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第28章 人家就让你陪着

发表时间:2021-06-10 23:24:01

“嗯,我明白了!”叶当归听见楚亦宸的话不明白该说什么,而已会觉得自己很幸福和快乐,在自己最潦倒的时候别人躲都来还来,但是楚亦宸居然还主动往自己身边靠,但是自己明白现在的的“没什么事情我只是担心你知道你没事就好了!”楚亦宸一只手换上衣服准备去公司,最近公司真的很忙。。


推荐指数:★★★★★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在线阅读>>

《第28章 人家就让你陪着》精选:

“嗯,我知道了!”叶当归听到楚亦宸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很幸福,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别人躲都来不及,可是楚亦宸竟然还主动往自己身边靠,可是自己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货色,现在的自己不敢有所奢望。

“没什么事情我只是担心你知道你没事就好了!”楚亦宸一只手换上衣服准备去公司,最近公司真的很忙。

“嗯,那你先忙吧!我要去医院了!”叶当归出门准备打车。

“等我五分钟!”楚亦宸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自己还是不放心叶当归一个人,最起码让自己见见她也能心安不少。

叶当归楞了一下,让自己现在等着他吗?难道他要来接自己?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叶当归本来就不聪明的脑袋里,显然智商有点儿不够用!

果然五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停在自己的面前,车窗缓缓下落露出楚亦宸那张带着阳光般笑容的脸。

“上车,送你去医院!”楚亦宸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请叶当归上车。

“真的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自己打车也很方便的!”叶当归并不打算上车,医院与楚亦宸的公司距离半小时的车程,楚亦宸把自己送到医院再去公司会很麻烦的。

“我来的来了,美女就给个面子呗!”楚亦宸半开玩笑的说道。

“可是……”叶当归还想说什么,可是听到楚亦宸一句话自己立刻上了车。

“难道美女是想让我把你公主抱上来吗?”楚亦宸看着在车外纠结的叶当归说道。

“呵呵,原来你怕这个!”楚亦宸眼底一丝失落划过,不过也仅仅是几秒钟,随后又回复了自己平日里那副样子。有些事情急不得。

“没有!”叶当归上车后就后悔了,自己刚刚的表现是不是有些过激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跟你开个玩笑,系上安全带!”看着有些窘迫的叶当归,楚亦宸笑意越来越深。

“哦!”叶当归感觉自己的脸上再升温,尽量压低自己的头,让楚亦宸看不到自己的异样。

楚亦宸看着低下头的叶当归,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有些过火呢?想着右手又不自觉地靠近叶当归的脑袋,轻轻地揉了一下叶当归的脑袋。发动车子准备去医院。

“好了,你去公司吧,路上小心哦!”到了医院叶当归接下安全带冲着楚亦宸说道。

“嗯,有事打电话给我!”楚亦宸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此刻两个人就像是离别的小情侣们显得难舍难分。

叶当归目送楚亦宸的车子离开后自己才去看了母亲的情况,顺便去了一下徐医生那里,问了一下肾源,得知对方一再强调一定要保密自己也不好过多的过问,只好自己私下里打探一下了。

叶当归在医院出来立刻搭车去了警局,自己得去保释爸爸了。半路在银行停了一下,查了一下银行账户的余额,果然男人还算守信用,现已经打上了。叶当归去了柜台把三百万折换成了一张支票,自己放好后才去了警局。

到了警局自己多方打听之下,把保释金交了上去,可是被得知刚刚交了保释金并不能立马放人,还得再等等,叶当归只好又去了父亲的病房里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父亲。

“喂?”正在烦躁的签着字的贺茗深最烦自己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所以与其并不友好。

“贺总吗?我是刘明坤。”电话里警察局长刘明坤正局促不安的拿着手机。

“哦,刘局,现在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吧!”贺茗深在自己的脑袋里思索了一下才想起来刘明坤是何许人也。

“是,今天早上,叶韩的女儿叶当归给叶韩来交保释费,您说这人是放还是不放啊!”刘明坤吞吞吐吐的说道。

“什么?叶当归去交保释金了?三百万?”贺茗深听到叶当归的名字后一用力,不小心墨汁渗透了好几页,这份合同算是在贺茗深的手里报废了。

“对,三百万,一分不少!”局长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贺茗深紧锁着眉头在思考着。

