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噬徒

第五章 抱团求生

发表时间:2021-05-04 23:10:45

早已离开了这里了。毕竟,不代表中国她姑姑就肯定还好好活着,起码在离开了这间公寓的时候是好好活着的,至于现在的在哪,究竟还有也没好好活着,这个就严禁而知了。  “的确你姑姑没在,我了把你送进这里了,如果我就先走了。”  我的任务了完成4了,我现在的也可以踏往我的回轻手轻脚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后,没有发现人或者行尸。。


推荐指数:★★★★★
>>《噬徒》在线阅读>>

《第五章 抱团求生》精选:

  房间里拉着窗帘,视线所及之处很昏暗。客厅空无一人,我小心翼翼的摸进去,不能大意,说不定在哪个看不到的死角里突然就蹦出一个可怕的东西出来,毕竟电视里经常这么演,小心驶得万年船。

  轻手轻脚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后,没有发现人或者行尸。

  李晶晶关上了门。

  “姑...”

  李晶晶刚喊出声我就制止了她,客厅里安全不代表房间里也没有东西。随即,我们又将每个房间都搜寻了一遍,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估计她姑姑早就离开这里了。当然,不代表她姑姑就一定还活着,至少在离开这间公寓的时候是活着的,至于现在在哪,到底还有没有活着,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看来你姑姑没在,我已经把你送到这里了,那么我就先走了。”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现在可以踏上我的回家之旅了。我掏出李晶晶给我作为报酬的香烟,任务完成了,报酬我可以名正言顺的享用了吧!

  “你要走?去哪?”

  李晶晶不解的问到。

  “我要回家。”

  我露出一个笑容,对于没有可能再见的人,没有必要再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了不是吗?

  掏出一根烟,丢了一根给中年人,自己点燃,吸了一口。

  吞云吐雾,高档香烟也不过如此,这股味还没有廉价香烟来得舒畅,或许我这**丝只适合抽廉价香烟吧!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王峥嵘,你们叫我王叔王哥,老王都行。小兄弟,外面这么危险,我们如果不团结起来,生存几率会降低许多。”中年人有些担忧的看了看门外,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将香烟点燃。

  生存几率会降低?一个肥胖还断了条胳膊的中年人,一个柔弱的女孩,跟他们绑在一块怕是生存几率更低。不是我自吹自擂,我自己一个人的生存几率远比和他们搅在一块要高得多不是吗?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世界里,独善其身和舍己为人哪个更具优势不言而喻。

  我没有说话只是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行尸赶来了,正拍打挠抓着门,那种声音听起来让人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从之前的状况来看,现在外面应该聚集了好几个行尸,有可能更多,好在这里是那种不锈钢制的防盗门,暂时应该是安全的,但要贸然从这里强突出去,是为不明智之举。

  客厅里很安静,我们三个人都很安静,李晶晶和王峥嵘各自坐在沙发上,李晶晶背对着我,王峥嵘也在一口接一口的抽着香烟。

  抽完三根烟后,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现在才下午三点多,这里处于城市的边缘,现在出去找到交通工具的话应该能在天黑之前离开这座城市找到庇护所,原本就计划着今天下午离开这里到达最近的城镇落脚,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我从地上起身,将背包重新背回肩膀。

  “能不能...”李晶晶欲言又止,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到“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希望你能平安回家...”听李晶晶的声音带有些嘤嘤的哽咽。

  你是个好人?

  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这句话,因为之前就有几个女人对我这么说错,不对,她的语气有点不对劲不会是哭了吧!

  我有些失措,我最害怕的就是女人哭,最受不了女人这点。

  “你不会是哭了吧...”

  我试探性的问到。

  “呜呜呜...”

  李晶晶哭出来声音。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呜呜...”

  李晶晶边哭边哽咽着说。

  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我有些抓狂,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吧!

