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

第七章振宇出世惊天雷 战鬼拜师入军营

发表时间:2021-07-22 17:43:20

是!”士兵们将俘虏们都解开我手铐脚镣,这伙人一个个千恩万谢,伏首叩拜。这时,一个左右三十四五岁的少妇从人群里渐渐地显露出来在关凯的视线里,抬头一看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满7周岁的婴儿,关凯见状摸了一下孩子的额头,笑着问着:“孩子的父亲呢?”  抬头一看一个大山寨基本被荡平了,士兵们押解着俘虏从关凯身边经过。。


推荐指数:★★★★★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第七章振宇出世惊天雷 战鬼拜师入军营》精选:

  上节说道王虔奉命进兵伏牛山,结果惨败而回。致使两千余名新军战士全军覆没,命丧疆场,无一生还。关凯一怒之下亲自带兵出征,最终夜袭伏牛山山寨。

  山寨基本被荡平了,士兵们押解着俘虏从关凯身边经过。

  “等等。”关凯看着这批俘虏里竟然有一群女人,他不由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报告大帅,这些是这些土匪的家眷和一些被俘虏的匪兵。”

  “传我命令,放了这些人。”关凯冷冷的目光却闪烁着一丝仁慈。

  “是!”士兵们将俘虏们都解开手铐脚镣,这伙人一个个千恩万谢,俯首跪拜。这时,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少妇从人群里渐渐显露在关凯的视线里,只见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刚满周岁的婴儿,关凯上前摸了一下孩子的额头,笑着问道:“孩子的父亲呢?”

  只见一个大约三十岁的俘虏兵站了出来,说:“我是孩子的父亲。”

  “你叫什么名字?”关凯问道。

  “回禀大帅,贱名周琮。”

  “孩子取名了吗?”

  “还没有。”

  “本帅想认这个孩子做个养子,不知尊意如何?”

  周琮一听,大喜过望,忙说:“这对我们一家来说真是天大的恩赐啊。”

  关凯点了点头,说:“周琮即日起担任新军黎州驻军新编三十三团团长,驻守伏牛山。周琮之子,取名关振飞,就留在黎州吧。”

  “是!”

  这时,许俨率着队伍低头丧气地回来了。关凯心里咯噔一下,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许俨低声说道:“大帅,我没抓住方奎,让他跑了。”关凯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传令,收兵!”

  “是!”

  正当关凯要收兵回新州,忽然有人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报告大帅,范军督军范遥率大军在十里之外拉开架势,似乎来者不善啊。”关凯镇定自若地看着那人,问:“来了多少人?”士兵说:“不下三万。”汪洋问道:“大帅,我们这儿只有一千余人,万一……”

  “没有万一。”关凯带着一丝傲气的语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在我的眼里,这三万人何足道哉!我在新州养病的时候早就料到了,许俨,你快马去黎州,调来援兵后打开纸条,另有妙计。”

  “是!”

  “李应龙、汪洋,你俩率队随本帅会一会那范遥。”

  “是!”

  新军千骑一并驱驰,正好撞上迎面开来的范军。两军对阵,杀气腾腾。关凯在李应龙、汪洋等人拥簇下骑马走到阵前,朝着范军那头大声喝道:“范督军何在?”只见那边一个年轻人也骑马走了出来,见了关凯,却显得像吃了一惊似的,立马回过神来,欠身施礼道:“听说关大帅亲自征讨伏牛山,特地带大军来迎接。”关凯笑道:“多谢范督军的好意,只是范督军啊,你把所有人都调来,你的抚州还有人驻防吗?本帅多日前就已经知道热情好客的范督军会迎接我们,于是就调来一个军前往抚州,为范督军守好此城。”范遥听完关凯这句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却又想:“难道他用这话诓我,好叫我退兵的心计吗?”一想到这,便冷笑道:“那就多谢大帅了,不过在下还要请大帅在抚州来小住几日了。”说完,范遥将手一挥,几万人一拥而上,将新军这一千多人围得水泄不通。关凯见此情景,却哈哈大笑起来:“范遥啊范遥,看来你非得要逼本帅就范了。”范遥也显了本来面目,低沉地一笑,说:“关凯,你在万军之中我尚且惧你三分,如今你已成瓮中之鳖,我要把你的人头送给袁大总统好邀个大功一件嘞。”关凯虎须微动,指着范遥笑道:“哈哈哈,何必如此,你认为本帅会轻易的把这颗项上人头随随便便说给就给吗?”正在这时,一个骑兵匆匆飞马赶来,向范遥报告说:“督军,新军大将孟延率部队正攻打抚州城,情势危急。”与此同时,又一个骑兵从北边奔来汇报:“新军大将钱寥带兵正往麦州开去。”范遥一听,吓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指着关凯战战兢兢的问:“难道你从来没相信过我吗?”关凯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关某一辈子东征西战,见惯了尔虞我诈,岂肯相信别人?本帅养病之时,就已经调派孟延、钱寥二员大将率军延边驻防,只要你带大队人马一出城,他们便趁虚而入直接端了你的各个城池。”范遥又气又怕,指着关凯:“哼!横竖都失败,不如先杀了你,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于是一声令下:“全军听令!诛杀关凯,拿他的人头去北平找袁大总统邀功!”

