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24章 谁是最耻辱的女婿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6:02

所有人都是一愣,彻底傻眼。“什么鬼?咋是一瓶绿茶?”“搞错了吧,就用这玩意儿当彩礼??”“都先别说话,再往下看看,兴许是恶搞。”议论声传进赵家人耳中,弄得众人脸色都沉了下来。尤其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24章 谁是最耻辱的女婿》精选:

所有人都是一愣,彻底傻眼。

“什么鬼?咋是一瓶绿茶?”

“搞错了吧,就用这玩意儿当彩礼??”

“都先别说话,再往下看看,兴许是恶搞。”

议论声传进赵家人耳中,弄得众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尤其赵老爷子,苍老眉头紧锁,满脸不高兴。

江亮擦擦眼睛,走到中年男人身边,冷冷道:“你玩什么??彩礼呢!!”

“少爷,这就是彩礼,康师傅绿茶赵小姐值得拥有。”中年男人微微一笑,不卑不吭道。

江亮张着嘴,这尼玛......

“绿茶婊??”突然,人群中冒出一个弱弱的声音。

顿时,亲朋好友们炸开锅,再次议论纷纷,怀疑赵小玉人品不好。

李艳秋先前也一愣,现在心里很乐,狠狠出了口恶气;赵婉月则一脸疑惑,江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怎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唯有江楚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好似眼前发生一切都在意料中。

“江亮,你给我个解释!”赵小玉大声呵斥,抹着厚厚粉底的脸蛋通红无比,恨不得找地缝钻下去。

江亮满脸尴尬,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说。

他也郁闷啊,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最终,冯淑芬站出来解围道:“都瞎嚷嚷什么,你们不懂其中寓意。

古人所言,青山绿水,财源广进,诸位都是知识分子,应该明白吧?”

“对对对,是有这么个说法。”

“我也听过,刚刚给忘了。”

“江家有心了,从简至繁,后面肯定都是稀世珍宝。”

亲朋好友们点点头,一致赞同,不知道的也跟着附和。

首先想想江家,也不会那么失礼,其次,要说不知道,或许会被说成没文化,所以才急忙迎合。

江亮重新露出笑容,对中年男人道:“快,打开第二件礼物。”

中年男人掀开红布,一盘热气腾腾的菜肴出现在大家眼前。

“卧槽,这又是啥?”众人再次懵逼。

“鸡蛋炒丸子,搭配绿茶更美味。”中年男人高声喊道。

那样子就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啥菜,故意喊给大家伙听的。

扑哧!

李艳秋和赵宏夫妻俩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赵婉月也是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

宾客们表情同样忍俊不禁,傻子听到菜名也知道是啥意思。

鸡蛋炒丸子?这不是让你圆润的滚蛋么?

如果加上绿茶,合在一起就是说:绿茶婊滚蛋!

赵小玉脑袋轰隆一下,气得脸色煞白,浑身发抖,美眸泛红。

“咳咳,蛋嘛,估计是早生贵子。”

李艳秋轻咳两声,绞尽脑汁挽回场面,又给江亮甩去眼色道:“快把所有彩礼都打开。”

江亮头脑发懵,对中年男人说:“赶紧的。”

他不信老爸会故意整他,好东西一定再后面。

江楚瞧着江亮那死撑模样,暗暗冷笑道:当初你整我之时,恐怕没想到也会有今天吧?!

中年男人动作麻利,走到彩礼旁,一一掀开红布,扯着嗓门喊道:“破鞋一双!花瓶一对!猪脑一盆......”

彩礼一件件呈现,再次惊呆众人。

江亮直接傻眼,喃喃道:“这......这......”

啪!

赵小玉上前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到江亮脸上骂道:“混蛋!我恨你!”

说完话,赵小玉就大哭起来。

这些彩礼分明在骂她是破鞋,是花瓶,是猪脑子。

“老三家女儿到底做了什么?能被江家明着骂。”

“估计真是绿茶婊,不然江家为啥那么做?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杀人诛心啊,太狠了!”

“丢人啊,都没眼看。”

亲朋好友纷纷猜测,已经认为赵小玉是个绿茶婊。

冯淑芬浑身发抖,用手指着江亮脑壳,骂道:“兔崽子,我们家小玉怎么着你了?要被这么污蔑??”

