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佳弃少

第14章 低头认错

发表时间:2021-02-23 22:15:54

到办公室里,赵小莲从抽屉里拿出合同。赵阳伸出手拽回来,翻到及时补充协议,登时脸色大变,而在他直冒冷汗。“大伯,有什么问题??”赵小莲歪着头一瞥,只看见一行字:此协议,除赵阳伸手拽过来,翻到补充协议,顿时脸色大变,而在他直冒冷汗。。


推荐指数:★★★★★
>>《绝佳弃少》在线阅读>>

《第14章 低头认错》精选:

到办公室里,赵小玉从抽屉里拿出合同。

赵阳伸手拽过来,翻到补充协议,顿时脸色大变,而在他直冒冷汗。

“大伯,有什么问题??”

赵小玉歪头一瞥,只看到一行字:此协议,除非赵婉月亲自签字,否则无效。

“协议里居然有这条......”赵小玉脸色惨白道。

赵阳急的头皮发麻,赶忙给林沧海打电话解释,然而每次都被挂断电话。

他颓废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道:“完了完了......”

嗡嗡!

这时,赵老爷子打来电话。

赵阳深吸口气,抚平心情,故作无事道:“爸,有事吗?”

他害怕被责罚,所以特意隐瞒冒名顶替一事。

“公司什么情况,几家银行都给我打电话,要求归还钱款,并且不再提供资金。

就连货仓那边,人家宁愿违约,也不再租给我们。”

赵老爷子劈头盖脸一顿询问。

“啊?不会吧??”赵阳瞳孔放大,豆大汗水自脸颊划过,落到地上。

“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怎么了!”赵老爷子怒道。

赵阳唇干舌燥,抹抹冷汗道:“父亲,是婉月那丫头不肯回来,所以我们合计着让小玉代替,没想到......”

“你......咳咳!”

赵老爷子被气得发抖,连续干咳两声,只觉头脑发昏,急火攻心,瞬间晕倒过去。

“爸!你怎么了,爸!”赵阳有眼皮子跳跳,觉得不妙。

紧跟着那边就传来,老大媳妇儿孙芳的声音:“爸,你醒醒......”

赵阳手机啪的滑落在地,对赵小玉道:“走,快回家,你爷爷晕倒了。”

赵小玉眉头微皱,没料到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她并没有担心爷爷安全,反而内心责怪起堂姐赵婉月,认为都是赵婉月执意不来,才造成现在的局面。

二十分钟后,赵婉月接到父亲赵顺打来电话,得知爷爷晕倒的消息。

“老公,爷爷晕倒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吧?”赵婉月以询问语气向江楚说道。

虽然爷爷撤销她职位,但那毕竟是她爷爷,如今忽然晕倒住院,她这心里挺挂念的。

“好。”江楚点头答应道。

曾经赵老爷子收留他和母亲,后来又为母亲寻到墓地,单单这份恩情,就已被他铭记在心。

现在赵老爷子病倒,他断然不能漠视不理。

很快,两人到北凉市第一人民医院,赵老爷子经过抢救,情况暂时稳定,转入病房观察。

一大家子人围在赵老爷子床前,江楚岳父岳母跪着,一把鼻涕一把泪,遭受不公正待遇。

江楚和赵婉月也是遭到横眉冷对与唾骂。

“一个逃兵,一个劳改犯,你俩可真是对儿奇葩。”赵小玉冷冷道。

冯淑芬跟着冷哼道:“婉月,你还有脸站着,还不赶紧跪下认错?!要不是你死活不愿回来,老爷子又怎会晕倒?”

“都多大的人了,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只顾任性。”孙芳也教训道。

三个毒舌妇凑到一起,江楚和赵婉月讨不到一点好听的。

剩余几个大老爷们也是哼唧哼唧的,满脸不爽。

赵婉月低头不语,非常内疚。

江楚皱皱眉道:“爷爷晕倒,你们责任最大,跟婉月有什么关系?”

本来病房里他不想说这些,但大伯和三叔家欺人太甚,胡搅蛮缠,不得不挑明。

“放屁!明明是你们俩不孝,别扯到我们身上,休想推卸责任。”冯淑芬一瞪眼,第一个不答应。

李艳秋非但不帮自家人,反而回头吼道:“废物,快给我闭嘴,你俩瞎闹腾,让我和你爸跟着受委屈。”

“妈,对不起......”

赵婉月咬着嘴唇认错,同时轻轻拉了拉江楚手,示意江楚不要再争辩。

“对不起有用么?还不赶紧想办法解决问题。”冯淑芬蔑笑道。

赵小玉紧跟附和道:“正好林少也住这家医院,堂姐你赶紧去认个错,卖个乖。

我再让亮哥去找林董说说,一定可以原谅你们,挽救家族产业,爷爷病自然就好了。”

赵婉月嘴唇咬的更紧,甚至溢出丝丝鲜血。

江楚看的直心疼,双目气愤的从众人身上扫过,暗暗想着:婉月啊婉月,你接连退让,到头来能换得什么?还不是三婶儿她们的冷嘲热讽。

“婉月,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还认你这个爷爷,那就快去找林少道歉。

否则你爷爷要有个好歹,你这一辈子都会背负骂名。”

李艳秋催促道。

“好,我去。”赵婉月深吸口气,忍住泪水,忍住委屈,答应下来。

“林少在楼下走廊最里侧病房,千万别找错路了。”赵小玉故意提醒道。

赵婉月没再说话,转身往外走,江楚立刻跟了出去。

到林正鑫病房门口,赵婉月停住脚步,轻声对江楚道:“我自己进去道歉,不能再连累你。”

“我们是夫妻,同甘共苦,有事儿一起面对。”江楚摇摇头,拽着赵婉月进入病房。

林正鑫躺在床上,脸上缠着厚厚纱布,手臂打着吊针,模样较为凄惨。

林正鑫望见江楚两人,当场愣住,显得特别意外。

“林少,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够理智。”赵婉月走上前,低声道。

江楚眯起眼睛,对林正鑫喊道:“你倒是躺的很舒服啊?”

听到这话,林正鑫立马自惊愣中回神,蹭的从床上跳下来,摆手道:“赵小姐,别别别!我就是蠢猪,沙雕,之前全都是我的错。”

他慌了。

因为老爸严厉警告过他,一旦伤养好,立马登门磕头认错,否则就当没他这个儿子,把遗产都给私生子。

“不,是我的错,希望你能放过赵家。”

赵婉月早已恍恍惚惚,神情木讷,也没听林正鑫说啥,像个傀儡般,只顾认错。 

林正鑫眼见这幕,急的都要哭了,直接拔掉针管,噗通跪倒在地。

“额?什么状况??”赵婉月眨眨眼睛,终于反应过来,一连串疑问出现在脑子里。

不是她要认错吗?怎么林正鑫先跪了?难道之前把林正鑫腿打瘸了?

林正鑫顾不得脑袋有伤,连连磕头道:“赵小姐,我真诚向您道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手贱。

今后我保证改过自新,做个好人,希望您能原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