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19章 我给得起,你敢收么?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5:58

江楚漫无目的的走到一座小桥上,目光扫着湖面,心绪极为很复杂。嗡嗡!这时,手机震动,是王老板电话中电话。“你还想不想干?都三天了,有啥事处理方式好??”王老板劈头盖脸一嗡嗡!。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19章 我给得起,你敢收么?》精选:

江楚漫无目的的走到一座小桥上,目光扫着湖面,心绪颇为复杂。

嗡嗡!

这时,手机震动,是王老板打来电话。

“你还想不想干?都两天了,有啥事处理不好??”王老板劈头盖脸一顿斥责。

江楚心情烦躁,冷淡道:“我辞职。”

“你说什么?!”王老板有些意外,没料到江楚会这么说。

江楚皱皱眉,大声道:“我不干了!”

王老板眉毛一挑,阴险道:“行啊,不干可以,我先给你算一笔账。

这两天旷工,本月工资就别拿了,另外因为你一人,拖延工程进展,造成十万损失。

你把这钱赔了,就可以走人。”

想从我手里跑?没那么容易,先扒你一层皮再说。

“我和工头请完假,凭什么说我旷工?”江楚双目微冷,质问道。

他感觉王老板就是故意找茬,不想要他安生。

王老板冷笑道:“不好意思,工头没跟我说,所以不作数。不把钱送来,我就上门找你。

还有,一天不拿钱,就多收你一百。”

江楚双目眯起,脸色彻底冷下来,说道:“我能拿得出钱,只是你敢收么?”

他在工地做小工,一天工资也就九十,这个王建良居然收他每天一百利息,真是不要脸。

王建良笑笑道:“敢,为什么不敢?我这辈子最不嫌钱多,尽快给我送到工地来,否则有你好受的。”

说完,王建良就挂断电话,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端起酒杯自语道:“我这么做,一定会让江少高兴,赏给我个大工程。”

江楚给刘老发了条短信,说明情况,之后花光身上仅有二十块钱,打车到工地。

烈日炎炎,工人们暂时在未建完的大楼里短暂休息。

工头站在阴凉处抽烟,见江楚过来,立刻大声喊道:“姓江的,你可回来了。

正好左边有辆车砖,你快去搬到这边。”

“我已经辞职了。”江楚面无表情道。

工头一愣,叹气道:“咋说不干就不干,再考虑考虑呗。”

他并非真觉得惋惜,而是因为平时江楚是最好欺负的一个,随便指挥,拿最少的钱,干最多的活,跟免费劳动力一样。

江楚仍旧神情冷淡,问道:“王建良在哪?”

“在楼上喝酒,你找王老板有事啊?”工头有些诧异道。

王老板什么人,在建筑业有很大名声,家财万贯,手底下二十多支建筑队。

江楚竟敢直呼王老板姓名,怕是不想在建筑这一行混咯。

江楚没有回答工头,直接往二楼去。

“一个废物劳改犯,装什么呢装!”工头满心不爽,暗暗骂道。

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跟在江楚屁股后头,想瞧瞧到底啥事。

二楼,王建良怀里抱着名靓妹,边喝酒,边吃肉,身后站着六名大汉,个头都在一米九左右。

江楚见过这六人,是王建良心腹打手,专门进行暴力拆迁,以及教训不太听话的工人。

王建良蔑视的瞥了江楚一眼,冷冷道:“钱呢?怎么没带来?”

“不着急,待会儿自有人送到。”江楚淡淡一笑,竟是坐到王建良对面,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肉尝尝。

“这小子疯了吧!!”

工头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大概知道江楚今天来工地干啥的,保准是来送死的。

王建良双眼眯起,冷意愈深,沉沉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被江楚这一做法激怒了,火气在心中不断积蓄,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中午没吃饭,有点饿。”江楚淡淡道,一点也不惧怕王建良。

“这小子今天咋嫩刚,简直换了个性格啊。”

工头一脸懵逼,心里再次犯起嘀咕,该不会这小子撑不住苦日子,故意想自杀吧。

“王老板,别生气,犯不着跟这种垃圾货色置气。” 

靓妹先安慰王建良一句,再满脸厌恶的瞪着江楚骂道:“你是哪来的农村乡下土包子,也有资格到桌上吃饭?”

王建良连做深呼吸,稳住情绪。

接着,他往地上扔一块鸡骨头,饶有意味儿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把那块鸡骨头捡起来吃了,今天就饶了你。”

“良哥,让阿虎撒泡尿在上头,光吃干的怎么行,得搭配着汤,有滋有味才好吃。”

靓妹阴阳怪气道。

“好主意,好主意。”

王建良连连叫好,冲最左边打手示意道:“阿虎,给鸡骨头添点佐料。”

阿虎露出玩味儿笑容,二话不说,拉开裤门,哗哗尿了一泡。

他不忘转头,挑衅江楚道:“趁着热乎,抓紧吃吧。”

众人随之哄堂大笑,连工头都憋不住笑,觉着江楚自取欺辱,想自杀,直接跳楼啊,跑这秀什么低能。

江楚没有笑,反而一脸轻蔑,看向王建良等人眼神儿就好似看傻子一样。

如此反应,弄得王建良等人很尴尬,笑容逐渐僵硬。

“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谁能吃掉鸡骨头,我就饶过谁。”江楚冷淡道。  

啪!

王建良气得一拍桌子,眼睛瞪得好似铜铃般大小,怒吼道:“江楚,装什么装,还敢威胁我,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阿虎,阿豹,把江楚给我摁住,用棍子砸断双腿!

然后再把鸡骨头塞进他嘴里,让他吞下去!”

一个劳改犯,一个上门废婿,靠女人吃饭的软饭男,今天竟敢忤逆他,对他大放厥词,实在不可饶恕。

阿虎和阿豹满脸狠笑的围向江楚,打人这事儿,他们最擅长了。

能要你粉碎性骨折,就绝对不会脱臼。

工头摇摇头,暗暗想着:让你装,要挨揍了吧,没本事瞎逞能,真是头蠢驴。

轰轰!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车声,王建良不由一愣,有些疑惑。

这也没到送料子的点儿,怎么会有车来。

“送钱的人到了。”江楚平静道。

“送钱?哼哼!”

王建良眯起眼睛,咬牙道:“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不是十万能解决的。

无论你拿多少钱,我都会打断你双腿双脚,让你做个残废!”

他说着话,又朝阿虎和阿豹使眼色,意思是继续动手。

偏偏又被一名小跑上来的工人打断。

工人喊道:“王老板,陈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