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胭脂游

胭脂游

胭脂游

更新时间:2021-02-24 09:15:16
小编评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胭脂楼可分三卷,人间卷、修真者卷、神界卷。不虐渣不傻白尽量避免出现避免出现逻辑漏洞“胭脂便是谢过段公子,却不知段公子今日平白闯入小女子闺房所为何事,莫不是要坏了小女子清誉?”胭脂面上轻笑,内心却属实烦躁,这胭脂楼看似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栈,实则无影楼清风城分舵,负责打探城区内发生的大小事务,今日正是影卫向总舵传信之日,影六影七皆不在客栈内,这让胭脂不由得怀疑起这一行人此行的真正目的,毕竟看上去她也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即使不然,双拳难敌四手……胭脂暗暗思索最近可曾露出什么破绽,却不敢将疑惑表露在脸上,她惜命,思虑间已然做了最坏的打算,便是不惜现出她的内功,也不能落到这群人手里,她对无影楼并无留恋之情,借机摆脱了也未尝不可,反倒是承了他的人情,只是影七……。

精彩节选:


胭脂水虎不游  胭脂游龙一武侠网  胭脂游泳  胭脂游戏下载  胭脂游戏名  胭脂游戏  


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现在功力不差,身边的影卫如果不敛息,单凭身法她是可以听到他们的脚步的,而且她还能听出现在走到门外的是影七,眼前的熏香已经磨好压实,她却没了摆型的兴致,近些日子她心里疑虑越重,似乎有个声音告诉她该离开了,不是现在,不是现在。

影七看着掌柜面色渐转仍在思考,也未揣摩出其意图,只是站起身来转身走出,胭脂被他动作打断了思绪,便是看着他离开,自己情绪外显何尝不是一种试探,只是……自己想要离去却从未有人有过示范,此行前路如何无人可知,或许就此过上逃亡的生活,这是最坏的打算,她看着他的背影,暗叹一口气,她不喜欢拖沓,快刀斩乱麻才是她的风格,可感情这事又怎么是快刀就能斩的断的呢,等自己离去一切就了结了吧……只希望以后莫要兵戎相见。

段拾知是其疑心未消,对掌柜的谨慎更是欣赏,不由得敬重几分,此行虽是闹剧,却也获益良多。

然而他却是多想,至少胭脂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一个掌柜,平时最多整理些细末的消息,重要的信息都是由影卫直接传达,她答应下来不过是见其出手阔绰又有侍卫跟随,料定其身世不凡,要知道这夜酣香可不是有钱就能拿到的,而这胭脂楼……终究不能久留,可此事还需细细谋划方可。胭脂拿起桌上的熏香,走到了梳妆台旁,这夜酣香,香气过于浓郁,只是拿在手里便沾了一身味道,她看似着装放肆,但这对于一个现代人而言也不过是正常罢了,来到这里二十年之久,世人皆说死后要喝孟婆汤,不知孟婆是不是落下了她这一碗,竟是将前尘之事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还在脑海中得到了一份内功心法,她直觉这本功法并不简单,日日勤行不缀。这本功法也却与常法不同,至少她不必做出那些高难度的动作,也不必因此设法躲过影卫的探查,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经脉中厚重的内力,但其他人却……毫无知觉,这股力量似乎不同于这片大陆的力量体系,更像是仙人手段,可胭脂对这种力量的运用毫无头绪,只能慢慢修炼,她偷偷看过了几篇袖法,她一直对这种美丽又有杀伤力的东西毫无抵抗力,但她不敢露出马脚,毕竟一旦确定她有功力而不上报,无影门便有理由认为她是奸细,然后或者杀掉她以绝后患,或者被吸纳入无影门成为其内门成员,但这两种结果……都不是胭脂想要的……

他顿时觉得自己心下一冷,这熏香……她是在思虑什么?

