头上,感觉抓着脚踝的手力道一松,我立马抽回来,扭了一下身体整个人都进来了。

  门哗啦一声拉了下来,外面传来刨门的声音,估计是别的行尸也赶过来了。

  从明亮的地方突然进到昏暗的环境眼睛稍稍有些不适应,不过里面点着蜡烛。我看到一个女孩急忙把锁头想要锁门,但是估计是被刚刚的一幕吓到了,手脚有点哆嗦,我夺过锁快速的锁上门。拉着她的手往后退,关上了第二道门。

  终于安全了,我松了一口气,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席地而坐。

  我看清了站在一旁警惕的看着我的这名女子的样貌。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身上穿着超市的员工服,身高应该在一米六五左右,扎比没扎看起来还要凌乱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模样虽然不及李莎那般美貌,但也不失一份清秀,烛光不亮,我仍能看得到她脸上憔悴的面容,估计她和我一样昨晚没有成眠。

  她始终和我保持三四米的距离,警惕的看着我时而被门外传来的动静吸引下注意力,又很快的将视线锁定在我的身上,气氛有点尴尬凝重。

  “那个,别这样看着我行不行,我像坏人吗?”

  我想打破这种尴尬,露出一个自认为最帅气的笑容。我忘记了自己脸上还有身上都沾着血迹之类的东西,这副尊容怕是小孩子看到都会吓得半夜惊醒。

  “像...”

  女孩唯唯诺诺的说到,我看到她放在身后的手抓着一瓶大瓶的矿泉水,那算防身武器吗?

  像?我尴尬的笑了笑。

  “放松点,我不是坏人。”

  说完我从地上站起来想搜寻一下需要的物资,虽然看到有活人我很开心,但我可不是来聊天谈心的。

  “你想干嘛!别过来!我救了你,你不能对我做坏事!”

  女孩看到我起身后连忙后退了几步,靠在身后的货架上,身后回家上的货物掉了几件在地上,她习惯性的想要弯腰捡起来,但很快发现现在不是收拾的时候,双手紧紧握着那瓶矿泉水与我对持。

  这算是天真吗?也许吧,既然这么害怕为什么还会开门让我进来,真搞不懂女人是怎么想的。不过毕竟人家救了我一命,这样气氛这样我自己也觉得无奈。

  “你放心,我真不是坏人,如果是坏人的话,你觉得你手里的矿泉水瓶跟我手上的这根钢管对上,你有胜算吗?我只是来找一下必要的物资,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你放心。”

  说完我低下腰将手中的钢管丢到她的身边,然后起身看了看周围。

  这间超市我来过一两次,不算太陌生,摆设和我记忆中的没多大差别,只是这个女孩我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新来的或者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这样一个女孩在这里吧。

  “先给我来包烟,有云烟吗?给我来一包。”

  超市、导购、我习惯性的以顾客的身份说到。

  女孩将手中的矿泉水丢掉快速捡起我的钢管,嘴里面还是习惯性的回答“云烟要哪种,十块的有十五的也有二十二五的。”

  “二十的,不对,二十五的,哦不,给我你们这最好的烟!”

  既然城市都变成这样了,我干嘛不阔绰一回。

  “软中华,六十五。”

  女孩走回了柜台,从烟架上拿出了一包软中华,整个过程中手里始终紧紧握着钢管。

  我正准备掏钱付钱,掏了掏口袋发现钱包居然忘带了。

  “那个...我没带钱...你看...”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没钱就别抽。”

  女孩毫不客气的将烟收回货架上。

  不对啊!这是末世,末世等于无秩序,无秩序的情况下,我们这用钱交易还有必要吗?换句话说,钱还有用吗?我们这日常买卖又是闹哪样?就算我现在将这个超市洗劫一空怕是也没有警察回来抓我不是吗?但我没想这么做,要是超市没人我倒是毫不犹豫,但这里还有营业员,从根深蒂固道德思想出发我就不能这么做,况且人家刚刚还救了我。

  “那个..你看现在外面都成这样子了,钱已经没用了,能不能...?”

  想想还是跟她讲道理吧,总不能强抢豪夺吧!

  “不能,想都别想,这间超市是我姑开的,她有心脏病还得靠这个赚钱治病呢!”

  女孩丝毫不退让,这让我有点为难,好吧,头疼,见过天真的没见过这么天真的,我竟然无言以对。

  算了,先不管了,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

  我打了个哈欠。昨晚没睡,这里应该很安全,再加上有人在,疲乏感瞬间激增。还好这间超市生活用品种类很多,有席子也有毯子,拿这些东西的时候女孩居然也没问我要钱,我在货架的间隙之间铺下了草席。

  “我叫栗源,现在要睡一会儿没意见吧?有什么情况随时叫醒我可以好?”

  “我叫李晶晶。”

  看来她对我的戒心小了许多,我也不再说话,直接躺下倒头就进入了梦乡。

噬徒
噬徒
“喂,喂?……”  “这里是DOO,请问您有噬徒会出现的痕迹吗?”  “喂?”  电话,被尖利的兽齿嚼碎,咽进了肚。  帮帮我你……切记吃我……  二十年的。  怎么,想咬我啊,你脑子糊屎了吧?  女王大人教训的是。这个不寻常月份总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现象。在百姓心里,不知道又是哪个人触怒了天神,才会有如此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