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嚣张大少

第28章 昔日的兄弟

发表时间:2021-07-22 19:38:38

飞鱼网吧.这是一个很有国内知名度的黑网吧.黑网吧在几年之后,但是很大行其道的,那时候互联网游戏刚就火遍华夏,网吧多而小,也没北京办证的各种黑网吧自然而然也层出不穷,特别是


推荐指数:★★★★★
>>《重生之嚣张大少》在线阅读>>

《第28章 昔日的兄弟》精选:

飞鱼网吧.

这是一个很有知名度的黑网吧.

黑网吧在几年之前,还是比较盛行的,那时候互联网游戏刚刚开始风靡华夏,网吧多而小,没有办证的各种黑网吧自然也层出不穷,尤其是郑阳市这种三四线城市,这种黑网吧就更加繁多.

但是现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大型网吧网咖出现,黑网吧自然就逐渐被淘汰了.

不过这家飞鱼网吧,在这自强路也算老地方了,凭着老会员撑到现在.

进了网吧,灯光昏暗,客源稀少,吧台上坐着一个瘦巴巴的男生.

衣着打扮流里流气,年纪估计和叶穆差不多.

"有会员吗."

这男生头都不抬,看着电脑磕着瓜子儿道.

叶穆说道:"我找方龙,他在吗."

"……你是谁?"

听到叶穆这话,整个网吧半数的人站起身来, 全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痞子,同时望向叶穆.

一个个尽可能凶神恶煞的表情把叶穆给看懵了.

这什么情况?

叶穆实话实说:"我是方龙的朋友,他不在吗?"

飞鱼网吧是方龙父亲留给他的产业,三年前,方龙父亲肝癌去世,而他母亲很多年前就因为生他难产去世.身世凄惨的方龙比自己大一岁,这网吧早就是他自己的家产了,印象中平时都是守在这里的,今天怎么不在?而且,这网吧里的人的反应,这么奇怪?

吧台的那个男生瞪了叶穆一眼:"别跟我扯犊子,你回去告诉红毛,房租还有两个月才到期,现在催没意思!我们龙哥说了,到时候自然有钱把这门面房给赎回来!"

"红毛?"

叶穆皱了下眉头.

回忆中,想起的确是有一个绰号红毛的家伙,是这自强路一带出了名的包租公.

只是……这飞鱼网吧的店铺,应该是方龙父亲早早就买下来的吧?怎么成了租的呢?

叶穆很疑惑,但眼下他也不想多做耽搁,说道:"你们误会了,我和红毛没什么关系.看样子方龙不在,等你们见了他,告诉他叶穆找他.这是我的手机号."

叶穆飞速的留下一张记有自己手机号码的字条,便离开了.

又是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

对于自己这个年纪的事情,叶穆记忆还是很清楚的,只是当年自己并没有再和方龙有过任何联系,所以关于方龙的一切,他都不再知道.直到……若干年后,听一个老家的人说,方龙三十出头就死了,横尸街头了一天一夜,连个报他失踪的亲朋好友都没有,最后相关部门找到尸体的时候,发现有只眼珠子还被一条疯狗给啃掉了.

即便是上一世狂妄自大的自己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都难过了很久,更别说如今这种心态的叶穆了.

方龙是一个命运甚至比自己还惨的家伙,叶穆原本是计划这一世等自己发展起来,有点资本了之后,再去把这位穿一条裤子的昔日小伙伴给从火坑中捞出来的,但现在……迫于形势和计划,叶穆只好将日程提前.

叶穆走后,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一个留着板寸头型,面部棱角分明,皮肤黝黑显示出一股强势的阳刚之气的男人骑着一辆摩托车来到了飞鱼网吧门口.

这男人年纪很轻,但……他侧脸上一道足有一指长的伤疤,让他多出了一丝比同龄人凶悍许多的霸气.

"龙哥,回来了?"

方龙点了点头,停好摩托车,走进网吧.

"生意咋样?"

"还是不行,没几个人来."顿了一下,那吧台的男生说道:"龙哥,刚才有个学生模样的男的来找你,说是朋友,还留下一个电话号码."

方龙接过写着手机号码的字条,问道:"他说是谁了吗?"

"好像是叫……哦,对了,叶穆."

"叶穆??"

方龙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原本神色如常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表情.

"龙哥,这人你认识吗?"

方龙迟疑了足足五秒钟之后,迅速的摇了摇头:"不认识."

说着,直接将手中的纸条丢进了身旁的垃圾桶里.

"龙哥,今天出去筹到钱了吗?"

方龙摇头:"没有,几个亲戚见我都跟见了鬼似的,呵呵,人心啊……"

"那咋办?"

"明天我去西街找马赛克问问,他应该能帮咱解决."

"马赛克?"

闻听此言,长毛小痞子一愣:"龙哥,那可不行啊,马赛克放的可是高利贷啊!"

