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缘生错上

缘启(7)

发表时间:2021-02-24 09:15:20

本网提供更多了沫月底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缘生错上》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缘启(7)在线深度阅读。殊不知我心里的震惊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巨浪滔天,不能自己。。


推荐指数:★★★★★
>>《缘生错上》在线阅读>>

《 缘启(7)》精选:

那毛皮真是滑啊,那色泽真是好看,不过我摸着摸着怎么我的手倒变的和他的毛发一般黑了,摸着摸着这狼崽子怎的就变了色,摸着摸着那黑色就变成了金色,摸着摸着那体型变的比我还要大,摸着摸着他毛发褪去化成了一个翩翩美少男,于是我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手,默默的转过身去。

殊不知我心里的震惊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巨浪滔天,不能自己。

那狼崽子,不,那大狼竟然化形了。

我本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转过身子,却没有看到身后那厮睁开了狭长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吾告诉你不要进来,你竟这样违反吾的命令,不怕吾真的吃了你。”身后陡然响起了一股阴森森的声音。

我身子一抖,默了半响,转过身来,咽了咽唾沫,笑了笑,不过那肌肉有些僵硬,我知我笑的定是不好看,“那什么,既然你助我化了形,我也助你化了形,那我们之间的账就一笔勾销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缘,让你吃了也未尝不可。”

说着,我又退后了一步,“不过,你们狼族本就是食肉动物,而我类属草本植物,怕是你吃不惯。”

手已经碰到了门栓,只要他一动作,我便立刻跳出去寻翎光护我。

“你助我化形?”那狼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的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声却真是好听,他这样一笑,我便瞧见了他真实的容貌。

那泼墨般的柔顺黑发乖巧的贴在身上,狭长的凤眼有着一丝危险,他已化了一身黑衣在身上,显得更是英姿勃发,微微上扬的嘴角带了些许邪魅,英俊的脸庞竟然比翎光还要好看些,若是化成女子,定能成为下一个妲己。

他这么好看,反倒让我又自行惭愧了一番。

同样是化形,为何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而我这片地还是一块无力回天的地。

“若不是吾受了伤,又怎会砸到这梵境来。”他不屑的说了声,让我恍然大悟。

我张了张嘴,却又没什么话可讲,这厮性情不定,万一给我动了真格那该如何是好。

“汝说救了我,不知是哪门子相救啊?”大狼双腿相叠,看那样子怕是要和我长谈。

我脑子飞快的运转,半响才组织好语言,一脸真诚道:“你本砸到了我,若没我的关系,你恐怕此时还在外面享受那月光浴。”这个,我可是实话实说,绝无半句虚言。

“哦?这么说吾还要感激你不成?”

我顿时觉得这孩子挺上道,我这么隐晦的想法都能被他猜出来,“那个狼……你感激倒是不必了,只要你不吃我就可以了。”

似是觉得我称呼他很不礼貌,“吾名少司煌。”大狼傲娇的说了声。

我暗暗腹诽,这狼崽子不仅化形比我好看,就连名字也比我高大上许多,生生比我多出一个字,相较之下,我这阿华也太过平庸了。

“我名阿华,以后我便唤你少司如何?”我笑眯眯的看着他,硬生生的给他掐去一个字,尽量显出我的一番诚意。

少司冷哼一声,怕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不过我却对他上了心,他本就是我的缘,要是跟着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你便是那院里的曼陀罗?”不知这厮又对我的出身有了兴趣。

我乖乖点头。

说完这话,他闭上了眼睛,慢悠悠道:“出去,把门给吾关好。”

我攥紧拳头,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忍住将这厮从床上拉下来扔出去,我忍,我忍,我的缘,不忍还能咋办。

出去了我才发现如今我已化成人身,竟没个我可以住的地方,这竹园里就两间小木屋,翎光和少司一人一个,我怕是今晚需要在外面宿一宿了。

寻了个好地方,在这里可以欣赏那皎洁的月光,挥挥撒撒的照亮了园子里的翠竹,闻着竹子冷冽的香气,我一阵安心,不知不觉便倚在一根翠竹上睡了过去。

我睡的正香,午夜梦回,却梦见那狼崽子缓步走到我身边来,屁股对着我摇了摇尾巴,然后又回过身子来冲我摇了摇头,金光一现,那狼崽子又化成了少司那厮,眼露杀气,亮出他那口白牙,向我扑来,我慌忙躲开,他却消失了。

接着身边所有的竹子都会动了,一根竹子竟然将我抱起朝前走,那冷冽的清香蛊惑了我,僵持片刻没了反应,那竹子走的十分缓慢,好似很珍惜这条慢慢长路,接着他又把我往上托了托,似有些不堪重负,我却是担心把这根细细的竹子压断了。

