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红颜不是祸水

第27章 不当电灯泡

发表时间:2021-07-22 06:56:46

我原本是准备先发问萌萌让她意识到自己做错事情,可此时望着她通红还泛着水汽的眼睛,那些到了嘴边想要责问的话却怎么也说不进出口来。萌萌而已个四岁大的小孩子,就算她向萌萌只是个四岁大的小孩子,哪怕她向来聪明懂事,我也不能对她太过苛求。。


推荐指数:★★★★★
>>《红颜不是祸水》在线阅读>>

《第27章 不当电灯泡》精选:

我本来是打算先追问萌萌让她意识到自己做错事情,可此时看着她通红还泛着水汽的眼睛,那些到了嘴边想要质问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萌萌只是个四岁大的小孩子,哪怕她向来聪明懂事,我也不能对她太过苛求。

收回飘飞的思绪,我回过神来时就注意到眼泪顺着萌萌的脸颊落下。

“萌萌,妈咪不是说过女孩子不能够轻易哭吗?你怎么又哭了?”我皱眉说道,抬手想要去擦掉萌萌脸颊上的泪痕,萌萌却微微侧脸避开我的触碰。

萌萌这孩子向来倔强得很,很多时候有些放不下自己的脸面,她这点性子和我很像,但正是知道她这性子,我才越发的懂得这孩子心中的苦楚。

这次也不给她再使小性子的机会,我伸手强制性的一把将她紧紧的抱到了怀中来。

好在这一次她也没再挣扎,我抬手拭掉她脸颊上的泪痕,又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吻。

“萌萌,妈咪知道你心底难受,但妈咪这几天之所以没来医院看你是因为在很努力的找工作,只有工作努力赚钱才能够给你买新衣服和你最爱吃的食物,所以别生妈咪的气,也别在哭了好不好?”

我开口说了很多好话,萌萌也由最开始的委屈流泪到放声痛哭。

但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她便忍住眼泪不再哭,只是紧抿着唇不开口说话,对此我心底长松一口气,却也很苦恼要怎样才能让她开口说话。

刚才我已经把以往哄她开心的招数都拿出来试了一遍,却是完全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挫败感是什么,还是在一个孩子面前。

“萌萌啊,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和妈咪说话?”我趴在萌萌面前放饭菜的桌子上有气无力的问道,这一刻真的是穷途末路到无计可施了。

“像你这样哄孩子,她会和你说话才怪。”

揶揄的话语从身后传来,我扭过头去就见满脸笑意的傅泽宇快步朝病床方向走来。

猛然想到上次我来医院看萌萌,萌萌突然问傅泽宇做她的爸爸好不好?

虽然当时傅泽宇被护士以有急救病人需要手术叫走了,他没有来得及回答,可这几天我和傅泽宇没有联系,自然也没来得及好好解释那件事。

此时看到傅泽宇突然出现,我尴尬得一时间不知道开口说什么话好。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我的尴尬,傅泽宇在冲我递来一抹笑意后,径直绕着走到病床另一边去,伸手将病床上的萌萌紧紧抱到怀中,又宠溺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亲。

“萌萌,叔叔先前和你说过只要你乖乖听话,叔叔就带你去吃好吃和出去玩,现在你告诉叔叔想去哪里玩?想吃什么?叔叔带你去。”

“我想去游乐园玩,想去吃汉堡和炸鸡,还想吃蛋糕。”萌萌怯生生的说道。

闻言,我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我刚刚还在心底鄙夷傅泽宇这话问得太有技术含量了,因为他说的那些话我刚才也说过,可是萌萌完全没有搭理我。

我还想着这会儿要是会回应他那才是怪事,不成想萌萌很配合的直接回应了。

萌萌这孩子不是故意给我添堵,存心让我难堪么。

“行,叔叔现在就带你去游乐场。”傅泽宇笑眯眯的说道,抱着萌萌就往病房外走。

“等一下。”我急声道,忙跑过去拦住了傅泽宇的去路。

傅泽宇看了我一眼,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我想说你下午还要上班,这午休就一个小时时间,你来回跑游乐场很麻烦,还会把你自己折腾得很累,带萌萌去游乐场这事我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我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上次那件事情让我现在无法正面和他相处,所以才硬着头皮找出这么一个蹩脚理由来。

“刚刚这话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

见傅泽宇一脸正经,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啊,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

傅泽宇这男人最大优点就是为人幽默,唯一不好的就是总喜欢把幽默放在我身上。

就像刚才这样总能够把我说过的话理解成另外一种意思,还让我无法开口辩驳。

“你的关心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傅泽宇笑着说道,顿了顿又问我,“注意到我身上穿的衣服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就是你平日里爱穿的那套休闲装吗?哪里有什么不一样?”

