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噬徒

第七章 救助

发表时间:2021-05-04 23:10:46

的。望着满目疮痍的城市,我都忍在想,究竟除了多少个幸存者者,这个社会还能重拾秩序完全恢复现在吗?  “咯咯”  走肉不厌其烦嗑牙的声音总会被打断我的思路,算了,想太多也没有用倒不如多愁善感大发感叹还倒不如行动出来自己寻找答案。  我迅速朝之后居住生活的地街道上还是一片凌乱,尸臭味越加浓郁,之前陈尸在这里的行尸身上传来阵阵恶臭,苍蝇在尸体上不断****,看起来有够反胃。我拿出准备好的布条当作口罩掩住口鼻,大灾之后必有大疫,不做好防范工作的话很可能会染上瘟疫之类的。看着满目疮痍的城市,我忍不住在想,到底还有多少个幸存者,这个社会还能重拾秩序恢复以前吗?。


推荐指数:★★★★★
>>《噬徒》在线阅读>>

《第七章 救助》精选:

  第七章将李晶晶放下来睡后,我叫醒王峥嵘帮我把门关上,带上消防斧我就出了超市。此时天色尚早,如果顺利的话应该能在黄昏之前回来这里,就算没办法及时回到这里我背包里的食物也足够我支撑一两天。

  街道上还是一片凌乱,尸臭味越加浓郁,之前陈尸在这里的行尸身上传来阵阵恶臭,苍蝇在尸体上不断****,看起来有够反胃。我拿出准备好的布条当作口罩掩住口鼻,大灾之后必有大疫,不做好防范工作的话很可能会染上瘟疫之类的。看着满目疮痍的城市,我忍不住在想,到底还有多少个幸存者,这个社会还能重拾秩序恢复以前吗?

  “咯咯”

  行尸不厌其烦嗑牙的声音总能打断我的思路,算了,想太多也没用与其多愁善感大发感慨还不如行动起来自己找寻答案。

  我迅速朝之前居住的地方前进,这一行除了找到枪之外我还想到附近的药店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必需药品,毕竟不能任由王峥嵘手臂就这么断着,而且也要防止受伤伤口感染,早知道当初就该上大学学个医科什么的,医疗知识在现如今显得极其重要,不然小小的感染都可能致命。

  为了尽量避免和行尸发生冲突,我的行动很小心,跟个小偷一样东躲西藏,好在这么做效果还不错,虽然有行尸注意到我,但不至于被群围,依靠人类敏捷的行动能力还是能干净利索的甩掉它们。

  很快我就来到了之前居住的街道上。

  那辆装甲车还在,地上有许多碎肉残渣,应该是那名士兵留下的,只是没有看到他的尸体,想必是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变成其中一员了吧!脑海中不由得想起那时手榴弹爆炸的一幕,或许已经变成碎肉被行尸分食了也说不定。

  我眼睛扫了扫周遭,每个士兵应该都有配备机枪但并没有看到机枪遗落在地上。

  手枪!

  我看到在已经风干的黑色血渍中有一把手枪静静的躺在其中,我大喜过望,连忙跑过去,也不管枪上仍粘稠着的血迹,欣喜若狂的打量着这把手枪,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摸到真枪,沉甸甸的感觉跟玩具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打开弹夹,里面居然还剩下十二发子弹!

  “快走!我垫后!”

  不远处转角传来这样的声音。

  我连忙把枪在一旁的尸体身上擦了擦揣进口袋中,我不会开枪,就算会开也不会浪费掉宝贵的子弹,说不定必要时这把枪还能救我一命,所以能不用还是尽量别浪费。

  循着声音的来源,我小心翼翼的移动到墙边,双手紧紧的握着消防斧,探出头去。

  只见两男一女背着两个黑色的背包正往这边过来,看看他们的身后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黑压压的一片,全都是行尸!就视线可及之处起码有三百具行尸以上!浩浩荡荡,要让这群行尸堵住,绝对有死无生!

