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昭文武德大帝 2021-07-22 17:43:20
,倒不如静看其变,韩军若胜,我方发兵,韩军若败,我军又无折损。”苏先文刚要法定条件钟岳的观点,苏先武却站了出来说:“督军,我军偏安江南一隅,却此战后,必定是一方衰败一方强悍,假若这强悍的一方回来出兵咱们,咱们岂有安安稳稳的日子啊。望督军三思而行。”钟岳这两人的声音终于静了下来,苏先文严肃道:“二位的观点都很有道理,然而,战和之事,并非一时所能定夺,其中的利弊,也一时难以权衡。”这时,部将叶枫说道:“是战是和,还望督军早做决断。”苏先文沉默了一会儿,说:“叶枫、万仁斌听令!”。...

  梧州城督军府内,苏先文与众将商议道:“韩军督军韩振派人送书,邀我军共同讨伐关凯,依诸位所见,我军是否当讨伐新军?”苏先文之弟苏先武说:“关凯弑兄夺位,擅杀部将,此时不伐新军,更待何时。”大将钟岳说:“新军万万不能打啊。”苏先武冷笑道:“哼哼,钟将军,我军战力足以扫灭新军,为何你要横加阻止。”钟岳说道:“新军虽然战力不比我们强,然而新军督军关凯诡计多端,更加上良将众多,咱们出兵攻打,必然讨不了好,不如静观其变,韩军若胜,我方出兵,韩军若败,我军又无折损。”苏先文正要准予钟岳的观点,苏先武却站了起来说:“督军,我军偏安一隅,然而此战之后,必然是一方衰亡一方强大,倘若这强大的一方过来攻打咱们,咱们岂有安稳的日子啊。望督军三思。”钟岳也不甘示弱道:“到那时我军军力已增,何患有人来攻!”苏先武正要反驳,只见苏先文猛然一拍桌案道:“安静!”

  这两人的声音终于静了下来,苏先文严肃道:“二位的观点都很有道理,然而,战和之事,并非一时所能定夺,其中的利弊,也一时难以权衡。”这时,部将叶枫说道:“是战是和,还望督军早做决断。”苏先文沉默了一会儿,说:“叶枫、万仁斌听令!”

  “在!”

  “本督军令你二人带一个师到新军的西部防线,待机出击,各部归你节制,非你调令,各部不得擅自行动,违令者,斩!”

  “是!”

  ……

  范州城内,关凯正与许俨下棋,只见卫兵手持文件走了过来,说:“报告大帅,丰州今年欠收,上次派去的救济粮已经发下去了,然而仍有大批受灾人众,外加南边林军的流民在丰州城下拥堵,丰州已经成为这次饥荒的中心了。”关凯听了,说:“如今战事未结,饥荒却至,如今隆冬将近,我军的大粮仓永州的粮食是用来做军粮的,如果发放粮食,我军该如何过这个冬啊。”许俨笑了笑,说:“大帅,自老督军、先督军创业自立以来,还尚未征收赋税,我认为是时候开始征收赋税了,七州中,只有桐州、贡州、黎州、丰州是今年新夺下的,先不着急收税,范州战事又起,不宜收税,可令永州、新州每家每户按人头纳税,拿这些税收去赈济丰州,不就解决了饥荒。”关凯微皱眉头:“当年老督军起兵的时候,当着全军的面儿允诺从此不征赋税,如今出尔反尔,这不合适。”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您已继父兄之位,又为我军大帅,只有您一纸命令,谁敢不遵从。”许俨说。

  关凯摇摇头说:“不行。”

  许俨道:“若不这样,我军必将受到灭顶之灾。”

  这时,又有一个卫兵慌慌张张地跑来:“报告大帅,苏军大将叶枫领兵袭扰我军西境,意有不轨,情势危急。”关凯听罢,冷笑数声,对许俨说:“看看吧,这些人偏偏就见不得我做这七州主帅,一个个都来欺负我,难道我关凯生来就是让人来欺负的吗!”许俨说道:“大帅,六军之中,我军实力尚弱,更兼今年收成不好,粮食倒成了大问题,况且如今我军正与韩军激战,如果再出兵,我军岂不是自取灭亡。不如与苏军修和,这样就可以齐力打韩军了。”

  关凯佯装笑道:“你的意思是与苏军修好,他们要钱要地,咱就给钱割地?”

