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26章 不够狠心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6:03

“原来是是这样。”赵小莲嘴角扬着笑意,故意地瞥向赵婉月道:“绿茶婊其中其人啊。”由于彩礼金额过大,赵小莲理所应当依法的我相信了江亮那荒唐的说法。赵婉月脸色微变,心情一瞬间跌赵小玉嘴角扬起笑意,故意瞥向赵婉月道:“绿茶婊另有其人啊。”。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26章 不够狠心》精选:

“原来是这样。”

赵小玉嘴角扬起笑意,故意瞥向赵婉月道:“绿茶婊另有其人啊。”

由于彩礼金额过大,赵小玉理所应当的相信了江亮那荒唐说法。 

赵婉月脸色微变,心情瞬间跌落到谷底,感觉受到了极大侮辱。

“对,小宝贝你善良贤惠又可爱,哪能是绿茶婊啊,只有像赵婉月那种勾引付少的才算。”

江亮不知开了免提,连连骂道。

“江亮!闭上的狗嘴!

敢不敢让你爸过来当面对质?问问这彩礼究竟是谁送的!”

江楚怒火蹿升,冷冷呵斥道。

“那个......那个你开了免提啊,我这还有事,先挂了。”江亮才意识到问题,匆匆挂断电话。

江亮长松口气,扫扫身边几名纹身痞子道:“哥几个按照计划来,事成以后,我给你们每人十万。”

彩礼事情告一段落,可他心头之恨未能消除,仍旧要泄愤。

几名纹身痞子自然笑着答应。

赵婉月香躯颤抖,泪水自侧脸滑过。

从小到大,都没人说过她是破鞋,绿茶婊,今天被这么谩骂,整颗心都灰暗了。

江楚拦住赵婉月腰肢,沉声道:“真相到底怎样,问过江威远便能知道。”

“还问什么问?不嫌丢人!

你就别嘴硬了,给你台阶下,别不知道要脸。”

冯淑芬翻翻白眼,鄙夷道。

“婉月啊,管好你家老公,别整邪门歪道,脚踏实地干活才对。”孙芳跟着冷嘲热讽,显然又要开始巴结老三一家。

江楚攥攥拳头,对赵老爷子说道:“爷爷,请您打电话给林威远,问清......”

“废物,住口,别再说了!还想再次被羞辱一顿?”

没等江楚把话说完,李艳秋便怒斥着打断,脸色极其难看。

“妈,这是为婉月清白啊......”

“为什么为,我看你就是为了自己,撒谎哄骗婉月,想冒名顶替。

婉月之所以这么委屈,全是因为你!”

李艳秋不耐烦的训斥道,当众也不给江楚留一点面子。

赵老爷子本着脸道:“江楚,别瞎闹了,再打电话过去,会是咱赵家失礼。

还有,不要直呼江威远,要喊江董。”

“没错,你俩一点礼貌都不懂,假如再招惹,那咱们家族就完了。”冯淑芬靠着柱子,讥讽道。

赵小玉冷哼着道:“堂姐,你今后注意点德行,自己名声坏了不要紧,别影响咱赵家。”

“你......”

赵婉月特别气愤,却又无从反驳,索性转身往外走。

“婉月......”江楚轻轻喊了声,要紧跟上去。

“别跟着我,让我自己一个人静静。”赵婉月漠然道。

她只想自己待会儿,把情绪平静下来。

江楚微微一怔,停住脚步,心脏好似中了一刀,疼的刺骨。

“我去看看。”当爸的赵宏很不放心,打算跟上去看看。

李艳秋却一把抓住赵宏,不悦道:“看什么看,让她自己好好想想,看清江楚真面目。”

她觉着这是一次要女儿跟江楚断绝关系的好机会。

赵宏一向怕老婆,也就没再动,杵在旁边低头叹气。

“今天的事情不要再议论,不得外传。”

赵老爷子微皱眉头,交代完又向老三赵顺说道:“你把东西拉回家吧。”

“好勒好勒。”赵顺乐的合不拢嘴。

“多谢爸。”冯淑芬笑的满脸皱纹。

总之这夫妻两人做梦都能笑醒,可把孙芳和李艳秋羡慕死了。

江楚脸色微寒,失望道:“爷爷,我一直都非常尊重你,认为您明事理,明事非。

可如今您却相信江亮拙劣的谎言,真令我寒心。”

听得这话,赵老爷子顿时一愣,从江楚双眼中看到了浓浓失望之色。

根据他几十年阅历来看,那神态绝对不是装的。

“闭嘴,怎么说话的?还有没有小辈的样?”老大赵阳出口怒斥。

孙芳也是一皱眉,不悦道:“老二,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婿,连老爷子都敢顶撞。”

赵宏唯唯诺诺,没敢吭声。

李艳秋则张口就骂:“废物东西,再敢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

老爷子可是赵家绝对权威,这要是给惹急了,今后要不给他们家一点财产,那还怎么玩。

“我说二姐夫,你也只配无能狂怒,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本事?”赵小玉摸着金凤钗,贬低道。

“小玉,别乱说,省的这小子恼羞成怒,用什么违法手段害人。”

冯淑芬看似教育女儿,实际再讽刺江楚之前是用违法手段,才令林董屈服的。

“呵呵,好一个违法手段,你们真以为我与你们一样卑鄙?”

江楚自嘲笑笑,旋即盯着赵小玉道:“三天内,江亮必定跪在我面前谢罪!”

“吹吧你,废柴一个,还敢跟我家亮哥斗,你以为你是谁啊?天王老子吗!”

赵小玉美眸微瞪,口吐芬芳,好似个冲锋枪连连骂个不停。

“废物,还敢乱说话!”李艳秋气急败坏,抬手甩给江楚一巴掌。

清脆响声回荡在众人耳边,江楚脸上迅速出现鲜红五指印。

见此状况,赵小玉等人笑的更厉害了,心想:狗咬狗,真好看。

“江楚话说的是冲,可你也不能打人。”赵老爷子不大高兴,皱眉教育道。

他眼见江楚这幅样子,只觉得心中愧疚,很对不起江楚去世的母亲。

李艳秋愣愣神,嘴硬道:“爸,他接二连三犯错,就是该打,不然不长记性。”

江楚没有吭声,脸色却越加沉冷。

脸颊上火辣辣疼痛非但没让他沮丧,反而使得头脑更清醒。

他还是太心慈手软,认为都是赵家人,稍微惩戒一下便可。

可大伯三叔两家根本没把他和婉月当做赵家人。

嗡嗡!

就在这时候,江楚一家三口手机同时震动,收到一条短信:你女儿在我们手上,准备三百万到玉桂游乐场,否则我们就撕票。

三人表情一怔,江楚眉头瞬间紧皱,隐隐觉得不妙。

“不好了,婉月被人绑架了。”赵宏和李艳秋脸色煞白,同时惊慌失措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