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灵海

第八章:石榴树与苹果

发表时间:2021-04-28 09:38:24

本网提供更多了风角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神灵海》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八章:石榴树与苹果在线阅读。这样的生活多么美好啊……少年都有些舍不得改变了。。


推荐指数:★★★★★
>>《神灵海》在线阅读>>

《 第八章:石榴树与苹果》精选:

张以伸手推开房门,清晨的阳光洒落满脸,少年英气勃勃的脸庞舒服的微微仰着,深吸一口气……沁人心脾。

这样的生活多么美好啊……少年都有些舍不得改变了。

又是这样一个秋,三年前的秋天张以正式入了修真之道,一转眼十三岁的小少年已经长成十六岁的大少年了。

话说张以能安安稳稳的活过这三年也真是不容易,自从被“命运”摆了一道莫名其妙开了灵启,张以就整日提心吊胆,生怕自己违了三年之约会招来什么恶果!

然而……恶果真的来了!

被刘明和顺子堵在街角围殴;好端端在街头“乞讨”莫名其妙冲突了城中富商老爷,被其家仆打的半死;半夜蜷缩着身体正在沉睡,被一场大雪压垮的房子……

这些都只是张以刚入了修行之道三天内发生的事,称得上“饱经风霜”的小强少年都觉得自己这次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了。

三天后他走到发财坊门前,在门口徘徊了近半个时辰……

休的话又一次在脑海中响起……随时都可以来发财坊,只要你还活着……

张以感到很害怕,他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他害怕再去发财坊会招来更多的“厄运”,但又怕不去发财坊,不找到消除“厄运”的方法,自己迟早还是会死在青城街头!

他迈着僵硬的步子走进发财坊,一次又一次……直到遇到了一个怪老头。

…………

张以锁上院门,抬头看了眼装潢一新的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浓密的树枝洒下的绿荫充斥了大半个院子,其上红彤彤的石榴硕果累累,这是三年前种下的,很难想象三年前这里什么也没有。

种下这棵石榴树时,怪老头跟自己说:“修真者都是骗子和盗贼,无一例外!”

在“修”的世界里,时间也只是可以欺骗或者盗取的一样物什罢了。

穿着银灰色丝绸锦衣的少年哼着小曲,向北区的玄武大道走去……

三年的时间几乎没能改变青城丝毫,但对于有些个人来说,却是翻天覆地!

比如,西城区“著名的小妖怪乞丐”突然发财了……北区的泼皮无赖刘明在三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夜冻死街头……西城区多了一个叫崔华的乞丐……

路过青雨街街口的一户人家时,张以顺手从那家的院墙里摘下两颗苹果,又把右手边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两枚石榴放在院墙上。

仔细看了看两颗苹果,他将其中更漂亮的那一颗放入口袋,大口咬着同样清甜的另一枚苹果。

虽然自己家种着石榴,但他却更喜欢苹果……

青城不算很大,张以很快就走到了北城区,玄武大道,梧桐街,发财坊。

站在发财坊门口,张以虽然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那个小乞丐了,却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绕到了后门……

这是一个比张以家还小的小院,少年熟门熟路的轻敲了三下门,一道沉闷异常的声音幽幽响起。

“进来吧。”

少年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院子里放着一条藤椅,一个头发花白、容貌异常丑陋的老头正悠闲的躺在上面晒太阳。

这就是“怪老头”了,他真的很怪,容貌怪,脾气也怪,起初张以甚至不敢直视怪老头的脸,害怕晚上会做噩梦……

这老头有一双让人不寒而栗的碧绿眼瞳,满脸腐烂的脓包……张以真担心那些脓包会不会突然爆开,激射出一蓬黑绿色且散发着恶臭的脓汁!

扁平塌陷的酒槽鼻,被黑色的金属细线缝起来的嘴,以及扭曲折断的双腿……这就是怪老头容貌外形中最突出的几个特点了,任意一个都是可以止小儿夜啼的!

张以的到来并没有让怪老头睁开双眼,他仍旧微闭眼眸享受着初秋温驯的阳光。

张以也不说话,轻手轻脚的把口袋里的苹果放在怪老头藤椅旁的小桌上。

扫视了一遍,院中没有小凳,张以只好自己去屋中搬了一把,放在怪老头右侧不远处坐下。

闲来无事,少年深吸一口气,开始吐纳呼吸,汲取日华灵气……

三年修行,张以仍是筑基境,按理说筑基只能吸取至阴至柔的月华灵气,潜移默化改造凡躯。

同时引阴阳两极入体的话,筑基境先天未成,不可能出现想象中的阴阳相济,反而有很大的几率会互相冲突,以致爆体而亡!

除爆体而亡外最好的结果是阴阳中和,修行速度大降,进境缓慢……

无论怎么说,在筑基境同修阴阳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然而怪老头偏偏就让张以这么做了,这三年怪老头只教了张以两件事——欺骗和盗窃!

