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嚣张大少

第21章 包打听

发表时间:2021-07-22 19:38:35

"美女不要冲动."凌珊此时摆了摆手,然后对叶穆说道:"小叶,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穆叹了一口气,这六顺开锁的青年这么不会说话,他也不想再继续在这里纠缠,只好迅速的转移了一下话题:"凌


推荐指数:★★★★★
>>《重生之嚣张大少》在线阅读>>

《第21章 包打听》精选:

"美女不要冲动."

凌珊此时摆了摆手,然后对叶穆说道:"小叶,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穆叹了一口气,这六顺开锁的青年这么不会说话,他也不想再继续在这里纠缠,只好迅速的转移了一下话题:"凌珊姐,你找六顺开锁是怎么回事?"

凌珊说道:"我钥匙丢了,想找专业开锁的开门."

"嗯,我陪你去吧凌珊姐,正好在路上和你说是怎么回事."

叶穆等人要离开,童冰求之不得,气呼呼的说道:"快把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带走!"

叶穆干笑了一下,走向门口,凌珊也只能暂时放下疑惑.

叶穆、凌珊带着那个开锁青年到了凌珊的住所,开完锁,那欠揍的青年离开,临走时还拐弯抹角的想跟凌珊要个电话,当然是被凌珊拒绝了.

进屋,关门,两人坐下.

凌珊开门见山问道:"小叶,可能姐管的有点宽,但是你现在是高考的关键时期,那个女孩……"

叶穆摆手笑道:"凌珊姐你放心,我和那个女的没什么关系的."

然后,叶穆打算摊牌,对于凌珊,叶穆不想过分的欺骗,就算是善意的谎言,该交代的事情还是交代为好.他也想了,万一未来这段时间,凌珊忽然出现危险,自己又突然出现救了凌珊实在也说不过去.

他说其实那个房子是父母给自己租的,本来租下来的时候不知道还有合租的,所以和那个童冰就有些矛盾与误会.之前没告诉凌珊,是不想再麻烦凌珊,又怕凌珊误会.

听完这些,凌珊豁然开朗,转念说道:"原来如此.——我看那女孩脾气也够厉害的,要不你继续在凌珊姐这里住,姐怕你受欺负."

叶穆赶忙摇手:"不用不用,放心了凌珊姐,我能解决的."

知道拗不过叶穆,凌珊姐叹了口气:"无论如何,凌珊姐这里你随时可以来,还是那句话,遇到什么问题,记得跟姐说."

"嗯!"叶穆重重点头.

告诉了凌珊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的事情,叶穆心中松了一口气,至少以后不用躲着凌珊姐走了.

晚上叶穆随便吃点水果,去公园里锻炼了一下,这一次,他加强了自己的锻炼强度,之前在西区中心广场发生的事情,让他多少有些后怕.若不是经验十足,他动作稍微慢一些,估计就要命丧黄泉了.

当晚回去出租房之后,敲了敲门竟然给打开了.

叶穆看着眼前换上睡衣的童冰,还忍不住惊艳一把,毕竟是个大美女,还真无法太生她的气.

"呵呵,怎么给我开门了?"

童冰哼了一声,一把钥匙拍进叶穆的手里:"仔细想了想,你一个高中生难为你也没意思.这是新锁的钥匙,拿好.正好你每天可以跟我汇报关于周志鹏的情报.——但是你记住,老娘的卧室你不能进,每天晚上我先洗澡,客厅卫生必须你来打扫,不要带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回来.不然,老娘阉了你."

说完,转头进了卧室,砰的关上了门.

叶穆笑着挠了挠头.

这小妮子,心地倒是不坏.

…… ……

更何况他要调查的这个人,还是一个高三学生.

蓝色酒吧一个有着相当不错隔音效果的办公室内.

鸭哥依然是一身白色西装,耀武扬威的感觉充斥全身,在酒吧一条街西街这一亩三分地儿,除了西街扛把子芭比之外,他就是最大的.这种骨子里面的傲气,他不需要掩饰.

尤其是在天黑之后.

"调查清楚了?"

鸭哥翘着腿,嘴里叼着一支香烟,眯着双眼看向眼前的光头.

光头坤,是他最得力的手下.

光头坤点了点头:"清楚了.这小子叫叶穆,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家住西区,在东区二高读书,现在是高三学生,和郑公子同届……"

大概说了一下和郑亮整个结仇的过程,以及和飞狗干架的前因后果,这鸭哥脸上那耐人寻味的眼神就更加浓重.

"没背景的小子……呵呵,该怎么办好呢?"

鸭哥举起桌子上的黑啤酒瓶,端到眼前晃悠了两下,似是有些懒散的道.

光头坤撇嘴一哼:"这种货色的小子,还敢这么嚣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鸭哥,这事儿就交给我了,我去解决了他!"

鸭哥闻言抬眼看了看光头,似笑非笑道:"你真的以为,想要解决这小子,那么简单?"

光头坤一愣,随即说道:"我明白,鸭哥是说……毕竟这是一个在校学生,咱行动的时候,限制太多是吧?——嘿嘿,你就放心了,我光头坤跟着鸭哥你这么多年,这点事儿还办不好吗?我保证做的干净利落."

