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21章 一条真龙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5:59

这一声最响亮而又沉冷,冷如刺穿心。王建良连打两个激灵,摇摇头道:“江少,之后都是开玩笑,我哪能真叫您给钱啊。”“是么?”江楚眯起眼睛,瞥着地上那块鸡骨头地说:“你刚王建良连打两个激灵,摇头道:“江少,之前都是开玩笑,我哪能真叫您拿钱啊。”。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21章 一条真龙》精选:

这一声响亮而又沉冷,如冰刺穿心。

王建良连打两个激灵,摇头道:“江少,之前都是开玩笑,我哪能真叫您拿钱啊。”

“是么?”

江楚眯起眼睛,瞥着地上那块鸡骨头说道:“你刚刚不是要打断我双腿,把鸡骨头塞进我嘴里么?”

咕咚!

王建良咽咽口水,嘴唇发白道:“江少,那也是玩笑话,您甭往心里去。

都怪江亮那货,昨天他特意打电话交代,不然我也不能做这缺德事啊。”

事到如今,他只好赶紧出卖江亮,以换取自己平安。

“又是江亮。”

江楚握紧拳头,眼眸眯起,暴露一股杀气满满寒芒。

“你妹的王建良,我刨你全家祖坟啊!

江亮是你爹啊,要你干啥你就干啥,要你吃屎你也吃屎吗?!”

陈全见江楚生气,先大骂两句,再冲上去对准王建良脑袋嘭嘭好几拳,气得整张脸紫青紫青的。

旁边人没有敢拉架的,王建良只好躲到工头背后。

工头很无辜,还不敢跑,白白挨了几拳,眼睛都肿了。

最后,王建良打累了,气喘吁吁问道:“你他娘知道江少来自哪里吗??”

“不知道啊。”王建良摇摇头。

靓妹等人也跟着摇头,心里都想弄清楚到底啥状况,江楚有什么背景,令陈总这般忌惮。

“江少来自京都!

京都是什么概念,你总该知道了吧?!”

陈全气急败坏,又狠踹王建良一脚,这尼玛你自个儿作死,别连累老子啊。

啪叽!

王建良一屁股坐下来,直接吓傻。

京都代表什么含义?那边聚集了华夏最鼎盛的家族,岂是小小北凉能比的?

以前听说有些大家族会把自家少爷送出来历练,体验人生,本以为是假的,如今看江楚经历,恐怕是真事儿。

陈全转头向江楚说道:“江少,王建良由你随意处置,我都没有意见。”

面对京都江家,他都是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顾得上王建良,直接当做弃子舍弃。

王建良吓得发抖,当场尿了,一边扇自己耳光,一边求饶道:“江少,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绕过我这眼瞎的东西。

以后我给您当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绝对不眨一下眼睛。”

不仅王建良发抖,靓妹也瑟瑟发抖,跪下来求饶道:“江少啊,我头发长见识短,不该那样说您的。

只要您一句话,我愿意献出所有,包括自己身体。”

“哼,你的身体我嫌脏!”江楚面色冰冷,轻蔑道。

陈全跟着吐槽道:“去你的浪贱娘们,江少能赶上你这种野花?有多远滚多远。”

靓妹低头不吭声,紧张到浑身发寒,除去这幅皮囊,她真没有能拿出的东西。

王建良眼珠子转转,笑眯眯开口道:“江少,您喜欢什么样的美女?我都能给你找来......”

“找你妹啊,你他妈把嘴闭上,直接从跳楼吧!!”陈全一脚踹上王建良大饼脸,再次破口大骂。

奶奶个熊,这一个比一个说话没谱,要是能用美女诱惑那么简单,他还用战战兢兢啊。

“哎呦哎呦......”王建良痛呼两声,脸上已然有个清楚的脚印。

江楚指着地上那块沾尿的鸡骨头,对王建良两人说道:“只要你们把鸡骨头吃了,我就饶你们一命。

否则今晚就等着沉江喂鱼吧!”

沉江喂鱼??

王建良和靓妹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害怕的要死。

他们知道京都全是狠角色,从来说一不二。

就连工头光听着就感到头皮发麻,脊背发寒。

停顿几分钟,王建良咬咬牙,把心一横,快速跑到鸡骨头旁边,也不顾上尿臭味,拿起来就往嘴里塞。

成大事者,能屈能伸,先把小命保住,再谈其他的。

“好吃,好吃,真香!“王建良吃着还不忘夸赞,那模样令人作呕。

靓妹眼见这幕,也不敢落后,冲过去跟王建良抢夺鸡骨头道:“你个挨千刀的,别光顾自己吃,给我也留点。”

“抢什么抢,一人一半。”王建良用力把鸡骨头弄成两半,分给靓妹。

两人这般模样,看的众人阵阵恶寒,非常傻眼。

这特娘的一点尊严骨气都没有啊,说吃就吃。

不过众人转念一想,换做他们,恐怕也会如此。

江楚看着两人丑陋行径,眼中尽是轻蔑,毫无怜悯之意。

靓妹那吃过这玩意儿啊,刚刚尝一口,直接吐了。

“都吃完,连渣都不能剩,否则就算江少能放过你们,我也要弄死你俩。”陈全为表忠心,狠狠威胁道。

听到这话,靓妹害怕的紧,捏住鼻子啃鸡骨头。

而王建良表现的更加起劲儿,如果屁股后头加上条尾巴,那一定摇的比狗还要欢乐。

很快,王建良硬生生吃完鸡骨头,甚至还舔了舔手指,满脸笑意的道:“多谢江少赏赐的鸡骨头。”

别看表面笑嘻嘻,其实一直想吐,特别反胃,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跳出来那种感觉。

面对这种虚假恭维谄媚,江楚满脸厌恶道:“从今天起你们滚出北凉市,永远不要回来。”

“好好好,一定不回来。”王建良根本不顾靓妹,拔腿就跑,到楼梯口时,一个没站稳,咣咣滚了下去,摔得头破血流。

靓妹愣十来秒才反应过来,跟着跑走。

工头和阿虎等打手们知道跟随王建良没有前途,所以纷纷跑到江楚身旁献殷勤。

有的给捶背,有的给捏脚,有的给倒水,把小弟这一身份表现的淋漓尽致。

江楚倒也没有责怪他们,转而对陈全交代道:“以后我仍旧在工地挂牌,你给我弄个项目经理职位。”

“好,马上办妥。”陈全点点头,立刻给人事打电话。

没到十分钟,经理员工牌就制作好,陈全恭恭敬敬递到江楚手上问道:“江少,您还有其他吩咐吗?”

“你应该认识江亮父亲吧?”江楚淡漠问道。

陈全点点头道:“认识,您意思是??”

“江亮正与赵小玉谈恋爱......”

“我懂了,江少,您放心,包在我身上。”

陈全没等江楚说完话,就拍着胸口打包票。

在北凉市内,江楚的事早已人尽皆知,沦落茶余饭后笑谈,他自然也听说过,所以能够明白意思。

“嗯,送我回家吧。”江楚微微点头,起身往楼下走。

陈全在背后竖起大拇指,暗道:江少就是牛逼,人狠话不多。

其余人则齐刷刷鞠躬,大声喊道:“恭送江少!”

待江楚乘车离去,工头他们才敢抬头,抹去脸上冷汗,长松口气。

他们至今都有些恍惚,在这脏乱工地上居然能飞出一条真龙,一位把陈宗当跟班使唤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