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总裁要从良

第12章 被否认的骨肉亲情

发表时间:2021-04-09 07:42:36

看见她回去,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的更为很难看,像是看见了什么仇家像。“哟,这是谁啊?也不是去找人结婚了了么,这是嫁不回去,厚着脸皮回娘家了?”才刚一天而已,吴秀芳肯定不“哟,这是谁啊?不是去找人结婚了么,这是嫁不出去,厚着脸皮回娘家了?”。


推荐指数:★★★★★
>>《总裁要从良》在线阅读>>

《第12章 被否认的骨肉亲情》精选:

看到她回来,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好像看到了什么仇家一样。

“哟,这是谁啊?不是去找人结婚了么,这是嫁不出去,厚着脸皮回娘家了?”

才刚一天而已,吴秀芳绝对不相信,凌雨溪会这么早就找到人结婚了。

要知道,凌雨薇特意给她的相亲安排人捣乱这个办法,还是她教的呢。

所以,在她的心里,十万分肯定,凌雨溪这是撞了南墙,回来示弱来了。

尖酸刻薄的话迎面而来,凌雨溪毫不意外。

这么多年,每一次回来都跟世界大战似的,她早就习惯了。

从包里拿出刚领回来的结婚证,在所有人的面前晃了晃。

“呐,你们不是想看我结婚么?结婚证就在这里,我妈留下的房子可以给我了吧。”

“你结婚了?”

凌雨薇第一个不相信。

今天她可是精心筛选过的人,凌雨溪真的会这么随便的就把自己嫁了?

一想到那黄金地段的房子,凌雨薇气愤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不对,你的结婚证一定是假的。爸,不能相信她!”

“呵……”

凌雨溪嗤笑一声:“是真是假,让爸打个电话就能知道的事,你又何必在这里咋咋呼呼?”

说着,把结婚证又装回到包里,等着他们把房产证拿出来。

凌岳看着自己这个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竟然会觉得有些陌生。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乖乖女变成了刺猬,自己竟然没发现。

“你以为你随便找个人结婚就行了么?马上离婚。”

“我不想结婚的时候你们让我结,现在我结婚了又让我离。这么反复无常,爸,你更年期到了吧?”

“啪……”

一只茶杯直接摔到了凌雨溪的脚下,立刻变的粉碎。

“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还知不知道你姓什么?”

“那就麻烦我亲爱的爸爸,你来告诉我,我到底姓什么?”

这是凌雨溪第一次跟凌岳互不相让,虽然以前也会顶撞,言辞却远没有现在这样激烈。

“好了好了,老凌,你别生气。”

吴秀芳及时插进话来,开始装起了和事老。

几乎每次都是这样,她先挑事,等事挑起来之后,她在装温婉。

而每次这样的结果就是,凌岳会更加生气,她的温婉只会让事情愈演愈烈。

这么多年,她也不嫌腻,真是够够的了。

果然,像是印证了凌雨溪的猜想一样,无需方立刻调转枪头,看着凌雨溪,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你就不能不要顶撞你爸爸么?他也是为了你好。许家已经表示,愿意娶你过去了,到许家当少奶奶,难道不比随便找个人嫁了幸福么?”

凌雨溪的呼吸一窒,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压迫住了一样,一口气上不上、下不下的,噎的她难受。

难怪,难怪会让她立刻离婚,原来是因为要把她送去许家。

为了那幢房子,这些人想的办法还真是多啊。

到了许家,虽然也是结婚,可是,那房子自己就彻底别想要了。

凌雨溪的心里一阵悲凉,这就是她的爸爸,她的亲生父亲……

看到她这个样子,吴秀芳跟凌雨薇的心里就一阵解气。

当初如果不是她那贱妈,她们又怎么会那么多年漂泊在外,又怎么会沦为小三跟私生女。

她们就是要把凌雨溪死死的踩到脚下,让她像蝼蚁一样的卑微。

对于这些人的挑衅,凌雨溪就好像没听到一样,她的一双眼睛都在凌岳的身上。

都说虎毒不食子,自己的父亲究竟还能对自己多狠?

“你阿姨说的对,许家那是多少人想攀都攀不上的,你嫁过去之后,总比在外面自己闯荡强。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凌岳的话彻底打破了凌雨溪的最后一丝希望。

“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气急,凌雨溪竟然笑了出来。

一张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仿佛听到了自己一颗心碎裂的声音。

原本以为,多少看在父女亲情上,他不会把自己逼上绝路。

没想到,一切,只是自己想的太美好。

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在睁开,已经是毁天灭地的绝望。

“为我好?为我好还是为你们自己好,你们心里清楚。我宁愿没有这样一个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公然卖女儿的爸爸!”

这个世界,谁都是不可信的,能够信任的,只有自己。

即使明知道,自己斗不过凌家,凌雨溪还是不愿意认输。

“你……混账!”

凌岳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这两天却一在因为凌雨溪动怒,心里更是气上加气。

“雨溪,你这是要气死你爸爸么?他的心里可都是在为你打算啊……”

凌雨薇面带得意的看着凌雨溪,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配合着自己母亲的说法。

“就是,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贵族千金呢,根本就是一个连自己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

野种?

凌雨溪脸色一变:“凌雨薇,不要你自己是什么东西就把别人想的一样脏……”

“我脏?凌雨溪,你跟爸爸早就做过亲子鉴定了,你根本就不是爸爸的种。谁知道你那个妈在外面做了什么不干净的事,把你带了回来。凌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现在还倒打一耙,真是不要脸!”

“胡说八道!”

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凌雨溪在清楚不过。

她绝对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做出婚内出轨的事情来。

眼神在一次看向那个被自己称为父亲的男人,可惜,那个男人却根本没有反驳凌雨薇的话,像是默许了一般。

“呵,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既然你心甘情愿给自己戴绿帽子,我也无话可说。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妈!”

原本的骨肉亲情都已经被否定,凌雨溪在没有任何顾忌了。

这些年,就是因为自己太客气了,所以才会让他们的气焰这么嚣张。

这样的隐忍,以后,都不可能在出现了。

“凌雨薇,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一个私生女而已,永远见不得光。”

总裁要从良
总裁要从良
亲生父亲牵头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给自己设下陷阱,自救措施中居然被一只“鸭”所救。 什么?他想从良? 这不恰恰自己所需要的么? 一纸契约,顺利闪恋。 但是,为什么这只“从明明没有喝多少酒,但是,却觉得头脑一片眩晕,浑身都透着不同以往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