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23章 订婚宴上的羞辱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6:00

第二天,江楚一家早晨接赵小莲定婚消息,下午就到“月圆时酒楼”报名参加定婚宴。月圆时酒楼古生古色,专为婚宴开办,许多名人富商儿女都要到此处定婚,办酒席。今个儿外面彩旗飘月圆酒楼古生古色,专为婚宴开设,许多名人富商儿女都会到此处订婚,办酒席。。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23章 订婚宴上的羞辱》精选:

第二天,江楚一家早上接到赵小玉订婚消息,中午就到“月圆酒楼”参加订婚宴。

月圆酒楼古生古色,专为婚宴开设,许多名人富商儿女都会到此处订婚,办酒席。

今个儿外面彩旗飘飘,鞭炮齐鸣,每层屋檐角都挂着大红灯笼。

门前灯牌写着:恭喜江亮先生和赵小玉女士订婚。

很显然,今天月圆酒楼已经被江亮包场,拥有着十足牌面。

“哎,这回老三家又能嘚瑟了。”李艳秋瞥瞥江楚,与丈夫赵宏往里走。

赵婉月环顾四周,挺羡慕的,却也没吭声,默默跟随在父母身后。

“婉月,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一场令全世界女人都羡慕的婚礼,一场华夏各大家族来贺的婚礼。”

江楚在心里暗暗道。

酒楼里面设了账桌,宾客都要去随礼,老三媳妇儿冯淑芬和老大媳妇儿孙芳笑眯眯的,正热情招呼客人。

毕竟大喜日子,李艳秋换上笑脸,主动打招呼道:“大嫂,淑芬。”

江楚和赵婉月也跟着打招呼。

然而冯淑芬和孙芳脸色却一冷,完全没了热情,更没有回应。

李艳秋尴尬笑笑,装作啥也没发生过,掏出一千块随礼。

“才一千块,二嫂,你也太小气了。”冯淑芬皱皱眉,满脸不悦,当着众人面指责道。

周围众人立刻回头,露出嗤笑。

李艳秋和丈夫赵宏满脸尴尬;赵婉月脸蛋儿有些泛白,按照寻常规矩随礼,居然会被嫌少。

江楚倒是很淡定,早习惯二婶势利眼的作风。

“淑芬,算了,老二一家过得不容易,能拿出一千已经很有诚意啦。

别影响心情,咱们还得招呼其他宾客呢。”

孙芳在一旁打着圆场。

冯淑芬点头,冲江楚他们不耐烦的摆手道:“二楼左拐一个房间就是,赶紧过去吧。”

说完话,两人又重新挂上笑脸跟其他宾客说说笑笑。

李艳秋一家等同于愣生生被挤到外层。

“都是女婿,差别咋这么大。”李艳秋又埋怨两句,急急忙忙往楼上去,生怕再丢人。

江楚苦笑不语,暗想着:岳母,你女婿一点也不差,远非江亮可比啊。

“没事,咱们脚踏实地,不丢人。”赵婉月主动挽住江楚胳膊,轻声说道。

那嘴角带着的甜甜笑意,令江楚仅有的一丝苦闷也荡然无存。

他们进入包间,遭到除赵老爷子以外,所有人轻蔑注视。

赵老爷子脸色红润,恢复的很不错。

“婉月,明天你回公司上班,跟林氏证券好好对接,以后这块工作就靠你了。”

赵老爷子开口说道。

赵婉月点点头,微笑道:“知道了爷爷。”

“别只顾开心,要多谢亮哥帮忙摆平林氏证券,还请来锋老为爷爷治病。”赵小玉见堂姐一家开心,故意挑衅道。

由于赵老爷子昨天再医院处于昏迷状态,并不知具体情况。

所以赵小玉他们就把功劳全部推给江亮,没说江楚半点好。

江亮直视江楚,嘴角扬起一抹得意弧度,好似再说:所有功劳最终还是被老子占了,就问你气不气?气不气!

