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18章 再次被质疑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5:56

江亮退后两步,懵逼问着:“你什么意思??”偏偏之后腆着脸舔,咋突然换了副面孔?“对啊,你几个意思,做为院长,还不动手打人?能要点脸不?”冯淑芬双手插腰,护犊子道。“说别人不要脸?还是先看看自己吧!”。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18章 再次被质疑》精选:

江亮后退两步,懵逼问道:“你什么意思??”

明明之前腆着脸舔,咋突然换了副面孔?

“对啊,你几个意思,身为院长,还动手打人?能要点脸不?”冯淑芬双手叉腰,护犊子道。

“说别人不要脸?还是先看看自己吧!”

龙院长冷笑一下,转而不再理会两人,快步走到江楚面前,认错道:“江少,不好意思,之前认错了,希望您别介怀。”

“江少,老朽眼拙,未能识得真英雄,还请勿怪。”锋国医双手抱拳,满脸歉意。

“不知者无罪,更何况锋老还救了爷爷的命,我应该感谢才对,怎能怪罪。”

江楚淡淡笑道。

他大概能猜到两人是从林沧海那得知真相,也就没再掩饰。

锋老满眼欣赏,夸赞道:“不愧江少,果然大气。”

本以为会受到江楚责骂,却不曾想人家这么通情达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江少心胸开阔,佩服佩服!”龙院长长松口气,乐呵呵道。

这一刻,在场众人瞠目结舌。

这一刻,赵婉月满脸震惊。

这一刻,江楚在赵家众人眼中就像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弹指间令金融界巨头,国医锋老弯腰屈膝。

笑谈间,北凉市风起云涌。

以往“废物”,“窝囊废”,“劳改犯”等代名词,都与江楚沾不到边。

这一晃神,就晃了许久,直至锋国医两人离去,他们才缓过劲儿来,望向江楚目光变得古怪。

无数疑问自他们脑海中翻涌而来,得不到解答,也挥之不去。

赵婉月察觉到众人眼神不对劲,故意问道:“老公,是你老板帮忙的吗?”

工地老板?

冯淑芬等人眯起眼睛,哪个老板这么牛,能请动锋老?

江楚并未回答,只是笑笑,接着视线扫向江亮等人,质问道:“你们心中可有愧疚?”

众人面露不悦。

冯淑芬咬牙反驳道:“有什么好愧疚的?归根结底,还不是你们惹怒林家,把老爷子气病。”

“三婶儿,您可真会睁眼说瞎话。”

江楚眯起眸子,沉声道:“你们羞辱婉月在先,却不知道歉,让赵小玉顶替谈合作,惹怒林家。

这是其一。

你们推脱责任,无理指责我和婉月,吵闹不休,引得爷爷疾病复发。

这是其二。

江亮谎话连篇,肆意贪功,你们却视若无睹,过分双标。

这是其三。

有这三大过错,你们良心能安么?!”

这一问,全场鸦雀无声。

赵婉月感觉江楚帅呆了。

近两天江楚种种表现,无不透露着霸道,以及十足男人魅力,与过往窝囊样完全不同。

就好似是换了一个性格,换了一个灵魂,却也令她有几分不安。

冯淑芬等人表面不说话,内心则狠骂江楚,什么东西?装啥装?

“好好想想吧,自己所作所为可对得起长辈身份。”

江楚说完,便霸道的拽着赵婉月往外走。

随后病房里,赵小玉和江亮再次发生争吵。

“口口声声说爱我,原来都是谎言,你这个大骗子,连江楚都比不过的废物!”赵小玉泪如雨下,大声吼道。

她自小就跟堂姐攀比,今天这一遭,弄得她极其难受。

江亮赶忙安慰道:“小玉,你听我说,其中肯定有误会。江楚老板我都认识,绝对没那能力,更不会帮江楚的忙。“

“那你现在打电话给我证明。”赵小玉昂起下巴,冷冷道。

江亮不迟疑,掏出手机拨打电话:“王老板,是你帮江楚请来了锋国医老先生?”

“江少,开啥玩笑,锋老前辈那么牛,我哪请的动,除了给他绑走。

再说了,江楚那好吃懒惰的劳改犯,我懒得瞧他一眼,根本不会帮忙。”

王老板笑着调侃道。

江亮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说道:“嗯,那就请王老板多多照顾江楚。”

“江少放心,我懂。”王老板明白意思,笑容变得阴险。

电话挂断,江亮浑身轻松,忽悠赵小玉道:“撒谎是我不对,但江楚也绝那本事,里面肯定有内情。

我对你的爱,天地可鉴,日月可证,今晚回去我就准备厚礼登门提亲。”

证明完毕,又听到提亲,赵小玉终于破涕为笑。

忽然,老大媳妇儿孙芳说道:“淑芬啊,你说江楚那小子,该不会真像王老板所说,用违法手段吧?”

“有可能,毕竟是撞死过人的劳改犯。”冯淑芬郑重点头,配合道。

李艳秋原先纯粹看乐子,现在听到大嫂和弟妹那么一说,心里不由犯起嘀咕。

她急忙给丈夫赵宏使眼色,发短信让女儿回家。

......

赵婉月收到老爸发来短信,就领着江楚回家。

“你给我说实话,今天到底怎么回事。”赵婉月甩开江楚手,坐在床边,双臂环抱胸前,蹙眉道。

江楚淡淡回道:“我老板帮我的。”

“我那只是给你找个理由,你还真当真了?

林沧海什么人物?金融界大鳄!经常会见外宾政要。

锋国医又是什么人物?曾经给领导人看病的中医。

工地老板有多大本事?能够令他们卑躬屈膝?”

赵婉月神经紧绷,发出一连串的质问。

江楚沉默三秒,反问道:“那你是怎么认为的?”

“你做了违法事情,结交到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特殊手段威慑锋老他们。”

赵婉月脱口而出。

她心中一直都有疑问,刚刚父亲发来短信,也有这种猜测。

江楚自嘲笑笑:“果然,我在你心里一直都是作奸犯科的人,所谓相信我?都是假的吧。”

无论旁人怎样误解诋毁他,都无所谓。

只有赵婉月一人想法,他才在意,所以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令他心寒。

那落寞眼神,看的赵婉月无比难受。

她没有改口,反而狠狠心道:“江楚,假如我发现你做违法事情,那我们就离婚!”

重重话语宛如惊雷般在江楚脑海中炸开。

他迟愣片刻,点点头转身离去。

等江楚离开家门,赵婉月才抹去眼角泪珠,自语道:“老公,你要怨我,那就怨吧。

你要恨我,那就恨吧,只要你能清醒就好。”

这无力一句话,却包含了对江楚无尽的爱意。

只可惜江楚没有听到,也未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