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带着修改器去修仙

【卷壹 初入东极】第七章 暴露(上)

发表时间:2021-05-04 10:40:46

飞宇等其余几人见此,争相乱了阵脚。丹气溢散但是大事情!炼制法宝一炉灵丹,需花费大量天材地宝,炼制法宝完后,为了让灵丹获十足的药性,一般会再次温炉一段时间,时间的长短因所炼灵丹的相同而划分。像这一炉子母丹,所需温炉的时间之久六六原本随着炉火的平息,此间事也就算是了结了,但到头来万万没想到的是,郑一伟这个白痴,竟敢一举把整个炉子都给吹灭。。


推荐指数:★★★★★
>>《带着修改器去修仙》在线阅读>>

《【卷壹 初入东极】第七章 暴露(上)》精选:

  君傲刚才之所以能一举稳定两个丹炉的炉火,是因为他的修为境界早已突破至引气境后期,借着自身雄厚的灵力和娴熟的扇法技巧,才好不容易一举将两处炉火稳定住。

  原本随着炉火的平息,此间事也就算是了结了,但到头来万万没想到的是,郑一伟这个白痴,竟敢一举把整个炉子都给吹灭。

  黑白二炉在失去的炉火的温养后,不过片刻,顶盖就不断的跳动起来,有浓浓白烟从顶盖中溢散出来。

  “糟了!丹气开始溢散了!”云逐日及王飞宇等其余几人见状,纷纷乱了阵脚。

  丹气溢散可是大事情!

  炼制一炉丹药,需要耗费大量天材地宝,炼制完后,为了让丹药获得十足的药性,通常还会继续温炉一段时间,时间的长短因所炼丹药的不同而区分。

  像这一炉子母丹,所需要温炉的时间长达七七四十九天。

  具君傲所知,此间温丹室不过才持续了半个月而已,距离四十九天还早的很。

  而现在炉火被灭,丹气提前开始溢散,很有可能导致其中的丹药的药性减半,而且这里是两炉丹药,炼的是子母丹!一毁就是两炉丹药,损失巨大。

  闯祸了!

  郑一伟回过神来,看着黑白二炉正不断溢散着丹气,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呢喃道:“完了,完了,这可是宫主亲自炼制的青白二气丹……”

  君傲一听,也感到一阵头大。

  青白二气丹,是门中一种品阶极高,用以辅助修炼的丹药,耗材珍贵,炼制艰难,通常一炉丹药,只能练出十六颗,配上子丹,也才三十二颗而已。

  况且,这一炉丹药还是炼丹宫主李青峰亲自炼制的,郑一伟竟然敢在这里怄气、乱来,简直是自寻死路。

  君傲回头看了眼一样一脸呆滞的云逐日,不由得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说道:“你还愣着干嘛,掐令符啊。”

  “啊?对,是!”云逐日被君傲一拍,回过神来,立马从胸襟里掏出一张纸符。

  “你!你要干嘛!住手!”郑一伟听到这边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连爬带滚的冲了过来。

  令符,是用来召唤用的,一旦使用,这炉丹药的炼制者就会收到传令,然后在第一时间赶来。

  通常都是炉子温好后,温丹室的童子们才会使用令符,传令出去,而令符若是被提前使用的话,只有两种情况。

  一是温炉效果惊人,炉子里的丹药提前温好。

  二是发生意外,温炉失败……

  无论哪一种情况,丹药的炼制者一旦提前收到令符的传令,都会十万火急的赶来。

  尽管郑一伟想要出手阻止云逐日,但还是慢了一步,在掏出了令符的那一刻,云逐日就已经传令出去了。

  “你!你!你!”郑一伟冲到云逐日跟前,眼睁睁的看着从云逐日手中的令符化作灰烬,他嘴唇苍白的指着云逐日,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半响过后。

  “怎么回事?”

  砰!

  温丹室的大门突然打开,李青峰一身正装,神色凝重的从门外走来。

  “嗯?!”

  当看到黑白二炉正在不断溢散的丹气后,李青峰二话不说,大手一挥,磅礴的法力顷刻爆发,涌入炉底,将炉火再度点燃。

  接着手指一勾,一把主风扇径直飞到手中,李青峰手持芭蕉扇随意一挥,两边炉火顿时暴涨,赤色的火焰径直将黑白二炉吞噬。

  持续燃烧了一刻钟之后,黑白二炉才稳定下来,丹气不再溢散。

  “说,这是怎么回事!”抢救完丹药后,李青峰丢掉芭蕉扇,神色微怒的从在场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视而过。

  不等君傲等人出声,郑一伟就抢一步,指着君傲急道:“是……是他!是他弄的!”

  无耻之徒!

