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梦里浮花

第十一章 药王谷中不老仙

发表时间:2021-06-10 09:44:46

的武功,三日两次搭救自己,这司徒素月到底是什么人?除了多少的秘密?想起自己曾傻乎乎的“救过”司徒素月,慕容雪不由得有些脸红了,自己啊个傻妞。慕容雪默默的地心里想自己的心事,老者还我以为她是怕司徒素月的伤势,出声安慰道:“女娃儿不需要怕,你家马车内的空间很大,容下三人绰绰有余,望着仍未苏醒的司徒月明,慕容雪心头百转,她与司徒月明相识偶然,初以为是个纨绔子弟,后山庄操琴,始知司徒月明非迂腐书生可比,渐渐地司徒月明闯进了自己的心扉,今又显示出惊人的武功,一日两次相救自己,这司徒月明究竟是什么人?还有多少的秘密?想到自己曾傻乎乎的“救过”司徒月明,慕容雪不禁有些脸红,自己真是个傻妞。。


推荐指数:★★★★★
>>《梦里浮花》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药王谷中不老仙》精选:

  小心翼翼的把司徒月明搬上雇来的马车,慕容雪扔了一把银子给小二就和老者上路了,店小二自会处理好这里的后事,官府是不会认真追究此事的,不过是多了一桩无头案而已,放着的好处不要,莫非是傻子不成。

  马车内的空间很大,容下三人绰绰有余,望着仍未苏醒的司徒月明,慕容雪心头百转,她与司徒月明相识偶然,初以为是个纨绔子弟,后山庄操琴,始知司徒月明非迂腐书生可比,渐渐地司徒月明闯进了自己的心扉,今又显示出惊人的武功,一日两次相救自己,这司徒月明究竟是什么人?还有多少的秘密?想到自己曾傻乎乎的“救过”司徒月明,慕容雪不禁有些脸红,自己真是个傻妞。

  慕容雪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老者还以为她是担心司徒月明的伤势,出声安慰道:“女娃儿不用担心,你家公子没事的。”

  慕容雪这才惊觉自己是十分的失礼,赫然道:“老丈,小女子慕容雪失礼了,请勿与小女子一般见识,请问老丈高姓大名?”

  布衣老头摆摆手,示意不会介意,说道:“老夫裴济世,山野村夫一个,何来高姓大名,你唤我裴老头就成。”裴济世原名裴老三,本是商州城外的一个猎户,独居山中,以打猎为生,一日进城换米,还未出谷就见路旁横卧着一人奄奄一息,裴老三素来慈悲,不及多想,把人救回家中,在裴老三的悉心照料下,得以生还,想不到此人竟是医道顶尖高手,为报恩,收了裴老三为徒,为之改名裴济世,是为让裴老三悬壶济世之意。不几年,把裴老三也培养成医道高手,成为商州城外一带的名医,裴老三的生活大为改观,早已不再以打猎营生,只是以前简朴惯了,穿着打扮仍是十分的朴素,此次在商州城中遇到以前治愈的病人,非要拉他到同福客栈饮酒,却刚好碰见司徒月明、慕容雪力战商州四虎,四虎在商州恶名昭著,人人恨不能得而诛之,司徒月明、慕容雪所作所为大快人心,及至司徒月明为救慕容雪而身受重伤,裴济世天生的慈悲心起,虑及四虎已去其三,一虎虽未身死,亦不知所踪,当是再难作恶,遂出声自荐救治司徒月明。

  慕容雪哪能依裴济世说的称呼,只以神医尊之,裴济世憨直哪里肯受,争持不下,最终以裴老称之。说话间,已到地头,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药王谷三面环山,地处幽静,状似一只横倒的葫芦,入口狭窄之处刚好能容一辆马车通过,入得谷来,眼界为之一开,足有好几十丈的开阔地带。甫入其中,空气里有一丝淡淡的药香味飘来,令人陶醉其中。

