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25章 自觉地老三一家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6:02

补齐彩礼??赵老爷子等人都是一愣,有些没反应时回去。冯淑芬突然间一拍大腿,用胳膊肘抵抵女儿问着:“小玉,江亮那挨千刀的是也不是说后面给咱补回去?”“像是是这么说过。”冯淑芬忽然一拍大腿,用胳膊肘抵抵女儿问道:“小玉,江亮那挨千刀的是不是说后面给咱补回来?”。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25章 自觉地老三一家》精选:

补齐彩礼??

赵老爷子等人都是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冯淑芬忽然一拍大腿,用胳膊肘抵抵女儿问道:“小玉,江亮那挨千刀的是不是说后面给咱补回来?”

“好像是这么说过。”赵小玉抹抹眼泪,点头道。

江楚冷笑,补回来?我看他这辈子都补回来了。

全世界姓江的家族很多,可敢叫做华夏江家的,只有一个。

青年大手一挥,喝道:“送上彩礼!”

紧跟着,数名身穿红色短袖和长裤的人拿着彩礼涌入老宅内。

“金凤钗一对,金碗筷一对!”

“鸳鸯玉镯一副,龙凤吊坠一对!”

“送财童子玉雕一对,送子观音一尊。”

......

青年念着礼品清单,赵家人一个个瞪大眼睛,颇感意外。

这手笔可真够大的,随便拿出一件都价值连城。

“最后现金九百九十九万,愿江少与赵小姐长长久久,百年好合。”青年缓缓收起清单道。

卧槽?!

赵家众人再次呆若木鸡,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直到青年命人把一沓沓红色钞票摆出来,他们才敢相信,却仍旧震惊无比。

九百九十九万啊,对于他们公司都不是小数目,手笔简直大的可怕。

咳咳!

赵老爷子干咳两声,拄着拐杖的手都有些颤抖。

“我的天,小亮这是下了血本啊!”冯淑芬缓过劲儿后,张大嘴巴道。

“是啊是啊。”赵顺跟着附和。

这夫妻两人双眼炙热,早把酒楼受辱事件抛去脑后,心里只想把钱全部揣走。

赵小玉又抹抹眼泪,倔强道:“哼,这是他应该做的。”

江楚眉毛轻挑,三叔三婶儿你们可真够自觉的,啥好事都往自己家揽,也不怕哪天撑破肚皮?

他并未插话,因为仅靠他一人之言,绝对没人信,还会被污蔑。

“行了,小玉,打电话给小亮,叫他晚上来吃饭。”赵老爷子摆摆手,劝说道。

人家送这么份大礼上门,诚意十足,足以获得谅解。

老大一家直接傻眼,还以为婚事破产,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

他们互相对视,赶忙挤出笑意,变换阵脚。

“没错,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小亮人挺好的。”孙芳画风再变,又开始吹嘘道。

“对,日子还得过,咱们要向前看。”赵阳顺着道。

冯淑芬洋洋得意,双手叉腰,蔑视孙芳道:“大嫂,依你看我们家小亮跟江楚一样么?”

“小亮是真龙,江楚是泡臭狗屎,没得比,没得比!”孙芳尴尬道,可不敢再阴阳怪气的。

李艳秋冷着脸,没敢插话,生怕被嘲笑,只敢在心里怒喷江楚废物,无能。

赵婉月望着那些彩礼,美眸闪烁。

如果她也有这样的待遇,那该多好,一定会让很多女孩子羡慕吧!

如果她戴着那金凤钗,应该也挺漂亮。

可惜,她也就只能想想,只能苦笑。

赵老爷子往前走几步,到青年面前客气道:“小伙子,劳烦你跑一趟了,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吃饭就不用了,只是彩礼来的太晚,希望二小姐不要嫌弃。”青年摇摇头,转而望向赵婉月和江楚。

江楚回以微笑,点头示意。

赵婉月怔住,满脑子浆糊,希望她不要嫌弃,什么意思??

“小伙子,你刚刚说二小姐??”赵老爷子皱眉确认道。

赵小玉一家竖起耳朵,也想听个仔细,明明是送给他家彩礼,咋就成了老二家的。

小伙子认真点点头,抱拳道:“正是给二小姐的,告辞!”

“好好好,请慢走。”赵老爷子目送小伙子离开,之后便看向江楚和赵婉月,一双苍老眼眸中满是疑惑。

他自认为对江楚身世了解,母子俩被渣男抛弃,入赘三年,碌碌无为,如何能送起这般彩礼?

赵婉月被看的心发慌,抬头向江楚问道:“老公,是你送的吗?”

“是我送的。”

江楚轻轻点头,眼神儿温柔,揉着赵婉月脑袋继续道:“结婚时,问我连钻戒都未给你买。

结婚,我更没有给你买过一件礼物。

如今这迟到的彩礼,希望能弥补曾经的遗憾。”

赵婉月美眸泛红,感动的要哭了。

最开始她满心怀疑,可此刻望见江楚那真挚神情,便确定这些都是江楚送她的。

或许这是一场梦,或许一切皆是虚幻,但那份感动是真切存在的。

越是温馨时刻,越有人喜欢打破氛围。

赵小玉美眸一瞪,斥责道:“江楚,你装什么装?就算你升为项目经理,能有钱买这些东西?

那小帅哥只是念错名字而已,你还真不害臊,把好事往身上揽。”

顿时,赵婉月表情僵住,缓缓低下头。

李艳秋和赵宏两人也是很尴尬,完全不信江楚有这实力。

“呵呵,那小哥淡定自若,又怎能念错?你又知道我只是个项目经理?”江楚冷笑着质问。

“不然呢?难道你想说自己是富二代,自己才是江家少爷?可真够搞笑的。”

赵小玉嗤之以鼻,双手叉腰呛声道。

那张早已花了的脸,如今一皱眉,一瞪眼,十分难看。

冯淑芬左手掐腰,右手捏着兰花指说道:“别跟他废话,直接打电话问问江亮不就行了。”

“对,赶紧问问。”孙芳也说道。

赵老爷子点头表示赞同,孰是孰非一问便知,省的吵吵闹闹,耳根子不清净。

赵小玉也不迟疑,立刻掏出手机给江亮打电话。

江亮正在跟道上的狐朋狗友讨论如何对付江楚和赵婉月,看到赵小玉来电话,赶忙接了。

“小玉,你原谅我了??”江亮兴冲冲问道。

他还以为赵小玉怒气已消,来跟他和好。

“是不是你派人把彩礼送到祖宅的?”赵小玉质问道。

江亮一愣,送彩礼?啥玩意儿。

咳咳!

赵小玉清清嗓子,详细道:“刚刚有名小伙自称华夏江家,特来补齐彩礼。”

难道是老爸回心转意,派人补偿的?

江亮眼珠子转转,露出浓浓喜色,连连答应道:“没错没错,是我送的。”

听到这话,赵家人微微点头。

赵小玉高傲的白了江楚一眼,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往酒楼送那些东西?”

“哎呀,这个这个......”

江亮满头大汉,大脑快速旋转,解释道:“酒楼那些绿茶,破鞋都是给赵婉月的。

因为我爸最看不惯不孝之人,前两天爷爷被赵婉月和江楚气病,所以我爸故意那么做。

但没想到送礼那些人闹出乌龙,直到前两分钟,我才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