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镯镂记

第722章 旧事重提

发表时间:2021-06-11 09:50:41

本网提供更多了之壹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镯镂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722章 旧事重提微信在线深度阅读。那时的山峰还在海印大师座下修行,由于与玉君婉年龄相仿,二人是经常在一起修炼。。


推荐指数:★★★★★
>>《镯镂记》在线阅读>>

《 第722章 旧事重提》精选:

山峰口中的小婉,全名玉君婉,她本是月凤坊掌门冉暮雨的女儿,但在机缘巧合之下自幼拜入无相寺,成为了方丈海通的弟子。

那时的山峰还在海印大师座下修行,由于与玉君婉年龄相仿,二人是经常在一起修炼。

说句实话,玉君婉长相很一般,身材也不出众,乍一看就是个邻家小妹,没什么大姿大色。在修行方面也毫无天分,比起山峰真是差远了。

她唯一的长处可能就属心地善良了,平日里见谁受伤有难,都会第一个跑去帮忙。

即便是小动物受伤,她也会跑去上药包扎。

为此山峰是没少笑话这位师妹,说她真不该修行,改做医生得了。

但说归说,几年下来,由于天天见面,山峰在不知不觉中却对此女产生了情愫。

起初他自己都没感觉,直到三十年前,他和小婉一同加入了一场八大门派的联合行动,才渐渐意识到了此点。

记得在那场行动中,玉君婉认识了一位年轻俊杰——南宫门的优秀弟子南宫赤。

见到此人,小婉就有种小鹿撞怀之感,目光也总是情不自禁被此人吸引,很显然,她是深深喜欢上了这位初次见面的男子。

之后,她便将此事偷偷告诉了她的好师兄山峰。

一听此言,山峰的心就好似被刀子扎了一下,真是痛得要命。

自那时起他才明白过来,原来他对师妹的情谊竟是如此之重。

但在这件事上,山峰也清楚,这些年小婉一直都把自己当哥哥看,并无任何男女之情。

再加上他之前也从未跟对方吐露心意,所以听过此事后,纵然心如刀割,但在面上却未曾表露,反而还忍痛帮这二人牵线介绍了一番。

山峰本以为,以师妹那平庸的姿色,南宫赤是绝不可能看上的。

可没想到的是,这二人不知怎得还真就对上眼了!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更是频繁来往,发展的如火如荼。

半年之后,他二人竟私定了终身,小婉也因此跟海通方丈提出,想要加入南宫门,与南宫赤一起生活!

若换作其他理由,海通就算再大度,也不可能随便允许自己的弟子跳槽去他派。

但在得知小婉与南宫赤是情投意合且已私定终身后,作为出家之人,海通虽心中不舍,但最终还是成全了这份情谊,答允了下来。

征得了师傅的同意,玉君婉是既激动又感激,并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了她最亲密的师兄——山峰。

而山峰在听到这一消息后,当场就怔住了,整个人都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

足足愣了七八秒后,才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硬生生的挤出了“恭喜”二字。之后便夺门而出,谁也不知他跑去了哪里。

直到十日后,众人送玉君婉下山,山峰才再次出现,而且他还带来了一个令人无比震撼的消息:

他决定要与玉君婉一同前往南宫门!

山峰虽是海印的弟子,单从身份来看似乎不如小婉。

但其实大伙都清楚,山峰的资质绝对是年轻一代中最为突出的,也是无相寺这些年重点培养的对象。

可如今,他也要随小婉离去,当场便引起了诸多不满。

尤其是山峰的师傅海印,心里别提是多难过了!

但无论如何挽留,山峰就是跪地不起。

一副不让他走,他就要自杀的劲儿。搞得众僧是频频摇头,却又无计可施。

这种事若是放在其他门派,山峰估计早就被师傅打晕带走了。

但无相寺毕竟是佛门之地,众僧还是以慈悲为怀的。

再加上海印也明白山峰是为情所困,根本不是靠几句禅语就能点醒,所以僵持了若干个小时后,出于对弟子的疼爱,海印大师最终还是首肯了此事,放山峰离去了。

山峰则面带愧疚的向海印等人扣了九个响头,之后便与师妹小婉一同前往了南宫门。

对山峰的离去,海印虽是同意了,但派中仍有不少人对此极为不满!

