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第26章 乐意之至

发表时间:2021-06-10 23:23:59

“我爸怎么了?”叶当归一听自己的父亲在医务室自己怕的事情但是突然发生了吗?“情况有些很复杂,您能来一趟吗?”警务员有些烦燥。“好,我立刻过去的,您给我发个地址!”叶当“好,我马上过去,您给我发个地址!”叶当归拿了自己的包慌忙的起身离开,因为匆忙并没有看到门口整进来的人,两人装了个满怀。。


推荐指数:★★★★★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在线阅读>>

《第26章 乐意之至》精选:

“我爸怎么了?”叶当归一听自己的父亲在医务室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

“情况有些复杂,您能来一趟吗?”警务员有些烦躁。

“好,我马上过去,您给我发个地址!”叶当归拿了自己的包慌忙的起身离开,因为匆忙并没有看到门口整进来的人,两人装了个满怀。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楚亦宸正准备看看叶当归到底回来了没有,就看到正向匆忙出去的人。

“我爸!我爸出事了!”叶当归听到楚亦宸的声音,感觉自己见到了亲人,生意不免有些哽咽。

“你别着急,慢慢说!你现在要去哪?我送你!”楚亦宸听到叶当归哽咽的声音就知道了因定时叶韩出了什么大事情,不然叶当归不会这样的!

“去警局!”叶当归被楚亦宸拉着进了电梯,开始慢慢的告诉楚亦宸自己父亲的情况。

“别着急,叶伯伯不会有事的!”楚亦宸抓着叶当归的手安慰道。

叶当归并没有察觉到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就像是老公在安慰伤心的老婆。就在电梯合上的一瞬间,一双眼睛把一切尽收眼底。林芙正准备去找叶当归准备晚上一起出无吃饭,可是不想却看到了这一幕。

叶当归跟楚亦宸两人驱车来到警务室,多方打探下找到了叶韩所在的医务室,可是只允许了叶当归一个人进去,楚亦宸被拦在了门外。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父亲,叶当归扑到了床边。

曾将那个想把自己宠上天的力大无比的父亲怎么不见了,看着父亲额头上的皱纹,仿佛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自己仅仅几天没见过父亲,为什么父亲竟憔悴成这个样子了,在牢里父亲过得一定不好!

“您是叶韩的女儿是吗?”在一边的穿着一身警服的人走过来,示意让叶当归远离病床。

“是的!请问我父亲到底怎么样了?”叶当归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现在的自己必须坚强。

“他的身体状况您应该是了解的,我们觉得叶先生要尽快换肾,不知道您找肾源找的如何了?”这时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肾源已经联系到了,可是我父亲什么时候可以被保释呢?”叶当归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父亲,手上被锁在病床上的铁拷尤为刺眼,父亲本不该遭受这样的罪的,都是自己的错。

“这个不归我们管,请你们尽快的协商,您的父亲如果再不换肾恐怕维持不到一个星期了!”医生有些抱歉的说。

“医生,麻烦您一定要让我父亲撑住,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啊!求求您了!”叶当归双手紧紧地抓着医生的衣服,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父亲离开自己,哪怕用自己的命去换,自由也会心甘情愿。

“我们会尽力的,但是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尽快动手术!”医生安慰道。

“好,我马上就回去准备!”叶当归像一只无头的苍蝇,现在自己已经乱了阵脚,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走出医务室的门,保释父亲的费用就像一个天文数字,母亲也在医院,这让自己怎么办,自己能怎么办?还有谁,自己还能去找谁?自己身边现在除了楚亦宸没有别人了,可是楚氏集团现在财政上的亏损还没有完全填补,自己怎么好意思在去求楚亦宸的帮助呢!

“叶伯伯怎么样了?”楚亦宸看到叶当归的身影立马走起上前关切的询问道。

“没什么大事,养养就好!”叶当归想不出其他什么的办法,只能选择隐瞒,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楚亦宸一只手捂住了叶当归的眼睛,把叶当归拥入了自己的怀中说道:“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伪装的!”

楚亦宸的一句话让叶当归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如洪水般瞬间打湿了楚亦宸的衬衫。

叶当归不知自己哭了多久,楚亦宸一直维持一个姿势,轻轻抚着叶当归的背,给叶当归无声的安慰。

楚亦宸希望叶当归能够发泄个够,太多的痛苦积压在叶当归的心头,楚亦宸害怕叶当归把自己憋出病来!

