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梦里浮花

第八章 商州四虎

发表时间:2021-06-10 09:44:45

司徒素月知事有不方便,便已不再再次询问,做了个请的手势,他万万想不到也没想起此事竟因自己而起。司徒素月说再见了山庄,踏往了前去长安的路。商州城外,有一草棚搭就的凉亭,亭子的东面坐着一歇歇脚的客人正低下头喝茶,茶桌上放了一柄宝剑。走入草棚搭就的司徒月明刚走出房门,林飞儒正持了书信去呈交师娘,司徒月明见状询问道:“怎么回事?”。


推荐指数:★★★★★
>>《梦里浮花》在线阅读>>

《第八章 商州四虎》精选:

  原来慕容山庄的子弟早上起来晨练的时候发现江纯不见了,江纯练功最是勤奋,从无不练功的道理,着人去叫,房中亦无人应答。林飞儒匆匆赶到时,房中的物品一如平时,只是不见了江纯常穿戴的衣物,桌上留书一封呈交师娘。计策是成了,但师弟也走了。

  司徒月明刚走出房门,林飞儒正持了书信去呈交师娘,司徒月明见状询问道:“怎么回事?”

  林飞儒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道还不是因为你的出现。一指后院,示意还要去禀报师娘。

  司徒月明知事有不便,便不再询问,做了个请的手势,他万万没有想到此事竟是因自己而起。

  司徒月明告别了山庄,踏上了前往长安的路。

  商州城外,有一草棚搭就的凉亭,亭子的东面坐着一歇脚的客人正低头饮茶,茶桌上放了一柄宝剑。

  走进草棚搭就的凉亭坐了下来,司徒月明把玩着手中的茶碗:“老丈,好像没什么人呀?”

  “是的,公子。”卖茶的老头答道。

  “这年月不太平,往来的客商很少了。”

  “那老丈卖茶岂不是……。”

  “是的,小老儿不是身有残疾,又没有其他的营生好做么?”

  司徒月明心中有些感叹,好好一个大唐,自安禄山史思明之乱后,再也没有消停过,藩镇林立,盗贼丛生,弄得民不聊生。

  司徒月明暗自感慨时,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倒茶,倒茶,快倒茶,爷要喝茶。”司徒月明扭头看去,一满脸虬鬓大汉正牵了马往茶亭走来。

  连着喝了三大碗茶,大汉伸手抹了抹嘴角的水珠,抬腿就要上马。卖茶的老头嚅嚅的说道:“客官,这茶钱……”。

  吃大汉的一瞪,老汉下面的话竟是说不出来了,他常年在商州城外卖茶,知道如此霸道的人不是兵就是匪,得罪不起。

  “慢着!”司徒月明看不过眼,站起身来道:“哪有喝了茶不给钱的道理。”

  “公子,算了,算了吧。”老汉有些无奈的说道。

  虬鬓大汉看着文士打扮的司徒月明轻蔑的笑道:“老子在商州城中就是吃了一桌酒席也没有人敢收钱,喝了几碗茶竟有不开眼的东西来指东道西,也不在商州城打听打听我城南虎陆良是什么人?”

  司徒月明见老汉害怕,本不欲多事,闻言心头火起:“我管你城南虎还是城北虎,喝了茶就要给钱,天经地义。”

  卖茶的老汉听到城南虎的名字脸色顿时苍白,商州四虎他是知道的,那可是能止小儿夜啼的人物。商州四虎本是商州的无赖少年,专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数年前,因醉酒在商州最大的酒楼杏花楼闹事,被杏花楼掌柜买通官府定罪逐出商州城,却不料几年后学成一身武艺回来,又勾结了当时的州府官员,寻了个事端,霸占了杏花楼,流放杏花楼的掌柜,妻女皆充作奴婢妓女,搞得人家家破人亡,此后,商州四虎更是嚣张,在商州城中无人敢惹,城南虎陆良虽名良实则最为无德,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商州人恨不能生食之,偏偏奈何不得。

