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30章 也算半个赵家人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6:06

鼻钉男瞥到江亮铁青到极点表情,把刚要说的话咽了回家去,包办责任道:“也没幕后指使人,我不缺钱花才相出这个点子。”殊不知道,刚那微表情,早以被江楚和吴龙尽收眼底。“我本殊不知,刚刚那微表情,早已被江楚和吴龙尽收眼底。。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30章 也算半个赵家人》精选:

鼻环男瞥见江亮阴沉到极点表情,把刚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包揽责任道:“没有幕后指使,我缺钱花才想出这个点子。”

殊不知,刚刚那微表情,早已被江楚和吴龙尽收眼底。

“我本想饶你一命,可你不肯说实话。”江楚摇摇头,语气中充斥着杀意。

鼻环男吞吞唾沫,向吴龙求救道:“老大,您救救我,我还年轻,不想死啊。”

“想要活命,就说实话!”

吴龙咬咬牙,转而指向江亮,质问道:“是他出的主意么?”

“我去,瞎说什么啊。”赵小玉不满道。

哪怕你很牛逼,也不能随意无赖人啊。

赵老爷子跟着笑道:“吴老板,我孙女说话是冲,可也在理,没有证据的事儿,可不敢乱说。”

“我没有做过,你根本不认识我,对吧?”江亮阴森双目盯着鼻环男,威胁意味儿十足。

鼻环男左右为难,谁都得罪不起,内心陷入挣扎,仿佛有俩小人在疯狂争吵。

吴龙眯起眼睛,提醒道:“你是我的人,除去我之外,没人能保住你。”

话中意思很明确:在这北凉市,江亮家算锤子,能有近百个家族将其狠狠吊打,关键时刻完全救不了命。

鼻环男微微一怔,终于想明白,吐露真相道:“老大,这次全是江亮策划。

他要我们绑架赵小姐,用以羞辱江先生,并答应能得到三百万赎金,以及一人十万奖金。”

此话一出,全场惊愣,视线聚集到江亮身上,满是难以置信。

“江亮,你其心可诛!”江楚怒斥道。

之前处处刁难羞辱他也就罢了,这回居然敢绑架婉月,实在该死!

赵婉月也是满脸愤懑,江亮绑架她不说,居然还诬赖江楚,实在歹毒,实在坏。

“胡说,我没有!”江亮涨红脸,争辩道。

他明白,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否则形象大跌,彻底失去着赵家人信任。

赵小玉盲目嚷嚷道:“亮哥家大业大,哪会在乎他们两个贱人?!一定是你们串通好诬陷亮哥。”

“没错,诬陷,一定是诬陷!”江亮好似抓住救命稻草般拼命附和,竭力撇清关系。

“诬陷?哼,你也说的出来。

江少身份堪比日月,你不过一只臭虫,用得着诬陷你?”

吴龙边说话,边走近江亮,怒目夹杂冷意。

江亮挑挑眉,惶恐道:“你想干什么??”

“你忽悠我手下破坏规矩,绑架赵小姐,我要跟你算算账!”吴龙冷笑,伸手拽住江亮衣领,愣生生将其提到半空中。

“救命,救命啊!”江亮惊慌失措,大声呼救。

赵小玉急忙冲上去乱挠,同时吼道:“你敢打人,信不信我报警......”

吴龙反手一巴掌,直接把赵小玉扇倒在地,斥骂道:“臭婊子,我看你跟这废物都不是好东西。”

这一幕可把赵家人吓坏咯,老大家急忙往后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冯淑芬赶忙扶起赵小玉,心疼道:“女儿,你没事吧??”

她瞧见女儿半边脸通红,嘴角冒血,气不打一处来,泼妇本性暴露,也要跟吴龙争个高低。

不料,旁边几名小弟贼有眼力劲儿,立刻阻拦,把冯淑芬推到在地。

“天呐,我不活了,还有没有天理!!

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谁能来帮帮我们!”

冯淑芬坐在地上,大声哭嚎。

赵婉月美眸闪烁,似乎心软;江楚却面无表情,双目冷淡,一点儿也不怜悯。

现在冯淑芬知道一口一个没天理,一口一个呼救了。

当初婉月被污蔑破脏水时,冯淑芬又何曾讲过道理?

当初他们夫妻被无辜苛责时,冯淑芬又何曾站出来帮忙?还不是冷眼旁观,戏虐看戏。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冯淑芬今天这般,完全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爸,您帮忙说说话。”老三赵顺急了,向赵老爷子求救。

赵老爷子开口道:“吴老板,事情真相还没查清楚,单凭一家之言定不了罪,还请高抬贵手。”

“闭嘴!再敢嚷嚷,我连你们一起治!”吴龙冷冷瞪眼,丝毫不给面子。

他知道平时江楚在赵家备受欺凌,就琢磨着在此帮忙出气,也好抵罪。

赵老爷子当场尬住,张着嘴没话说,唯有叹息。

面对吴龙这种阶层人物,商量不好,就别无他策略。

为保住赵家不受波及,暂时要江亮受点苦吧。

吴龙把江亮甩到地上,抬腿狠踹几脚,骂道:“狗东西,一个弱鸡家族少爷,真以为自个儿能只手遮天?不自量力!”

“哎呦,哎哟......”江亮被踹的全身蜷缩,双手捂住肚子,嘴里咕噜咕噜冒血。

可见吴龙那几脚力量真不弱。

不过吴龙并没有解恨,对小弟们道:“你们上来一人给他一脚,谁踹的最猛,回去我不罚谁。”

尼玛,敢绑架江少老婆,老子今天非叫你知道阎王爷是啥样。

小弟们一听能免除责罚,哪还敢怠慢,纷纷围到江亮跟前,眼中都带着恨意。

其实他们对江亮恨之入骨,如果没有江亮馊主意,有怎会被老大骂。

江亮瑟瑟发抖,眼睛瞄着众小弟,吓得屁滚尿流,颤抖着道:“你们要干嘛?别过来,都离我远点。

我爸是江威远,你们不能动我的......”

“呸!死到临头还装逼,真欠揍!”一名小弟怒骂完,抬腿对江亮胸口狠狠一脚,之后还吐了口痰。

江亮更是发出杀猪般的哀嚎,求救道:“小玉,爸妈,大伯,爷爷,救我......”

“爸,大哥,你们再想想办法,”

“爷爷,亮哥是无辜的,一切都是江楚搞鬼,您和大伯不能坐视不管。”

任由老三一家如何求救,老大赵阳都是沉默不言,低着头不予理会。

赵阳可不想惹得一身骚,毕竟吴龙是连老爷子都搞不定的角儿,他能有啥办法。

赵老爷子轻叹口气,心中不忍,转身望向江楚,语重心长道:“江楚,既然你和吴老板很熟,帮忙说说情吧。

不管怎么样,江亮是你三叔家的女婿,也算半个赵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