  然而,范军不断冲向新军杀了过来。忽然,关凯将缰绳一纵,快马飞出,扬起军刀,手起刀落,只见率先冲上来的一员范军战将顿时人头落地。关凯将刀尖指着范军,怒目圆睁,大吼一声:“谁敢上前!”这一声吼,如同泰山惊崩,万雷齐彻,震得范军人心胆裂。有几匹战马下的一弯马蹄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坐在上面的士兵也扑腾一声地摔下马。

  这时,只见西边尘土飞扬,喊杀声大作。哨兵急急忙忙来报:“督军,不好了,新军主力朝我们这里杀过来了。”范遥一惊,见败势已成,忙调转马头:“撤!”

  范军撤退了,新军援军与关凯会合后,许俨看着范军败退的方向,不觉惊叹地说:“大帅能料到范遥会背弃盟约并作出正确的决断,人不知鬼不觉,世人都不及您啊!”关凯微微一笑:“其实我也没料到他会背弃盟约,只不过未雨绸缪做好准备加以防范罢了,没想到今天果然会这样。”许俨说:“下一步怎么办?”

  “传令,调回孟延钱寥,回新州。”

  “是!”

  新州城下,鞭炮震天,百姓们夹道欢迎,余梓挺着大肚子在丫鬟的搀扶下来到城门前。关凯下了马,跑到余梓面前,关切的说道:“夫人只需在家休息便是,何必亲自来迎接。”余梓将袖子一角轻轻拭去关凯额头上的汗珠,笑着说:“丈夫在外征战,哪个妻子能在家坐的住。”这时,一辆汽车开来,关临坐在驾驶位上,手扶方向盘,脑袋伸出窗外说:“二哥,让二嫂上车先行一步,毕竟二嫂怀着呢。”关凯凑到余梓身旁,吻了一下余梓的额头,说:“上车吧。”余梓笑着点了点头,上了车,先入城去了。

  ……

  这天半夜里,忽然一声惊雷炸响在大帅府的上空,一场暴雨猛打人间,空中电闪雷鸣,一声声惊雷,如同一阵阵山虎啸海龙腾。与此同时,大帅府内,一声孩啼声破世而出。

  “生了,生了。”丫鬟跑出房间间向等在外面的关凯等人报告,“夫人生了,生了一个小公子。”

  “太好了!”关凯一时高兴地手舞足蹈,忙走进房间去看看这对母子。军医走了过来,关凯恭敬地说:“辛苦了,本帅必定重赏。”

  躺在床上的余梓看着旁边丫鬟抱着的小公子,甜蜜地扬起嘴角笑了一下。只见关凯走了过来,帅服上的黄缨不停的左右晃动。余梓想起身,可顿时感到身体无力,怎么也起不来了。关凯轻轻握住余梓的手,紧紧贴在脸旁:“夫人,你辛苦了。”余梓微微摇了摇头:“看看咱们的孩子怎么样。”丫鬟忙把小公子抱到关凯面前,关凯抱了过来,只见小公子在襁褓里睡着了。关凯忽然注意到孩子的手紧紧的攥着,不知道握着什么。关凯正要仔细的去看,就在这时,小公子的小手猛地抬起,死死握住关凯胸前象征大帅地位的黄缨。关凯一惊,突然,一声巨雷鸣动,孩子的手渐渐才松了下来。关凯不觉道:“这个孩子必定不是凡人,长大后必成大器!”

  余梓这时说道:“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这个孩子生于雷雨之夜,振动寰宇,就叫振宇吧。”关凯说,“就叫关振宇!”