  老汉怕司徒月明呈血气之勇,忙叫道:“公子……。”

  城南虎陆良在商州跋扈惯了,几曾有人敢顶撞过,况且司徒月明一身文士打扮,又不是商州本地口音,岂不是待宰羔羊。不等老汉的话说完,成南虎陆良嘿嘿冷笑一声,刷的抽出腰中大刀,径直朝司徒月明奔来。

  司徒月明不想这厮如此大胆,可想而知这城南虎是何等的凶神恶煞,难怪卖茶的老汉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司徒月明心中冷冷一笑,打定主意要让这陆良后悔今生遇见了他。

  刀光一闪,陆良一刀劈下,司徒月明尚未动作,一声冷哼响起,斜刺里一柄剑横递过来,架住了陆良劈下的刀。这一下横生枝节,陆良气得七窍生烟,真是流年不利,刚才的刺头还未来得及打发,又冒出来不知是哪路的神仙。

  东面而坐的人缓缓转身立了起来,赫然正是慕容山庄的慕容雪,一身男装打扮。

  看着司徒月明奇怪的眼神,慕容雪朝司徒月明一笑,道:“等我打发了这城南猫再说。”

  司徒月明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妮子怎么会在这儿呢?阴魂不散似的。

  城南虎见两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招横扫千军竟要把司徒月明与慕容雪二人同时毙于刀下。

  慕容雪岂能容他得逞,手腕轻轻一抖,挽起一朵剑花,后发先至,如毒蛇吐蕊,准确无比的刺中了陆良握刀的手。

  陆良大叫一声,刀已跌落在地,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尘土,呆呆地看着慕容雪,想不到自己竟不是娃儿的一合之敌,况且这娃儿分明是女扮男装,想要说上几句狠话,却又怕激怒她吃更大的苦头,一时呆在那儿做不得声。

  “如以后再作恶落到本姑娘手里,定不饶恕,还不快滚!”慕容雪冷冷地道。

  陆良脸色铁青,转身就走。

  “慢着,留下茶钱。”慕容雪喝道。

  陆良摘下钱袋扔在桌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卖茶的老头千恩万谢的接过慕容雪递过来的钱袋,担心的说道:“姑娘,商州四虎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你们还是快些离开吧!”

  慕容雪笑道:“不碍的,若是不来找便罢了,下次就不会这样便宜了。对了,商州四虎是什么人物如此的霸道。”

  “商州四虎是商州的一霸,老大城东虎向易城一身横练功夫了得,刀枪不入,老二城南虎陆良,就是刚才这人,使得一手好刀,老三城西虎林广,使得一手好箭,箭无虚发,老四城北虎莫言剑术高超,出神入化,四人之中以老二城南虎的武功最差。老四的武功最高且最为狡猾,死在其手中的武林人士不少,姑娘,你们还是避一避吧,俗话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他们还有官府暗中撑腰呢。”看着慕容雪无所谓的态度,老汉着急的道。

  慕容雪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没事的!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手下留情了。”

  司徒月明这才插得上话:“慕容姑娘,你怎么也来了?”

  慕容雪白了司徒月明一眼,笑道:“我们走吧,边走边说。”

  “好的,走吧。”司徒月明心道,这妮子不会有毛病吧,我又没有得罪你,怎么好像到商州也是我的错似的。

梦里浮花
梦里浮花
说一声很抱歉,因为是第一次写书,很多事也没需要考虑周详,生活……的压力等等……总而言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此书将占时完全停止更新了,会在以后最合适的时间重画本书。再度说声很抱歉!另:最近将正式推出仙侠新书《天道夺得》,希望能朋友们再次给我需要支持!在这里先谢谢您大家了。邵州城外一道观前,一老一少正围桌而坐。身着道袍老者面貌清癯,长须飘飘,颇有些仙风道骨之感。少年约二十许,星目剑眉,鼻若悬胆,锦衣华服把少年衬托得更加英挺、俊秀。只是道观不似寻常道观那样有香火缭绕,显得有些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