  三人正要往一条死巷子里面跑,我连忙探出头来。

  “那边是死巷子!不要过去!往这边!”

  这一带我住了很久,所以我对这一带的地形很熟悉,虽然不认识他们三个人,但我还是决定帮他们一把!

  三人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放弃了那条巷子冲我这边跑过来。人一旦落入危机,这时候如果有人站出来给他指路,他就会当成救命稻草一般信任,完全不会思量,此时那三个人就是如此。

  等他们靠近我后,没时间打量他们,我带头立马撒腿就跑。

  我不敢把他们带回超市,超市那后门挡不住这么多行尸,这一带能够甩掉这么多行尸的地方就只有附近的那所中学,只是不知道那所中学的行尸多不多,如果多的话无疑是自投罗网。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末日爆发那天应该是周末,学生应该不上课才对。学校是用两米左右的围墙围起来的,可以依靠这些围墙将行尸拦住。

  我马不停蹄的跑向记忆中的那所中学。

  三人紧跟其后,由于动静太大,这附近的行尸都被吸引过来,目测就我们的周围起码好几百具行尸,我第一次感觉到危机降临,这是我从没有见过的规模,三人中的那两名男子也不含糊,一直围绕在女子的周围清理靠近的行尸。此时他们身上的衣物早已经辨认不出原先的模样,每个人都跟血人似的,要不注意还真以为是行尸中的一员。

  我们就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般狼狈的逃窜,还要时不时注意道路上的障碍物,一旦被绊倒,绝对会是人生中摔得最重的一跤。

  第九中学

  没多久第九中学终于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大门那两扇铁门紧锁着,从门之间的间隙可以看到校园里很空荡,看来我估计得没错,末日爆发的时候正值学校放假。只是面对这两米多高的铁门有点难搞。

  “翻过去!快!”

  我指着大门喊到。

  我将消防斧丢了过去,率先爬上了铁门,爬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把手伸向他们。

  眼看行尸一步步逼近,规模比刚刚还要多上差不多一半,最近的行尸离我们差不多也就十来米的距离。两名男子倒颇有绅士风度,女士优先,两人推着那名女子上前攀爬铁门。

  可能女人本身体力要比男人差一些,这会儿这名女子怕是已经累得几近虚脱,两人从下面托着我从上面拉才勉强上了铁门。

  “别停下!快爬!”

  我咬牙用力的拉着女子。

  女子上到一半后,两名男子才竞向爬上铁门。我没有做停留,小心翼翼的翻过门上的锥形立杆,一个翻身就翻了过去,松手跳了下去。那名女子就没有我这么灵活了,笨手笨脚再加上体力不济,只能依靠两名男子的推力攀爬。

  最近的行尸已经跟过来了,一名男子的脚被行尸拽住了!男子死死的抓着铁门不敢松手,另一只脚不听的踹向那具行尸,只是那具行尸死死的抓住他的脚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张嘴就咬,任凭他怎么踹就是不肯松手,脸上早已经被踹得血肉模糊。另一名男子也帮忙想帮他摆脱这具行尸。

  越来越多的行尸靠过来,再这样下去不但他们会被拉下去,就连铁门也会被推搡的行尸推到,正所谓墙倒众人推,我可不觉得这扇铁门能抵挡得住几百号行尸的力量。

  那名女子翻了过来,不过小腿好像被划伤了流着鲜血,此时正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没时间去扶起她,我想帮那两个哥们一把,但铁门的间隙太小了,消防斧根本就挥不动。

  对了,枪!我有枪!这种时刻我也顾不得浪费不浪费了,直接掏出手枪,上膛!对着那具行尸的脑袋扣了一下扳机!

  “砰!”

  这么近的距离,即便是新手也能准确无误的命中目标。后坐力让我感觉虎口震得发麻,虎口倒没什么,耳朵里感觉嗡嗡作响,那具行尸直接脑袋开了花,子弹穿透它的头颅打到了另一具倒霉的行尸脑袋上,一箭双雕!没想到第一次开枪居然就开了个葫芦串!不过可没时间让我庆祝,我又连续开了三枪,只不过这次只有两具行尸倒地。

  那具行尸一松手,两人就迅速爬了过来!落地的时候都因为重心不稳摔了一跤。

  “没事吧!赶紧起来!这门挡不了多久!我们还得再翻过围墙!”