手上的熏香她此时更是无心摆弄了,随手放到梳妆台上,这东西虽然名贵,却也不过是一缕烟,一把火就烧光了,就像她现在的生活,到头来回望虽有不舍……但人总要往前看。

影七推开门,便嗅到一股不同以往的香气,掌柜的坐在梳妆台前,有一搭没一搭的研磨,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掌柜脱离门派并非易事,也少有掌柜有过离开的想法,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会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自己的客栈,毕竟这并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她们可以嫁人,但……只限于本门。而在其他方面,吃穿不愁甚至把控着客栈中相当一部分收入,也没有人身自由的限制,除了很难离开自己的城区,可这是古代,身为凡人走路基本靠腿,一辈子在一个地方生活才是常态。

胭脂也不再逗弄,直言道:“尚未婚配,然心有所属,恐怕要拂了公子之意了。”

这下轮到胭脂惊讶了,她都快要忘了无影门的督查制度了,毕竟每任掌柜非遇事不督查,这……莫非……胭脂目光一冷,最近清风城内风平浪静,影七自是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但影六……自己行事谨慎小心,也从未用过内力,由于心法的特殊性自己修炼跟熟睡并无二致,她心里更为疑虑,近些日因为筹划离去的不安一齐爆发了出来,甚至连笑容都无法维持下去。

影七甫一回来就看得段拾从客栈中离开,身为影卫这自然引起了他的警觉,他敛去气息,静静地跟着,便听得段拾身边的杂役在给他打气。

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选择,后者……又有几个五年呢,所以影七很纠结,他才当值五年,这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让他不舍得放弃却又不敢开口让掌柜等他五年,然后去生活在监视之下,他怎么敢又怎么能……为此他甚至想过逃走,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时属实吓了他一跳,他们是号称最忠心的影卫,他也一直这样觉得,退一万步讲,就算逃走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他一旦逃走就坐实了奸细的身份,更何况眼前人甚至有了意中人,他自然会想这个人会不会是自己,想到这里他就喜忧参半,如果不是他以后又该如何自处?

而另一边段拾也被自己问出的问题蠢到头皮发麻,先不说刚刚掌柜自称闺房,便是这屋内的摆设,也足以看出掌柜自是待字闺中,有此发问不过是见掌柜头顶发髻既非妇头又非女头,与街坊间女子又略为不同,紧张之下竟是问出了口……

“胭脂便是谢过段公子,却不知段公子今日平白闯入小女子闺房所为何事,莫不是要坏了小女子清誉?”胭脂面上轻笑,内心却属实烦躁,这胭脂楼看似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栈,实则无影楼清风城分舵,负责打探城区内发生的大小事务,今日正是影卫向总舵传信之日,影六影七皆不在客栈内,这让胭脂不由得怀疑起这一行人此行的真正目的,毕竟看上去她也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即使不然,双拳难敌四手……胭脂暗暗思索最近可曾露出什么破绽,却不敢将疑惑表露在脸上,她惜命,思虑间已然做了最坏的打算,便是不惜现出她的内功,也不能落到这群人手里,她对无影楼并无留恋之情,借机摆脱了也未尝不可,反倒是承了他的人情,只是影七……

“掌柜心有所属,我段某人自不会做那种断人姻缘之事,小叶子不必多心。”

段公子不禁在心里赞叹这掌柜的处变不惊,他段拾也算阅过数十佳丽,美的张扬放肆的却是独一份,这城中姑娘皆是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已是禁忌,更何况独自开起一间客栈。看其丝毫未掩饰自己姣好的容貌,几日内店中氛围和和睦睦,身后必定是有势力支撑……想到这里段拾不禁懊恼自己鲁莽,一时头脑发热做出如此决定实属下下之策,义父嘱咐其在外莫要惹是生非,江湖势力盘根错节,外出游历无论如何还是自己的小命更为重要,然形势至此,便是非说不可了。胭脂看段拾面色竟是逐渐由白至红,不由暗自发笑,事到如今她如何不知他抱得什么心思,近几日日日在此住店食餐,原是如此,可惜影七不在,否则……呆头呆脑倒也可爱的紧。

胭脂颔首,接过熏香置于桌上,并不试味。

“怎么是嫌弃我招待不周?”

“坐吧。”

  • 然引起&边的杂

    影七甫一回来就看得段拾从客栈中离开,身为影卫这自然引起了他的警觉,他敛去气息,静静地跟着,便听得段拾身边的杂役在给他打气。

    2021-03-01 10:49:38详情点赞(0)回复(0)
  • 辞去,&力相助

    “那段某就此辞去,以后若有事相帮,段某定竭力相助。”

    2021-02-27 05:21: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出来

    段拾见他这副自豪的样子笑了出来,摸了摸他的头,这叶子自是见他眉头不展,以为他为情所伤,殊不知他只是疑惑掌柜身上的谜团

    2021-02-27 10:27:06详情点赞(0)回复(0)
  • 行虽是&。

    段拾知是其疑心未消,对掌柜的谨慎更是欣赏,不由得敬重几分,此行虽是闹剧,却也获益良多。

    2021-02-27 10:27: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