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金庸群侠修仙传

第八章 钟灵毓秀

发表时间:2021-05-03 10:07:46

龚光杰听他言语中毫无恭谨之意,不由得心中有气,道:“那有什么好气?”段誉微摇手中摺扇,轻描淡写的道:“一个人站着坐着,没什么好气,躺在床上,也不好气,要不然躺地下,哈哈,那就荒谬得紧了。否则他是个三岁娃娃,那又作别论。”龚光杰听他说话的越发狂龚光杰当下冷笑一声,说道:“请教段兄大号如何称呼,是那一位高人的门下?”。


推荐指数:★★★★★
>>《金庸群侠修仙传》在线阅读>>

《第八章 钟灵毓秀》精选:

  马五德脸上微微一红,忙道:“这位段兄弟不是我的弟子。你老哥哥这几手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师父?左贤弟可别当面取笑。这位段兄弟来到普洱舍下,听说我正要到无量山来,便跟着同来,说道无量山山水清幽,要来赏玩风景。”

  龚光杰当下冷笑一声,说道:“请教段兄大号如何称呼,是那一位高人的门下?”

  段誉微笑道:“在下单名一誉字,从来没学过什么武艺。我看到别人摔交,不论他真摔还是假摔,忍不住总是要笑的。”龚光杰听他言语中全无恭敬之意,不禁心中有气,道:“那有什么好笑?”段誉轻摇手中摺扇,轻描淡写的道:“一个人站着坐着,没什么好笑,躺在床上,也不好笑,要是躺地下,哈哈,那就可笑得紧了。除非他是个三岁娃娃,那又作别论。”龚光杰听他说话越来越狂妄,不禁气塞胸臆,向马五德道:“马五哥,这位段兄是你的好朋友么?”

  马五德和段誉也是初交,完全不知对方底细,他生性随和,段誉要同来无量山,他不便拒却,便带着来了,此时听左穆的口气甚是着恼,势必出手便极厉害,大好一个青年,何必让他吃个大亏?便道:“段兄弟和我虽无深交,咱们总是结伴来的。我瞧段兄弟斯斯文文的,未必会什么武功,适才这一笑定是出于无意。这样吧,老哥哥肚子也饿了,龚贤弟赶快整治酒席,咱们贺你三杯。今日大好日子,左贤弟何必跟年轻晚辈计较?”

  龚光杰当下抽出长剑,往场中一站,倒转剑柄,拱手向段誉道:“段兄既然不是马五哥的好朋友,那么兄弟如有得罪,也不算是扫了马五哥的金面。段朋友,请!”段誉道:“很好,你练罢,我瞧着。”仍是坐在椅中,并不起身。龚光杰登时脸皮紫胀,怒道:“你……你说什么?”段誉道:“你手里拿了一把剑这么东晃来西去,想是要练剑,那么你就练罢。我向来不爱瞧人家动刀使剑,可是既来之,则安之,那也不防瞧着。”

  陆小凤看到局势突然紧张起来了,不禁有些担心,但他看段誉一副自信满满,临危不乱的模样,又安心了,心想:难道这段大哥身怀绝技,故意来找衡山派的麻烦不成?

  龚光杰大踏步过来,伸剑指向段誉胸口,喝道:“你到底是真的不会,还是装傻?”段誉见剑尖离胸不过数寸,只须轻轻一送,便刺入了心脏,脸上却丝毫不露惊慌之色,说道:“我自然是真的不会,装傻有什么好装?”龚光杰道:“你到衡山派中来撒野,想必是活得不耐烦了。你是何人门下?受谁的指使?若不直说,莫怪大爷剑下无情。”

  段誉道::“你这位大爷怎地如此狠霸霸的?我平生最不爱瞧人打架。众位当然明白:与乐之心为慈,拔苦之心为悲,喜众生离苦获乐之心曰喜,于一切众生舍怨亲之念而平等一如曰舍。无量寿佛者,阿弥陀佛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他唠叨叨的说佛念经,龚光杰长剑回收,突然左手挥出,拍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了他一个耳光。段誉将头略侧,待欲闪避,对方手掌早已打过缩回,一张俊秀雪白的脸颊登时肿了起来,五个指印甚是清晰。