“气死我了,小亮你们家太没品了!”赵顺跟着骂道。

赵老爷子大脑一片空白,嗡嗡作响,要不是有大儿子赵阳扶着,恐怕已经踉跄摔倒。

“老三,淑芬,你们这事儿办的,差点又把爸气得病倒。”孙芳蹙眉骂道。

她眼看这情况,认为江家根本不想要赵小玉过门,便觉着老三家没有利用价值,所以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客气。

“爸,您可别生气,他江家不珍惜,我们还不嫁呢!”赵顺赶忙安慰父亲,抹着冷汗道。

冯淑芬冷哼着点头道:“我家小玉不愁嫁,江亮,你赶紧走,别出现在我们家眼前。”

“爸妈,你们先别着急,我再问问,其中肯定有误会。”江亮急得满头大汉,脸色发青。

“别说了!”冯淑芬呵斥道。

明明是大喜日子,却闹了这出,让他们一家三口丢人,让整个老赵家丢人。

恐怕以后,今天这事儿就要会成为全北凉市笑柄。

江亮拳头紧攥,失控吼道:“都安静!”

恼羞成怒的大吼,场面暂时安静。

江亮对中年男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彩礼呢?是不是你拿错了?!”

“少爷,这就是老爷给的彩礼。”中年男人淡淡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打电话给老爸。”

江亮咬咬牙,到外面给老爸打电话。

电话接通,江亮急忙问道:“爸,昨天不是说好的吗,给我长长脸,今天送的都是什么破烂啊!”

“哼,她赵小玉就只配破烂玩意儿,爱要不要,不要拉倒。”江威远冷笑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江亮愣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的。

敢情闹半天老爸都在忽悠他,什么彩礼都是假的。

也正在这是,赵家人从酒楼里出来,一言不发的往车边走。

他们可不想再被人指指点点,只想快速逃离现场。

江亮追上去解释道:“小玉,你们别生气,彩礼我会重新补上的。”

“松手!”赵小玉一甩手,头也不回的上车。

随后跟出来的宾客们,望向江亮目光变得极其古怪,极其鄙夷。

“什么破女婿,哪有这样的啊。”

“买卖不成仁义在,江少这次过分的很。”

“江威远能这么对江亮,该不会还有私生子吧?”

窃窃私语的议论声传入江亮耳中,令他无地自容。

昨天本想戏弄江楚,结果反倒自己成为最丢人的女婿,沦为笑话。

正巧,江楚从里面出来,自江亮身旁经过时,轻描淡写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体验到被羞辱的滋味儿了么?”

“你!”

江亮一瞪眼,正要怒骂,结果江楚早拍拍屁股钻进车里,不给任何机会。

江亮拳头攥的咯吱响,愤恨道:“江楚,给我等着,你不是最爱赵婉月么,那老子就毁了她!”

赵家人回到祖宅。

赵老爷子深吸口气,生气道:“江家瞧不上咱们,直说就行,搞这一出,实在欺人太甚。”

“淑芬,以后可得长点心,挑好女婿。

千万别在选姓江的做女婿,净给咱们老赵家添麻烦。”

孙芳摆出大嫂姿态,十分不留情面,把老二和老三家全部踩一脚。

冯淑芬和李艳秋都很尴尬,默契的在心里骂道:姓江的男人,都是废物。

赵小玉哭哭啼啼,眼皮子都肿了,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她居然跟堂姐一样,变成笑话。

反观赵婉月非但没窃笑,还有点同情赵小玉遇到这种事情。

虽然江楚没给她像样婚礼,也没啥彩礼,但至少不会做那般缺德事。

老三赵顺赶紧给赵老爷子端茶,劝慰道:“爸,您刚刚出院,千万别动气。”

“不喝了,我回屋休息。”赵老爷子摆摆手,仍旧没能缓过劲儿。

滴滴!

此时,忽然有六辆车开到祖宅门口,一名青年率先下车,快步走进老宅。

“这是谁?”赵老爷子等人都很纳闷,这个点怎会有人来?还是六辆车的阵仗。

江楚同样疑惑,因为他并没有安排后续事宜。

青年微微一笑,高声喊道:“华夏江家特来补齐彩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