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噬徒

第九章 汇合

发表时间:2021-05-04 23:10:46

我急忙用手臂档住,手臂上立马传来绷紧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借着黯淡我月光我看见在我身前的像是是张肖!此时他正一口咬在我的手臂上,幸好我手臂还缠着厚厚的布条,不然的话当然会被直接咬到!  么张肖变为了行尸?!  很显然是这样,要不然的话“沙沙”。


推荐指数:★★★★★
>>《噬徒》在线阅读>>

《第九章 汇合》精选:

  第九章

  靠着柱子我居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本以为我今天睡过一会儿应该可以坚持到后半夜的,但是在夕阳无限风光下身体极度疲乏的人又怎么抵挡得住那份倦意呢?

  不知过了多久。

  “沙沙”

  趿拉脚步的声音

  “咯咯”

  紧接着,我感觉到睡梦中有人猛地突然掐住我的肩膀!我下意识的挺身而起。

  “咚”

  额头好像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磕得我额头一阵闷疼。定眼一看!忽然一个身影迅速的扑向我!

  什么玩意!我连忙用手臂挡住,手臂上立刻传来紧绷的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住了!借着暗淡我月光我看到在我身前的好像是张肖!此时他正一口咬在我的手臂上,还好我手臂还缠着厚厚的布条,不然肯定会被直接咬到!

  难道张肖变成了行尸?!

  很显然是这样,要不然他怎么会突然无缘无故攻击我。我手臂发力想要抵开变成行尸的张肖,但是张肖几乎整个人压在我身上,本来我就靠在柱子上,腰腿根本就发不上力。张肖的力气很大,应该刚变成行尸身体关节和肌肉尚未僵化的缘故,一下子死死的将我压制在柱子上不能动弹!

  我慌了神!

  “赶紧起来!”

  我连忙喊到,又不敢喊得大声,现在城市都陷入了死寂,声音会传播得很远,到时候怕是会引来更多的行尸。

  人呢?

  透过间隙我瞥了一眼之前蔡延睡觉的位置,那里只剩下一张纸皮,空无一人,连田雪玲也不见了!怎么回事!这节骨眼上深更半夜的难道是结伴偷情去了吗?!

  张肖没有给我分心的机会,死死的咬着我的左手小臂,不过一时半会儿还伤不到我,我另一只手只能不断的格挡着张肖虚抓的双手,我怕一不小心会被他抓破皮肤。我们就这样僵持不下,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行尸的力气仿佛源源不绝般,或者说它们没有疲倦的意识,再这么下去的话不是办法,要是气力耗尽,我肯定要吃亏。

  我开始剧烈的挣扎,借由双脚的力量想要将自己的身体蹬离柱子,后背摩擦在粗糙的水泥上磨得生疼,李晶晶给的这件T恤估计要报销掉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

  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挪动,突然后背抵空,失去依靠直接倒在地上。

  不知道行尸有没有意识,它好像知道它咬不穿我手臂上的布条索性松开嘴朝我脖子袭来,这是趁我虚要我命的节奏啊!正好之前被咬着的手腾了出来,慌忙中我居然准确无误的掐中他的脖子!好险,要是不小心伸到它嘴里,那后果真的就不堪设想了。想想都一阵后怕,这样反倒让我有了些喘息的机会。

  我的手比它要长一些,加上躺在地上手臂能使上一些力气,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压迫感,我连忙用另一只手一拳狠狠的砸在它的脑袋上。

  我还天真的以为我能够单手打爆它的脑袋,但这一拳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唯一起到的作用只有它流了一口血水与唾液的恶心混合物差点滴到了我的衣服上。

  双手躺着手臂伸直发力是没有办法持久保持同样的大力度,行尸的距离越拉越近,我都能清楚的闻到它的口臭味。

  怎么办!怎么办!

  这样子我根本没有办法摆脱掉!

  武器!武器!可是身旁连块砖头也没有!

  枪!

  对我有枪!

  我终于记起来我之前有把手枪放进我的裤兜里!而且还剩下一发子弹!

  我赶忙摸了摸自己的裤兜。居然没有!另一边口袋也没有感觉到有枪揣兜里的感觉,我的枪呢!

  我急忙望了望四周,借着昏暗的月光我看到,我的枪不知道何时遗落在距离我的手一米多的距离。我奋力挣扎着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每挪动一点我和行尸之间的距离就越近一些。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鼻子距离行尸的嘴已经剩下差不多一寸多距离!它那恶心的牙口就快要和我有‘亲密接触’了!

  时间迫在眉睫!我破釜沉舟般猛的一发力!右手够到枪了!

  抓起手枪我直接对着行尸的脑袋扣动扳机!

  我去!这是半自动手枪!一只手没法给枪上膛!就在扣动扳机那一瞬间的松懈,行尸抓到机会对着我的脸张口就咬过来!情急之下,我用力的扭动脖子,一下子用力太猛加上幅度太大痛得我有些眼冒金星,顾不得那么多,张口咬住枪用力把钱推上前给枪上了膛,再次对着行尸的脑袋扣动扳机!