  许俨说:“只要能够少一个敌人,咱就给钱割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许俨这句话,不说则已,这一说彻底激怒了关凯,关凯冷笑道:“要什么给什么,对吗。”

  “是的。这一切是为了新军日后的强大而必须牺牲的。”

  “哼!包括本帅的人头,对吗。”

  许俨一听,吓得腿都软了,直打哆嗦,禁不住跪了下来:“大帅,我说错了话,饶命啊。”

  关凯站了起来,指着许俨吼道:“许俨啊许俨,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本帅告诉你,本帅偏偏要打这一战,三千人打不败苏军,那就三万,三十万,三百万,总之,我绝不允许有人敢对本帅指手划脚。”说完,关凯气冲冲的出去了。

  趴伏在地上的许俨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脸都吓的发紫发青。旁边的卫兵凑了过来,说:“许将军,你犯了大帅的忌了,大帅最恨的就是向别人求饶的。你还不知道吧,咱可是跟着大大帅长大的,大帅小的时候常常被人欺负,因为个小体弱,经常被人欺负,后来,大帅与他们搞熟了,虽然表面和和气气的,但大帅早就恨透了他们,大帅当上这七州督军后,大帅以通敌之名将他们下了牢狱,之后斩于城外。咱大帅别的都好,但容不得别人冒犯欺负他。”许俨一听,忙从口袋掏出一沓钱来,塞到那卫兵手里答谢道:“多谢这位兄弟,不然我命难保。”卫兵乐呵呵地把钱装进自己的腰包里,笑嘻嘻的说:“咱都是一个阵营的弟兄嘛。”

  作战厅里,余梓与众将正商讨对策,只见关凯全副戎装走了进来,众将敬礼道:“大帅好!”关凯余怒未消,说道:“诸位,据南线报,苏先文派叶枫率一个师在我南境驻扎,大有进犯之意,本帅准备率三千人亲破苏军。”余梓问道:“大帅用兵,只带三千人够吗?”关凯对余梓笑了笑,说:“兵不在多,只在于将之调遣也。前几日,我只用三十人便尽破韦廷两千之众,何况今日有兵有将,此战必胜!”余梓看着关凯坚定的样子,说:“那好吧,我率孟延、钱寥及大军在此阻挡韩军,大帅安心破敌便是。”关凯对卫兵道:“速发电报,着令李盛、贾逸、李应龙速来范州听候调遣。”

  “是!”

  第二天上午,大雪纷飞,三千骑兵立于东门城下,旌旗泛白,关凯拽缰上马,李盛、许俨等将左右侍立。关凯横眉泛白,高声道:“兄弟们,并非我关凯穷兵黩武,好征杀伐,实在是无奈之举,如今我军正处于内忧外患之际,一战,我军可能会获得生存,若败,我军将毫无立锥之地。”

  不愧是一支虎狼之师!只见这三千名士兵斗志昂扬,士气饱满,雄赳赳地异口同声道:“誓破来敌,保境安民!誓破来敌,保境安民……”

  关凯将手一抬,声音戛然而止,关凯道“余梓,钱寥,孟延,你们三人留在范州谋图击溃韩军。”

  “得令”三人齐声道。

  “汪洋,张汪宁听令!命你二人留守范州,随时听候余将军调令!”

  “得令!”

  “关临听令,命你速返新州,一切军需调度均由你来筹办,不得有误。”

  “可是,我堂堂新军的一员上将,为何不上阵杀敌,却要去筹办军需这等闲务?”关临似乎对关凯这个调令有点不满。

  关凯一听,脸色严肃道:“弹药辎重,是军队重中之重,倘如有什么差池,将会导致“一将无能,累死千军”的后果,把这事交给你,我放心。”

  一听到这,关临立刻改颜,遵令道:“得令!”

  “吴雄,本帅令你调出我军库银,向民众购买余粮,将这些余粮作为赈灾粮,调往受灾地,不得有误!”

  “谨遵哥哥……不对……大帅调令!”

  “李应龙,李盛,贾逸,许俨四人随军听候调令!”

