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明朝第一权臣

明朝第一权臣

明朝第一权臣

更新时间:2021-01-10 17:08:25
小编评语: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魂穿元朝正统性十年间的一个惹了一身“倜傥债”的“官二代”,其时奸宦横行,北虏窥伺,“土木堡之变”闻言突然爆发……前生默默无闻,今世又怎肯碌碌无为?何能立足于?一腔热血,一口愤懑气,和那颗二世为人不甘心庸碌的心。大丈夫不可以三日有权也!(注:既有轻松搞笑有趣,京城之地,权贵颇多,位于东城片坊的豪宅更是鳞次栉比。其中西北角有一院落,门口修得稀松平常,只摆了两个大石狮子,可里面却是亭台廊阁,别有洞天,端得一副好风景!。

精彩节选:


明朝第一权臣 法大小蒋  明朝第一权臣 txt完本下载  明朝第一权臣起点  明朝第一权臣txt  明朝第一权臣无弹窗  明朝第一权臣 小说  明朝第一权臣是谁  明朝第一权臣txt下载  明朝第一权臣下载  明朝第一权臣  


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一个十四五岁的青衫女子在底下见了,不由得仰起脸来道,“魏小七儿,你别白费那许多力气,反正少爷也是听不见的。”

    “毛公公费心!”王文哈着腰将折子一收,可待转过身去,那脸上的表情便登时僵了:想自己堂堂左都御史,论其地位来都可以与六部尚书平起平坐,可对几个司礼监的太监却要……

    “告诉礼部……”王振眯着眼睛,将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显然是痛得紧了,“按人头数,一个子儿也不多给他们!”

    白菱转身将桌子上的水碗端来,拿着小木勺舀了点,便往男子唇边送去,只可惜光湿了个嘴唇,大半都撒了出来。

    王振入宫前本是个有“秀才”功名的教官,从小便习得一手好字,虽然入宫做了二十来年太监,但好歹这个功夫还没落下。

    附注三:关于王振的称呼,此处进行统一确定:明英宗及地位相似的内朝人呼其为“先生”,地位较低的内朝人呼其为“老祖宗”,谄媚的王公大臣等而下之,呼其为“翁父”,中立的大臣呼其为“王公公”(含尊敬之意),正直的大臣呼其为“王大珰”(指有权势的宦官,无感情色彩)。不用记,但也别嫌麻烦,谁让人家王振大太监身兼数职,权势滔天呢?(多种称呼只为戏剧效果,如有疏漏,还望见谅。)

    白菱诧异地睁开眼睛,结果发现少爷也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而且他的目光,不解之中还有一点兴奋……

    “老祖宗说的极是。”毛贵嘴不讨巧,就只能拿出一个恭敬的态度来,只见他转过身去,将折子往背上一撂,便把“批红”用的朱笔递到了王振手里。

    二两银子?买一匹南方的劣马也得四五两银子啊!毛贵张了张嘴,却被王长随暗中使了个颜色,于是咽口唾沫道,“老祖宗明鉴。”

    “小心你那张臭嘴!”王长随一指毛贵,那平时总爱眯缝着的小鳖眼瞬间瞪得老大,“老祖宗就在里间……”

    “嗯……心里头舒坦多了……”王振按住冰块在脸上揉了揉,竟然笑了一声,“这些个蒙古鞑子,就是欠治!”

    “见……见鬼啦!”一声凄厉的哀嚎从房中传了出去……

    忽然,白菱感觉有些异样,准确来说是自己的嘴唇好像被舔了一下,紧接着是舌头……

    魏七见白菱像是真的有些恼了,心中不由得暗悔自己的莽撞,其实他又怎会不清楚白菱对少爷是一片真心?

    “回老祖宗,内阁还没看,说是先送到老祖宗这来请示……”毛贵瞄着王振的神色,语气也变得更加小心,“皇上的意思也是……些许小事儿,让老祖宗看着批……”

    “刚劲有力,不下颜柳!”王长随不懂得赏字,可还是高高地竖起了大拇指,虽然他没什么文化,但拍马屁的基本功力还是具备的,要不然能伺候王振那么多年?

    其实白菱本是自小由府中买来的丫鬟,平日里哪敢跟少爷有这种亲密举动,只不过贴身照顾的时日久了,连他身上都被自己来来回回看了个光,倒也就不在乎这许多了。而且也只有采取这种方式,才能让少爷多进补一点水。

    白菱被魏七那么一呛,再加上死蝉正好砸到她的小白鞋面上,于是她不由得后退两步,尔后一抻青衫衣角,委屈巴巴地道,“死人魏小七儿,我不过是……少爷先前就喜欢听知了叫,你偏要上树多事,还拿话来填对我!”

    “拿过来……”王振瞥见那厚厚的一沓子,不由得皱了皱眉眉头,“内阁那边是怎么说的?”

    偏偏王振还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毕竟往漠北走私军用物资的事捅到皇上那里也不好交代,本来他是想着和气生财,买个教训,和那些瓦剌贵族把话说开了,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可看现在这境况……瓦剌人要是肯老老实实的那才见了鬼!
  • 着便感&牙痛还

    “嘶……”王振闭上眼睛,直觉牙龈一麻,紧接着便感到凉丝丝的,牙痛还真的缓解了不少,“嗯……那个高……高什么来着?传话下去,以后御药房就归他管了……”

    2021-01-22 02:04: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连门外&音都清

    王振抓过用棉布裹好的冰块,尔后小心翼翼地敷在腮帮子上,坐回座位直喘粗气,大殿一时间变得静悄悄的,连门外风打旋儿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进贡的马怎么计价?”

    2021-01-23 05:47: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哼!&昏君!

    “哼!”王文捏紧折子,将袖中的拳头攥得死死的,“昏君!奸宦!乱世道!看你还能狂多久!”

    2021-01-21 06:51:11详情点赞(0)回复(0)
  • 臭嘴!&总爱眯

    “小心你那张臭嘴!”王长随一指毛贵,那平时总爱眯缝着的小鳖眼瞬间瞪得老大,“老祖宗就在里间……”

    2021-01-22 06:17:3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问,&万两。

    毛贵没料到王振会突然有此一问,因此不由得一愣,直到王长随暗中一拉他的衣角,方才回过神来道,“回老祖宗,十两银子一匹,进贡了一千匹,一共是一万两。”

    2021-01-23 01:35: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色不善&两千五

    “他们报的是三千……”毛贵瞅着王振面色不善,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底下人数了,至多也就两千五,应该是把数儿给报虚了……”

    2021-01-22 10:53:28详情点赞(0)回复(0)
  • 王振此&到了嘴

    王振此时牙痛得厉害,也懒得接王长随那茬,直接抓过香囊往手心里一倒,掂出几枚看起来方正的,便赶紧塞到了嘴里。

    2021-01-22 06:23:53详情点赞(0)回复(0)
  • ”“瓦&”三部

    原来元朝灭亡以后,退守漠北的蒙古人内部发生混乱,分裂为“鞑靼”“瓦剌”“兀良哈”三部。

    2021-01-21 09:59: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头舒坦&…”王

    “嗯……心里头舒坦多了……”王振按住冰块在脸上揉了揉,竟然笑了一声,“这些个蒙古鞑子,就是欠治!”

    2021-01-21 06:0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嘴不讨&他转过

    “老祖宗说的极是。”毛贵嘴不讨巧,就只能拿出一个恭敬的态度来,只见他转过身去,将折子往背上一撂,便把“批红”用的朱笔递到了王振手里。

    2021-01-22 04:06: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