  “砰!”

  这次没有我失望,枪口闪现出火花的同时,一股粘稠的东西劈头盖脸的挥洒下来!我赶忙闭上眼嘴屏住呼吸。手臂也在这一瞬间没了压迫力,看来我顺利的干掉它了。

  推开压在我身上的尸体,拉起T恤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秽物,我没有起身,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刚刚还真是九死一生命悬一线,差点小命就没有了,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阵急促攀爬楼梯的脚步声。

  “怎么回事!”

  楼梯口传来蔡延的声音。

  蔡延和田雪玲的声音出现在一侧的楼梯口边,手里拿着不知道是手机还是什么的发出的微弱的灯光。

  我没有回答他们,只是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们看到躺在一旁被爆了头的张肖后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没事吧!”蔡延连忙跑过来扶起我。

  “没事...”缓过气后我从兜里掏出了香烟,点燃。

  “不好意思,我刚刚陪田雪玲去上了个厕所,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蔡延解释到。

  上厕所?是真是假都不重要,这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又怎么会怪他们呢,这样也好,要不然张肖袭击的人很可能是他们中的一个而不是我,保不齐还会有人受伤,也算是件好事,至少我并没有受伤。

  张肖的尸体在这里,这第三层是呆不下去了,我们只能爬到第四层过夜。经过这段插曲,我们三人都没有了睡意,只能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主要还是我和蔡延在说,田雪玲性格好像有点内向,最多也就嗯嗯呀呀的应一两声,就这样我们一直坐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

  在蔡延的提议下,我们将张肖的尸体搬到楼下,找了工具给他下了葬。弄完这些晨曦已经缓缓的升上了地平线,简单的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了。

  行尸已经分散,很快我们就顺利到达了超市......

  “快开门!是我!”我压低声音敲打着超市的后门。

  很快超市的门就打开了,我们三人鱼贯而入。

  超市里还是点着蜡烛,李晶晶看到我回来居然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貌似还传来些许哽咽的声音。

  “你不知道,这小姑娘昨晚有多担心你,她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还好没事,对了这两位是?”王峥嵘关上了超市的门。

  “我能有什么事,昨天遇到他们所以耽搁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找到枪现在子弹全都打完了。对了,这位叫蔡延,是一名医生,这是田雪玲。”我双手无所适从,李晶晶这会儿才松开我,偷偷的拭去眼角的泪花。

  “你好,我叫王峥嵘。”王峥嵘很大气的伸出手和蔡延握在一起。

  “这位...”我刚想介绍,李晶晶抢话说到“你们好,我叫李晶晶,木子李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晶。”说完还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前一秒钟还哭哭啼啼,这会儿又笑得阳光灿烂。

  “长话短说,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蔡延你帮王峥嵘看看他的手怎么样了,我现在要出去找一下交通工具。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哪里有橡皮筏之类的东西?”我还是觉得走水路离开这座城市比较稳妥。

  “橡皮筏?你要那个干嘛?我记得打大园路那边有一家渔具店,以前我经常和同事去钓鱼在那里买过几次东西,那里好像有卖橡皮筏。”不愧是当医生的,我们这些底薪阶层哪有那个闲情逸致去钓鱼。

  “你不会想告诉我你有去过城中河也就是臭水沟那里钓过鱼吧?!”我连忙问到。

  “是钓过,那里的鱼根本就吃不了,不过倒是很多。怎么了?你不会想去钓鱼吧这时候?”蔡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由得开心得想要亲蔡延一口,当然这只是形容词,我性取向还是很正常的。太好了,还以为今天要在这上面浪费掉一些时间,好人有好报,这句话太经典了,简直就是真理啊!

  “钓鱼?怎么可能,你知道怎么走对吧?”

  “嗯,只要到大园路我就能找到那里,城中河离大园路也不远。”

  “那就好,你先帮王叔看看手,我们一会儿或者休息一下下午就离开这座城市。”

  “哦!啊!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我怎么没想到呢,哈哈!”蔡延高兴的拍着自己的额头,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

  接下来的时间里,蔡延在帮王叔治疗手臂的骨折,李晶晶和田雪玲帮忙打下手。我吃了点东西就躺倒在之前铺好的地铺上,虽然没有躺在床上舒服,但昨晚一直是坐着靠在粗糙的水泥上,和这会儿完全就是天壤之别。索性我就闭目养神小睡一番,要知道在这种环境下求生,一定要能吃能睡,抓到机会就得好好休息一样让自己的身体状况永远保持最佳状态。

噬徒
噬徒
“喂,喂?……”  “这里是DOO,请问您有噬徒会出现的痕迹吗?”  “喂?”  电话,被尖利的兽齿嚼碎,咽进了肚。  帮帮我你……切记吃我……  二十年的。  怎么,想咬我啊,你脑子糊屎了吧?  女王大人教训的是。这个不寻常月份总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现象。在百姓心里,不知道又是哪个人触怒了天神,才会有如此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