方龙皱了皱眉头:"那也总比红毛整天来闹事的强,现在不把钱弄到位,让红毛的人每天来闹事,连生意都不好做.等把门面的问题解决了,有了收入,就没什么问题了.——兄弟们跟了我这么久,我不会让你们没地儿去的!"

方龙父母双亡,对家庭的感觉十分渴望,网吧里这七八个兄弟,都是这自强路一带的穷人家孩子,跟了方龙一两年,平时都把飞鱼网吧当做自己第二个家.

另外一边,徒步而行的叶穆,脑海中对于方龙的印象还是小时候的那个感觉,他现在很期待看看如今的方龙变成了什么样,但他也知道,两个人之间的隔阂, 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的.

一路走回了新苑小区,刚进大门,叶穆就忽然接到了凌珊的电话.

"嗯?凌珊姐,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呢?"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他接起电话问道.

手机那边传来凌珊姐的声音:"我看到你进小区了,直接来我家里一趟."

说完,就挂断电话.

叶穆愣了愣,抬头看了一眼凌珊姐家的那栋楼的窗户,窗帘微微晃动了两下.难不成……刚才凌珊姐一直在窗边等着自己?

随即叶穆便摇了摇头,估计是凑巧了,哪能这么毅力.

凌珊姐的语气不太好,出了什么事情吗?

叶穆没多想,伴随着疑惑就迅速来了凌珊姐的家中.

打开门,凌珊姐有些责备的看了叶穆一眼.

叶穆摸不着头脑,眼瞅着凌珊姐还穿着制服呢,估摸着是刚加班回来?

"衣服掀开."

关上门,凌珊姐面色严肃,双臂交叉在高耸的胸前,用一副不容反驳的口吻说道.

叶穆一愣.

衣服掀开?

"凌珊姐,怎么了?"

也没和叶穆多说,凌珊上前一把掀开叶穆的上衣.

其实叶穆是反应过来了,但是自己却没有躲闪阻碍,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凌珊姐,叶穆永远都没办法拒绝.

果然,掀开之后,凌珊看到了自己预料之中的情况.

叶穆的腰腹部的位置,缠着一圈纱布,腰侧的部位,还隐隐有一些鲜血渗透的印记.

这个伤,正是之前在西区中心广场救下胡忠权老爷子时候落下的伤.

虽只是蹭到皮肉,但也毕竟有子弹划过的灼烧感,再加上今天叶穆教训光头坤那一众人的时候,剧烈活动了一番,伤口渗血实属正常情况.

"老老实实的告诉姐,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凌珊姐眼神中充满了责备.

叶穆一时语塞,但联想起凌珊直奔主题的掀开自己的衣服,估摸着是从哪些地方得来了什么消息,所以,他只好选择实话实说了.

说完经过,叶穆笑了笑:"凌珊姐,这种事情,就算你遇到了也不会袖手旁观吧?"

"是不会,但是……"

凌珊姐有些生气,但随即深吸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叶,下次姐不想再看到你这么冲动了.那歹徒可是有枪的,你这次是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但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答应我,一定不要再逞强了!"

知道凌珊是关心自己,叶穆认真的点了点头:"放心了凌珊姐,记住了."

"真能记住就好了."凌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叶穆问道:"凌珊姐,我看你怎么好像一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

凌珊去茶几上给叶穆拿了一个苹果,递给他说道:"今天一个西区派出所的朋友开会,说了一下这个事情,我好奇一问,才知道是你.一个高三学生叫叶穆的,整个郑阳市估计也就你一个人吧?"

叶穆闻言讪笑了一下.

不过随后叶穆有些担心.

这事情凌珊姐都知道了,那会不会传到父母耳朵里,回想起这个似乎上了紧急新闻啊,虽然给自己的面部处理做了马赛克,但是……自己的父母应该能认出自己的身形吧?

似乎是看出了叶穆的担心,凌珊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传太久.第一手紧急新闻播了出去,也就两分钟而已,对你的形象做了隐私处理,后来出于某些考虑,警方将你救人的行为抹去了,直接以警方出动降服劫匪为核心内容进行报到."

抹去我救人的行为?

叶穆闻言忽然有些想笑.

乍一听以为是为了保护市民隐私,其实……应该是警方想邀功不想被一个普通市民抢去功劳,从而被市民说警方无用吧?

虽然多少有些不爽,但这情况,也屡见不鲜了, 对叶穆来说,反而还是一件好事.

想通这些,叶穆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刻……

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重生之嚣张大少
重生之嚣张大少
“老公,明日是人家生日,你准备怎么给人家过?”叶穆怀抱美人:“夏威夷马里兰皇家国际酒店,包场看电影。”“哎呀,切记开玩笑啦。他们的董事长马里兰公爵说过,那里只负责接待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