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灵海

第九章:谎言之局

发表时间:2021-04-28 09:38:24

本网提供更多了风角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神灵海》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九章:谎言之局在线阅读。“小子,你怕了?你以为修真是什么?不是让你躲在石榴树下悠哉悠哉的,你要去争,要去抢!不止要守住自己的东西,还要把原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也变成自己的!嘿嘿,说白了其实也是盗窃,偷盗别人的生命和财产……”。


推荐指数:★★★★★
>>《神灵海》在线阅读>>

《 第九章:谎言之局》精选:

杀人?

张以吓了一跳,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杀人?

怪老头又露出他那“标志性”的恐怖笑容。

“小子,你怕了?你以为修真是什么?不是让你躲在石榴树下悠哉悠哉的,你要去争,要去抢!不止要守住自己的东西,还要把原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也变成自己的!嘿嘿,说白了其实也是盗窃,偷盗别人的生命和财产……”

张以好一阵目瞪口呆,这三年他确实过的太安逸了,已经忘记了这是一条被鲜血冲刷的道路。

怪老头推着身体僵硬的张以走出小院,张以隐隐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内心被巨大的恐惧占据,然忽略了双腿折断的怪老头为何突然就“站”起来了!

推开小院的门,站在门前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穿着赌场伙计的衣服,满是恐惧与哀求的眼中映出的是自己的身影,张以很快认出他了,是三年前轰自己出门的发财坊伙计。

“就从他开始吧,拿起你的刀……”

眼神涣散的张以一个激灵,我的刀?他手中多了一把黑色的长刀。

“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盗窃别人的生命!”

本质上来讲,张以还是那个纯朴的青城少年小乞丐,他不喜欢欺辱过他的人,却也不愿意轻易伤害别人。

“不不……不行,我不能!”

“拿起你的刀!”

耳边如魔鬼低语般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张以不敢回头看,他看到面前年轻的赌场伙计双眼开始流下血泪,他的眼球像是被两根无形的手指向外扣出似的,高高的鼓了起来!

他张大了嘴巴,可却没有一丝声音传出,口腔中是齐根而断的舌头……

张以感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被血色糊住了,他想逃离却无路可逃,他想呼喊却被血色青城中四处传来的更大的呼喊声压制。

他几欲崩溃,好像自己只是做了三年的美梦,现在现实一下子又都摆放在自己眼前……血色的现实,血色的青城!

他低下头,怔怔的望着自己手里不知何时多出的一把黑色长刀,于是大叫一声,猛然劈出,年轻伙计的头颅应声而落,鲜血溅了张以一脸!

环顾四周,有火,有血,有灰烬飘溢,怪老头不见了踪影,只余张以一人站在修罗场的中央……

青城中一个个张以熟悉的,或厌恶、或亲近的面孔接连出现,他们满面鲜血,身体僵硬如行尸走肉,一步步向张以走来,他们的目光之中却满是哀求之意……

“咚!”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陷入癫狂中的少年顺手砍掉最后一颗人头,就像斩断一颗西瓜的瓜秧。

张以银灰色的衣服早已被染成了血色,他独自站在尸山血海之中,宛如少年魔王!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以身上癫狂的气息却奇异的稀疏平淡下来,扭曲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平和,原本疯狂的眼神越来越平静……

他低头看了眼手中滴血未染的长刀,眼中似有些许明悟。

少年抬头看了眼暗红色的天空,有风起,青城空无一人,如人间地狱,如酆都鬼城!

少年微闭着双眼,感受天地淡漠,感受灵鬼哀嚎……

当张以再度睁开眼时,怪老头正站在对面,又是不足十公分的距离,老头仔细打量着少年,像是在打量自己的一件优秀的作品,碧绿的眼瞳中难得有些欣慰之色。

张以的声音有点冷,他知道这是怎样的一条路,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愿意如现在这样!

“老头,一定要这样么?”

“是啊是啊,你做的很好……”

怪老头显得很兴奋,张以却内心沉重。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老头皱了皱眉。

“青城是注定的,而你是唯一的变数!”

“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你只需要握紧你的刀,斩断所有挡在面前的东西!”

伴随着怪老头严厉且沉闷的声音,血色像一面镜子砰然崩碎,张以仍坐在小院之中。

他抬头看了看天,阳光明媚,一如今早出门时那样……

“小子,你没有时间了,记住我说的话,懂的事……以后再说吧。”

怪老头依然悠哉悠哉的摇晃着藤椅,哪里有一丝“没有时间”的感觉?

张以抹了把脸,有大荒通鉴和怪老头的教导,他算是初步了解了修界。

但三年来和怪老头的接触,他感觉这个世界……很怪!比怪老头还怪!

比如怪老头说青城中的人时总爱说——“里面的人”!

“青城是座牢笼么?我们在什么里面?”少年一直不敢问。

“老头,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怪老头沉默了片刻,藤椅的摇晃也停了下来,许久方又“吱呀”起来。

“时间本就是场骗局……”

少年身躯猛地一震!

