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总裁要从良

第8章 相亲遇奇葩

发表时间:2021-04-09 07:42:33

凌雨溪都懒得说在去疯狂吐槽什么了。当年阮栖元说要借她的房子住住,更方便在那个小区里谈生意,那时候怎么没人说她那是留给我她的婚房?早已了住过的房子,现在的却因为不想把房子当初阮栖元说要借她的房子住住,方便在那个小区里谈生意,那时候怎么没人告诉她那是留给她的婚房?。


推荐指数:★★★★★
>>《总裁要从良》在线阅读>>

《第8章 相亲遇奇葩》精选:

凌雨溪都懒得在去吐槽什么了。

当初阮栖元说要借她的房子住住,方便在那个小区里谈生意,那时候怎么没人告诉她那是留给她的婚房?

早就已经住过的房子,现在却因为不想把房子给她,编造出这样的理由……

真是醉了!

“是不是只要我结婚了,那房子就是我的?”

她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如果你结婚,房子自然是你的。但是,现在先让你姐姐……”

“我马上就结婚了,会在他们之前,到时候,你不能在阻止我搬进去。”

凌岳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原本叫凌雨溪回来,是想要教训她得罪许子安的事,顺便告诉她把房子让出来。

没想到,现在却因为这个房子,让他从主动变得被动,这让他很不爽。

“这是当然,只要你结婚,房子自然是你的。不过……”

凌岳的停顿让凌雨溪的嗓子眼一紧。

她不知道她这个专门坑女儿的爸又要说什么,会不会又想出了什么新花招。

“许家那头,我劝你最好还是去一趟。女人嘛,也不吃亏。如果你不去,到时候,许家人如果想找你麻烦,我也保不住你……”

“既然这样,怎么都逃不过,为什么不接受妥协?”

哈……哈……哈……

如果凌岳不是凌雨溪的亲爹,今天的第三个巴掌一定会落下去。

什么叫女人也不吃亏?

难道他是打算送她去享受的?

她上辈子是不是毁灭世界了,所以,这辈子才会这么悲惨?

凌雨溪深吸了一口气:“放心吧,谁想找我麻烦,尽管来就是了。”

“从小到大你都没管过我,现在我也不敢让你管了。因为我怕,你会在卖我一次。”

“我只问,是不是只要我结婚,那房子就是我的!”

凌岳咬着牙狠狠的回了一句:“是!只要在雨薇之前!”

“我们两个月之后就结婚了,房子还得装修,难不成还等着她?”

听到凌岳答应了凌雨溪的话,凌雨薇坐不住了。

“爸,你可是答应过我的,那套房子可是要给我做婚房的,等她结婚,那得等什么时候去啊?万一她没找到人,难道我们都不能装修了?”

凌雨薇要那房子,不但是因为那里有钱人多,阮栖元需要,还因为,她自己也很喜欢。

况且,她一直喜欢在凌雨溪的手里抢东西,只要凌雨溪得不到,她就高兴。

现在,看到凌雨溪那么在意那套房子,她就更是势在必得。

“一周!”

凌雨薇讽刺她没人要,她就给她最快速度结婚看看。

那套房子是她妈妈仅有的资产,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退让。

“我一定会在一周之内结婚。”

说完,凌雨溪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看着凌雨溪的背影,凌雨薇气的脸色铁青。

“妈……我不管,我就要那套房子!”

“好好好,那套房子肯定是你的。她可是自己说的一周,这么短的时间,她去哪找人结婚?”

那边母女俩讨论的热火朝天,一个生气,一个安抚。唯独凌岳跟阮栖元两个男人看着门口发呆。

……

凌雨溪走在路上,脑袋里拼命的想着结婚的对象。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假结婚。等到一年以后,在离婚。

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好的男性朋友可以帮忙,为了避免阮栖元吃醋多想,就连男同学,她都避而远之。

现在突然要结婚,她根本没有可以帮忙的人选。

更何况,她们学校学的都是演戏,以后走的都是演艺圈的路。如果早早结婚,就等于是把自己以后的路给彻底堵死了,谁会那么做。

最后,凌雨溪没办法,在本地的交友网站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希望可以在网上找到一个。

或者说,可是在网上雇到一个靠谱的。

她不愿在回凌家,只能一个人住在母亲留下的别墅里。

幸亏那时候阮栖元借住,让她顺利的要到了别墅的钥匙,换了锁。

要不然,她现在可能都无家可归了。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吧。

为了安全起见,凌雨溪在下午特意找人换了新锁,第二天早上,就开始了她的相亲之旅。

不是没想过网上找来的可能会不靠谱,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这么不靠谱。

因为凌家,凌雨溪有所顾忌,所以,不是确定的人,她也不敢轻易什么实话都往外说。

所以,她大多都是在观察,询问对方对婚姻的一些看法。

毕竟从未婚一下子变成离异,也不是谁都愿意接受的。

可是,没想到,对方会说出一系列她想要抓狂的理由,不是极品,就是奇葩,别说假结婚,看着都觉得胃疼。

她只是想找个普通人,结个假婚,有那么难么?

看着又一个男人离开座位,消失在咖啡馆内,凌雨溪微微叹了口气。

愁眉苦脸的拿出手机,还有一个记录网上相亲人基本信息的本子,开始拨通下一个人的电话。

“喂,您好,请问是赵先生么?”

她完全不知道,不远处的座位上,一个男人正看着她,满脸的寒霜。

得到消息后,慕景宸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没想到,到了这里之后,看到的会是凌雨溪不停的相亲。

才刚走一个就又来一个,这个女人还真是潇洒。

她这是打算海选么?

在想到刚才那些男人看到凌雨溪的眼神,惊艳,贪婪……他就觉得自己的胸腔燃起了一把火。

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周围的温度一降在降,弄得来到这里的客人谁也不敢往他周围的桌子坐。

不一会儿,凌雨溪的面前坐下了一个男人,慕景宸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被气冒烟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想结婚,就不知道来找他么?

这才一天的时间,难道她睡完就忘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才让她记不住自己?

相比较慕景宸这里快要火上房的架势,凌雨溪那边却要好上许多。

“凌小姐,我对你呢,非常的满意。这是对面酒店的房卡……”

总裁要从良
总裁要从良
亲生父亲牵头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给自己设下陷阱,自救措施中居然被一只“鸭”所救。 什么?他想从良? 这不恰恰自己所需要的么? 一纸契约,顺利闪恋。 但是,为什么这只“从明明没有喝多少酒,但是,却觉得头脑一片眩晕,浑身都透着不同以往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