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第29章 我得回家陪老婆回娘家

发表时间:2021-06-10 23:24:02

“你……”被点到名的坐在贺茗深右手边的男人被贺茗深堵的说不出一句话。“孙董,据说您儿子前段时间去了伊拉克那边,据说前段时间像是又突然发生了暴乱,怎么样,取得联系上了吗?用不需要我“孙董,听说您儿子最近去了伊拉克那边,听说最近好像又发生了暴乱,怎么样,联系上了吗?用不用我派我那边的朋友替您打探打探!”贺茗深说的一脸的和蔼。。


推荐指数:★★★★★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在线阅读>>

《第29章 我得回家陪老婆回娘家》精选:

“你……”被点到名的坐在贺茗深右手边的男人被贺茗深堵的说不出一句话。

“孙董,听说您儿子最近去了伊拉克那边,听说最近好像又发生了暴乱,怎么样,联系上了吗?用不用我派我那边的朋友替您打探打探!”贺茗深说的一脸的和蔼。

“哼!”带金丝眼镜框的男人却听得后背一阵发凉,好像三四天没联系了呢!可脸上依旧面不改色,轻哼一声。

“还有,王董,听说你老婆最近经常不在家啊,您宠老婆是好事,可是前几天好想听一个朋友说你老婆带一个跟你儿子差不多的人进了酒店,是带着儿子离家出走了还是干什么去了呢?”贺茗深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老东西,跟自己斗那也太小看自己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大腹便便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瞬间憋得通红,该死的婊子竟然背着自己养小白脸,看自己回家不整死她!

“哼!各位其他的还想让我一一道来吗?”贺茗深深邃的眼眸扫过面色凝重的每一个人,自己当然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接管公司,并且能够掌握每个人的小秘密,否则自己怎么敢这么嚣张呢!向拉自己下位,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我好像下午约了朋友打高尔夫,要是没什么大事我就先走了!”一位董事率先站了起来,自己可不想被爆料,不然自己的老脸往哪放啊!

“对,我得回家陪老婆回娘家!”

“我答应了等会儿陪儿子去看车!”

“我……”

董事们都跟着一个个离开了,贺茗深嘴角向上翘出一个弧度,这是秘书走了进来。

“总裁,您的电话想了好久了!”乔司走上前递给叶当归手机。

“徐医生!”贺茗深接起电话。

“秦先生您现在有空吗?病人的家属说了明天就手术,希望您今天能够来做个全面的检查!”徐医生一脸的客气,希望一切顺利吧!

“好,二十分钟之后,贵宾室见!”贺茗深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眉头,看来自己这几天不能工作了。

“乔司,叫副总来我办公室!”说完大步离开了让人压抑的会议室。

“好的!”乔司转身拨通了副总的电话。

贺茗深交代了几句话后便去了医院。

“秦先生吗?”徐医生看着打扮的看不出脸的男人询问道。

“检查什么时候开始?”贺茗深并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自己只能这样,以免碰见也当归。

当初自己知道自己的肾可以与叶韩的进行移植时觉得老天是在跟自己开了个玩笑,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当时的自己拒绝为叶韩捐献肾源,可是每每看到叶当归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目光没有焦距,只是在默默的流泪时,自己的心在慢慢的抽痛,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心疼她了呢?

明明这一切都是报应,都是为他们当初所做的一切的代价,可是现在的自己为什么又会站在医院里呢?

“马上就可以开始!”徐医生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要求,自己并不想过多的询问,只要能救人并且一切都符合就够了。

“我可以先打个电话吗?”贺茗深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一副我并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只是告诉你一声。

“额,可以!”徐医生看着已经拨通号码的男人一阵无语,现在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新康医院’十分钟!”说完果断的挂断电话,因为贺茗深了解对方,如果自己不挂断电话听见的会是一阵的咆哮。

“贺茗深你混蛋,你真的是个人渣,万恶的资本家,神经病……”此刻正在进行着人体实验的万毅铭咆哮着,旁边的护士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被抓去进行试验。

万毅铭虽然嘴上咆哮,可是还是认命的那这车钥匙出去了,留下一屋子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纳尼?什么情况?

“手术我有人进行,你只负责在门外接应肾源,或者你可以旁观!”贺茗深对着自己身边的徐医生说道,语气稳重的让人听不出一丝的异样。

“可是……”徐医生听到这句话有些懵,什么不让自己主刀,会是什么人?万一出什么差错可怎么办!