按怪老头的话说:“修真本就是盗天地之灵,道法神术则是盗天地之力。”

至于怪老头教张以筑基同修阴阳的术法,则属欺天之道。

张以这三年也不是无突破,起码入了筑基境中期,已然经过了“易经洗髓”,身体如澄净琉璃,只差脱胎换骨便大功告成。

现在的张以入定吐纳极为轻松,冥想亦信手拈来,也不需要摆什么特定POSS,如盘膝而坐结莲花印什么的,同时他修行之时还能对外界有一定的感知,这算是极大的提升了。

少年没敢修行太长时间,默默计算着时间,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轻吐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唔!”

一睁眼少年差点惊呼出声,还好刚叫了半声就及时止住,不是张以定力差,而是实在太惊悚了!

怪老头那双阴翳的碧绿眼瞳离张以不足十公分,而对外界仍有一定感知的张以竟无察觉!

张以无声的吞了吞口水,讪讪的笑道:“前……前辈,我我……”

“勿动。”

怪老头的嘴是被缝上的,迄今为止与张以交流赖腹语,所以声音才总是如此沉闷异常。

老头看着张以的黑色独角,丑陋的老脸上渐渐绽开了一抹“恐怖”的笑容,张以感觉自己额头上已经开始有冷汗浸出了……

这三年来,独角再没有给张以添丝毫麻烦,以至于渐渐的少年都快忘记自己额头上还生着根黑色独角了,怪老头倒是总对张以的黑色独角表现出非凡的兴趣。

许久,怪老头翻身躺回藤椅上。

不知为何,看到这条黑色藤椅时,张以老是想到休的黑色空间中那条孤独的青色藤椅,可能是因为它们都是藤椅吧。

三年前张以终于还是再度回到发财坊了,再次进入黑色空间……微微摇晃的青色藤椅,不知所踪的休,金色光球以及大荒通鉴……

自第一次之后,张以再也没见过休,可每当他走进发财坊大门,盯着金山银海石雕屏风,一个呼吸之后,他就会进入空无一人的黑色空间。

他像是一个饮鸩止渴之人,明知每次来到黑色空间都会变得更“倒霉”一些,却只能隔三天就来一次,他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大荒通鉴之中,只能期望从中能找出解决之法。虽然少年心中明了,自己不可能在大荒通鉴中找到任何解决自己“倒霉”的办法……

张以的运气越来越差,每一次“倒霉”都离死亡更近一步,却偏偏总差那么一点点……像是命运在故意折磨自己似的!

几乎绝望之时,他遇到了怪老头,能够解决他倒霉问题的一个怪老头……

张以猜测怪老头和休肯定有莫大的关系!

毕竟休是发财坊的坊主,而怪老头则住在发财坊后面的小院里,况且怪老头一口就道破了自己和休的交易……

“可能是仇敌,或者同门?属于竞争关系……”张以如是想到。

不论如何,张以的运道终于恢复正常了,小命也算是暂时保住了。

“张以,记得我对你的要求吗?”

张以坐在怪老头的小院中,正思绪发散之时,沉闷的腹语声响起。

“啊?啊!前辈是说内结小金丹的事?嘿嘿,小子七天前就已经缔结成功了!”

得意洋洋的张以本以为能听到怪老头难得的夸奖,没想到怪老头却沉默了,好在张以对此习以为常,也不觉得多么失望了。

事实上,怪老头仅在张以只用了一年就完成融神易气,突破筑基初期时夸奖过他一次,那次他只赞叹了一句:“你真是个天才”。

关于小金丹……小金丹不是境界,不是道法,不在修行体系之中,这是怪老头教张以纳阴阳两极归于左右泥丸的成果,这是……“欺骗的果实”!

“三年……”

怪老头喃喃自语。

“什么?”

张以没有听清,却略显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以为怪老头已经彻底解决了自己问题,自己既然已经不倒霉了,所谓“三年之约”他自然早就抛之脑后了。

怪老头又沉默了,张以对此习以为常,起初他几乎郁闷的吐血,既然老头不想说,那自己最好也闭嘴吧。

张以开始习惯性的发散自己的思维。

“石榴树……嗯,明年开春可以再种棵苹果树,我喜欢苹果……要是小言回来……”

张以突然愣住了,三年的安逸生活他竟然都快忘记顾小言了,这让他感到有些悲哀……

又是在无先兆的情况下,怪老头突然“站”起来了!

他“站”的既突然又坚决,以至于张以一个踉跄差点从小凳上跌下来!

“张以,你用了两年十个月学会了欺骗,现在我要你用一个月学会杀人!”

神灵海
神灵海
魔头灵?,邪灵仙神,南荒世界无奇不有,成圣之途岂止万千?神之道,暴君与彻底毁灭。仙之道,万法自然,事实为仙。灵之道,创造出,有光,有水,有火,有万物生灵,有诸天世界!发财坊是青城最大的一家赌坊,刘明的确自小在青城各大赌坊厮混,不过要说认识发财坊坊主,那也是不可能的,先前所说不过是为了找回点面子的场面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