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总裁要从良

第15章 哪里不满意

发表时间:2021-04-09 07:42:38

两个人坐在包间里,等着自己的麻辣烫。慕景宸望着桌上的菜单,喊来提供服务员,又点了几样小菜。直到麻辣烫跟那些小菜都端上去,凌雨溪更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原来是咱们两个的口等到麻辣烫跟那些小菜都端上来,凌雨溪更是开心的合不拢嘴。。


推荐指数:★★★★★
>>《总裁要从良》在线阅读>>

《第15章 哪里不满意》精选:

两个人坐在包间里,等着自己的麻辣烫。慕景宸看着桌上的菜单,喊来服务员,又点了几样小菜。

等到麻辣烫跟那些小菜都端上来,凌雨溪更是开心的合不拢嘴。

“原来咱们两个的口味那么像,还真是有缘呢。”

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麻辣烫跟菜的凌雨溪没有发现,慕景宸那僵硬的身体,略微扭曲的五官。

这个女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不但没心没肺,最主要的,是没脑子。这难道也是营养不良的后遗症?

天底下谁会相信有这样的巧合?巧合到她的所有事情自己都知道?

她就没有一点危机意识么?

“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我害你?”

慕景宸看着在那低头只顾着吃的凌雨溪,眼中带着淡淡的宠溺。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害我没道理啊。”

没错,这就是凌雨溪的真实想法。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来说,她最大的幸运,就是一无所有。因为,这样她会无所畏惧。

这姑娘还真是心大。

慕景宸在心里微微叹气。

他虽然不是害她,但也的确是有所图谋啊。

他在图她这个人,这都看不出来么?

“她家的麻辣烫是最正宗的,你快尝尝。”

从菜上来开始,凌雨溪的嘴巴就没停下过。

这两天她都没怎么吃饭,现再,所有问题都暂时告一段落,她怎么可能不专心享用美食?

不过,即使是真的饿了,但是从小的教育有关系,凌雨溪的吃相并不难看,也不显得粗鲁。

相反,她虽然吃的很快,却也非常优雅,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高贵的名媛气息。

这可能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无论凌雨溪表现的在怎么不堪,落在慕景宸的眼里,都是最美好的。

即使早就知道自己已经陷了进去,却不曾想到,自己已经陷的这么深……

凌雨溪吃的格外开心。

不用担心慕景宸的不习惯,不用担心他与这里的格格不入,更不用担心外界对他们的眼光跟看法。

不过,这个包间能够阻隔的,也只有声音而已,四周嘈杂的声音仍旧不绝于耳,慕景宸却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好像在欣赏一幅美景。

在这个小包间里,就好像是一个独立的世界,这个世界中,只有他们彼此的存在。

看到凌雨溪因为吃到自己喜欢的食物而露出满足的笑容,慕景宸的心情似乎也变得更为愉悦。

很快,凌雨溪碗里的麻辣烫已经下去一半了,看着她因为麻辣而变得通红的小脸,手边扔着的一堆纸巾,慕景宸放下手中的筷子,把凌雨溪面前的碗端到了自己这边,又把自己的碗换了过去。

“好了,可以了。吃这个……”

“啊?”

看着面前一口没动的麻辣烫,凌雨溪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要为了宣泄情绪而去伤害自己的身体,痛苦,谁也代替不了你。”

慕景宸的话让凌雨溪整个身子一僵。

她以为自己的表现很好,至少不可能有人看的出来。

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一时间,凌雨溪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还以为,这件事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知道呢,没想到,第一次跟他一起吃麻辣烫,就被他给戳穿了。

“其实也不全是。我虽然心情不好会来这吃辣椒发泄,但是,可能是吃习惯了吧,现在我反而爱上了这里。”

凌雨溪的眼睛在周围看了一圈,这屋子里的一切,她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来。

“都说吃辣椒上瘾,果然没错。”

“还有人说吃辣椒的女人厉害,你怎么总是被欺负?”

“嗯……”

凌雨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知道么,我特别信奉男人怕媳妇就是爱媳妇这句话。你看看那些让男人鬼搓衣板的,扭男人耳朵的,如果不是那些男人乐意,想要哄媳妇开心,哪个女人做得到?”

“所以,不是我不厉害,只是,我还没找到那个愿意被我欺负的人罢了……”

说到这里,凌雨溪难免有些伤感。

“可惜啊,时间这个魔法师,实在太害人了。它能验证人心,见证人性,能让人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可是,它也是非常可怕的。”

“等到咱们离婚,不知道要等多久。那个时候,就算是有男人要我,也未必是什么好男人了。”

即使是现在这个社会,对待离婚女人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的。

除非那个女人有本事站在高处,但是,在择偶这方面,也得看运气。

经历了阮栖元,凌雨溪有些怕了。

连亲生父亲跟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都信不过,至亲至爱都可以背叛,这个世界,还能相信谁?

还是说,她就是运气不好,狗血的事情都被她给遇到了。

那么,运气这么不好的她,又怎么相信,有朝一日自己的运气会变得好起来?

听到凌雨溪说到“离婚”两个字,慕景宸的笑容一下僵在脸上。

感觉到周围了低气压,凌雨溪莫名的抬起头,正好看到慕景宸看着自己,那复杂的眼神,好似自己说错了什么。

暗暗想着自己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凌雨溪有些心虚。

“我……我不是嫌弃你……”

凌雨溪从来不会去歧视任何职业,存在即合理,要么有本事把自己看不顺眼的事情根除,要么就别BB。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就在凌雨溪感觉自己快要变成化石的时候,慕景宸终于开口了。

“你对我哪里不满意?”

他的语气很淡,也没有什么情绪上的起伏,但是,凌雨溪就是从他的语气里面听到了一丝受伤。

在看看他那认真的神色,好像如果自己不给他个理由,就坚决不离婚一样,凌雨溪感觉自己浑身都透着“渣”。

看到凌雨溪不回答,慕景宸开始了询问模式。

“我长得不好看?”

凌雨溪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敢说他不好看的人,要么是瞎了,要么就不是人类的审美。

“难道因为你忘不了你前男友?”

总裁要从良
总裁要从良
亲生父亲牵头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给自己设下陷阱,自救措施中居然被一只“鸭”所救。 什么?他想从良? 这不恰恰自己所需要的么? 一纸契约,顺利闪恋。 但是,为什么这只“从明明没有喝多少酒,但是,却觉得头脑一片眩晕,浑身都透着不同以往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