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王爷的仵作狂妃

第16章 亲自做试验

发表时间:2021-07-22 17:18:41

在在现代她参与其中的凶杀案数百上千,早以好习惯了一种敏锐的直觉的直觉。她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也没错,那就是其中有什么被她疏漏了。夙衍夜看了几眼做对比数据,但是也可以确认林贵也不是凶手,但夙衍夜看了一眼对比数据,虽然可以确定林贵不是凶手,但不知道是不是被凌芷月传染,他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推荐指数:★★★★★
>>《王爷的仵作狂妃》在线阅读>>

《第16章 亲自做试验》精选:

在现代她参与的凶杀案数百上千,早已养成了一种敏锐的直觉。她相信自己的直觉没有错,那便是其中有什么被她疏漏了。

夙衍夜看了一眼对比数据,虽然可以确定林贵不是凶手,但不知道是不是被凌芷月传染,他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夙衍夜,你和我去一趟李家村吧。”凌芷月死心不息,“没有亲自试过,我无法说服自己。”

夙衍夜道,“好。”

两人便亲自以骑马、坐马车与坐船三种方式来往了一次两地,结果时间与手下报上来的对比数据相差无几。

做完对比数据,时间已经过了两天。

凌芷月坐在船上,她一边看着傍晚余晖下波光粼粼的河面,一边按揉自己酸痛的四肢,陷入了沉思。

比起坐马车与骑马,她更喜欢坐船这种不太颠簸的方式。

不过,比起早上坐船去李家村,此时从李家村回京城,小船明显要摇晃得更剧烈。

凌芷月随口倜傥了一下渔家老人是不是故意的,没想到渔家老人说,“快入夜了,河水涨潮湍急,自然会摇晃一些。”

这句话,瞬间如电光火石,把她脑子里凌乱的碎片串联了起来。

“夙衍夜!我想到了!”凌芷月兴奋得眼睛晶亮,她一把抓住夙衍夜的胳膊,急声道:“我们想过单独以骑马、坐马车与坐船三种方式来往,为什么不想想几种交通工具相互交错使用呢?”

夙衍夜虽然听得懵懂,但是机智如他,一下子便猜到了她的话中之意。他抿了抿唇,道:“本王会让人试验的。”

不过,又一组对比数据下来后,结果仍旧不如人意。

自从知道涨潮可以增快船行速度后,凌芷月的思绪就更为通达了,她想起笔录中写着,林贵当时去李家村的时候是坐马车去的,那有没有可能他来往两地的时候同时用了三种交通工具呢?

“夙衍夜,你有没有检查过林贵下乡的马车?”凌芷月忽然问。

“案子还未完结,马车还被扣在大理寺中。”夙衍夜道。

“你真是做的太好了!”凌芷月感叹了一句,然后拉着他急急忙忙赶去大理寺看马车。

凌芷月仔细观察了一次马车与马的衔接处,发现了最近有被取下的痕迹。她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问夙衍夜,“从马车中解脱出来的马也一样可以骑的,是吗?”

闻言,夙衍夜微怔,当即恍然,“本王明白你的意思了。”

他当即下令让人去试验一个假定的行驶方式。

结果,以这种交通方式竟然能在一晚来往于两地之间,并且中间还有余下一段空闲时间,足够让人杀人了。

夙衍夜传召陪同林贵下乡的下人进行了单询问,确定林贵下乡之时还带了马鞍。

“不过,这还不足以指证林贵就是凶手。”夙衍夜道。

闻言,凌芷月嗤笑一声,声音薄凉,“怎么可能没有?”

王爷的仵作狂妃
王爷的仵作狂妃
她是二十一世纪女法医,一夕穿成王妃大婚!洞房之夜遭设计陷害又被毒死,凌芷月大约是史上最悲催的王妃了。弹指间间祛毒开膛,揭穿阴谋为自己鸣不平,浩惊天!医剖双绝,天下无双但是当她睁开眼时,却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