  “是”

  关凯从卫兵手中接过一个木盒匣子,递给p余梓,说:“余梓将军,我已设下妙计在这个匣子内,你镇守范州,若临危难走投无路之时,就可以打开它,自有奇计化解。”余梓看着关凯微微点头,轻声道:“是!”关凯微微一笑,李应龙催马来到关凯跟前道:“三军已准备完毕,请问何时出发?”关凯将手一挥,大声道:“出发!”

  三千人缓缓离去,范州城下,只剩下余梓和几骑卫兵,余梓看着大军离去的那杆大旗,慢慢抬手敬了一礼……

  大雪还在纷纷飞扬着,旌旗卷翻,马蹄印杂乱地留在雪地上。关凯戎装整齐,帅帽上的金缨随风扬起,李应龙说:“大帅,咱这年年征战,何时是个头啊。”关凯说:“是啊,你小子这么多年了,还没娶媳妇儿,等这场战争结束了,赶紧找个媳妇,不然晚了。”李应龙嘻嘻的笑着说:“大帅,你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关凯把马一催,轻轻一拍李应龙的肩膀,笑着说:“臭小子,还敢教训我来了。”

  两人纵马并行而去,停驻在雪地当中,看着大军依次开进。

  大军一路南下,正路过永州郊外,只见一座孤坟在雪中立着:正是关敬范月夫妇的坟。关凯令人摆烛香案设祭,众兵退去待命。

  关凯弯下身子,用剑鞘掸去碑上的积雪,说:“大哥,别来无恙了,也许你还恨着小弟吧,你知道吗,我也恨透着你,到死那一刻,你还是赢了,你最终赢得了月儿,而我呢,还是孤零零的活着,行尸走肉般的活着。”雪还在下着,关凯的金丝战袍上微微泛白,他的眼角忍不住泛起了泪光,一滴眼泪从脸颊滑落,关凯接着说:“大哥,所有人认为我是个轼兄夺位,无情无义的人,他们哪里知道真正的我,当年我杀你,不仅仅因为我恨你,而是为了这百姓苍生才杀你的,你虽然推行仁政,但你的最终目的还是用战争去兼并土地,而我推行战争,却是为了以战止战,为天下苍生而战,不管世人如何唾骂我,只要能为百姓挽回一寸太平乐土,即使日后不得好死,我也无怨无悔。”

  这时,卫兵匆匆来报:“大帅,雪大寒冷,不易久留,请大帅速行。”

  “知道了。”关凯站了起来,看着已被雪覆盖的坟头,“大哥,月儿,珍重!”说完,深情的敬了一礼。

  关凯将手缓缓放下,毅然转身上马,大声传令道:“出发!”

  不出大半日,便过了桐州,来到贡州境内,正逢两条岔路。关凯问道:“这两条路各自通向何处?”李应龙看了看两条岔路,说:“左边通向老虎林,右边通向徐家镇。”关凯问道:“徐家镇何人驻守?”

  “是徐远。”

  “徐远?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很像在哪儿听过。”

  “大帅,你怎么忘了?当年他可是威震一时的上将啊,只因为有一次酒醉误事,被从师长撸到团长,现带兵驻守徐家镇。”

  “原来如此,地图。”

  卫兵将地图递给关凯,关凯接了过来,看了看,笑了起来,说:“哈哈,我计成矣!传我命令,全军火速向老虎林进兵。”

  李应龙不明就里,问:“大帅,苏军必定会攻下飞云坡,然后向徐家镇进兵,为何不去徐家镇,却反向老虎林呢?”

  “你先不要问,等此战胜了,你自会知道。”

  “是。”

  “出发!”

  士兵们一个个摩拳擦掌,背枪牵马,缓缓在风雪中挺进……

  贡州境内,苏军猛烈的炮火向驻守在飞云坡上的新军压了上去,新军立刻予以反击,双方陷入激烈的战斗中。

  这个飞云坡是个缓坡,而坡下三百米处,正是苏军指挥部,叶枫正忙着指挥各路部队发起冲锋。

  “快,快,炮团给我火力集中打出一个缺口来!”叶枫着急冲着电话里前军炮团那头喊道,“对,打出一个缺口,不能让新军围拢!”

  只见新军阵地上屡屡爆炸,炸得雪土飞起,尸体残肢乱布。

  “给我接一团团长张祁连和二团团长霍勇,你们两个团给我从炮团打出来的缺口打进去,直捣他们的旅指挥部!”

