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战·双子星

第一章序幕(二)

发表时间:2021-01-14 17:01:18

“你们好啊,但是在一起生活了几年,但这当然但是第一次朋友见面,容我自我详细介绍下,我是失是。”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从背后猛地刺了回来,士兵们迅速后转身摸出了很陌生的枪械瞄准目标了靠在门框的一身黑,士兵C抢先追问“你这个恶魔!你怎么出的,把手举出来,的话你有从没听过的声音从背后猛然刺了过来,士兵们迅速转身掏出了陌生的枪械瞄准了依靠在门框的一身黑,士兵C率先发问“你这个恶魔!你怎么出来的,把手举起来,如果你有什么异样,我保证立马送你下地狱。”。


推荐指数:★★★★★
>>《战·双子星》在线阅读>>

《第一章序幕(二)》精选:

“你们好啊,虽然在一起生活了几年,但这毕竟还是第一次见面,容我自我介绍下,我是失是。”

从没听过的声音从背后猛然刺了过来,士兵们迅速转身掏出了陌生的枪械瞄准了依靠在门框的一身黑,士兵C率先发问“你这个恶魔!你怎么出来的,把手举起来,如果你有什么异样,我保证立马送你下地狱。”

“别呀,你们的命令只是看管我,又没说我越狱了会怎样,况且我越狱了,你们也就可以回去啦。”

“走过来点,别站在那么yin暗的角落。我们接到的明命令是看管住你,不让你离开牢房,离开这座岛屿。转过去,背朝着我们。你再不照着做,我就开枪了!”

“不要那么激动嘛,如果我是可以被枪毙的人,那怎样也不会轮到你们呀,我肯定有不能被枪毙的理由,是吧?”

士兵A眯着眼睛瞄准着失是的脖子,只待失是一有什么举动就能立刻枪毙了他,可不免地被他脸上的面具吸引住,仿佛这几年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仔细地看过这副面具,这面具通体银白,好像还有点磨砂的感觉,整个面具完美地契合着他的脸,只露出了眼睛、鼻子跟zuiba。这面具应该是在娘胎里就一同给生了出来。

“我手举着很累耶,能不能放下来先,我也没办法伤害到你们,而且你们还是留着点弹药吧,毕竟好像要出大事了。”失是一脸无辜地看着对面的士兵们,士兵们仿佛从面具的背后看到了释放出善意的笑容。

“什么大事不大事的,你逃出来了,就是最大的事,我现在倒数,你再不转过去,我就开枪了!”

在这一边紧张到眼珠子都要炸出来,另一边仍在吊儿郎当的时候,直升机的嘶鸣声渐渐清晰了起来,士兵A跟士兵B转头看向窗外后,随即立刻转身过去,将枪瞄准距离已然很靠近的直升机。直升机的嘈杂吵闹被风的呼啸声给遮盖了不少,而士兵们的注意力又被失是牢牢地给钉住了。待到发现直升机时,已然太晚了。

一位棕色皮肤的金发女郎,蹲在直升机的门口处,任由其头发被风吹得宛若鸡窝般,把喇叭靠在zui边,奋力地吼着:“里面的人给我听着,你们都被包围了,把那个面具男给我放出来,不然吃亏的只会是你们!”话音刚落,房间侧面的窗户玻璃纷纷被踢碎,士兵们一时反应不过来,被几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包围住了。

“现在换我说了,举起手来。我用飞机上那位女士的贞洁来担保,肯定不会伤害你们,毕竟也要留你们活口去告诉外面的人们,我,越狱了。”失是在黑衣人的外围说道。

士兵们左看右望,认清了已经被包围的现实,抵抗的话最多只能拉几个人来垫背,看来看去的他们,视线很自然地落在了他们各自的身上,看来他们应该在等某个答案的出现。

失是看着他们可笑的动作神情,从黑衣人的外围向着他们走了过来,他们被失是这一举动给吓到了,正准备按动扳机时。失是边吹着口哨边重新把手举起来,面具下的眼睛越过了士兵,直直地盯着阳台外的绳梯,这一举动连同这十五分钟内所发生的种种将士兵们给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闲庭地走着信步的失是来到了栏杆前,一脚踏着栏杆,一手拽着绳梯,半个身子转过去看着静止的士兵们嚷道。