"是吗?"

鸭哥似笑非笑的放下酒瓶,抽了一口香烟:"可是你连我什么意思都没弄明白呢."

"……"

光头坤挠了挠头.

鸭哥将烟头掐灭,转念道:"我的意思是……这叶穆,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当然,他这年纪,身为高三学生,家庭环境倒是不可能作假.只是……他的身手,让我很在意."

"身手?"

"飞狗带着那么多人围堵这小子,反而被他自己单枪匹马全干翻了.你觉得……一般身手的人能做得到?"

"鸭哥说的是……不过,我总感觉是讹传吧,有点夸张了."

鸭哥摇头道:"无论有没有讹传,稳妥一些比较好.这小子没有背景,不代表没练过拳脚功夫,最起码,这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鸭哥的意思是……?"

鸭哥自顾自的又开了一瓶黑啤,往嘴里灌了一口,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记得周志鹏那小子……如今就在二高门口开个小店吧?"

"周志鹏?"

光头坤想了想说:"这家伙不是几年前杀了自己女友,号子里蹲了几年,外面混了一段时间.我记得,他好像回来郑阳市后就彻底金盆洗手了吧?"

"是他.当年马鞍口名噪一时的巴掌哥周志鹏,当年就连我到了马鞍口一带,也得笑着跟他打个招呼.——只不过,咱们出来混的,几年销声匿迹,除了认识几个老人之外,没谁记得他了."

"鸭哥,你的意思是……去找这个周志鹏打听一下?"

"嗯."

鸭哥点了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当年我和他吃过几顿饭,酒过三巡后也称兄道弟.这个点儿还不算太晚,你去二高一趟,自己一个人就成,免得惹人注意.找到周志鹏,到那里给我打电话,然后拿给他接,我和他随便客套两句,然后你有什么事情直接问就行了."

沉吟了一下,鸭哥掏出了两千块.

"拿着,这两千块,也够换一个高中生的消息了.你记住,一定要问出来叶穆那身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光头坤拿好钱说道:"如果那周志鹏说不了解呢?"

"周志鹏一直属于那种包打听的人物,道上的消息没他不清楚的.虽说现在不混了,但习惯应该还在.当然,如果他一直说不了解的话就算了.也不一定非得知道叶穆的身手来历,调查清楚这小子的生活习惯,搞个闷棍也行.搞清楚生活习惯这事儿,就交给周志鹏去做了,到时候直接两千块甩给他,就说鸭哥请他喝茶的.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去做."

"好."

光头坤点了点:"其他还有交代的吗,鸭哥?"

"没了,去吧,等你好消息."

…… ……

光头坤开车来到二高门口,找到了鸭哥说的地方.

此时周志鹏开着一个店门,虽然今天放假,但在学校寄宿的学生,周日晚上已经陆续回到学校了.

这会儿周志鹏也终于是刚忙完,正打算关门,就迎来了这么一个不速之客.

"哟,巴掌哥,这么晚还没休息啊?"

"……"

听到这声音,正背对店门收拾东西的周志鹏,当即眉头就紧紧锁在了一起.

巴掌哥?

已经好多年了,没有人这么称呼过自己了.

而这个称呼,在周志鹏心中,也是一个永远的痛,当年正是因为自己顶着巴掌哥的名头嚣张度日,最终才给女友招来了杀身之祸,自己也入了冤狱.

本来就反感这个曾经的花名,再加上这忽然喊出这话的人的语气令人恶心,使得周志鹏需要背对店门调整一下心态,才扭过头去.

迎面看到一个身穿黑衬衣的光头走进来,脸上似笑非笑的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你是?"

周志鹏问道.

光头坤从身上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递给周志鹏:"我是鸭哥的人."

"鸭哥?"

周志鹏愣了一下.

酒吧一条街西街鸭哥的人?来做什么的?自己当年和鸭哥可没多深的交情,这些年鸭哥势头正猛,派人来找自己……估计是……

该不会是来打听……关于飞狗挨揍的事的?

"原来是鸭哥的人,那想必这位大哥……应该是坤哥吧?"周志鹏接过香烟.

光头坤给周志鹏点上,满脸堆笑:"果然不愧是曾经大名鼎鼎的巴掌哥,消息就是灵通.光头坤正是在下."

"幸会了,不知道坤哥来找我是啥事?——鸭哥和坤哥应该都知道,我早就不混了."

光头坤笑了笑:"放心,我知道巴掌哥金盆洗手了,咱也不会扰了巴掌哥如今的安稳生活,就是打听个事儿."

说着,他迅速拨通一个号码,递给周志鹏:"我们鸭哥有话问你."

一个周末的时间,对于酒吧一条街的鸭哥来说,足够调查清楚一个人.

九点多钟.

心中一顿,周志鹏恍然大悟.

重生之嚣张大少
重生之嚣张大少
“老公,明日是人家生日,你准备怎么给人家过?”叶穆怀抱美人:“夏威夷马里兰皇家国际酒店,包场看电影。”“哎呀,切记开玩笑啦。他们的董事长马里兰公爵说过,那里只负责接待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