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17章 镇守北方边境的江家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5:56

赵阳傻了眼,啥情况啊这?咋不搭理我呢??林沧海到江楚跟前,恭恭敬敬叫道:“多谢你江少高抬贵手,不愿意放我儿子一马。”他来这更本也不是为探病,纯碎跟江楚打声打招呼,拍马屁。他来这根本不是为探病,纯粹跟江楚打声招呼,拍拍马屁。。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17章 镇守北方边境的江家》精选:

赵阳傻眼,啥情况啊这?咋不理我呢??

林沧海到江楚跟前,恭恭敬敬喊道:“多谢江少高抬贵手,愿意放我儿子一马。”

他来这根本不是为探病,纯粹跟江楚打声招呼,拍拍马屁。

至于旁人死活,与他何干?

江楚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身边赵婉月显得很诧异。

周围众人则差点惊掉下巴,林董居然会对江楚那么恭敬?假的吧!

赵阳凑上前道:“林董,您喊错人了吧?小亮在那边呢!”

“对啊,江楚就是一劳改犯,一个废物,哪能叫江少啊。”冯淑芬也说道。

如果江楚是少爷,那猪都能飞天。

李艳秋和赵宏相互对视,连连摇头,也觉得是林沧海喊错人了。

江亮没吭声,脸色阴晴不定,心里极其忐忑。

之前撒的谎要是被戳破,那可咋整。

“说什么混账话?江少名誉是你们能够诋毁的??”林沧海一瞪眼,极其不悦道。

啊?

赵阳等人彻底傻眼,这......这到底啥意思?

“你们给我听好,对接负责人只有赵婉月可以,其他人别痴心妄想,横插一脚。

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满身狐狸骚气,你可配做负责人?”

林沧海指桑骂槐,气得赵小玉脸色涨红,老三夫妇脸色难看。

李艳秋和赵宏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虽然不知咋回事,但看到老三一家挨骂,心里特别爽。

赵婉月则抬头望向江楚,美眸中满是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林沧海对江楚这么尊敬?

“江少,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一步,改天请您吃饭。”林沧海转头望向江楚时,又换上谄媚笑容。

态度谦和恭敬,哪有半点林氏证券董事长的架子,看的锋国医都很意外,终于开始留意起江楚。

江楚淡淡一笑道:“嗯,去忙吧。”

“沧海,我们一起走吧。”这时人群之后的锋国医开口说道。

林沧海这才注意到锋国医,急忙笑道:“哎呦,是锋老啊,刚刚没看见,不好意思。”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锋老倒是谦和,跟着林沧海往楼下走。

龙院长紧紧跟在身后。

锋国医笑着问道:“沧海,那位小伙子其貌不扬,你为何对他如此尊敬?”

“他请您来看病的,难道您不知道他身份吗?”林沧海愣愣神问道。

“是京都那边人通知我,只说了受江少之命,其他并未多讲。”锋国医摇摇头,脸色忽然有些难看。

龙院长还未明白过来,插话道:“林董,刚刚那几人能够称之为江少的,应该只有老三赵顺的女婿江亮才对。”

他超级纳闷,要知道林氏证券势力庞大,北凉市唯一信用评级机构,能够让其点头哈腰,也只有像锋老这样的人物。

老二赵宏家那劳改犯女婿,有什么资格?

林沧海停住脚步,挑眉道:“锋老,你们不会把江亮那兔崽子当成江少了吧??”

“对啊,江亮自己承认的。”龙院长答道。

“坏了!!”

林沧海脸色刷的惨白,双腿发软,扶住楼梯扶手,狠狠骂道:“江亮这王八羔子是做大死啊。”

“难道江少是指那位其貌不扬的小伙子?”锋国医深吸口气,诧异道。

“锋老,这绝不可能!赵老二家那女婿我非常了解,以前还来应聘过清洁工,被我以有犯罪前科给拒绝。”

龙院长皱皱眉,再看向林沧海道:“林董,您该不会记错了吧?再好生想想。”

“想屁想啊!你们认错了!

江亮父亲跟我是朋友,市里一名投资商,跟京没有半毛钱关系。”

林沧海冷汗狂,这尼玛误会大了啊。

“京都,江家?莫非是镇守北方边境的江家!”锋国医念叨两句,猛然倒吸口凉气,眼睛睁得很大,竟是显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不会吧??”龙院长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一脸不可思议。

谁人不知镇守北方边境,血战过西欧联军的江家?

谁人不知江家“七子去,一子回”的故事?

谁人不知江家铁骨铮铮,满门忠烈?

只是,那江家的少爷,怎可能是江楚那位劳改犯?

林沧海抹抹冷汗,解释道:“江楚本是大少,只因母亲出身低微不得重视。

如今他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因犯军律被抓,他便成为江家独苗,唯一继承人。

龙院长,你现在懂了吗??”

咕咚咕咚!

龙院长连吞好几口唾沫,脸色蜡蜡黄的。

他居然得罪了这么一位大人物,以后别说职业前途,连小命都不好保啊。

锋国医也特别慌,对龙院长道:“快走,去找江少认错,还能挽回一丝生机。”

“对对对!”龙院长连连点头,扶着锋国医原路返回。

此时,赵老爷子已经被退回病房静养,其余人在外头吵翻天。

赵小玉情绪最为崩溃,骂道:“江亮,你个挨千刀的,给我好好解释清楚!”

“我回去问问我爸。”江亮皱皱眉,支支吾吾的搪塞道。

李艳秋暗暗发笑,全当乐子看,但也不认为江楚真是位少爷。

冯淑芬见李艳秋嘴角那抹笑意,脸色一寒,制止女儿闹腾道:“行了,指不定是林沧海那货发神经呢,土鸡变凤凰哪有这么容易,你当看小说呢?”

她并不想在这话题上纠缠,因为越扯越丢人,破绽越大,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糊弄过去算了。

“小玉,你妈说的没错,别往心里去,人家江亮背景隔这呢,不会有假。”

“别瞎想,要不是江亮请来锋老,你爷爷性命堪忧,他是咱赵家大恩人。”

老大一家赶紧打圆场。

他们有求于江亮,自然也装作啥也没发生过。

江楚没有说话,只是暗暗冷笑,这一个个嘴脸可真够丑恶的。

而身旁赵婉月沉浸在思考中,并未注意到眼前状况。

也正是这时,锋国医和龙院长赶到病房。

江亮为挽回颜面,故意清清嗓子,朝前走两步,端起架子说道:“锋老,龙院长,你们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有事没交代完?”

“不要脸的冒牌货,赶紧给我滚开!”

龙院长猛地推开江亮,大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