毕竟在这些年里,无相寺花了不少心血和资源在山峰身上。

如今他说走就走,实在是令人愤慨。

事后,一些长老甚至还提出要将山峰视为无相寺的叛徒,并全力缉拿!

听过此话,作为山峰的师傅,海印当然是极不高兴!便与众僧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争到最后,由于对方说的话是越来越难听,海印一时恼怒没能忍住便当众出手了,将那恶语之人打翻在地。

或许是因为太过愤怒,出手时力道没能控制好,他硬是一掌将那位主张缉拿山峰的大师给打死了!

亲手打死同门可不是什么小罪,海印是当场被门派控制起来,并关入牢中。

由于无相寺的法典之中没有死刑存在,经过派中长老再三商议,最终决定对海印实施逐出门派的刑罚。

当然,光是逐出门派肯定不够的,为了让海印能够记住教训,门派还额外提出让他去世俗界苦修三十年的要求!

海印自知罪孽深重,当场便答应了此事,并为自己改名为“忘戒”,开始了他长达三十年的苦修……

“喔!原来是这样啊。”

得知自己的老爸还有这么一段情史后,南宫晴很快又侧目问道:

“哎?那后来呢?袁师伯,你怎么不讲了?”

“后来、后来……”

由于后来之事,一方面牵扯到南宫赤的个人情感;另一方面,有很多地方其实袁松溪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没再说下去,脸上也露出了为难之色。

“唉!后面的事,还是由我来说吧!”

不知何时,南宫赤已从思绪中走出,并轻叹着说道:

“爹当时确实与你小婉阿姨私定了终身,我、我……”

当着女儿的面,讲述自己的情史,最关键那女子还不是自己女儿的母亲,这种事讲起来确实非常不适,才说了两句南宫赤便再次陷入了沉寂。

南宫晴当然也猜到了老爸的顾虑,便主动开口劝道:

“爹,都什么年代了,别那么古板好不好?再说了,我都这么大了,这种事能理解。只要你对我娘是真心的就行!以前的事,我才不会计较呢!”

“真、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骗你是小狗,快跟我说说后来的事吧!”

在南宫晴的理解与催促下,几经思量后,南宫赤终于迈过了心里那道坎,一边点头一边讲起了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小婉能来我们南宫门,爹当时真的非常高兴。山峰也会一起跟来,倒是另我意外十足。但他既是小婉的师兄,那我肯定不能怠慢,一切都是按照最高规格招待……但在婚约一事上,不知你能不能理解,在咱们修真门派中,有时候结婚看似很简单,但其实并不是人人都能自行决定的……”

“不能自行决定?什么意思?”南宫晴不解的道。

“唉,我师傅,也就是你的太师傅不同意此事,他希望我们能解除婚约。”说到这儿,南宫赤的脸上也显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啊?太、太师傅不同意?为什么啊?是因为小婉阿姨做了什么错事么?”

听女儿问起原因,南宫赤突然面露难色,不知该如何跟晴儿解释。

见到此状,坐在对面的山峰直接将话题接了过去:

“你爹不好意思说,那就由我来讲吧。这事跟小婉无关,她也没做任何错事!你太师傅不同意,是因为他希望你爹迎娶另外一人,就是他的同门师妹,也就是……你娘!”

(本章完)

镯镂记
镯镂记
都市中,掩藏着众多修佛之人。有大能的天才,亦有庸碌的蠢蛋。山河,自幼就是蠢蛋中的佼佼者。一直到有一天,他戴上了师傅留给我他的神秘的手镯……“寒老贼!让萧长老去济世院救人,我便将镯镂剑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