“出了什么事情跟你和你们医院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事情我一个人承担!”贺茗深知道徐医生的担心直接说道。

“那好!”徐医生不再说什么转身去准备检查的事宜。

“我到了,你在哪?”贺茗深接起响了很久的电话里面传来万毅铭的有些怒气的声音。

“你说呢!除了贵宾室,别的地方我会去吗?”贺茗深觉得万毅铭简直是智障。

“切!”万毅铭挂断电话轻哼一声,任命的走向贵宾室,看来这次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了,在医院应该是有人受伤吗?希望不是贺茗深。想到这里没有不自觉的蹙起。

“我去!你谁阿!”万毅铭看到自己面前全副武装厚厚的口罩,黑色的墨镜,头上还有一顶鸭舌帽,没忍住叫了出来。

“闭嘴!”贺茗深一记冷眼扫过去,自己找他来真的找对了吗?

“老大!哟,咋了?犯事儿了还是怎地了,咋这副打扮,准备跑路吗?可是你来医院干嘛?”万毅铭罗里吧嗦说了一顿没过大脑的话,并没有注意到墨镜下贺茗深一双忍无可忍的眼睛在喷着怒火。

“闭嘴!”贺茗深带着警告的语气吓了万毅铭一哆嗦。

“不超就不吵吗。这么凶人家干嘛,说吧,叫我来干嘛!”万毅铭撇了撇嘴识时务的闭了嘴回归正题,刚刚扫视了贺茗深一圈受伤什么的应该是没有,可是那叫自己来医院干嘛呢?难不成来喝茶?

“等会儿帮我摘个肾!”贺茗深回复了正常的语气轻描淡写的说道。

“小意思,不就是帮你摘个……啥?帮你摘个肾?”万毅铭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这男人的肾还能随便就摘一个吗!开玩笑嘛!

“嗯!”贺茗深早就料到了万毅铭的反应还算是有心理准备的。

“你的肾坏了?还是咋了,你总得给我说清楚吧!”万毅铭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

“捐了一个!”贺茗深秉承自己惜字如金的样子。

“这东西能随便捐吗!再说了,像你这样的万恶的资本家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给个陌生人捐一个肾呢!说吧,我听着!”万毅铭盯着贺茗深,一脸你绝对有事瞒着我,最好老实交代。

“你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的故事吗?你想做那只猫?”贺茗深并不想做过多的解释,自己决定的事情不需要别人知道。

“好,我知道你心里面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我不会阻拦你,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有什么事情你并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几个好兄弟!”万毅铭叹了口气,贺茗深一直都是这样的,从小光着屁股长大,可是自从贺茗深的父母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贺茗深就失踪了。

大家都很担心,多方打听可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不过老天带我们几个并不薄,好在三年前自己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一个身影像他,自己告诉了萧然,萧然分分钟直接搞定了这才能够又见到贺茗深。

幸好我们一切都没变,可是每个人都感觉得出来,贺茗深心中积压着太多的,他总是这样,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单着,总是想把我们几个保护的好好地,可是他忘记了,作为兄弟,我们每个人的想法跟他是一样的。

“嗯!”墨镜下的贺茗深的眼眶有些发红,压低了声音轻轻回应了一声。

“我们可以……”徐医生走进开看见了办公室突然多了一个人,大红色的头发,长着一张让女人看了无比自卑的脸,这种人怎么进来的?

“现在吗?这里的技术比得上我那里吗?不如我们去我那里吧!”万毅铭一脸的嫌弃,这里的设备绝对很low,自己害怕用的不顺手。

“请问您是谁?我们这里闲杂人免进!”听到万毅铭的话本来对他印象就不好的徐医生更加的不友善。

“我是……”万毅铭刚想为自己编一个身份就听见贺茗深开口了。

“他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知道他是我找来为我动手术的,您可以选择旁观,或者可以在外面等着!”贺茗深站起来,不想在浪费时间。

“可是秦先生……”徐医生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自己对他的技术表示怀疑。

“没关系,您不需要担心,阿铭,我动完手术后安排你的人来接我!”贺茗深嘱咐道,自己不能让叶当归及其他人看到自己。

“没问题!还有不让人看见你的样子对吧,秦先生!”万毅铭明白了贺茗深的想法,是让自己来断后的!

“开始吧!检查完马上动手术有问题吗?”贺茗深的语气一样不容置疑。

“可是病人家属说明天。”徐医生又纠结了,不是说好了明天吗怎么又改了呢!

“病越拖越狠不是吗?”贺茗深一脸我为病人好的样子。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凡尘浮世,爱一人情深,小兜转一转离散,谁会明白结局几分?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息。这是无言的爱,毫无关系身价几何,两颗心的触动,爱意足已憾动上苍,期待……修到正果,永享转动眼球都困难无比,叶当归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