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金庸群侠修仙传

第七章 衡山论剑

发表时间:2021-05-03 10:07:45

迈热情好客,因为不请自来,打搅了!”马五德笑道:“再说,老夫最不喜欢热闹的场面了,三位相貌堂堂,老夫评论交流还来还来呢!请坐。”陆小凤和段誉找了位子坐了下去。客厅上的人正探讨着衡山派东西两宗论剑之事,都要肯定要到衡山上一睹为快。一名更年轻大汉客厅上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人了,服装各异,口音也是不相同,想来也都是马五德邀请的江湖武师吧。。


推荐指数:★★★★★
>>《金庸群侠修仙传》在线阅读>>

《第七章 衡山论剑》精选:

  两人携手向前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出来一个年轻的门客。那门客听两人说是来拜访马五爷的,态度极是客气,将他们迎入府内,带入了客厅。

  客厅上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人了,服装各异,口音也是不相同,想来也都是马五德邀请的江湖武师吧。

  门客将陆小凤和段誉引到马五德跟前,马五德五十来岁,身宽体胖,一副和蔼的模样。陆小凤和段誉向他行了个礼,段誉道:“在下段誉,这位小兄弟是陆小凤,我们两人路经宝地,听说马五爷豪迈好客,所以不请自来,打扰了!”

  马五德笑道:“好说,老夫最喜欢热闹了,两位相貌堂堂,老夫欢迎还来不及呢!请坐。”

  陆小凤和段誉找了位子坐了下来。客厅上的人正在讨论着衡山派东西两宗论剑之事,都要一定要到衡山上一睹为快。

  一名年轻大汉道:“这衡山派东西两宗五年论一次剑,赢得那一宗便能坐镇主山无量峰,这都斗了一百多年了,有意思吗?”

  一名瞎了一只眼的人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衡山派开派祖师为兄弟两人,两人为了激起门下弟子的斗志,便将最深奥的武功刻在了主山的石壁上,这样为了获得主山的深奥武功,两宗的弟子便都会勤奋学武了。这论剑论剑,斗的是剑法,而不是生死。这些天张家口来了那么多各大门派的人,恐怕都是来看这次论剑的。”

  马五德道:“这兄弟就说错了,衡山派东西两宗论剑是衡山派内部的事,各大门派的人都为了避嫌不去观看,每五年去的都是我们这些无门无派的散人而已。”

  有人问道:“那张家口为什么突然来了那么多各大门派的人。”

  马五德道:“这些人都是为了衡山派西派掌门刘正风要金盆洗手的事而来的。月前他便广发帖子说自己要金盆洗手,算下日子也就是十日后了,他衡山派与其他四派结成五岳剑派,其他四派肯定会来了。”

  “哦。”客厅上的人了然。那年轻汉子道:“听说衡山派这位刘三爷还只五十来岁,正当武功鼎盛的时候,为甚么忽然要金盆洗手?那不是辜负了他这一副好身手吗?”

  马五德似乎有些避讳:"这是人家的事我们也不好多说,不过这论剑倒是值得一看。”

  众豪杰道:“那是自然,衡山派声名赫赫,那剑法自是十分高明的。”

  陆小凤对这等盛事十分好奇,他低声问段誉道:“段大哥,我们要不要也跟去看一看?”

  段誉道:“自然要去了,衡山七十二峰,各有各的姿色,我本就想去瞧一瞧了。”

  陆小凤问道:“不知大哥是哪里人?”

  段誉道:“大理人士。”看见陆小凤一脸疑惑,段誉又道:“陆贤弟不会不知道大理吧?看你样子应该是宋人,大理国是宋朝的邻国啊,从这到大理只不过十多天的路程。”

  陆小凤道:“大理嘛,当然知道了,我只是奇怪段大哥为什么要从大理来到我们这里呢?”

  段誉道:“我爹爹逼我学武,我不肯,只好跑了出来。”

  “学武?什么武功?”陆小凤很是好奇。想不到这位文人打扮的公子哥也是修真家族的。

  段誉轻笑道:“我爹爹要教我的是我们家传的点穴功夫,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陆小凤道:“那你为什么不愿学武,很辛苦吗?”

  段誉道:“辛苦我倒是不怕,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

  陆小凤道:“什么事想不通?”

  段誉道:“我从小受了佛戒。爹爹请了一位老师教我念四书五经、诗词歌赋,请了一位高僧教我念佛经。十多年来,我学的是儒家的仁人之心,推已极人,佛家的戒杀戒嗔,慈悲为怀,忽然爹爹教我练武,学打人杀人的法子,我自然觉得不对头。爹爹跟我接连辩了三天,我始终不服。他把许多佛经的句子都背错了,解得也不对。”

  陆小凤道:“学武不一定就得要杀人,不学武就不一定不杀人,关键取决于自己内心。”

  段誉喜道:“贤弟年纪轻轻就懂得这番道理,真是了不起,恐怕与我们佛门有缘啊!”

  陆小凤笑道:“你可别乱说,我可不想当和尚,我从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在外面打拼久了,看的事多了,有些事自然就懂了。”

  段誉顿起同情之心,道:“贤弟虽然从小浪迹江湖,却依然潇洒飘飘,性情开朗,实在难得,为兄十分佩服!”

