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总裁要从良

第6章 母亲是底线

发表时间:2021-04-09 07:42:31

凌雨溪坐在地上,眼泪止忍不住的往大量流出。她不明白了事情怎么会变为现在的的这个样子,本来对阮栖元的爱恋,对他的在意,现在的就像是变为了一把把的钢刀,直直的刺在她的心脏上。脑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原本对阮栖元的爱恋,对他的在乎,现在就好像变成了一把把的钢刀,直直的刺在她的心脏上。。


推荐指数:★★★★★
>>《总裁要从良》在线阅读>>

《第6章 母亲是底线》精选:

凌雨溪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原本对阮栖元的爱恋,对他的在乎,现在就好像变成了一把把的钢刀,直直的刺在她的心脏上。

脑袋里回忆起以往的一切,在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好像在做梦一般。

如果是因为不爱,她可以做到大方的放手,她的骄傲跟自尊不允许她做出死皮赖脸的举动。

但是,为什么不能好聚好散,还能够彼此留下个好印象,为什么一定要设计害她?

现在她对阮栖元别说什么爱恋,剩下的只有怨恨。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不曾爱过,也不会有现在的恨。

凌雨溪像个失去了灵魂一样,木然的站起身,看着凌乱不堪的客厅,恨不得连地板都翘起来扔出去。

还不等她有所动作,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没心情的她本来不想去理会,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人就是不愿意放弃,一直不停的打。

揉了揉胀痛的额头,翻出手机,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就传出了刺耳的声音。

“凌雨溪,你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连家里的电话都不愿意接了。在你的心里还有没有你爸爸,还有没有这个家?你……”

“行了,别废话了,有事说!”

凌雨溪的声音里带着疲惫,她实在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在跟他们折腾。

自己这个继母在没有事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给她打电话的,只要一给她打电话,就绝对没好事。

也怪自己,刚才竟然看都没看就接了。

“凌雨溪,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

还不等吴秀芳把话说完,凌雨溪已经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成天磨磨唧唧的,除了嘲讽就是辱骂,前些年凌雨溪还会生气,还会对骂,这几年,她已经腻了,累了。

现在,她已经可以平淡到,像没听见一样了。

可是,还不等她把电话放回到包里,电话就在一次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跳跃着“爸爸”两个字,凌雨溪的心里五味杂陈。

或许是因为心里还有最后一份不舍,也或许想要给自己寻求一个答案,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在干什么,立刻回来。我有事说!”

凌岳完全不打算给凌雨溪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断。

凌雨溪还没张嘴,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来,看起来绝对比刚才她哭的样子还要难看。

有事说?

想想,这个时间,凌雨薇跟阮栖元应该已经到凌家了,那么,自己这个爸爸,要说的是昨晚的事,还是今早的事?

虎毒不食子,她要弄清楚,她的亲生父亲,会不会真的对她这么狠。

她母亲的房子,她也必须要保住,不能让其他人住进来。

所以,不管是哪个事,都不允许凌雨溪退缩。

虽然凌岳电话催的急,可是凌雨溪却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她要把阮栖元彻底从她的生活中剔除出去,所以,她还是在把阮栖元所有东西都清理出去之后,已经中午过后了,才从别墅出发。

等到凌雨溪进到凌家客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也因为时间的关系,让她在一次看到阮栖元跟凌雨薇的时候,没有了早晨的激动。

看着他们一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跟阮栖元热络的聊着什么,自己站在门口,仿佛是个外人。

听到门口的响声,所有人回过头来,在看到是凌雨溪之后,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大小姐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自己家的大门朝哪边开了呢。”

首先发难的,自然是继母吴秀芳。

她一直都看凌雨溪不顺眼,要不是凌雨溪的母亲,她的头上怎么会一直顶着小三的名号过这么多年。

要知道,她跟凌岳可是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一个村子里出来的。

要不是因为凌家有钱,凌岳怎么可能娶那个女人?

说是娶,其实就是入赘。

因为两个人都姓凌,也就给了凌岳这个面子。

其实,私下里,谁不知道这些事,这也是凌岳不待见凌雨溪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凌雨溪的存在,就是特意在提醒着凌岳,他当初是怎么不择手段爬到这一步的。

凌雨溪无视吴秀芳的挑衅,往前迈了两步,直视着凌岳的眼睛。

“你不是说找我有事?说吧。”

看到凌雨溪这样的态度,原本有些愧疚的凌岳也一下子来了脾气。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爸爸!”

“哦,爸爸,什么事。”

淡然的语气,让盛怒中的凌岳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张老脸涨的通红,却又不知道下一句该训什么。

“爸,你有高血压,可千万别生气。”

凌雨薇一边说着,一边紧张的看着凌雨溪。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爸爸的女儿,怎么可以这样顶撞他呢?”

那一脸的指责,要不是她仍然紧紧的贴着身边的男人不动,还以为她是多孝顺呢。

“没妈的孩子,就是没教养!”

“啪!”

一天,凌雨溪这是第二次甩巴掌了。

她并不是个喜欢挑事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无视吴秀芳的挑衅。

可是,侮辱了她的母亲,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凌雨溪揉着自己的手腕,看着凌雨薇,一双眼睛充满了寒光。

“在敢说我妈一句不好,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凌雨溪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满脸都是认真的神色。

她的母亲,是她所有愤怒的底线。

如果说,阮栖元的背叛让她怨恨,那么,侮辱她母亲的人,她不介意随时拼命。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凌雨溪,就连阮栖元,都被她冷然的神色给震慑到了。

这样的凌雨溪实在太过吓人,依稀间,好像看到了她母亲的影子。

这让凌岳微微失神……

“凌雨溪,你竟然敢打我……我杀了你……”

总裁要从良
总裁要从良
亲生父亲牵头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给自己设下陷阱,自救措施中居然被一只“鸭”所救。 什么?他想从良? 这不恰恰自己所需要的么? 一纸契约,顺利闪恋。 但是,为什么这只“从明明没有喝多少酒,但是,却觉得头脑一片眩晕,浑身都透着不同以往的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