混沌迷雾般的脑海中似有光线透出,一丝一缕,他努力想将这些丝线链接在一起,就像冥想一个太阳,却远比那复杂的多。

时间是场……骗局?那还有什么是不可欺骗的?

张以感到毛骨悚然,身体像是被细密的电流麻痹了一般不能动弹,他感觉自己好像隐隐触碰到了血淋淋的“真相”!

怪老头好似没有发现张以的异常,或许发现了也并不在意,又或许少年的异常本就是他故意引导的。

少年微闭着双眼,太阳逐渐移至头顶,也不知是不是温度的原因,张以额头上开始冒汗,怪老头仍悠闲的酣睡着。

炙阳继续西移,时间的流动沿着看得见的轨迹……

血色的黄昏,血色的夕阳,血色的青城以及血色的……张以!

少年缓缓睁开眼睛,额头上的汗珠仍大颗大颗的滴落,怪老头也随之睁开双眼。

“张以小子,这次你要杀的人……是我!”

怪老头又一次“站”了起来!

张以用左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他的右手中又出现了那柄看上去普普通通黑色的长刀。

世界再次被血色笼罩了,有暗红色的灰烬从外面飘进小院,飘落到张以肩头。

他没有去看怪老头,也没有去看手里突然出现的黑色长刀,藤椅旁的小桌上放着一枚红色的石榴……

…………

张以家的小院中,树冠伞如华盖的苹果树下,少年和怪老头相对而坐。

脸色通红的像烤熟的大虾的张以蓦然睁开眼睛,他眼中幽深一片,似笼罩着层层迷雾,少年用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在一片混沌中找到出路……

“我不明白,为什么规则可以这么混乱!”甫一清醒,少年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怪老头手里把玩着一颗红彤彤的苹果,悠哉道:“因为有一个人,他说规则应该是这样的,于是就这样了,这很合理。”

张以思索了一阵,仍不得其法,老头说过,在大荒……规则就是天!可现在显然一切都变了。

看着在怪老头手中来回转动的苹果,张以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空……阳光明媚。

怪老头碧绿的眼瞳中看不出丝毫想法。

“在谎言之界不好玩吧?”

张以默然。

“这就是‘言’的力量,古神仓颉造字,大荒九州震动,就连黄泉冥界和……”

“唉~算了,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做好你自己的事。”

张以望了眼发财坊方向,漫不经心的回道:“我知道了老头,我会尽力的。”

“不是尽力!是一定!懂么?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张以被老头突如其来的严厉吓了一跳,刚想补救一下,谁知一扭头怪老头已经不见了踪影。

“真是个怪老头……”

张以低声嘟囔了一句。

老头子整日神出鬼没的,想必这会儿又回发财坊去了。

少年拿起桌上的苹果狠狠咬了一口,甘甜四溢。

不知小言现在怎么样了,自己现在可是进境神速,短短三年已经是筑基境中期的修者了!

连一向苛刻的怪老头也曾多次说自己是个怪胎,额……默认“怪胎”二字是夸奖自己的吧……

“小言要是不回来,我就去找她!”少年心中暗道。

“又是美好的一天呐!”

张以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身走向身后修补完好的、漂亮的屋子……

三年前自己的命运彻底改变了,从自己第一次去发财坊找休开始……

从遇到怪老头开始……

话说三年来怪老头对自己真是没理由的好啊,不仅尽心尽力教自己修真之法,更是帮自己解决“财政危机”以及每月来收保护费的刘明之类的麻烦。

对于从小就是孤儿的张以来说,老头如师如父,虽然丑了点、怪了点……

不过,怪老头从第一次见面就说让张以不能叫自己师尊,说是怕惹上什么运道因果……

对此……张以完不懂,只能说修界的水太深了!

一晃三年,少年眷恋起这样的生活了……

三年前老头见到绝望的张以时,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头我身不由己了一辈子,想用你小子证一证主人说的大自在之道,成……你就真正自由了!你愿意跟老头我赌一把吗?”

张以早就忘了老头说的这句话,这三年他好像忘了很多事,有些还挺重要的,可他甚至升不起丝毫去回想或者找回的愿望!

遗忘是正常的,谁人能不遗忘呢?整个青城都在被遗忘之中。

少年踏入屋内时,青城上方的天空又升起了血色……

神灵海
神灵海
魔头灵?,邪灵仙神,南荒世界无奇不有,成圣之途岂止万千?神之道,暴君与彻底毁灭。仙之道,万法自然,事实为仙。灵之道,创造出,有光,有水,有火,有万物生灵,有诸天世界!发财坊是青城最大的一家赌坊,刘明的确自小在青城各大赌坊厮混,不过要说认识发财坊坊主,那也是不可能的,先前所说不过是为了找回点面子的场面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