  君傲神色一冷,没想到郑一伟敢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嗯?”李青峰转头看向君傲,眉头一皱,说道:“你不是识药童子么,怎么会在这,谁允许你进来的。”

  在炼丹宫内,炼丹童子们职务分明,从事的区域是受限制的,温丹室区域除了风火童子及温炉童子之外,是不允许其他的炼丹童子入内的,而且不同温丹室的风火、温炉童子,也是不允许互相窜门的。

  所以君傲出现在这,的确是很不对劲,不管怎么说,他都已经犯了禁律。

  “才不是这样的!”云逐日听到郑一伟竟然将过错推到了君傲身上,顿时急了起来:“是郑一伟把炉火弄灭了的……”

  “你闭嘴!”郑一伟大吼一声,恼羞成怒。

  “放肆。”李青峰冲着郑一伟双眼一瞪,目光如刀,吓得郑一伟浑身一个哆嗦,见着郑一伟这番模样后,李青峰心里也有了定数,回过头来看着云逐日说道:“你来说。”

  “是……”

  云逐日心知自己犯了大错,不敢与李青峰对视,低下头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道出,最开始炉火怎么失控,他跑去找君傲帮忙,然后君傲大展身手,稳定炉火,最后郑一伟突然疯狂起来,与君傲斗火,并最后将炉火煽灭。

  云逐日说完后,郑一伟已经吓得浑身无力,直接瘫坐在地上。

  见他这副模样,李青峰都不用继续询问王飞宇等人,就知道云逐日没有撒谎,所说皆是事实。

  看着浑身颤抖的郑一伟,李青峰难得动了怒气,盯着郑一伟沉声道:“炉火失控乃是大事,你竟敢私自做决定,不仅有难不帮,反而火上浇油,最后还敢熄灭炉火,毁了两炉丹药,最严重的是,你竟敢欺瞒师长,满口胡言将责任推至他人身上。”

  “你入门六年,身怀下等灵根,但本性懒惰,不求上进,不思进取,现如今修为境界还停留在引气境……”

  “才,才不是!”李青峰说到这时,郑一伟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敢出声反驳。

  “哦?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不成?”李青峰双眼一眯,心中对郑一伟的产生了一丝厌恶。

  此子闯了大祸,事已至此,不仅不知悔改,还敢出言顶撞师长,这样的弟子,还留着干什么?

  “我,我是领悟能力差,才导致修炼进度缓慢的!”郑一伟不敢与李青峰对视,自顾自的反驳道。

  “呵,笑话。”李青峰一听,摇头说道:“就算你先天悟性低,但是随着你的境界提升,你的智慧也会得到提升,所谓的领悟能力差,还不是你自己不学?你若是愿意多用一倍的时间来学习,悟性自然也能得到提升,笨鸟先飞、勤能补拙的你不知?”

  “不是的……”郑一伟听李青峰说完,脸色顿时惨白一片,仿佛被人看见了内心深处见不得光的东西。

  “你还要狡辩?你真当我不知道你平日的风气?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我留你何用?”李青峰说完,伸手隔空对着郑一伟虚点一下,在虚空中溅起一道涟漪。

  “呃啊!”郑一伟当即一声惨叫,随即浑身一震乱颤,然后咳出一大口心血。

  “今日我废你修为,断你灵根,响午过后,便逐你下山。”李青峰说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伸出手来冲着郑一伟虚点一下,说道:“祸从口出,原本对你的惩罚不至如此,可你却满口胡言,害了自己,我就罚你三十年不得开口出生吧。”

  “唔!唔!”郑一伟挣扎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上下两片嘴唇似乎连在了一起,舌头也没了知觉,无法出声、言语。

  惩罚完郑一伟后,李青峰又扭头看向王飞宇等人,说道:“尔等明晓得郑一伟的做法不对,却还是跟着助长其气焰,明知故犯,郑一伟落到如此地步,跟你们也脱不了干系,罚尔等四人,面壁七天,下山挑水一月。”

  “是!”王飞宇等四人连忙应到,心里也松了口气。

  比起郑一伟的惩罚,他们四人的惩罚简直轻太多了,虽然面壁和下山挑水很劳精神、身体,但是比起被废除修为、断掉灵根、逐出山门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你们两人……”李青峰惩罚完郑一伟、王飞宇等人,又看向君傲和云逐日,目光在君傲身上停留片刻后,说道:“跟我来。”

  说着,带着君傲与云逐日两人转身离开,脚步匆匆,一路走出炼丹宫,将两人带到自己的阁楼内。

  一路上,君傲内心忐忑不已。

  这下糟了,自己的修为境界要暴露了,或者说,已经暴露了。

  以李青峰的修为境界,怕是一眼就能看穿君傲现在的修为境界已达引气境后期。

  这是不正常的。

  因为当初入门,君傲测出了劣等灵根。

  一个劣等灵根,怎么可能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就修炼到了引气境后期?就连云逐日这个下等灵根还卡在引气境前期,君傲怎么可能快上这么多?

  事出反常必有妖。

  君傲清楚的晓得,自己的上等灵根怕是要瞒不住了,这不由让他一阵心慌。

  两个月修炼到引气境后期或许还能找点理由解释开来,可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一个劣等灵根变成了上等灵根,这要怎么解释?

  想着想着,君傲手心冒汗,不知如何应付眼前这一关。

带着修改器去修仙
带着修改器去修仙
【姓名:君傲(可修改后)】【寿命:天地同寿(可修改后)】【灵系:金灵之体(可修改后)】【灵根:极品仙根(可修改后)】【悟性:智慧之光(可修改后)】【气运:洪福天齐(可修改后)】【???】曾天上三千劫,又在人间三百年。腰下剑这么热的天,那些常在地里干农活的农民和山村野夫倒也耐得住,却是苦了那些个大老远从镇上赶马车来的富人们,一个个坐在马车里和坐在蒸笼里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