“难道你就没看见我现在没穿白大褂?”傅泽宇黑着脸没好气道,“我上午刚刚做完两台手术,下午不需要继续留在医院上班,所以我有大把的时间陪你们去游乐场。”

我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犹豫着要不要自己找个理由开溜。

不过这显然很不现实。

我如果开溜了,萌萌肯定记恨我,估计未来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理我。

“还发什么呆,赶紧走吧。”

傅泽宇催促的话语远远传来,我回过神来时才注意到他已经抱着萌萌到了病房门口。

“等等我。”

大喊一句,我忙拿过包包快步追了出去。

我追上傅泽宇时累得气喘吁吁,我们一路同行没走出多远就碰上了艾蒹葭。

“你们这是打算去哪?”艾蒹葭冲我问道。

“我们带萌萌去游乐场玩,你要不要一起去?”

“想去。”艾蒹葭点点头道。

不等我开口催促她马上去换衣服,她又无奈的叹息一口气。

“可我马上得进手术室帮忙。”

“艾蒹葭,你说话能不大喘气吗?”我没好气道,真是白瞎了我心底一阵激动。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性子?”艾蒹葭挑衅的说道,“其实就算我不进手术室也不会跟着你们去游乐场。”

“为什么?”我不解的追问。

艾蒹葭暧昧的视线在我和傅泽宇身上来回扫了好几遍,又冲我挤眉弄眼一番,一脸坏笑的说道:“你们一家三口去游乐场,我去当什么电灯泡。”

我忍不住扶额,艾蒹葭这女人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敢肯定她此刻是想起了上次萌萌说让傅泽宇做他爸爸那件事,所以这会儿故意这么说的。

难道她就看不出我刚刚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游乐场是因为尴尬在向她求救么?

“我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祝你们一家三口出去玩得愉快。”

说完这话的艾蒹葭转身就走,我那哽在喉间的话不得不重新咽回肚子里。

感觉到一抹炙热的视线落到我身上,转头就见傅泽宇正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忍不住满头黑线,忙开口解释道:“小艾她拿我开玩笑习惯了,她的话你不要介意。”

“我和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么。”傅泽宇笑眯眯的说道,“放心吧,我会把她的话好好放在心上的。”

“啊?”

“记在心上回头找她算账。”

傅泽宇说着冲我眨了眨眼睛,我总觉得他这笑太过深邃,不等我想明白他这笑到底有哪里不对劲,他已经抱着萌萌进了电梯,我只好快步跟过去。

虽说是去游乐场玩,但是萌萌并没有真的去好好玩那些游乐设施,只是拉着我和傅泽宇一起拍了大量照片,便以饿了要吃东西为由拉着我和傅泽宇离开游乐场。

萌萌想吃薯条和蛋糕之类的东西,可有些东西是她目前不能够吃的,在傅泽宇的约束下,她倒是也没有闹性子,傅泽宇给她买什么她就吃什么。

我们在外逗留了三个小时,傅泽宇随后开车送我和萌萌回了医院。

“岑欢,有些话我想和你说。”

刻意压低声音的话传来,我回过身去就见傅泽宇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到我身后。

此刻才意识到自己走神得太厉害,竟然连他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我正要开口说话,傅泽宇突然伸出食指按压住我的唇。

“萌萌好不容易才睡着,就让她安静睡会儿,我们出去外面走廊说。”

我点点头。

傅泽宇笑着撤回手,转身往病房外走去,我起身轻手轻脚的跟着出了病房。

仰头喝了一口傅泽宇递给我的饮料,见坐在我身边的傅泽宇一脸沉重,我心底虽然有些紧张,大抵猜到她可能会和我说什么话,却故作轻松的问道:“不是有话和我说吗?怎么这么久都不开口?”

傅泽宇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嗯,转头凝眸看了我一眼。

“我想说萌萌的病情最近虽然有所好转,但是治标不治本,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做换肾手术,可目前医院这边还没有找到能够与之相匹配的肾源,另外是需要进行这项手术的还有很多人排队,就算是有适合的肾源也不一定就能够轮得上萌萌,你明白我这话的意思吧。”

“不明白。”我冷声道,“你把话说得在明白点。”

“岑欢,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刚刚那番话是想说萌萌获得换肾的机会很小,毕竟目前我们所找的那些人都与她不匹配,与其让萌萌每天都待在医院里闻消毒水的味道,不如带她回家好好照顾,这样她最起码知道医院之外的天空是什么样。”

红颜不是祸水
红颜不是祸水
为了报复顾家,我千方百计攀上陆琛睿。说好不谈钱和情,可我却对他日久生情。一直到他明确提出要和其他女人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出现断裂。和他分离后的第三个月,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当看见刚刚和我结束一场欢愉的陆琛睿冷声丢下这话,翻身而下躺到旁边的床上坐着,自顾自的动手点了根烟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