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29章 地下皇帝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6:06

赵小莲跟随催着道:“钱我帮你们出,赶快跪倒弄完,咱们好回去。”“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江楚只跪天地,跪娘亲!”江楚果断表示拒绝,转向望向鼻环男,冷冷道:“退一万步说,他“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江楚只跪天地,跪娘亲!”。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29章 地下皇帝》精选:

赵小玉跟着催促道:“钱我帮你们出,赶紧跪下完事,咱们好回家。”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江楚只跪天地,跪娘亲!”

江楚果断拒绝,转而望向鼻环男,冷冷道:“退一万步说,他敢要我跪么?!”

这一瞪眼,好似冰刺破空袭来,吓得鼻环男啪叽一屁股拍坐的地上。

不光鼻环男,其余人也瑟瑟发抖,手里钢棍都无法拿稳,咣当掉落在地。

赵家人全部愣住,之前这鼻环男不是很嚣张,很牛逼吗?怎么忽然间怂了?

江亮暗暗皱眉,视线转移到跟随江楚而来的光头男身上。

难道这光头男人是鼻环他们害怕的原因?

光头男走上前,摁住鼻环男一阵猛捶,嘴里还骂道:“你们能耐了啊?提供好工作不干,非要做这种下三滥事儿?

江少老婆也是你们能绑架的?都他们活腻歪了?!”

“龙哥,我错了我错了,您下手轻点。”鼻环男吃痛,嗷嗷直叫,心中懊恼无比,万万没想到老大会亲自赶到现场。

众人看傻眼,不明白什么状况。

赵婉月神情复杂,原来江楚并非逃跑,而是去找救兵啊!!

相处三年,她理应明白江楚不会抛弃她而去,刚刚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实在可笑。

足足两分钟后,光头男吴龙才停手,朝其他混混吼道:“都愣着干屁!给赵小姐松绑!”

有两名痞子十分机灵,匆匆冲上前为赵婉月松绑。

江楚则冲上前去,把赵婉月抱住,轻轻理着秀发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一点都不晚。”

赵婉月摇摇头,脸颊靠着江楚胸膛,感受着炙热温度,听着嘭嘭心跳,所有恐惧感全部消散。

江楚冷眸扫向光头男等人,喝道:“你们可知罪?!”

“抱歉,江少,我给您带来了麻烦,以后会好好管教这群兔崽子。”吴龙点头哈腰,只顾认错。

旁边小弟们更加惶恐。

先不说绑架这事儿破坏吴老大定下的规矩,单单说吴老大身份地位,在北凉市颇具名望,如今却向这“窝囊女婿江楚”低头,可见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个个都是蠢驴吗?还不跪下认错,等着我把你头砍下来?”吴龙咬牙切齿,恶狠狠骂道。

“江少,赵小姐,对不起!”  

所有小弟立刻面相江楚和赵婉月下跪,额头紧贴地面,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倒霉。

赵婉月惊讶无比,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她不知那名光头男人是什么身份,也不知江楚用什么办法把人家请来的。

她内心逐渐担忧起来,江楚该不会真的走上歧途。

赵家人全部震惊,包括赵老爷子都张着嘴,不知该作何解释,事情发展完全出乎意料啊。

本来要江楚下跪,可不成想事情会反过来。

赵小玉觉着被夺去风头,就嚷嚷道:“那个秃驴,是不是蠢?江少在这呢!那个废物算个屁江少。”

说完话,她用胳膊肘抵抵江亮,示意说点什么。

江亮轻咳两声,挺起胸膛道:“我是江威远之子,你应该听过江威远这个名字吧?”

他直接搬出老爸名号,就是想压住眼前这名光头男,逼迫其变换阵营。

不料吴龙回头瞪眼骂道:“去你妹的江威远,他算个屁!整天靠着割散户发财的废物东西,连我们道上人士都对他嗤之以鼻!”

“敢这么说我爸,我看你是找死。”江亮寒着脸,皱眉喝道。

赵小玉杏目圆睁,跟着维护道:“说的好像你很牛?那你说说你叫什么,名声有多大,能比我公公名声大么?”

听得两人那话,吴龙不屑冷哼,眯着眼道:“老子叫吴龙!”

吴龙??

赵老爷子父子四人当即瞳孔紧缩,不由往肚里吸凉气。

江亮也是眼皮子跳跳,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什么乌龙有龙的,听都没听说过,我告诉你......”赵小玉没注意身边人表情变化,再次要嚷嚷。

“闭嘴!”赵老爷子厉声呵斥,狠狠瞪了赵小玉一眼,教训道:“不得无礼!”

赵小玉先是一愣,旋即皱皱鼻子,拽着老妈的胳膊,委屈道:“凶什么凶,有那么厉害吗??”

“少说话!”

冯淑芬甩去眼色,再小声解释道:“吴龙是咱们北凉市有名的地下皇帝,手底下娱乐会所无数。

其体量碾压我们赵家,甚至小亮家都难以相比。”

“真的吗?”赵小玉转头看向江亮,想得到确认。

江亮虽不想承认,但冯淑芬所说的确是事实,也只好点点头。

但凡在北凉市混久,有头有脸的,都听说过吴龙传奇故事。

吴龙十六岁背着破旧包袱到北凉市闯荡,原本只是一名工地搬砖工,却被工头联合地痞混混欺负,克扣工钱。

自此,吴龙蜕变黑化,凭靠一双铁拳硬生生打下半壁江山,控制北凉市半个地下市场,还拟定三不沾规矩。

不沾毒品,不沾拐卖绑架,不沾军火。

不是江亮家难以相比,而是根本没得比。

见江亮等人不再吭声,吴龙没再多管,转头又对江楚挂上笑脸道:“江少,希望您看在我面子上,绕过他们一命。

我必当感激不尽,以后只要您有吩咐,随叫随到,绝对不含糊。”

“饶他们一命可以,不过我有个问题要问。”江楚淡漠道。

如今江楚这样子,如同一位君临天下的王者,霸气侧漏,看呆赵婉月等人,也引得江亮满心妒火。

吴龙欣喜,抬腿踹了鼻环男一脚,警告道:“都给我老老实实回答,否则我打断你们狗腿。”

小弟们听到那话,吓得屁滚尿流。

“是谁教唆你们绑架赵婉月的?是我么?”江楚双目从众小弟身上扫过,冷冷问道。

江亮心头一颤,脸色阴沉下来。

鼻环男摇摇头道:“跟江少毫无关系。”

“幕后主使是哪个龟孙子,你给我如实说了,老子一定扒了他的皮!”吴龙揪住鼻环男耳朵,紧紧追问,不留任何回旋余地。

他非常生气,非常愤怒,居然有人教唆他小弟破坏规矩,去绑架林少老婆,差点害死他。

堂堂华夏江家,镇守边境,谁能惹得起?

幸亏发现及时,否则酿成大祸,他十条命都不够赔,能被碾碎当鱼饲料。

江亮心里咯噔一下,阴森森的给鼻环男使眼色,让其不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