“别发懵了,如果担心受罚,就自己打自己几拳吧,留下些伤口就好。记住,不要下手太重,你们还要为国效力,奔赴战场呢。可别做蠢事哦你们。”

说完失是纵身一跳,噗噗噗作响的直升机离开了。

反应过来的士兵A跑向阳台,黑衣人们随即紧张起来,可右手食指的暗暗用力被士兵A早已放下手的举动给控制住了,他盯着远去的直升机大吼道。

“到底是什么战场啊!你这个恶魔!”吼完后的他仿佛用尽了力气般地蹲了下来。第一年的认真尽责后已然开始自暴自弃,觉得日子只会日复一日,自己也就顺应了玩忽职守的潜规则。可这四年来的时间全部浓缩在这十五分钟一并爆发开来,一下子就耗尽了他的体力,瘫在地上了。

黑衣人们眼看已经安全了,便撤离了小木屋,登上另一架直升机走了。士兵们看着事情已经结束,紧绷的神经总算松弛了下,便颤颤巍巍地走去另一个房间,联络外界汇报情况。

在不停摇摆的直升机上。“戏可真够多的。”金发女郎手肘压在失是的肩膀上,鲜红而略厚的zui唇贴近他的耳畔边上下晃动道。

“那可不,做戏就要全套嘛,有始有终才好。”失是看也不看旁边的金发女郎,而是将目光放在对面的人影那。“这几年,辛苦你了。”

“不...不会,不辛苦,只是有点无..聊罢了。”人影弯着腰,连连摆了摆苍白的手,那好像很久没被阳光碰过了的脸庞正冒着因晕机颠簸而出的冷汗。

失是诚挚地点了点头,看向了旁边近距离的金发女郎,笑眯眯地说道“W小姐姐,能不能请你从我身上挪开呢,这鬼天气已经够糟了,你就别再这摇晃晃的情况上再摇晃晃了吧。”

“也是你的错吧,偏偏在这天气登场。咦,如果咱们出师未捷身先死,那不就是个亡命鸳鸯了。”意识到这一点的W好像中了大乐透般的开心,直接搂住了失是的手臂,蹭来蹭去,抱得紧紧的。

“因为到时候了啊。如果就现在遭遇横祸,那也是不错的其实。”失是缓缓地摘下了面具,望向了外面那乌浓浓的天空,眺望着远方,发出了爽朗明快的大笑声。

空气中漫漾着shi润的雨味,还夹着将至地浓重的血腥味。暴雨狂暴地敲撞着大地,不断地敲打着失是曾呆过的小木屋,奏出了和谐美.妙的孤独者之歌,而未来率领着狂风敲击着世界轮回的车轮。天,仿佛要再次拥抱大地般地压了下来。到时候了。

战·双子星
战·双子星
大战再度突然爆发,时间回四年前,所有的棋子早以通通埋下。“七星”一颗颗从天上凋落下去,而已为了平抚这星球上的满目苍夷,无怨无怨无悔地为了大业前仆后继。一个面具人、一个救世主。双双双方对峙,成了死敌。黑烟弥漫的战场上起起伏不定伏的爱恨相互交织。凤南,坐落于D国东南边,三面山一面水,谓之“国尾省脚”,离天子那可真是远远的,D国历朝历代更替的消息可能刚到这,登了基的那位就给换了。因此这个地方的人向来对中央皇朝并无过多感情,在古代,一般都是靠乡绅、宗祠等来维系皇权对这里的统治。可在现代飞速发展的社会中,空间失去了意义,凤南再也不能天高皇帝远了,但旧时养成的政治消息难抵达这一点,怕是再也改不了了。或许只是这里的人们也已经知道了,只是期望能继续过着这有条不紊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