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第25章 让我洗个澡

发表时间:2021-06-10 23:23:59

“对,我是爬上了亦宸的床,怎么样,我我以为你早已明白了,亦宸比你强一百倍,不,你们直接没办法比较!”叶当归脸上的笑变的无比的嘲讽。“亦宸?叫得这么很亲切,哼,我这“亦宸?叫得这么亲切,哼,我这就让你看看我们到底有没有办法比较。”贺茗深被叶当归的话刺激的加大了手上的动作。。


推荐指数:★★★★★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在线阅读>>

《第25章 让我洗个澡》精选:

“对,我就是爬上了亦宸的床,怎么样,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亦宸比你强一百倍,不,你们直接没办法比较!”叶当归脸上的笑变得无比的嘲讽。

“亦宸?叫得这么亲切,哼,我这就让你看看我们到底有没有办法比较。”贺茗深被叶当归的话刺激的加大了手上的动作。

不一会儿,叶当归身上就只剩下了贴身的衣服,大片大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贺茗深钻到叶当归的勃颈上,吮吸着叶当归的气息。

“你不嫌我脏吗?我的身体,被别的男人上过呢!而且是很多哦!贺总这身价,怎么可能会上我这种残花败柳呢!”叶当归故作镇定,手指用力抓着身下的被单,来平息自己的紧张。

“我是嫌你脏,可是我不挑,我的好妹妹,作为当初你救了我,今天让我来报答你把!”贺茗深并没有被叶当归的激将法激怒,脑子十分的平静。

“哥哥,要不要我先去洗个澡,冲洗一下别的男人在我身上留下的味道呢!刚刚亦宸在办公室有点儿猛,我还没缓过来!”叶当归脸上一脸的幸福,样子更加的妩媚。

“滚!”贺茗深再也忍不住了,身上的火全部被这一句话浇灭,叶当归真的变得自己一点儿都不认识了,为了一份工作吗?为什么不来求自己呢?竟然为了工作跟别的男人上床。

“别啊!让我洗个澡,洗一下亦宸的味道不就没了吗!何必洁癖那么重呢!我比外面那些女人干净多了,我只是跟几个男人上过床而已,是吧我亲爱的哥哥!”叶当归光着身子,一把拉住贺茗深离开的身子。

“滚!”贺茗深用力甩开了叶当归的手,自己一个人离开了房间。

“呼~”看到甩门而去的贺茗深,叶当归迅速下床捡起自己残破的衣服。

衣服已经被贺茗深撕扯的不能换了,叶当归纠结着,自己怎么回公司啊,第一天上班,总不能就迟到吧!这时静静地躺在地上的自己的手机响了。

“喂!”叶当归慢吞吞的接起了电话,是楚亦宸,自己该怎么说呢?

“你在哪?”电话里传来了楚亦宸有些焦急的声音。

“我在外面啊,我出来买了点儿东西,马上就去上班!”叶当归只能撒谎,虽然自己并不想欺骗楚亦宸,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说实话吧!

“叶当归我刚刚离开,你就迫不及待的给别的男人打电话吗?”贺茗深的声音在叶当归的头顶传来。

“就这样,我马上回去!”叶当归立刻挂断了电话,不知道楚亦宸有没有听见。

“对啊,亦宸一刻都不离不开我!这不,刚离开一会儿就又想我了!”叶当归笑着站了起来,虽然自己并没有穿衣服,就这样赤裸的站在贺茗深的面前。

看到叶当归这样大胆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贺茗深下体不禁一紧,该死,自己竟然有了反应,叶当归的身体看着干瘪,其实脱下衣服还是挺有料的,可是这副身体已经被别人耕耘过了。

贺茗深越想越生气,突然感觉头有点儿晕,可是也仅仅是一秒,贺茗深不以为然,别过身去不想再看那副让自己作恶的身体。

身上越来越无力,贺茗深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了,胃部开始隐隐作痛,不会在这个时候要犯胃病吧!

“拿上你的衣服,赶紧滚,不要脏了我的地方!”贺茗深慢慢的走到沙发边上。

“怎么了,我的好哥哥,不是你打电话叫我来的吗?心在没事了吗?”叶当归故意向前走了两步,虽然自己害怕贺茗深突然转身对自己做点儿什么,可是自己的骄傲让自己不能落荒而逃。

“我不敢保证下一秒不会反悔继续刚才的事情!”贺茗深冰冷的语气在宣誓着自己已经没有太多的耐心了!

