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20章 你倒是拿啊!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5:58

“快拾掇拾掇。”王建良一惊,急忙房门靓妹,再对手下人交待道:“等我回去再拾掇江楚这兔崽子。”他说着话,就赶快带着工头往楼下跑。靓妹冷冷瞥了眼江楚,嗤讽道:“算你王建良一惊,赶忙推开靓妹,再对手下人交代道:“等我回来再收拾江楚这兔崽子。”。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20章 你倒是拿啊!》精选:

“快拾掇拾掇。”

王建良一惊,赶忙推开靓妹,再对手下人交代道:“等我回来再收拾江楚这兔崽子。”

他说完话,就赶紧带着工头往楼下跑。

靓妹冷冷瞥了眼江楚,嗤讽道:“算你走运,还能蹦跶一会儿。”

“别高兴太早,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江楚淡漠道。

靓妹眉头一蹙,抓起酒杯就往江楚脸上砸,骂道:“死老鼠还敢犟嘴!”

江楚虽然躲过酒杯,但仍旧被里面的酒水洒了一脸。

但他没有反击,因为现在这女人有多得意,待会儿就有多惨。

王建良带着工头小跑到楼下,正好瞧见西装革履的陈全。

“哎呦,陈宗,您来也不提前说声,我好叫人准备酒菜啊。”王建良谄媚笑道。

陈全捋捋锃亮头发,没给王建良好脸色,开口问道:“江少人呢?”

“我们这只有江楚,没有江少。”王建良愣愣神,感觉有点不妙。

“江楚??”

陈全念叨两句,说道:“他人在哪,带我去看看。”

“额,不要了吧,那就一穷货,免得给你带来霉运。”王建良阻止道。

他怕陈全看到楼上情景,所以才那么说。

“废什么话,赶紧带路,不然咱俩都得倒霉。”陈全一瞪眼,训斥道。

王建良唯唯诺诺,没敢再多说什么,老老实实把陈全带到楼上。

他指着江楚说道:“陈总,他就是江楚,一个劳改犯,绝对不是那什么江少。”

陈全打量几眼江楚,瞧那破裤子破衬衫,明显不像一位少爷,难道刘老给的消息有误,江少还没到?

“小陈,钱带来了么?”

江楚转头望向陈全,问道。

陈全脸色微沉,非常不高兴。

一个破烂货色,竟敢喊他小陈,也太挑衅了吧!

王建良瞪大眼,怒斥道:“你怎么说话呢?找死呢!!”

工头惊呆了,这江楚是嫌自己不够作死啊,居然敢叫陈总小陈。

谁不知道陈总威名?比王老板还牛的人物,手底下三家建筑公司,都为官方建造过体育馆。

据说以前混混起家,黑白通吃。

眼下江楚那么无礼,一定会被装进麻袋扔到海里喂鱼。

江楚很淡定,继续道:“你是我叫来送钱的,所以我叫你小陈,有什么问题?”

“就你?呵呵!”

陈全冷冷一笑,不屑道:“我看你就是贼,不知从哪得来消息,就来冒充。

算盘打得挺好,可惜脑袋蠢,连衣服都不换。”

“陈总,您别生气,我现在就叫人削他。”王建良表情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江楚惹怒他不说,还敢惹陈宗,实在罪不可恕,实在欠揍。

今天他不把江楚打出屎,就不叫王建良。

陈全轻哼一声,转身到边沿打电话。

“喂,刘老,没见到江少人啊,是不是还没到??”陈全弯着腰,怂怂的问道。

刘老淡淡道:“少爷半小时前就到了,你该不会没认出来吧?”

淡淡语气,却给了陈全无比压力。

他舔舔干燥嘴唇,弱弱道:“刘老,江少全名叫啥啊?”

“单字一个楚。”刘老回答道。

“江......江楚......”

陈全猛地吞了下口水,转头望向已经被打手们包围的江楚,脸色逐渐变白。

刘老似乎意识到不对,便凝重嘱咐道:“少爷喜欢低调,平时穿的很普通,你别认错,别失礼。

否则,你那三家公司就别要了,下半辈子去荒岛度过吧。”

言罢,刘老便很干脆的挂断电话。

陈全则吓得手机滑掉,冲王建良那边吼道:“住手,快住手!!”

这一吼,把王建良他们吓了一跳,心里寻思着:啥情况啊,咋呼啥呢?差点把耳膜都震碎咯。

陈全迈着慌乱步伐跑过去,连连推开打手,冲江楚鞠躬道:“江......江少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认出您,请您千万别怪罪啊。”

从那颤抖的声音中,就可以看出陈全现在很慌,很恐惧。

周边所有人差点惊掉下巴,这......什么状况?

靓妹急忙说道:“他是江少?开什么玩笑??”

陈全也跟着说道:“陈总,您找错人了,他不可能是江少,不信你问问工头。”

“对对对,大家都知道,江楚坐过牢,啥本事都没有,全靠女人吃饭。”工头明白意思,附和道。

“都给我闭嘴,瞎扯什么,我刚刚打电话问过,还能有假??”陈全转头恶狠狠骂道。

王建良这人,差点害死我,这要是真动手打了,我肯定见不到明天太阳。

王建良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却仍旧不肯信,“陈总,您再确认一下啊。”

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一个劳改犯转眼间变成少爷,比变魔术还要夸张。

啪!

陈总反手甩去一巴掌,不耐烦道:“住口,再敢对江少无礼,下午就滚蛋。”

清亮响声回荡在众人耳边,阿虎和阿豹等打手都不敢动弹,更不敢为王建良出头。

因为他们都非常忌惮陈全,知道一旦对抗,绝对会死。

王建良捂住右脸,十分苦闷,暗暗嘀咕着:不对啊,咋可能呢?

不光是他,那靓妹和工头也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江楚神情漠然,问道:“小陈,十万块呢?”

“我带来了,您看看。”王建良连连点头,急忙把手提包放到江楚面前,并且乖巧的拉开。

江楚把包倒过来,一沓沓红色钞票暴露在众人眼前。

王建良等人眼前刷的一亮,心里瞬时激动起来。

可下一秒,他们便心头一颤,忽然觉得那一沓沓钱好像长满刺般,非常扎手,令他们不敢去触碰。

即便王建良这等极度贪财的货色,也只能望着流口水。

江楚望向王建良,冷冷道:“这是你要我赔的十万块钱,拿去吧。”

后者嘴角抽搐,摇摇头没敢动。

谁都不是傻子啊,明知江楚身份不再普通,王建良又哪敢嚣张。

“王建良,你竟然让江少赔钱,找死吗!!”

陈全气得头皮发麻,大声怒斥。

王建良很无奈,很抑郁。

这谁能想到江楚摇身一变成阔少,连陈总都为之忌惮啊。

江楚双目透着寒意,紧盯王建良冷喝道:“之前不是很狂么?钱在这,你倒是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