“今天早上,不过我还没放人,说还得半点儿手续在这压着呢,您看……”刘局长试探的询问道,贺茗深这个男人自己好不敢惹,除非自己不想在这里混了。

“放人吧!程序该怎么走就怎么走!”贺茗深紧缩的眉头突然松开了,无力的靠在办公椅上,心中似乎有什么翻涌着。

“好,那我马上去办!”刘明坤得到贺茗深的批准后如释负重,这家伙把自己下的都快尿了。

“刘局,我觉得您的能力只做一个局长似乎大材小用了呢!”贺茗深知道该说的自己还是要去做的,别人这么忌惮自己为的是什么自己也都清楚。

“那还要看贺总的提拔呢!”刘局一脸谄媚的语气令人听的有些厌恶。

“那是当然!没什么事情的话,就不打扰刘局工作了,以后有用机会一定会帮刘局说好话的!”贺茗深不想在于这样的人浪费过多的口舌。

“不,怎么说打扰我呢,应该是我耽误贺总了,贺总您先忙,有事儿您说话!”刘明坤听到贺茗深的话后就心安了不少,看来自己升官的机会不远了。

贺茗深挂断电话手指敲击着办公桌,一声又一声在空档又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刺耳。贺茗深不知道叶当归在哪里弄到的那么多钱,她没有来找自己,是楚亦宸给她的钱吗?可是楚亦宸现在自身难保啊!

“帮我查叶当归最近的情况,越详细越好,见过什么人,去过哪!”贺茗深拨通熟悉的号码,吩咐道。

“大哥,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电话里传来抱怨的声音。

“这次翻倍!”贺茗深不想听对方的抱怨,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什么人!”而此时美女再怀的萧然想破口大骂,可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了下来,其实是害怕贺茗深知道自己背后骂他,那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宝贝,你先自己去玩儿吧,有空再找你!”萧然掐了一把怀中美女的臀部,一脸的戏谑。

“人家不要!人家就让你陪着!”美女扭动着自己妖娆的身体在萧然身上到处点着火。

“乖!”萧然也想好好潇洒一回,可是奈何自己还不敢违背老大的意思,不然自己有可能明天就会被弄去非洲当鸭子!想想都害怕,还是算了吧!

美女看的出萧然有些不悦也不敢太过放肆,暗想今晚只能去夜店找个人来安慰一下自己了。穿上衣服离开了。

另一边刘明坤得到贺茗深的命令后一会儿就把手续都办好了,让人送给叶当归,叶当归结果一大堆单子,看都没看就塞进了包里,赶紧去照顾父亲。

警务人员安排车子把叶韩送到了医院里,叶当归忙前忙后的办理着住院手续。

“徐医生,麻烦你好好给我爸爸检查一下!”叶当归拉着即将走进病房的徐医生说道。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你放心吧!”徐医生轻声的安慰了两声,可能是因为自己也有个差不多大的女儿的缘故,所以自己对待叶当归也很亲切。并且自己治疗叶韩的病情已经两年了,这两年里叶当归的所作所为自己都看在眼里,看到叶当归这么孝顺,自己更加的觉得叶当归是个好孩子。

“谢谢徐医生!”叶当归对徐医生还是很放心的。

叶当归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焦急的等着,来回地踱着步,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病房的门是否打开,内心十分的煎熬。

终于,病房的门打开了,徐医生一脸的凝重。

“徐医生,我爸爸怎么样?”叶当归心中有些害怕。

“我觉得要尽快手术,最好明天!”徐医生并没有说的很具体,叶韩的身体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再不进行换肾手术,恐怕自己真的没办法了。

“好,那就明天,手术费用什么的您不用担心,只要您能就我爸爸!肾源的问题呢?对方有时间吗?”叶当归面色也有些凝重!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联系就好了,那我先去准备手术的事情!”徐医生回到办公室就拨通了贺茗深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此刻的贺茗深正在被一群董事们骚扰着。

“我觉得我们公司最近的股市有些不稳!”一位大腹便便的男人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

“就是啊,公司的股市不稳我们这心里都有些……”一个带着金丝眼镜框全球私人定制眼睛的女人刺耳的声音也在烦扰着贺茗深的呢耳朵。

“除此之外,最近公司的业绩也不见上涨,如果你不能管理好公司的事情,还是交给更有能力的人来管理吧!”坐在贺茗深右手边的男人看着很稳重,此刻脸上无比的严肃。

“就是。”

“没有能力就别逞能!”

“……”

董事会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而贺茗深此刻一句话也不说,可是只要了解贺茗深的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说够了吗?”贺茗深的声音如同鬼魅一般令人听了毛骨悚人。

之前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人们顿时一句话都不说,贺茗深的手段还是有所耳闻的。可是自己是董事会的人,想着贺茗深不敢轻易的动自己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赵董,想来您也六十多岁了吧!别人这个年纪应该也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吧!我想董事会的人都应该是能够思维敏捷,能为公司出力的骨干,向您这样的,就尽早歇着吧!您觉得呢?”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凡尘浮世,爱一人情深,小兜转一转离散,谁会明白结局几分?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息。这是无言的爱,毫无关系身价几何,两颗心的触动,爱意足已憾动上苍,期待……修到正果,永享转动眼球都困难无比,叶当归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