我想要吆喝这竹子将我放下来,却还没等到开口,他就将我扔到了地上,我以为必然是很疼,却没料到那土地却似棉被一样柔软,难不成是因为我常在土里,连这土地公公都在照顾我?然后那竹子金光大现,竟化成了翎光那厮,那厮深情的看着我,好像对我多有不舍。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出了冥界总共认识了两个男人,当然小雪球还是个孩子,一个盘算着如何将我入药,一个却扬言要吃了我。

我先伸了伸老腰,蹬了蹬双腿,然后睁开了我迷人的双眼,伸手让那斑驳的日光从我的指缝间探出,直直的射到了我腰间的白玉手上,我啧啧的摸了好一把,然后我僵了。

我不可置信的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到我身边那温润的少年郎,我僵硬一笑,默默的将那手从我腰间挪走,默默地爬下床,却没见床上那人有动静。

我本不是睡在外面院子吗?怎的进了翎光的屋?

这么看来,翎光脸色苍白无力,让我想起他早前不知因何受伤,不会是死了吧?

我用一根手指戳戳他,他不动,我又用两根手指戳戳他,他还不动,我又伸出一根手指戳戳他,他仍旧不动。

我撇撇嘴,眉毛耷拉了下来,叫道:“君尊为何就这样去了,早就告诉你不让你带着我,我这朵花不吉利,你偏不听,如今倒好……”

为了使效果逼真些,我堪堪抹了两把泪水,大力摇晃着他的身子:“翎光,是我对不起你,你若起来,我便不计较你爬上我床的过错,大不了我便舍身给你……”

“咳咳……”我这么掏心掏肺的大喊,竟然将翎光喊醒了,吓得我生生退后一步,却被他拉住。

他一双明目漆黑,嘴角微微勾起,好似十分开心:“阿华这话可当真?”

完了完了,我不过是随口说说,以报他把我带出冥界的情意,我可不能这样便将我的小命搭进去啊。

“翎光啊……”我哭的更大声了,如果说刚才我是虚情假意的话,现在可真的是生生掉了不少金豆子,“我知君尊带我出来就是为了要我这副身子,可我还未准备好,可不可以先等我成熟了再说。”

闻言,翎光的脸黑了黑。

语气里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我为了你这副身子?我看起来是这么无耻的人吗?”

我懵懂的点了点头。

他脸色更加苍白了,又咳嗽了好一会儿。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莫不是我的说法让他误会了?莫不是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样子?

“弱弱的问一句,君尊不是要将我拿来炼药吗?”

恍然大悟,他好似无奈了,揉了揉额角,伸手温柔的替我摸了摸泪水,浅浅一笑:“谁说我要拿你炼药了?”

“君尊那日说因为你是唯一的曼陀罗华,像我这种稀有的药材,不是为了炼药还能是什么?”

“唯一……你何时才能懂得唯一……”翎光低声说了句,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你只要记住我不会让你去涉险就好了。”

这桥段怎会有些相似,我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想了个明白,这不就是那日跳下忘川的公子给我讲的故事中的一句话嘛,那公子喜欢千金,才会说出这样的话,难不成君尊也喜欢我?

我摇了摇头,正要跨出门的脚生生一顿,那公子被千金欺骗了后便魂归忘川了,如果我的态度再模棱两可的,让君尊误以为我也喜欢他那可如何是好,我可不想害人一条性命。

我回头语重心长的对翎光道:“君尊可莫要喜欢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谁?”这个字他说出来很是吃惊。

“昨夜那狼崽子,少司。”我这样说也对,他是我的缘,将来我注定是要喜欢他的。

“我不喜欢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我尴尬了,讪讪笑道:“不喜欢就好。”

我推门出去,愣是没有看到身后翎光落寞的眼神。

缘生错上
缘生错上
一生一世姻缘相错,转辗生死轮回花开花落,白色的摩柯曼陀罗,黄泉碧落红尘紫陌,回望想将缘字看透,血莲堕世自长妙曼,南阎浮提三世因果。缘何求?自她见他的第几眼就看准了他是她的缘,因着自身的诅咒之,她懵懵懂懂的追他,缠他,却一次次的失落,痛苦……,她不懂情爱,却心甘情愿为他而学。但是小傻瓜,从一就你就承认错误了人,放错了心,回过头看一下,那个人才是你三生三世的命定缘分。爱是什么?独自闯荡鬼界,她见了鬼娘的爱情,不懂得了爱也不是你和我我和你在一起的甜蜜幸福,也也不是平平淡淡相敬如宾,一直到走遍六界,她才不懂得爱是大义,是成全自己,是从最初的看见了你时求偶行为的我是一朵生活在黄泉之中的曼陀罗华,花身洁白无瑕,芳华绝代,花径绿莹翠玉,仿若纤弱之姿,深深的扎根于这彼岸,每每随风摇曳,看着冥界众多鬼魂哭爹喊娘的跳入那轮回之中,是我最大的乐趣。。…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