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余生与你共相守

第20章

发表时间:2021-04-09 07:42:55

莫沉渊也不是很不喜欢一言很合就拿支票打发掉女人吗?她能买这些东西来送人可都是幸亏了莫沉渊的求乞呢?千金不换我不愿意呀,这波她不亏~明白莫沉渊不高兴,她就高兴了,这样心里想莫沉渊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她的摊边围了这么多人,想把她拉出来都难!。


推荐指数:★★★★★
>>《余生与你共相守》在线阅读>>

《第20章》精选:

莫沉渊不是很喜欢一言不合就拿支票打发女人吗?她能买这些东西来送人可都是多亏了莫沉渊的施舍呢?

千金难买我愿意呀,这波她不亏~

知道莫沉渊不开心,她就开心了,这样想着,季如风露齿一笑,似是没有发现别人都在怪异得眼神望着她,歪了歪头,语气俏皮的可爱,“真的是免费送的哦,你们不要吗?”

前面都说了,莫沉渊特别发了公示,只要愿意来的都是客人,因此,这里的一大半人都是来凑热闹的老百姓,听说是免费的自然就动了心,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半信半疑的走到季如风的摊子边,指了指地上的大米,问道,“真的是免费送得吗?不会是骗人的吧?”

听到她这么说,季如风微微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爽朗有朝气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大姐,我说了免费就是免费的,你现在就可以拿走,不收钱的!”

她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赚钱的,反正花得又不是她自己的钱,她一点也不心疼,花出去了就图个心里爽快!

然后,一定要气死莫沉渊这个混蛋!

听了她们的对话,本来还将信将疑的人顿时就不犹豫了,免费送的不要白不要,抱着这样的心态,季如风的摊边围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差点发生了踩踏事件!

而另一边本来热闹非凡的婚礼,却只剩下了寥寥的少数人,而这些人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会去贪图季如风的这点小便宜。

莫沉渊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她的摊边围了这么多人,想把她拉出来都难!

这场婚礼,就这样以一种闹剧的形式结尾。

客气的把参加婚宴的宾客都送走,把薛飞也哄走,只剩下他一个人,莫沉渊顿时沉了脸,漆黑的眸子泛着令人不寒而粟的危险,一步一步的朝季如风的方向走去,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却给人一种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的感觉。

婚礼好不容易结束,而季如风的小摊子边围得人群也渐渐得散去,她疲倦的伸了个懒腰,眼角的余光扫到了缓缓朝她的方向走来的莫沉渊,莫名的有些心虚,灵动的眸子转了转,站起身拔腿就跑!

废话!现在不跑更待何时!她若是有骨气一点留下来,说不定真的会被打,俗话说的好,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她还是赶快逃吧!

莫沉渊哪能就这样任由她离开?

见到她还敢跑,顿时脸更黑了,迈着大长腿追在她的身后。

莫沉渊像个夺命鬼一样在她的身后穷追不舍,季如风本来就不是个爱运动的人,刚跑了一会儿就开始气喘吁吁了,心里暗骂莫沉渊一百遍是个王八蛋,抬起眸子不经意的扫到卫生间的标志。

对!去女厕所!季如风灵动的眸子转了转,一下子窜进了女厕所里,关上了门,这才舒了一口气。

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模样有些狼狈,额头的发丝被汗水打湿紧贴在脸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缓过气,她转身走向洗手台,狠狠的在脸上拍了一把水,只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

正要抬起头,纤细的腰肢却被人从身后环抱住,季如风缓缓抬起头,透过镜子整个人看到身后人的脸,整个人都僵住了。

“莫沉渊,这里可是女厕所!”她试图挣脱,奈何力气太小,没什么款卵用。

“在婚礼上捣乱?你、找、死”!莫沉渊掐住季如风的脸,强迫季如风转向她,危险至极的眯了眯眼,冷声一字一字。

季如风被他毫不怜惜的力道弄痛,清澈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水,嘴上却还是挑衅不已的对着他说道,“我只是以牙还牙罢了!你放开我!”

季如风没什么力气,说出口的话更像是撒娇,清澈的眼睛雾蒙蒙的望着他,模样很狼狈,却有一种颓废的美,令人忍不住想要折磨她!

莫沉渊眸色加深,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拉进了单间的厕所里,单手把门关上,目光阴冷的看着她,恶狠狠的吐出几个人,“我看你就是欠!”

季如风目光警惕的看着他,想后退却没有空间,“你要干嘛?”

“干嘛?我的面前只有你!”

回答她的是莫沉渊略显粗重的嗓音。

然后,她就被按在门后,裙子从裙摆那里被莫沉渊单手掀开,狠狠地扯下了三角裤。

莫沉渊捞起她一条腿扣在自己腰上,莽撞的撞了进去,堪堪才过半她就吃不住,低声喊“不要!”,却被他扣住手,反而狠狠一记到底。

季如风眯起了眼睛,仰着脸直吸气。

“才分开一个多星期而已,你就成这样了呢?”莫沉渊酣畅淋漓的解了解馋,伸手下去,在她费力吞吐自己的地方轻揩,将湿亮手指凑到她面前,眼神灼灼着问她。

季如风熬过那一阵魂飞魄散,歪在他肩头急促的细细喘着气,听到莫沉渊的挑衅,她突然笑了,忽然颤颤的伸出粉红色舌尖,在他指上慢慢舔了一下。

身下还在收缩的某处,敏感的察觉他的反应,她笑的更媚,抓住他手指像抓住最爱口味的棒棒糖……突然翻身把莫沉渊抵在了墙上,莫沉渊死死的盯着她,胸膛起伏剧烈。

“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粗暴呢?这时候就只顾着自己舒服,我早就受够了,既然已经做了,那么这次就换我来粗暴一下!”

她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心满意足的舔着嘴角,莫沉渊缓缓睁开眼,让她看清楚他眼里如岩浆翻滚的热切,“谁准你擅自决定的?”

说着又把她推在门上,季如风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完全不像是在享受,倒像是两个互相撕扯着的野兽,争夺着属于自己的领地,谁都不愿认输!

酣畅淋漓的运动过后,季如风趴在莫沉渊的肩膀上喘着粗气,黑眸中还残留着未褪去的迷蒙,眼睛如丝,缓缓开了口,“你很棒哦~”

余生与你共相守
余生与你共相守
莫沉渊大婚前夕,季如风才意外发现,这个朝夕相处了六年的男人,她却一刻都也没真正的看玻璃窗。最可怕的的事情,但是是你我以为你们是彼此相知相爱的,你我以为你们是全世界最幸福和快乐的人,对莫沉渊低头看了一眼累瘫在怀里的季如风,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伸手将汗湿在她脸颊上的头发扣在耳后,“累了吗?看来我得节制一些了,不然将你累坏了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