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挚恋闪婚甜妻

第7章 父亲是谁

发表时间:2021-06-10 23:23:37

苏瑾意呆呆地地对着贺母的墓碑怔怔,一旁的王妈叫了她好几声才回过神来。“老夫人是个很温柔如水很善良真诚的女人,唉……”这几天的朋友相处中,苏瑾意明白王妈并也不是个不喜欢唉声叹气的人“老夫人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女人,唉……”。


推荐指数:★★★★★
>>《挚恋闪婚甜妻》在线阅读>>

《第7章 父亲是谁》精选:

苏瑾意愣愣地对着贺母的墓碑出神,一旁的王妈叫了她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老夫人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女人,唉……”

这几天的相处中,苏瑾意知道王妈并不是个喜欢唉声叹气的人,可是今天一连听到两次王妈的叹息声。

“贺芮霆是不是经常回来看老夫人?”

“先生往年都是在老夫人忌辰的时候回来看她,这个时候回来是第一次。”王妈说着看了苏瑾意一眼,又轻声补充道:“这也是第一次先生带着人一起回来。”

王妈话中的意思是说,此次蜜月之旅,实则是贺芮霆特意带着她来看他母亲的。

虽然来道新西兰的第一天,贺芮霆就对她说过,要带着她去见一个人。苏瑾意在心中揣测过那个人是谁,也有想到过也许是带她去见他的家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是要带她来贺母的墓园。

“老夫人离世以后,你们的先生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么?”说话间苏瑾意想到自己母亲去世后,她在苏家的种种遭遇,不禁对贺芮霆升起一股同命相怜的情绪。

“唉……”王妈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

贺芮霆没有亲人,可是贺家所有的佣人保姆对这位先生的关心都超出了一般主仆的感情。

沉默了半晌,王妈才悠悠开口说道:“老夫人走了以后,先生就一个人去欧洲求学了。那个时候他才十岁,还是个孩子啊。”

“那,他的父亲呢?”苏瑾意问的极其小心,尽管她的心中已经猜到了,贺芮霆的父亲对他也许就如苏园城对她一样。

“不知道,我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王妈的回答出乎了苏瑾意的意料之外。

就连贺芮霆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么?

“他一定很难过吧。”

一直凝视着墓碑的苏瑾意没有看见,站在她身边的王妈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王妈当年陪着贺母移民新西兰,之后贺母去世,她也没有回国,而是留在了贺家位于新西兰的庄园,每周都会来墓园为老夫人扫墓。因此,她照顾贺芮霆的时间并不久。绕是如此,自幼沉默少言的贺芮霆也一直是她心头的牵挂。

现在贺芮霆结婚了,他的身边有了一个可以照顾他关心的人。这么多年心中的挂念终于放下了,王妈眼中翻起隐隐泪光。

“王妈,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瑾意的目光从贺母的墓碑上收回来,却瞥见了王妈有些泛红的眼圈,连忙关切的问道。

“多谢夫人关心,我没事,就是太高兴了。夫人,您真好,和老夫人一样善良温柔。”王妈飞快的抬手失去泪花,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这么多年,苏瑾意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温柔善良。自五岁那年,母亲去世,吴婉心带着苏静苒来到苏家,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以后,她就暗暗发誓,所有失去的东西,她要一件一件的拿回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温柔善良的人。

“夫人,我们出来很久了,回去吧。”

苏瑾意点点头,没有反对,跟着王妈朝庄园的方向走去。

“我知道夫人对先生从前的事情一定很好奇,只是毕竟我照顾先生的时间不长,老夫人走后,我也只在每年老夫人忌辰的时候才见到先生。”

苏瑾意点点头,轻声说道:“我明白。”

“不过就算我没有亲眼见过先生难过的样子,但是任谁都能想象得到失去唯一至亲的痛有多难承受。”

平日里,王妈本不是个多言的人,今天从到了贺母的墓园后,她的话就变的多了起来。字字句句都能听出来,她对贺芮霆的疼惜与怜爱。

王妈不是贺芮霆的亲人,但对他的关心却绝不比任何人少。还有林妈,徐伯,他们都如家里的长辈一般关心着他照顾着他。

“我会好好陪着他。”苏瑾意自己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为了宽慰王妈,还是处于对和自己有着相似经历的贺芮霆的同命相怜,或者是她对他的感情有了一些不同。

“对不起,夫人,我方才太失态了。”王妈当然不会怀疑苏瑾意对贺芮霆的感情,只是每每想到十岁的孩子孤身一人离家万里,就忍不住心疼。

回到房间,苏瑾意整个人缩在宽大柔软的小羊皮沙发上,回想着王妈一路上说的话,贺芮霆的脸也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那天贺芮霆走的匆忙,只说让她乖乖在这儿呆着,也没有说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或者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苏瑾意突然很想打电话给贺芮霆,想听听他的声音。

当她翻出手机通讯录里贺芮霆的电话号码时,却迟迟没有点拨号键。

贺芮霆对她的确表现出来的很亲昵,甚至可以说是宠溺。但是在苏瑾意的感觉里,这种亲密的举动反倒更多像是刻意为之。

她拿着手机迟疑了许久,终于还是放弃了。

既然贺芮霆走的匆忙,回去以后也没有任何消息,一定是遇到了非常麻烦的事情,一定是他太忙了,所以才没有时间联系她。

再说了,她与贺芮霆的这场婚姻,本来就是带有交易性质的,只要他能做到他所承诺的事,其它的想那么多干嘛?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以后,苏瑾意决定把手机丢到一边,甩甩头把贺芮霆的脸从脑海中赶了出去。

“夫人,先生刚刚来电话了,让您回去呢。管家已经帮您订了今天下午的航班,午饭过后司机会送您去机场。”

王妈的声音将苏瑾意的思绪打断。

“好的,谢谢王妈。”

苏瑾意看了一眼被她扔到一边的手机,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贺芮霆对她或许还是有几分真情的吧。

得知下午就要回去的消息后,苏瑾意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之前的不安与顾虑都抛到了一旁。

吃过午饭以后,苏瑾意趁着王妈给她收拾行李的空档,躲在浴室里给自己化了个精致淡雅的妆。

挚恋闪婚甜妻
挚恋闪婚甜妻
所以破环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和自己曾已婚夫的婚礼,被后妈撵出了家门,原来现在有过一面之缘,没想起这个男人让她和自己结婚了,他帮她夺回来本来都属于她的一切。她有些紧张的握着自己的手,在这个办公室中等待着它的主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