  公元1914年11月11日23时11分,关凯之子关振宇在这雷雨交加的夜里诞生了。关振宇,就如他的名字,在爱恨情仇交叠中与对手角逐,谱写一段振宇雄风,故诗曰:

  雷霆振宇降凡尘,披靡所向马纵横。

  一代枭雄一段情,却话无缘只留恨。

  沙场挥鞭金戈路,甘舍爱恨万里征。

  终生不娶谁知音?一抔黄土葬君魂。

  ……

  似乎一切已经安定下来,转眼间,六年的时光很快过去了。

  学堂里,关凯义子关振飞以及关临的儿子关振北、关振南等人各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教书先生正讲在兴头上,忽然发现旁边小振宇趴在桌子睡着了,于是敲了一下关振宇的小脑袋。小振宇顿时被惊醒了,揉揉眼睛看向教书先生。先生说:“关振宇,你竟然在上课的时候睡觉,理应打手掌心,看在大帅面子上,我也就饶了,但你得背出《关雎》。”小振宇眨了眨眼睛,心想:“我压根就没怎么听,怎么背?唉,倒霉啊,既然如此,只能照着感觉背吧。”于是只听关振宇背道:“关关雎鸠,从不喝粥,旁边一驴,在旁开溜……”

  “闭嘴!”教书先生实在忍不下去了,“我罚你面壁思过!”

  关振宇咬了咬牙,突然变了脸色大声说道:“老东西!我岂是来读你这些腐烂的玩意的!你还是带着你的这些之乎者也滚回你的棺材里去吧!”

  教书先生一听,差点背过气去,气的直跺脚:“孺子不可教也!古文乃我中华精粹,你怎敢如此!竖子也!竖子也!”关振宇指着教书先生怒道:“古文又怎么样?能当饭吃吗!能够打仗吗!”教书先生气的发抖,挥起戒尺就要打振宇。振飞、振南振北正要拦着先生,却见小振宇瞪大眼睛,看着先生:“你有这个胆吗!”教书先生一听,愣了,道:“好!好!竖子等着!我告诉大帅去!”说完,将戒尺往旁边一丢,挥袖而去。

  振飞等人都呆呆地看着小振宇,振宇笑道:“这种人,满身腐臭味,早就该滚了!”

  “气跑了先生,你待会要倒霉了。”振南说。

  振宇微微一笑:“我早就有了对策。”说完,拾起地上的戒尺,咬咬牙,朝自己头上狠狠砸去……

  ……

  教书先生来到帅府,向关凯说了事情经过,关凯听了气得火冒三丈:“孽子!现在这么嚣张,将来如何得了!”余梓在旁端着瓷杯,抿了一口茶,微笑着说:“小家伙年纪小,调皮很正常。”

  “夫人,不能这么惯着他,走,咱们去学堂!”于是关凯、余梓和教书先生一起往学堂的方向走去。

  这时,只见一个小孩跑了过来,关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和小振宇一起上学堂的孩子,名叫杨威。小杨威慌忙地说道:“大帅伯伯,不好了,振宇今早就有点不舒服,因为头昏,就趴在桌子睡着了,哪里知道这教书先生却那戒尺砸了过去,正好打振宇的头上,都出血了。”关凯一听,这还了得?敢打我的儿子!还到我这里恶人先告状?

  杨威这一句话刚落,唬得教书先生直打哆嗦,他略微抬头去看关凯,却见此时的关凯凶神恶煞般地瞪着他,吓得跪了下来:“大帅,冤枉啊,我没……”

  “哼!带上军医,走!”没等他说完,关凯和余梓怒气冲冲地大步走出门,门口的警卫排立刻跟着去了。杨威朝教书先生做了一个鬼脸,也跟着跑了出去,只剩下教书先生呆呆地跪在那里。

  来到学堂,只见小振宇捂着脑袋哇哇直哭,军医给振宇检查了伤口,伤口不大,只是破了点皮而已,立刻进行了包扎处理。关凯怒喝道:“将老贼带来!”这时,两个卫兵将教书先生押了进来。教书先生连连叫屈,这时,小振宇稚嫩嗲气地说:“父帅,先生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打破了点皮而已,父帅就饶了他吧。”

  如果振宇不说这句话,关凯兴许会绕了这教书先生,就是因为这句话,惹得关凯勃然大怒,关凯怒指教书先生道:“哼!若饶了他,他就以为我关凯的儿子是好欺负的,以为我堂堂七州大帅是好欺负的!他今天打破你一点皮,说不定下次要了你的命。”教书先生在旁被逼的插不上一句话,好不容易要插一句话,一旁的小振宇说:“父帅,以您之见,此人该如何处置?”

  “杀!”关凯还是老样子,对他来说,只要是向他挑衅的人都得死。

  教书先生连喊冤枉,关凯正在气头上,又怎肯听他一个外人的一面之词?两个卫兵将他拖了出去,只听一声枪响,旁边的关振宇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

  却说关凯杀了教书先生的事传遍了整个七州,一时间竟无人敢来帅府来教振宇读书。关凯见这种情况,十分着急,余梓安慰他说:“振宇还小,不用太过于着急,等过个半年再给他找个老师教他读书吧。”关凯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卫兵跑了进来,说道:“大帅,府外一个老和尚求见。”关凯一听,道:“真晦气,来个秃驴有个屁用,赶走赶走!”卫兵正要走,余梓却道:“慢!让他进来。”关凯疑惑道:“夫人,你怎么会?”余梓笑道:“夫君,你可别小看这个和尚,万一是来教咱们宇儿读书的呢?”关凯一听,觉得有道理,便说道:“让他进来。”

  “是!”