“那我就先走了,毕竟亦宸还在等着我!”说完叶当归迅速的穿上自己残破不全的衣服,故作镇静的离开了。其实自己心里早已经胆战心惊了。

“唔~”叶当归离开之后,贺茗深感觉自己的胃像是千万条虫子在啃噬,额头上已经汗渍涔涔。

“该死!”贺茗深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胃部,另一只手强撑着准备去床头拿自己的胃药。

可是贺茗深尝试了很多次,疼痛使自己脚下发虚,好不容易站了起来,瞬间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贺茗深……”叶当归本来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可是突然之间想起了爸爸的事情,准备回来好好问问贺茗深,可是自己刚刚走进房门,就看到贺茗深高大的身躯摔倒在了地上。

“贺茗深,你别装,赶紧给我死起来,刚才不是挺有力气的吗!快起来我有事问你!”叶当归用一只脚踹了躺在地上的贺茗深,以为贺茗深是在骗自己。

“贺茗深!”可是地上的贺茗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叶当归蹲了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眉头紧皱,脸色惨白,双手捂着腹部的贺茗深不禁一阵疑惑。

“不会因为刚才自己那一下失血过多了吧!不对啊,血已经凝固了!”叶当归一脸的疑惑。

看着地上一脸痛苦的贺茗深,叶当归纠结了,贺茗深欺骗了自己,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母亲进医院,父亲锒铛入狱,可是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现在躺在地上生病的贺茗深自己静狠不下心来再给他补一刀,自己明明恨他入骨啊!

行动早已快了思绪一步用尽浑身力气把贺茗深抬到了床上。

“李姨,你快去看看贺茗深怎么了!”叶当归不知道贺茗深到底什么了什么病,但是她记得李姨好像曾经当过护士,便快速跑下楼。

“应该是胃病犯了吧!哎!自从……”李姨快步跑到楼上看到贺茗深的样子,自言自语的说到。径自走到了床头柜里拿出贺茗深的胃药,接了杯水喂贺茗深吃下去。抬头看了一眼叶当归把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自己是下人,有些事情不能多嘴。

“李姨,你照顾他,我还有事!”说完叶当归拧着眉转身离开了,之前贺茗深没有胃病的啊!

叶当归去商场买了一件衣服换上,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叶当归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悄悄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可是屁股刚刚沾到椅子,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叶当归经理找你!”总经理的秘书安娜没好气的冲叶当归说道。

“好,马上来!”叶当归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声音。

“总经理你找我?”叶当归走进去,看到只有陈泽明一个人在看文件,小心翼翼地问道。

“今天是你入职的第一天吧!”陈泽明并没有抬头,继续忙着自己手里的工作,听不出什么语气。

“对不起总经理,下次一定不会了,今天,我特殊情况!”叶当归低下了头小声道着歉。

“哦?你今天迟到了吗?”陈泽明抬起头一脸诧异的看着叶当归。

“嗯?总经理的话是什么意思?”叶当归猛地抬起头,自己没迟到吗?不应该啊?

“我的意思是说,每个职员如之前有一个月都要拿出点儿业绩来,最后月底考评的时候才能决定你到底是能留下还是离开。今天是你入职的第一天,按理说应该熟悉一下公司的情况,可是最近出了点儿状况,现在我手里有一个案子,想交给你,如果你能完成,月底考评我给你满分!”陈泽明拿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伸手推倒叶当归面前。

“这算是给我开后门吗?”叶当归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竟然第一天就能有案子做。

“你先看看再说吧!”陈泽明听到叶当归的话后觉得好笑,自己知道这个案子的成功率不大,正在为这件事情发愁,万一自己完不成总裁怪罪下来没有人敢单着,可是此刻面前的叶当归就不同了,总裁对叶当归的照顾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当然自己也不瞎。

“不用看了,经理,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就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叶当归伸手一把拿过了文件夹,好像还怕下一秒陈泽明就会拿回去一样。

“好,给你一周的时间,这个案子我要看到进度!”陈泽明此刻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暗想:叶当归真的是个傻瓜,等着卷铺盖走人吧!

“好!”说完叶当归便抱着文件开开心心的离开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叶当归再也开心不起来。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溺于其中梦话,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叶当归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蹙起了眉头,这是谁,正在考虑着要不要接,手指不听使唤的不小心碰到了接听键。

“请问是叶韩的女儿吗?”电话里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声音。

“是的,请问您是?”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叶当归心里一紧。

“我是警务人员,你父亲现在在医务室,情况有些复杂,您有时间来一趟吗?”警务人员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脸的嫌弃,身体不好还不遵纪守法,净干些违法的事情。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浮世情深,爱你无言
凡尘浮世,爱一人情深,小兜转一转离散,谁会明白结局几分?触了爱的电,爱到不死也不息。这是无言的爱,毫无关系身价几何,两颗心的触动,爱意足已憾动上苍,期待……修到正果,永享转动眼球都困难无比,叶当归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