“你们脸皮比城墙还厚啊!”江楚眯起眼睛,冷冷道。

老大赵阳立刻训斥道:“江楚,怎么说话呢!”

“今天你堂妹大喜日子,你居然说出这种话,居心何在?”老三赵顺跟着呵斥道。

很明显,这俩做长辈的默许赵小玉瞎说。

赵婉月替江楚打抱不平,争辩道:“明明都是江楚老板帮忙做的,而且江楚还被升职为项目经理,得到很大重视。”

“少装了,真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们家那点底细?”

这时,冯淑芬从外头进来,阴阳怪气道。

孙芳跟在后头,讥笑道:“昨天小亮当着我们面打电话问江楚老板,人家根本不知道江楚是谁。

还得到很打重视,吹牛也不知打草稿,简直笑死人。”

赵婉月秀眉紧促,继续道:“昨天......”

没等她话说完,就被李艳秋打断,厉声道:“行了,别说了!”

一个小小项目经理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跟江亮家世背景相比,连屁都不算。

至于昨天那两件事儿,李艳秋仍旧心存疑惑,不认为江楚是正当手段得来,所以不愿提起。

“好了,大喜日子,聊点开心的。”赵老爷子拍拍桌子,制止争论。

“都一家人,不用分那么清楚,吃菜吃菜。”江亮顺势圆场道。

赵老爷子不禁投去赞赏目光,心想:江亮这小子真不赖,素质极好。

旁边老大一家更是不加掩饰的吹嘘,着实把江楚比下去,令赵婉月一家脸色不好看。

没一会儿,赵小玉抱起江亮胳膊,笑嘻嘻问道:“亮哥,彩礼啥时候到啊,我都迫不及待了。”

“马上道,马上道!”江亮连连回答,待会儿才是重头戏,彩礼一来,便可彻底击碎江楚所有颜面。

老三夫妇笑的合不拢嘴,老大一家表面赔笑,心里却是羡慕嫉妒恨。

以往孙芳都觉得生儿子好,传宗接代,在老赵家地位稳稳压过冯淑芬和李艳秋。

如今看来,倒是冯淑芬凭借女儿有金龟婿,稳稳压过她。

李艳秋沉默不语,神情复杂,内心难受的很。

自江楚入赘后,论什么都比不过老大和老三家。

滴滴!

就在此时,鸣笛声传来,江亮心里一喜,得意道:“爷爷,彩礼到了,咱们出去看看吧。”

“好好好!叫上所有宾客一起去看,今天是咱老赵家光宗耀祖,威风八面的日子。”

赵老爷子开怀大笑,向大儿子赵阳交代道。

“爸,我这就去。”赵阳赶忙去喊亲朋好友看热闹。

于是乎,众人纷纷涌到一楼。

“哎呀呀,赵老三家有这女婿可真长脸。”

“羡慕嫉妒恨啊,我要是有这种女婿就好咯。”

“今后赵家如鱼得水,估计能跻身一流家族。”

亲朋好友们对江亮可劲儿夸赞,弄得李艳秋心里贼不是滋味儿,连声叹气之余,回头嫌弃的瞪了眼江楚。

赵婉月虽然也羡慕,但仍旧保持笑容,紧紧抓着江楚的手,以作安慰。

她不想江楚有太大压力,继而放弃脚踏实地,误入“捷径”。

“彩礼到!”

一名中年男人高喊着走进酒楼,身后跟着八名拿有礼物的大汉。

众人安静下来,等待看礼物,赵小玉一家两眼放光,吞吞口水,无比激动。

江亮轻咳两声,故作深沉道:“从左到右,一件件打开。”

他想要杀人诛心,每打开一件,就是一次震撼,就是在江楚心窝扎一刀。

中年男人走到最左大汉旁边,掀开喜庆红布,一瓶三块钱的康师傅绿茶出现在众人视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