  不多时,卫兵将和尚引进大厅。关凯令人沏茶相款,问:“大师何处来,来敝府何干?”

  和尚合掌道:“贫僧法号广智,特为令郎拜师一事而来。”

  “大师莫非愿教小儿识字?”关凯忙问。

  广智不做正面回答,却问道:“令郎生辰是哪一天?”

  “民国三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十一时十一分。”余梓记得很清楚,于是脱口而出。

  “那就是了。”广智说,“令郎生性顽劣,命里不甘做个读书郎,想必是个战鬼投胎转世,今后免不了血流成河干戈四起了。大帅应教他学兵法,治军务,日后必有一番大作为。”

  关凯听了,点了点头,心想:这乱世之中,光会读书认字又有什么用呢,既然如此,不如听这和尚之言,让这孩子提前进军营吧。”

  这时,广智起身,合掌施礼:“望大帅再做决定,贫僧告辞。”

  关凯和余梓二人亲自将广智送出府门,然后回到大厅里,关凯立马变了脸,冷笑道:“一个和尚,却说这般虚妄之言。”余梓若有所思道:“他虽然那么说,但咱们振宇或许真有将帅的命呢?”关凯抬起头看着余梓,不知不觉扬起嘴角……

  这一天,关凯带着小振宇、关临、许俨、贾逸来到盘龙山营地来看吴雄。

  “哥哥当年命俺镇守此处,俺在这盘龙山每一条山路布下明哨暗哨,每一个隘口都有兵力把守,周边的老百姓也加入我们,平时为农,战时为兵。”吴雄和关凯等人骑在马上,一边带着关凯他们四处查看军营一边介绍他的布防策略。

  这时,一队骑兵从关凯等人身边匆匆而过。关凯忙问道:“这是哪支部队?”吴雄说道:“这是俺新建的飞骑营。”

  “飞骑营?”

  “对,飞骑营,俺新建的一支骑兵营,精挑细选三百六十五名士兵组成,这些人个个都会武术,马上射击是一个比一个准。”吴雄说。

  “营长是谁?”关凯准备要问,突然,一阵马嘶在不远处传来。

  关凯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那处一匹快马飞驰驰过来,马上坐着的是一员大约十二三岁的小将。只见那员小将,穿着白色军装,两肩扣着红缨,长着好一张俊俏的脸庞,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一个小姑娘呢。只见那员小将骑马来到关凯近前,在马上向关凯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报告父帅,飞骑营营长关振远前来报到!”

  “好小伙!”关凯笑着说道,“都当上营长了。”

  “父帅,这六年里我可是铆足了劲,什么时候让咱上战场见识见识?”

  关凯朝着吴雄等人笑了笑:“哈哈,小狼崽子长大了,也学会嗷嗷叫了。”

  众人听了,也不觉笑了起来,关振远也不好意思笑了。

  这时,被警卫员抱着的小振宇突然道:“父帅,那个毛胡子叔叔是谁啊。”

  “毛胡子叔叔?”关凯被弄糊涂了。

  “就是那个骑在马上得啵得不停说话的那个叔叔。”只见振宇用手指向了吴雄。

  众人都被逗乐了,吴雄看着小振宇,也笑了:“好家伙,这是咱侄子吧,竟然叫俺毛胡子叔叔?”关凯笑着对振宇说:“这是父帅的兄弟,是你的叔父。快,叫叔父。”吴雄听得美滋滋的,正眼巴巴等着振宇叫他一声叔父,这时,关振宇突然朝他做了一个鬼脸,嘻嘻哈哈道:“毛胡子叔父。”

  “什么?又毛胡子?”吴雄一听差点从马上摔了下来,“好吧,毛胡子就毛胡子吧。”

  “小孩子可不能这么调皮哦。”关凯笑了笑,接着说,“吴雄兄弟啊,我想把我这个儿子托付给你,让他从小在军营里历练历练。”

  “没问题啊。”说完,朝小振宇贼兮兮地直笑……

  小振宇也略微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
他出生于于军阀割据时代,自小秉持父亲遗命,傲居一方,开疆拓土,在爱恨情仇中华美乐章一场荡气回肠的建华雄风 建华雄风之少年英雄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