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红颜不是祸水

第28章 成为敌对面

发表时间:2021-07-22 06:56:47

傅泽宇现在的说的这番话我也不是第一次听,但是最后一句让我把萌萌送回家去照料却是第一次听见他这么说,但是我心底也曾无数次这样想过。这时此时此刻我心底但是都忍懊悔自己究竟此时此刻我心底还是忍不住懊恼自己到底要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推荐指数:★★★★★
>>《红颜不是祸水》在线阅读>>

《第28章 成为敌对面》精选:

傅泽宇现在说的这番话我不是第一次听,但是最后一句让我把萌萌带回家去照顾却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说,虽然我心底也曾无数次这样想过。

此时此刻我心底还是忍不住懊恼自己到底要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岑欢,我知道你心底犹豫不决,可萌萌对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向往你也已经看见了,你仔细想想如果换做是你在医院里待三年,出去的时间甚少,你熬得住吗?更别提还是萌萌这样一个小孩子,总之这是我的提议,你自己好好考虑一番,毕竟萌萌出院了,照顾她的重担就落到了你的身上。”

自从三年前萌萌突然肚子疼住进医院,无意间检查出她患有尿毒症后,我一直让她住在医院里,说得好听点是保护她住在外面发生其他意外,说得难听点这样是想让我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工作赚钱为她治病,毕竟换肾不是小数目。

可是到如今这节骨眼上,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相反却让萌萌一个人每天都待在医院里不能够出去,这一点傅泽宇就是不说我心底也都惦记着。

“岑欢,这些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我知道你有自己的难处,你不必一下子决定下来。”

“泽宇,我知道你的话是为了萌萌好,只是如果让萌萌出院住到家里,那么日后我工作定然会有太多不方便,我倒也不是怕麻烦,我随时可以换一个方便照顾她的工作,就担心她的病情不稳定,我怕自己照顾不好她。”

“如果你真的决定把萌萌带回家照顾,你觉得方便的话,可以带着萌萌住到我那里,反正我那里房子宽,你们住下来也完全不会拥挤。”

“我们住过来多少是有些不方便的,就不来打扰你了。”我拒绝道。

曾经和傅泽宇居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那段时间我就已经快要疯了。

如果再次住一起,我简直不敢想象那种日子。

见傅泽宇陷入沉默中,想到自己的话可能让他多心了,我忙转移话题道:“晚点等萌萌醒了,我问问她愿不愿意回家,如果她想回去,我就办理出院手续,然后找时间换个房子。”

“也好。”傅泽宇附和道,又满脸笑意的看了我一眼,“不过萌萌是个懂事的孩子,你真的看她决定,她未必就会说要回去。”

傅泽宇的提醒让我再度陷入尴尬,我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你说得对,那我就等把眼下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过几天来办理出院手续。”

“我说你们两个聊什么事聊得这么忘情,竟然连我在这里站了半天都没有发现。”

揶揄的话语传来,我转头看向声源处,就见艾蒹葭冲我暧昧的笑了笑,知道她刚刚那话是故意的,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你都说自己站半天了,我们聊什么你应该全听到了才是。”

艾蒹葭嘿嘿的笑了两声,“我下班了,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

“刚刚在外面吃了才回的医院,我现在不饿,你和泽宇去吧。”

说着我转头看向身边的傅泽宇,却见他一脸错愕,我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待会儿吃完饭麻烦你开车送蒹葭回家,我今晚上留在这里陪萌萌,明天早上我直接从这里出发去公司。”

“好。”傅泽宇点头说道,绅士的冲着艾蒹葭做了个请的手势,艾蒹葭气得跺脚,冲我递了个愤怒的眼神过来,随即冷哼两声转身离去,傅泽宇和我说了句有事电话联系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目送他们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我才从长椅上起身,推开病房的门进了病房去。

病床上的萌萌睡得很熟,我在床边照顾她一会儿,也经不住困意的席卷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时,萌萌也已经醒了,我和她说了几句嘱咐她在医院里要乖要听话的话,才离开医院赶往公司。

……

喝了口刚刚泡好的咖啡,我才感觉到自己浓浓的睡意消散两分。

“顾秘书。”

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忙放下手中的杯子看向来人,发现是林浩轩,我冲他点头示意。

“林特助找我有事?”

林浩轩点点头,“季总让你现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说是有事找你。”

“好,我马上过去。”

林浩轩嗯了一声转身离开茶水间。

端起那杯未喝完的咖啡喝完,我才快步往季衍航的办公室走去。

抬手轻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磁性的声音透过木门传来,我才推门而进。

“季总,林特助说你找我。”

“过来坐。”

端坐在沙发上的季衍航冲我招呼道,我快步走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心里隐隐有几分不安。

“来公司上班这半个月时间,感觉如何?”