  安顿好司徒月明,裴济世对慕容雪道:“你家公子伤情基本稳定,容老夫禀明师尊,明天好为令公子疗伤。”

  慕容雪施了一礼道:“有劳裴老了。”

  自有奴婢过来安排慕容雪的饮食,照料司徒月明的伤势,慕容雪这一天身心俱疲,匆匆用过晚餐早早地就入睡了。

  慕容雪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她不是嗜睡之人,况且慕容山庄也不容许睡懒觉,晨练是必做的功课,实在是昨天受的惊吓太甚,然则慕容雪若是久经江湖,在陌生的环境也是不能如此安睡的。

  走出房间,慕容雪记挂着司徒月明的伤势,朝司徒月明的房间走去,踏入房中,慕容雪见裴济世微弓着身子站立在床边,双手捧着装银针的布袋,身旁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人,面朝里间,从背影上判断此人身形偏于矮小,床上的司徒月明上身的衣物已被除去,露出健硕的身躯,唐朝的风气十分开放,并无男女授受不亲之说,加之是江湖儿女就更无顾忌,故而慕容雪没有退避,反而走上近前。

  听见脚步声,裴济世转头朝慕容雪露出一个无声的微笑,继而回过头去。每次师尊救人裴济世必亲自侍奉,这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机会,凡有疑问,师尊必详细解答。

  与裴济世的施针方法有所不同,裴济世的师尊每次都同时拿起三只银针,稍加熏烤,手腕一抖,手中的三支银针就以已插入司徒月明的身体,认穴之准,手法之精令人叹为观止。整个行针过程似行云流水,毫无阻滞,裴济世的行针手法与之相比若莹虫之与皓月争辉。

  不用片刻,裴济世的师尊已施针完毕,看着他问道:“既有刀伤,又有内伤,你认为应当怎样用药为妥?”

  “医者用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并无固定的成规,就拿眼前的司徒公子来说,刀伤深可及骨,然而并非致命之伤,背心一拳才是要命的重伤,五脏六腑尽被这千钧之力震得移了位,故而应以药石温养,使其恢复生机,再辅以推拿使其归位方能痊愈。”

  慕容雪听着裴济世说话,心中有些怪怪的感觉,仔细一思量才明白裴济世文绉绉的话中夹杂着俚语,要命的,要命的,慕容雪在心中暗笑。

  裴济世的师尊显然对他的这种说话方式习以为常,不以为意,为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裴老三调教成今天的裴济世,遇到他时,裴济世早已过了习武的年纪,心智也是有限,纵是有心也无能为力,只好作罢,这使得裴济世的医术只能达到如此的境地,再无提高的可能了。人身上有很多的地方不是药石所能达到的,只有以深厚的内力治疗才能奏效,药石反而为辅,比如这内腑,世人不知华佗、扁鹊皆是武功高深之人,看来自己的一身艺业要失传了。

  裴济世的师尊没有再看他,站了起来,吩咐道:“夜晚子时,把他抬入密室。”

  裴济世低头躬身道:“是”。

  裴济世的师尊转过身来,眼睛扫过慕容雪。

  “啊!”

  “啊!”

  两声惊呼分别从两人的口中传出,前一声是裴济世师尊的,惊喜的声音;后一声是慕容雪的声音,惊奇的声音。

梦里浮花
梦里浮花
说一声很抱歉,因为是第一次写书,很多事也没需要考虑周详,生活……的压力等等……总而言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此书将占时完全停止更新了,会在以后最合适的时间重画本书。再度说声很抱歉!另:最近将正式推出仙侠新书《天道夺得》,希望能朋友们再次给我需要支持!在这里先谢谢您大家了。邵州城外一道观前,一老一少正围桌而坐。身着道袍老者面貌清癯,长须飘飘,颇有些仙风道骨之感。少年约二十许,星目剑眉,鼻若悬胆,锦衣华服把少年衬托得更加英挺、俊秀。只是道观不似寻常道观那样有香火缭绕,显得有些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