  我连忙扶起那名受伤的男子,男子对我投以致谢的目光。另一名男子也缓了过来,扶起那名女子,还是由我带头往操场的方向跑去。

  我的计划就是依靠学校的地势和围墙甩掉这些行尸,把行尸引到学校后,利用校门可以减缓行尸的移动速度,再将行尸引进校园,我们再从围墙翻出去逃离这里。

  “哗啦”

  我们没跑多远身后就传来校门倒地的声音,看来行尸的力量要比我想象中的大许多,看似牢固的校门也没能争取太多时间。校园里也有几具行尸出现,我们没有理会,现在分秒必争,要知道还有一堵高墙在等着我们,我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清理几具行尸。

  这所学校我来这里打过几次篮球,操场的方向我还是记得的。

  带着三人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学校的大操场。

  操场很宽阔,占地面积足有十个足球场左右,聚集在这里的行尸也有十几具。

  “那里!从那里翻过去!”我指着操场一角的围墙喊到。

  然后拿着枪对着靠近的行尸开了一枪,要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我费不了什么劲,毕竟身高摆在这,但他们估计够呛,所以我必须清理掉一些行尸为他们多争取一些时间。

  三人心领神会,立刻朝我所指的方向奔去,我小跑跟在他们后面,枪斧并用。

  还是由那名女子先翻过去两人在后门托举,相互配合的话两米多的围墙也构不成多大的障碍,女子很快就翻上了围墙。

  “啊!有玻璃!”

  女子大叫到。

  很多人在建造围墙的时候都会在上面嵌上一些玻璃防止别人翻阅,为了防止学生翻墙逃学这间学校的围墙也不例外,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管玻璃,受点伤总比命没了强不是吗?

  “快跳下去!”

  眼看行尸越来越多,我渐渐感到力不从心,记得没错的话我应该只剩下一发子弹了。操场上原先的行尸是所剩无几,但是从操场外赶来的尸群还是这么壮观。不能再拖,再拖下去我自己都有危险。

  见那两名男子也开始翻上围墙后,我便不再恋战,将手枪揣进兜里,跑过去将消防斧丢到围墙的另一边,奋力冲刺用力一跃,一把抓到围墙边缘。手指抠在玻璃渣上渗出了鲜血,我手臂发力,用手肘抵在了围墙上。

  还好之前在手臂上缠了厚厚一层布条,不然手臂不知道要划破流多少血,他们三个就没拿幸运了,手臂跟衣服都被划破流出了不少鲜血,墙上好些鲜血。

  一切顺利,我们几个人都顺利的翻过了围墙。

  这围墙后面是一大片田地,这里是城市仅有的一片田园风光,许多学校的教师在课余在这边种上了农作物,当然也就不外乎一些蔬菜瓜果之类的。

  没时间欣赏田园风光,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好不容易找到枪结果子弹就剩下了一发,趁着离天黑还有段时间,我得去找找看看能不能再得到一把枪,还有药品,毕竟我有任务在身。

  “谢谢你,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蔡延,我旁边的哥们叫张肖,她叫田雪玲。”

  三人中长相斯文有些娃娃脸的白净男子介绍到,其余两人只是微笑着对我点了下头。

  “我叫栗源。那么我先走了,你们注意安全。”

  我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d

噬徒
噬徒
“喂,喂?……”  “这里是DOO,请问您有噬徒会出现的痕迹吗?”  “喂?”  电话,被尖利的兽齿嚼碎,咽进了肚。  帮帮我你……切记吃我……  二十年的。  怎么,想咬我啊,你脑子糊屎了吧?  女王大人教训的是。这个不寻常月份总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现象。在百姓心里,不知道又是哪个人触怒了天神,才会有如此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