“承蒙季总你照顾,还算轻松。”

“不是我照顾你,是你自己聪明。”季衍航笑眯眯的说道,他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才不疾不徐的说道:“五分钟后我会和顾家的人在这里见面,你有没有兴趣留在这里听听我们会谈些什么?”

“可以吗?”我追问。

季衍航点点头。

“季总你把我找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个?”

“这是出于感动这么问呢?还是觉得我在多管闲事呢?”

“都有。”我笑道,“季总你是唯一一个把我了解得很透彻的人,不过我想你现在这么帮我定然你是想要从我身上图些什么吧,不过可惜了,我现在一穷二白,好像没有什么是季总你能够看得上眼的东西。”

“你算不算?”

“嗯?”

“你都听到了,也都听懂了不是吗?又何必继续打马虎眼。”

我失笑出声,“季总是想成为我的下家?”

“可以吗?”

“如果你能够光明正大的说出你要我为你做些什么,我就可以告诉你可不可以。”

“那就等见完顾家的人再说吧。”

这算是我们暂时达成的口头协议吧,看得出季衍航不打算多说,我开口转移话题道:“季总,我现在需要做些什么?”

季衍航云淡风轻的笑笑,“什么都不需要做,坐在沙发上就行。”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林浩轩熟悉的声音跟着响起,季衍航低沉着嗓子说了声进,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高美美便趾高气昂的缓步进了办公室,林浩轩紧随其后。

不知道是很诧异在这里见到我还是其他什么,高美美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微微发怔,继而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朝我的方向走近。

刚才听季衍航说他会在这里见顾家人这话时,我便知道来这里的人定然是为私事而来,毕竟按照季衍航的行事风格,如果是为公事而来,他就会说是顾氏集团。

而且他还特意问我有没有兴趣听他们聊什么,我就猜测对方可能是为我而来。

因此高美美的出现对我来说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意外,那么一瞬间我猜想她来这里大抵是因为季衍航留我在这里工作的缘故。

“顾岑欢,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厉声说话间,高美美人也到了沙发边,不等季衍航开口,她便自来熟的径直坐到了旁边那排没人坐的是沙发上,继而带着几分嘲弄的笑意看向季衍航。

“想必季总知晓我今日的来意吧。”

“如果知道的话,季总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听你废话了。”我嗤笑道。

高美美扭头过来瞪我,脸上的表情扭曲得难看。

我看得出她在隐忍,就在我想她最近进步到能够隐忍自己脾气,她就开口破骂起来。

“顾岑欢,你之前害得盈盈受伤住院,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就算了,现如今还靠轮椅度日,我没找你麻烦就算了,现在我和季总说话,什么时候轮上你插嘴了。”

“看不出来吗?我在故意找茬。”我冷脸说道,想到高美美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把我赶尽杀绝,看向她的眼神中的嘲讽意味也忍不住浓了两分。

“顾岑欢,我看你……”

“这里是我办公的地方,顾夫人你如果想解决家庭内部纠纷,还请换个地方,别吵到我以及外面的其他员工做事。”季衍航冷着脸说道,“另外我的行程安排紧张,如果顾夫人你不打算好好说事,那就请直走出门左转进电梯,等什么时候打算好好说话后再来找我。”

季衍航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让高美美到了嘴边的话语戛然而止,见她涨红着脸,显然是憋了满肚子火无处发,我心底微微舒坦,也更加觉得讽刺。

高美美这个习惯了一向趾高气昂的性子现如今也能够缩手缩脚,我不得不承认所有的一切在权势和金钱面前果然都是最脆弱的。

“季总开口了,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高美美故作大度的说道,“我今日前来就只想说一件事,当初我和商业界很多人打过招呼称但凡是聘用顾岑欢为公司员工的人就是和我顾氏集团为敌,现如今你却聘用顾岑欢为秘书,明知忌讳却还故意为之,你这是打算和顾家为敌?”

红颜不是祸水
红颜不是祸水
为了报复顾家,我千方百计攀上陆琛睿。说好不谈钱和情,可我却对他日久生情。一直到他明确提出要和其他女人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出现断裂。和他分离后的第三个月,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当看见刚刚和我结束一场欢愉的陆琛睿冷声丢下这话,翻身而下躺到旁边的床上坐着,自顾自的动手点了根烟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