  这一来陆小凤与众人都是吃了一惊,眼见段誉漫不在乎,满嘴胡说八道的戏弄对方,料想必是身负绝艺,那知龚光杰随手一掌,他竟不能避开,看来当真是全然不会武功。武学高手故意装傻,玩弄敌手,那是常事,但决无不会武功之人如此胆大妄为的。

  龚光杰道:“竟然真是个脓包!”他伸出手来,又向段誉脸上扇去。陆小凤岂会坐视不理,他站起身来,将段誉拉到一旁,间不容发的躲过了这一掌。龚光杰怒道:“又是哪一个从山里蹦出来的野猴子,敢挡本大爷的事!”

  陆小凤道:“只不过是笑了一下罢了,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吗?我们即刻下山就是了。”

  龚光杰长剑一伸,道:“敢嘲笑我们衡山派的武功,要不是看在你们没有武功的份上,早就断你们一手一脚了,马上滚出衡山,不要让我看到你们。”

  段誉道:“我本是来游山玩水的,谁知道你们要比剑打架了?这样你砍我杀的,有什么好看?还不如瞧人家耍猴儿戏好玩得多。陆贤弟,我们走吧。”

  一旁的一名弟子一跃而出,拦在段誉身前,说道:“你既不会武功,就这么夹着尾巴而走,那也罢了。怎么又说看我们比剑,还不如看耍猴儿戏?这话未免欺人太甚。我给你两条路走,要么跟我比划比划,叫你领教一下比耍猴儿也还不如的剑法;要么跟我师父磕八个响头,自己说三声‘放屁’!”段誉笑道:“你放屁?不怎么臭啊!”

  那人大怒,伸拳便向段誉面门击去,这一拳势夹劲风,眼见要打得他面青目肿。陆小凤目光冷了下来,他向来不是怕事之人,在香港浴血奋战过,对欺辱到自己头上来的人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他扛起旁边的椅子,狠狠的向那名弟子砸过去!

  那名弟子哪里料到这两个不会一点武功的人敢还手,躲闪不及,他的拳头正好打中飞过来的椅子。“嘣”的一声,椅子四分五裂,那名弟子的手也被椅子尖锐的地方划伤,鲜血流了出来。

  “啊!”那名弟子恼羞成怒,不顾手上的伤口,拔出剑来直刺陆小凤,不料剑到中途,突然半空中飞下一件物事,缠住了那名弟子的手腕。这东西冷冰冰,滑腻腻,一缠上手腕,随即蠕蠕而动。那弟子吃一惊,急忙缩手时,只见缠在腕上的竟是一条尺许长的赤练蛇,青红斑斓,甚是可怖。他大声惊呼,挥臂力振,但那蛇牢牢缠在腕上,说什么也甩不脱。忽然龚光杰大叫道:“蛇,蛇!”脸色大变,伸手插入自己衣领,到背心掏摸,但掏不到什么,只急得双足乱跳,手忙脚乱的解衣。

  这两下变故古怪之极,众人正惊奇间,忽听得头顶有人噗哧一笑。众人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少女坐在梁上,双手抓的都是蛇。

  那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身青衫,笑靥如花,手中握着十来条尺许长小蛇。这些小蛇或青或花,头呈三角,均是毒蛇。但这少女拿在手上,便如是玩物一般毫不惧怕。陆小凤眼睛一亮,好漂亮的一个小萝莉啊,肌肤如水,秀发飘飘,一双眼睛笑得如同弯月一般。

  果断要去搭讪啊,陆小凤梁下,抬头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

  那名少女笑道:“小弟弟嘴很甜嘛,不枉姐姐救了你一次。”

  陆小凤嘴角抽搐,居然被一名萝莉叫做小弟弟,真是悲剧了。他道:“姑娘,我……”

  “啊!”众人惊叫,只见剑光一闪,原来是莫大先生出手,他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又细又薄的长剑,电光火石间,爬在那两人身上的乱窜的毒蛇被截成两段,而那两人身上丝毫无损。

  “好剑法!”

  “莫大先生的回风落叶剑果然是名不虚传!”