  “对不起,我不该说你冷血。”

  伴随着抽泣声,李晶晶的话仿佛能洞察到我的心思,我确实因为这件事不悦。

  “没事,都过去了,你们好自为之。”

  我掂了掂背包。

  “能不能...能不能...带上我...”

  李晶晶眼中泛着泪光,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望着我。

  我去,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以恳求的眼神看着我,不过归根结底,我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又或者说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讨厌李晶晶,任由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自生自灭,身为男人的我,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好吧,我是一个容易动摇的人......

  我走到窗户旁,掀开窗帘。

  不知道行尸之间是如何传递信号的,可能只是简单的因为它们拍打不锈钢门时发出的声响吸引,外面陆陆续续有行尸正朝这栋楼赶过来,数目虽然不算太多,但是如果正面突围出去怕是很难全身而退。

  留在这里的话,没水没电也没有生活物资,支撑不了多久,必须趁天黑能见度变低之前离开这里找到合适的庇护所,要么是在这里过上一夜,但我不喜欢夜长梦多的感觉,行尸在门外挠门拍打的声音有够烦人。

  五楼不算高,估计最多也就三十多米,看了看防盗网的周边,不如我所料,这些防盗网都是里面上膨胀螺丝固定的,从里面可以将防盗网卸下来。

  我跑到在厨房里找到了一把菜刀,还有一个工具箱。

  “找一些衣服和床单给我,收拾好东西,最好用背包装。”

  我头也不回的说,然后找出扳手开始扭防盗网上的膨胀螺丝。

  抬头一看,李晶晶和王峥嵘坐在原地看着我,李晶晶已经停止了哭泣,看来女人心如变天,阴晴不定。

  “还愣着干嘛,不想在这里过夜的话就赶紧行动。”

  我没好气的说。

  “啊...哦...知道了。”

  李晶晶立刻明白了,知道我不会撇下她,她神态居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我不由得有些怀疑,难道她刚刚是在博取同情?这哪是纯真善良的女孩啊,简直就是心机碧池!不过,看到她脸上露出的笑容,我感觉到心情有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豁然开朗一般,我也不知道自己形容得够不够贴切。

  李晶晶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大包小包的放在客厅,王峥嵘也找到了几张床单还有一些衣物。

  “拿去穿上。”

  李晶晶将一条白色的T恤丢到我身上。

  我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着她。这是一条年轻男式的圆领T恤,这里我刚刚探查过了,这里只有女人生活的痕迹,只有她和她姑姑生活在这里,她哪来的男人T恤,莫非真的是心机碧池,偷偷带男人回家睡觉留下的?

  “看什么看!便宜你了,这是我买来当睡衣的,爱穿不穿,不穿你就当个暴露狂吧!”

  李晶晶不爽的说。

  我看了看这件白色的T恤,洗得很干净,不知道是洗衣粉还是属于女孩的“香气”,感觉挺好闻的。很多女孩子确实喜欢买这种大号的男人衣服用来当睡意,所以确实很有可能是李晶晶拿来当睡衣的。睡衣,贴身到不行...好香艳的感觉,当然,我现在可没有那种心思,也不会再有那种可怕的想法,不过我还是决定恶心她一回。

  我将衣服单手托着,闭着眼睛装作很陶醉的样子,将衣服贴在脸上,蹭了蹭,然后猛地吸了一口衣服上的香气。

  “猥琐,非常之猥琐。”

  李晶晶说完给了我一个白眼,王峥嵘也被我们两个人的行为逗笑了。

  猥琐......

  好吧,自作孽不可活。

  防盗网只差最后一个螺丝没有扭下来了,只要把全部的螺丝扭下来用力踹一下防盗网就会掉下去。把窗帘扯下来,然后开始将窗帘床单衣服之类的绑成一股...