  陆小凤懒懒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天是死还是活。”

  “贤弟这话说得太对了!”段誉十分欢喜,他的本性就是放荡不羁,只是身份特殊,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对他说这种话,陆小凤的一番话,令他大有相逢恨晚的感觉。陆小凤也觉得段誉文质彬彬,平易近人,可以结交。

  马五德等人商定明天早上便上衡山观看衡山派论剑,段誉与陆小凤也请求一同前往,马五德同意了。

  一夜无话。

  陆小凤随众人吃了早餐,换上门客的衣服,虽然身材幼小,但还是显得精神许多了。昨晚睡觉到现在早上,陆小凤一直用意念呼叫金老先生,但还是没有什么作用。

  吃过早餐,众人便赶向衡山。

  衡山位于张家口右侧,走路不过半天的时间便到了。衡山共有七十二峰,以芙蓉、紫盖、石廪、天柱、祝融五峰最高。七十二峰形状各异,常年被浓雾笼罩着,散发这一种神秘的气息,而衡山派则建立在一处名叫无量峰的山峰。衡山常年有雾,陆小凤等人来到山脚下,整个衡山都被浓雾笼罩,根本看不清它的面目,幸亏有马五德引路,不然众人连路都看不到。

  走到半山,有两个人守着,大雪天,两人只穿了一件长衫,腰间都佩戴一把长剑。腰背挺直,气宇轩昂。

  这两人都认识马五德,一人笑道:“马五爷今年又来看我们啦,不知道有没有带好酒啊?”

  马五德上前,笑道:“你们衡山派的剑法我是佩服得紧,百看不厌啊,好酒是肯定少不了你们两兄弟的!”

  衡山派的人道:“好说好说,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请卸下兵器交与我们保管,方可上山。”

  众人卸下了兵器,又走了好长一段路,终于来到了山顶。

  衡山派在武林中威名赫赫,不过府邸却十分简谱,一栋栋木屋依山而建,笼罩在雾中,显得十分神秘,山顶立着一块石碑,写着“衡山派”三字,铁画银钩,颇具威严。

  陆小凤随着众人走进房子,左瞧右瞧,处处透露着新鲜。旁边的木架子上挂着四十多把长剑,这要是在现代早就被拉进局里了吧;屋子还隐隐约约飘着薄雾,别有一番情趣。

  来到大厅,只见两名一名中年汉子与一名年轻少年正斗在一起,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中年汉子左肩,使剑少年不等剑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汉子右颈。那中年汉子竖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双剑剑光霍霍,已拆了三招。中年汉子长剑猛地击落,直砍少年顶门。那少年避向右侧,左手剑诀一引,青钢剑疾刺那汉子大腿。

  两人剑法迅捷,全力相搏。陆小凤看得热血沸腾,两人的身手之快让他目瞪口呆,没想到这是人力所能达到的,在现代陆小凤的身手算是极好的,十个大汉绝不能近他身,但在这两人面前他好像三岁儿一般。

  段誉推了推陆小凤,陆小凤这才发现马五德等人已经坐到一个角落去了,陆小凤赶忙跟着段誉一起过去。马五德小声的跟他们介绍:坐在东边的便是现今衡山派的掌门莫大先生了,而坐在西边就是西宗的掌门刘正风了。

  陆小凤抬头望去,莫大先生六十多岁,身材瘦长,脸色枯槁,披着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拓,手中握着一把胡琴,倒像是江湖卖艺的。刘正风跟莫大先生截然相反,一身貂皮大衣价格不菲,身宽体胖,五十岁上下,双目炯炯有神,气势不凡。

  两人身后站着十几名衣着整齐的弟子,背后背着长剑,都紧张的望着场内的斗争。这简直就是黑社会的合理化嘛!陆小凤暗道。

  眼见那少年与中年汉子已拆到七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败。陆小凤看得目不暇接,而段誉则兴致缺缺,直到中年汉子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微微一晃,似欲摔倒,他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他随即知道失态,忙伸手按住了口。

  便在这时,场中少年左手呼一掌拍出,击向那汉子后心,那汉子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蓦地圈转,喝一声:“着!”那少年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那中年汉子已还剑入鞘,笑道:“褚师弟,承让、承让,伤得不厉害么?”那少年脸色苍白,咬着嘴唇道:“多谢龚师兄剑下留情。”

金庸群侠修仙传
金庸群侠修仙传
武侠大陆,一个以强为尊的世界。陆小莲再次穿越到这个世界,须集齐九件神器,方能成就九五之尊。五彩神光护体,战五岳剑派;北溟神功加身,斗无上帝王;慕容六剑手上,日月神教具颤抖着。兄弟敌手共容,美女恶魔我们同在,涟微步天下游。究竟陆小莲来陆小凤躲的地方,位于铜锣湾边缘的一处垃圾场,臭味难当,令人作呕,但陆小凤却恨不得钻进垃圾里面去。因为他想活下去,他才23岁,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很多美女没有见到,他还不想就这样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