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总裁要从良

第5章 动手打渣男

发表时间:2021-04-09 07:42:31

只要你一想起有其他男人跟凌雨溪有亲密无间的接触,阮栖元的心里就有一种愤怒的的情绪。他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虽然,这种感觉让他很不不喜欢,望着凌雨溪的眼神,也就更为的阴霾。看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喜欢,看着凌雨溪的眼神,也就更加的阴霾。。


推荐指数:★★★★★
>>《总裁要从良》在线阅读>>

《第5章 动手打渣男》精选:

只要一想到有其他男人跟凌雨溪有亲密的接触,阮栖元的心里就有一种暴怒的情绪。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喜欢,看着凌雨溪的眼神,也就更加的阴霾。

看着这样的阮栖元,凌雨溪竟然有些陌生。

什么叫自己还有脸站在这里?

她为什么没脸?

一个背叛自己,劈腿自己亲姐姐,还跟父亲合谋来陷害自己的男人,又有什么资格站在她的面前?

这一刻,凌雨溪好像是从未认识过阮栖元一样。

在一起这么多年,为什么,她从来没有看清楚过,阮栖元还有这么渣的一面?

一想到昨晚遭受到的羞辱,在看到站在面前的两个人,曾经有多么的在乎,现在就有多么的痛恨。

看到凌雨溪脸色惨白,嘴角竟然还带着丝丝的血迹,阮栖元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他竟然会有些不忍,甚至觉得,有些心疼现在的凌雨溪。

他的神态落在旁边凌雨薇的眼里,双手在身侧握了握拳,娇弱的身子不停的往阮栖元的身上倚。

“雨溪,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可是,我跟栖元在一起也两年多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难道,你就不能成全我们么?”

凌雨薇在心里恨极了凌雨溪,明明自己才是凌家的大小姐,却成了私生女。

明明是自己先认识的阮栖元,却成了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明明自己这么优秀,偏偏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有凌雨溪一个……

为什么?

她从来不比凌雨溪差,偏偏处处不如她。

这让凌雨薇很不甘心,恨不得让凌雨溪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才好。

可是,她也知道,阮栖元不喜欢强势的女人,这么多年她也看的明白。

男人都喜欢小鸟依人,柔柔弱弱,可以让他们保护,成就他们自尊心的女人。

阮栖元之所以选择她,放弃凌雨溪,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凌雨溪的不愿意依靠,不愿意托付。

所以,同样的错误,她不可能去犯。

这样想着,凌雨薇的表情就愈发的委屈,跟刚才的霸道完全判若两人。

凌雨溪看着凌雨薇在那演戏,都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去鼓个掌表示捧场。

“不愧是做演员的,演技这几年提升了不少。不过,没办法,你这演技,我越看越觉得恶心,一分钟之内,滚出去!”

“凌雨溪,你别太过分!”

本来阮栖元还觉得有些不忍,可是看到凌雨溪这么强势,还这么不给他面子,这让他很是忧郁。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我哪里说错了么?禽兽就是禽兽,我养条狗都比你强。”

阮栖元好歹也是一个上市公司的公子,哪里被人这样侮辱过。凌雨溪的话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我禽兽?我连条狗都不如?凌雨溪,我从来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阮栖元好像气疯了一样,大手直指着凌雨溪的鼻子,唾沫横飞。

“如果不是你背着我胡搞乱搞,甚至肚子里连野种都有了,还偏偏在我这装什么贞洁烈女,亲一下都不让,我们会到今天这一步么?”

“雨薇说的没错,贱人是遗传的,你妈喜欢到处勾引男人,你也一样……”

后面阮栖元又说了什么,凌雨溪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她现在满脑子里回荡的都是她胡搞乱搞,她妈妈勾引男人这几句话。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阮栖元的脸已经偏向了一边,凌雨薇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你居然敢打我!”

阮栖元显然也没想到,凌雨溪竟然会对他动手。反应过来后就是暴怒。

凌雨溪也冷静了下来,不过,她并不后悔自己刚才打出去的那一巴掌。

揉着自己的手腕,嘴角带着讽刺的笑。

“我妈勾引男人?我是遗传?这话你应该对着你身边的那位说才更合适吧。”

“我爸的原配夫人是谁,你不知道么?到底是谁到处勾引男人,又是谁恬不知耻的跑到人家,爬上别人未婚夫的床?”

“我相信,但凡要点脸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吧。”

凌雨溪的话正中凌雨薇的死穴,瞬间小脸惨白一片。

“不是的,是……”

“是什么?是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看着凌雨薇这一次是真的哭出来了,阮栖元的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凌雨溪,你的嘴巴放干净点!”

说着,把凌雨薇搂在怀里,一副保护的姿态,好像凌雨溪把她怎么样了似的。

“想哭想闹都请滚出去闹,别脏了我的地方。”

“你……”

阮栖元恶狠狠的瞪着凌雨溪,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确实,这里是凌雨溪母亲留下的房子,凌雨溪赶他走,他没有理由留下来。

可是,就这么走了,他又决定没面子,所以,他不愿意就这么离开。

“你们不走是吧?那没办法,我只能叫保安了。想想,当红小花旦在自己妹妹家衣衫不整,爬上自己妹夫的床,这个消息,一定会传播的很快的。”

对于这两个人,凌雨溪已经失去了耐心,连一句话都不想在跟他们多说。

直接拿出手机,就打算拨打物业的电话。

看到凌雨溪不像是说谎,凌雨薇在不甘心,也还是害怕。

她才刚刚进入演艺圈两年,事业正是上升期,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传出任何不利于她的负面新闻。

阮栖元自然明白凌雨薇的处境,想也不想,一把夺过凌雨溪的手机,用力的摔在地上,变的粉碎。

“凌雨溪,你别太过分!”

面对如此耳熟的一句话,凌雨溪回以冷笑。

“你们要是还不走,我还有更过分的呢。要不要试试?”

看着她冷然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吓唬他们,阮栖元咬了咬牙……

“行,凌雨溪,算你狠!”

说着,一件件捡起地上的衣服,开始穿了起来。

一直到两个人离开,凌雨溪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直到房门重重的关上,她才像失去力气一样,瘫倒在地上……

总裁要从良
总裁要从良
亲生父亲牵头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给自己设下陷阱,自救措施中居然被一只“鸭”所救。 什么?他想从良? 这不恰恰自己所需要的么? 一纸契约,顺利闪恋。 但是,为什么这只“从明明没有喝多少酒,但是,却觉得头脑一片眩晕,浑身都透着不同以往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