“能再陪我去趟医院吗?”叶当归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珠,离开楚亦宸的怀抱,此刻的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位美女效劳,乐意之至!”楚亦宸半开玩笑,宠溺的揉了揉叶当归的头发。

叶当归抿了一下嘴,没有说什么,今天的自己太过懦弱,竟然在楚亦宸面前没有控制自己,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两人又来到了医院,叶当归先去了母亲的病房连接了一下母亲的情况,一切还算正常,转身去了父亲以前的主治医生那里,了解了一下肾源的情况。

“咚咚咚~”

“请进!”

叶当归敲了敲主治医生的门,得到允许后,看了一眼旁边的楚亦宸。

“你自己进去可以吗?”楚亦宸本来是想与叶当归一起进去,可是却被叶当归拒绝了,叶当归说,肾源的捐献者并不想让人知道这按事情。

“我可以的!”叶当归很感谢楚亦宸的好心,可是自己不能违背捐献者的意愿,这件事情关系到自己父亲的生命,自己不敢冒险。

“我就在门外,有事喊我!”楚亦宸没有勉强,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

“好!”叶当归推门进去就看到了正在忙的徐医生。

“哪里不舒服?”徐医生并没有抬头,以为是来找自己看病的。

“我是叶韩的女儿,想来问问上次找的那个肾源的事情!”叶当归有些紧张,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我刚想找您说这件事情,你来得太及时了!算算时间,你也该来了!”徐医生抬起头看着叶当归。

“那,肾源……”叶当归更加局促不安。

“肾源的捐献者要求我们对他的身份绝对保密,所以我们不方便透漏,他说如果动手术,提前通知他,不知道您父亲什么时间有空,我帮您联系!”徐医生询问。

“一周之内好吗?我父亲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叶当归有些着急。

“没问题,我尽快帮您安排,可是我现在不知道你父亲的病情如何了,你可以让你父亲来做个检查吗?”徐医生觉得奇怪,明明病情不能再拖了,一切也都准备好了,为什么迟迟不来医院呢?

“我尽快吧!谢谢您了徐医生!”叶当归问清了肾源的问题,自己心中就放下一块大石头了。

出来之后,叶当归又有了新的烦恼,现在的自己最缺的就是钱,自己能去哪弄钱呢?现在的自己连饭都快吃不起了,自己怎么能够支付得起父亲的保释费以及肾源移植的费用呢!

“怎么样?”楚亦宸看着叶当归紧蹙的眉头以为肾源没有了。

“肾源还在!”叶当归在走廊上坐了下来。

“那就好啊,赶紧安排叶伯伯做手术吧!”楚亦宸听到叶当归的回答不明白叶当归为什么还开心不起来。

“嗯!”叶当归应付着楚亦宸的话。

“你是在担心费用的问题吧!”楚亦宸想了一下瞬间明白了。

叶当归听见楚亦宸的话沉默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叶伯伯的手术费用我来付!”楚亦宸握住了叶当归的手想着给叶当归一些力量。

感觉到楚亦宸的动作,叶当归稍微用力,挣脱了楚亦宸的手,自己现在什么样子自己是知道的,现在的自己只有一天路可以走。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叶当归,对着楚亦宸笑了笑。

“这个不用你操心了,你快回公司吧,我得回警务区的医务室看看我父亲的情况!”叶当归使自己看起来一身轻松的样子,想骗楚亦宸回去。

“你有什么办法?”楚亦宸半信半疑的看着叶当归。

“你不相信我?”叶当归脸上露出一丝的生气。

“没有,只是……”楚亦宸还想说什么却被叶当归打断了。

“你还当我是朋友吗?如果当我是朋友就先回公司吧!我可不想因为我你又被别人说三道四!”叶当归推了推楚亦宸示意让楚亦宸离开。

“好吧,那你有事立刻给我打电话!”楚亦宸不在勉强,或许叶当归有什么事情是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吧!作为朋友,自己还是应该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

“好!”叶当归笑着说。

看着楚亦宸离开的背影,直到一点儿都看不见,叶当归才掏出自己的手机。

“上次说的还算数吗?”电话很快被接起来,叶当归不想废话,直接进入了主题。

“怎么,臭婊子,动心了?”里面传来一个让人想吐的男人的声音。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要你先付一半的钱当做押金,500万今天打到我的卡里,一周之后我们进行交易!”叶当归咬着牙说道。

“臭婊子,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敢跟我谈条件!”男人听到叶当归的话后一脸的不耐烦,愤怒的向叶当归吼道。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凡尘浮世,爱一人情深,小兜转一转离散,谁会明白结局几分?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息。这是无言的爱,毫无关系身价几何,两颗心的触动,爱意足已憾动上苍,期待……修到正果,永享转动眼球都困难无比,叶当归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