  “你不会想让我们都从这里下去吧?”王峥嵘看了看自己缠着的手臂。

  “只有我。听着,一会儿我会先从这里下去吸引开行尸,然后你们两个看准时机从楼梯下来。然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超市,在那里过夜,明天再出发离开这座城市,明白?还有,李晶晶,你不要大包小包的,我们不是出门旅行,拿上一两套衣服就好,最好带上两个空的背包。”

  我将最后一件衣服使劲绑好,这么长应该够到地面了。然后在屋里找到一把带鞘的水果刀和一把斩骨刀插在腰间,又找来一件衬衫撕成条状然后在双手的小臂上缠了厚厚一层,没有远距离武器这么做但愿能够起到防止手臂被抓咬受伤的作用。

  做好这些后,我让李晶晶帮我把沙发搬到窗户边,背上背包,将绳索的一头系在沙发上固定好。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做,小时候虽然经常爬树,但这么高的距离还是第一次,希望一切顺利。

  “你们两个看准时机,门外没有声响后等一会儿再出去,如果门口没有听到动静了,你们就摇一摇毛巾之类的东西告诉我。”我嘱咐到。

  “嗯,祝你成功。”王峥嵘拍了拍我的肩膀,投以致谢的目光。

  “一定要小心!”李晶晶有点担忧。

  “嗯。”

  扭开最后一枚螺丝,我抬起右脚狠狠的踹在防盗网上。

  “哐。”

  防盗网颤抖着垂直倒下,很快,窗外就传来防盗网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声响巨大,在小区内游荡的行尸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我必须赶快下去才行,我可不想下面有一大堆行尸等我羊入虎口。

  将扳手插在腰间,手中的绳索丢下去绳索的一段顺利到达地面。长度够长了,扯了扯固定在沙发的一端,应该足够牢固了,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打打气,鼓起勇气拽着绳索,慢慢的从窗口爬出去......

  原以为会很艰难,不过好在用床单和衣物拧成的绳索握感很好,手掌没有感觉任何不适,更不会擦伤。

  开始一切都很顺利,但下降到一楼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打的结松掉了,我直接摔了下去。

  辛亏不是很高,双脚着地后仰摔了一跤,背后的背包再一次帮我挡了一次,就是不知道里面的食物是不是还能有个‘全尸’?不过我真的很想做一个广告:XXX牌背包,你,值得拥有。背上去以后,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摔跤了!

  在五楼窗户口看着我的李晶晶还有王峥嵘都捏了一把汗,李晶晶更是吓得差点大叫出来。

  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五楼窗户口的他们竖了一个拇指,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该怎么样才能吸引行尸到楼里那些行尸的注意力呢?

  左右环顾一下。

  对了,我可以这么做......

  我扯起嗓门气沉丹田,用生平最大的音量: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滴星星参北斗呀!呜嘿呜嘿参北斗啊!水里火里一碗酒啊!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呀!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边唱边抽出腰间的扳手和斩骨刀,在已经摔得变形的防盗网上啪里啪啦的打着节奏。

  李晶晶和王峥嵘用一种‘逗逼青年欢乐多’的眼神看着我。

  管他呢,管用就行。

  小区里的行尸都朝这边过来了,抬头忘了一眼五楼的窗台,李晶晶正挥舞着一条白色的布件,看来是成功了。但我还不敢太快离开,要是李晶晶他们门外的行尸又回去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我继续扯着嗓门继续唱着,直到那些行尸离我只有几米的时候,我才边唱着歌边跑向小区一处空旷的地方,我必须要跟它们周旋一番,这样李晶晶他们才会更安全一些。

  死寂般的小区被我的歌声激活了,不断有行尸出现,这才一会儿的工夫就有三四十具行尸追着我跑了。

噬徒
噬徒
“喂,喂?……”  “这里是DOO,请问您有噬徒会出现的痕迹吗?”  “喂?”  电话,被尖利的兽齿嚼碎,咽进了肚。  帮帮我你……切记吃我……  二十年的。  怎么,想咬我啊,你脑子糊屎了吧?  女王大人教训的是。这个不寻常月份总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现象。在百姓心里,不知道又是哪个人触怒了天神,才会有如此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