  众人纷纷惊叹道。

  莫大先生十分平静,慢慢的把剑放入胡琴中。原来这柄剑藏在胡琴之中,剑刃通入胡琴的把手,从外表看来,谁也不知这把残旧的胡琴内竟会藏有兵刃。

  梁上少女叫道:“喂,喂!拉胡琴老头,你干什么弄死了我两条蛇儿,我可要跟你不客气了。”

  莫大先生道:“你是谁家女娃娃,到这儿来干什么?”心下暗暗纳罕,不知这少女何时爬到了梁上,竟然谁也没有知觉,虽说各人都凝神注视东西两宗比剑,但总不能不知头顶上伏着一个人,这件事传将出去,衡山派的人可丢得大了。但见那少女双脚一荡一荡,穿着一双葱绿色鞋儿绣着几朵小小黄花,纯然是小姑娘的打扮,莫大先生又道:“快跳下来!”

  段誉忽道:“这么高,跳下来可不摔坏了么?你快叫人去拿架梯子来!”此言一出,又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陆小凤也不禁摇摇头,这位段大哥可真是有些呆,少女既然能上去,又怎么可能下不来呢。

  那少女双脚荡啊荡,笑道:“老头,你弄死了我的两条蛇,不赔给我我就不下去!”

  莫大先生堂堂衡山派掌门,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他转过头向龚光杰道:“光杰,你去把这位小姑娘请下来吧。”

  龚光杰被这名少女的小蛇弄得狼狈不堪,在众弟子面前丢尽颜面,他早已对这名少女怀恨在心,听到掌门这一句话,正好合了他的心意。他拿起长剑,怒视那名少女,道:“敢在衡山派撒野,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要命的话赶紧给我下来!”

  那少女秀眉一皱,刚想发作,又忍耐下来,她道:“哼,要不是我爹爹叫我不要惹是生非,不然你这野蛮人早就被我的蛇儿咬上几口了。”她敏捷的一个翻身,宛如一只蝴蝶般落了下来。

  待她落到地上时,龚光杰狞笑道:“不懂教养的野丫头,我代你爹爹好好教训你一下!”他长剑直刺,一招“雾中有雨”刺向那名少女!

  剑光如电,眼看这名少女就要命丧于龚光杰的剑下,众人惊呼,陆小凤来不及细想,耸身一跃,挡在少女前面。只见那剑尖离陆小凤不到一寸的时候,怪事突起,龚光杰突然丢下手中的剑,满脸通红,双手在自己身上左掏又摸,上蹿下跳,好像疯子一样。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有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在他身上爬来爬去,迅捷无比,龚光杰出手虽快,那东西更比他快了十倍,他每一下抓扑都落了空。旁人但见他双手急挥,在自己背上、胸前、脸上、颈中乱抓乱打,那东西却仍是游走不停。

  那东西原来是一只灰白色的小貂,小貂身长不满一尺,眼射红光,四脚爪子甚是锐利,片刻之间,龚光杰上身已布满了一条条给貂爪抓出来的细血痕。

  段誉过来扶着陆小凤,关切的问道:“陆贤弟没事吧?”陆小凤摇了摇头,那少女也过来,握住陆小凤的一只手,微笑道:“小弟弟,你很好呀!很勇敢!”

  被一只柔软嫩滑的小手握着,陆小凤心里一阵激荡,他道:“姐姐如此美貌,要说被这野蛮之人伤到了那怎么得了。”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别人赞赏自己容貌的,少女听得喜不自胜。近看之下,阳光照耀进来,照在她白里泛红的脸蛋上,更映得她容色娇美。

金庸群侠修仙传
金庸群侠修仙传
武侠大陆,一个以强为尊的世界。陆小莲再次穿越到这个世界,须集齐九件神器,方能成就九五之尊。五彩神光护体,战五岳剑派;北溟神功加身,斗无上帝王;慕容六剑手上,日月神教具颤抖着。兄弟敌手共容,美女恶魔我们同在,涟微步天下游。究竟陆小莲来陆小凤躲的地方,位于铜锣湾边缘的一处垃圾场,臭味难当,令人作呕,但陆小凤却恨不得钻进垃圾里面去。因为他想活下去,他才23岁,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很多美女没有见到,他还不想就这样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