  “是!”

  飞云坡上指挥部里,新军旅长程夔命令道:“放他们进来,关门打狗!”

  “是”

  张祁连、霍勇率部杀了进去,只见四下围上大批新军士兵,两下陷入白刃战。

  望远镜里的飞云坡上已经乱成一团,叶枫冷笑一声:“你用你的关门打狗,我用我的中心开花。”只见他带着卫兵走出指挥部,对传令兵道:“传令所有部队给我一字拉开,能拉多长就拉多长,全部围攻上去!”

  “是!”

  令旗一招,数百门炮一齐开炮,苏军随着炮声全部冲了上去,双方肉搏在一起。风雪中,程夔带人想从东边突围,迎面撞上叶枫的副官万仁斌及其警卫排,双方陷入混战。万仁斌令人将那架迫击炮架起,并令人开炮。炮声响,一颗炮弹打出,程夔身边炸出一团火来,身边立刻倒下了四名卫兵。程夔回首望去,只见后面曾经所带的部队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顿时心如刀绞。只听那头万仁斌喊道:“程夔将军,你已经为我军所破,劝你立刻投降,否则难逃一死!”

  程夔心想:“如今兵败,不如一死!”正要开枪自尽,只见身边卫兵冲了过来,夺下了枪:“旅长,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若死了,你家人岂不要伤心了?”另一个士兵也劝道:“旅长,我们为关家打了一辈子战,如今却落了个兵败,不如降了苏军,又不是降了洋鞑子,不丢人。”程夔心想道:“说得有理,且降了吧。”于是率这几个卫兵降了万仁斌。残兵们见主将降了苏军,也没了斗志,一个个丢了武器降了苏军。

  苏军的旗子插在飞云坡上,叶枫缓缓走上坡,见程夔率兵归降,连忙迎道:“将军来降,正如微子去殷,韩信归汉!”程夔谦道:“败军之将,有何颜面与微子、韩信相提并论,只求将军饶了这一旅人的性命。”叶枫笑道:“我今番来,正是要为民除害,剿灭关匪的,怎么会妄动干戈呢,此番与将军相战,实为情势所迫。”程夔谢了叶枫,退到一旁,叶枫传令道:“传我命令,继续前进,进兵徐家镇!”万仁斌道:“将军,据情报,徐家镇外有两条河,一条大徐河,一条小徐河,两条河上各有一座桥,分别叫大徐桥、小徐桥,徐家镇有新军号称精锐的新三团驻守,其团长徐远更是一名少有的将才,必然在这两座桥上重兵防守,只有先取小徐桥,再打大徐桥,最后可攻徐家镇。”

  这时,张祁连请命道:“将军,我带一团攻破这两座桥,为大军开路。”叶枫说道:“不可,我可不打无把握之战,别拼光了我一个加强团只占领一两座桥,赔本的买卖咱不干!”张祁连退到一旁:“是。”万仁斌说:“那么,将军,你有什么办法?”叶枫盯着地图,微微一笑:“我有一计,可破徐远。传我命令,全军开拔,强渡小徐河,三个炮团火力掩护,一定要夺下小徐桥!”

  “是!”

  这时候,雪,已经停了。

  当一颗炮弹落在小徐河对岸,一声爆炸声打破了原有的宁静,驻守在小徐桥的加强营慌忙接战。苏军的火力如同一张张网,而新军的反击也如同一把尖刀,准备要划开这一张张网。苏军一批批地冲了过去,又一批批地倒下,新军也一个个倒在苏军的炮火里。新军边战边向对岸退,战斗持续了半日,加强营只剩下营长一个人了。营长中弹倒在桥上,苏军大批地涌了过来,营长忍着痛,将炸药包引线点着,冲着冲上来的苏军哈哈大笑,笑声与爆炸声永远地凝在那一刻里……

  苏军终于歼灭这个加强营,却也折损了两个营的兵力,也耗费了大量的弹药。叶枫看着满地横七竖八的尸体,脸色异常凝重,缓缓抬起手敬了一礼,然后道:“这些士兵才是真正的军人,传令下去厚葬他们!”

  “是!”

  雪虽然停了,但风还未停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