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狂人闯都市

第26章 陷阱

发表时间:2021-01-14 19:13:05

“打杂的的怎么了!工作也没高低贵贱,请你切记瞧不起别人!”萧茜一脸不开心地对陈俊峰地说。哼!你明白什么呀!沈江南远比你这个蠢蛋非常优秀多了!陈俊峰见萧茜竟然帮着这陈俊峰见萧瑞希居然帮着这个打杂的说话,心里更加不理解,他不理解萧瑞希怎么会对这个打杂的这么另眼相待。比他优秀的男人那么多,她对一个优秀一点的男人好也还想得通,可偏偏是这么一个打杂的,就让人心里太不平衡了。。


推荐指数:★★★★★
>>《狂人闯都市》在线阅读>>

《第26章 陷阱》精选:

“打杂的怎么了!工作没有高低贵贱,请你不要看不起别人!”萧瑞希一脸不高兴地对陈俊峰说道。哼!你知道什么呀!沈江南可比你这个蠢货优秀多了!

陈俊峰见萧瑞希居然帮着这个打杂的说话,心里更加不理解,他不理解萧瑞希怎么会对这个打杂的这么另眼相待。比他优秀的男人那么多,她对一个优秀一点的男人好也还想得通,可偏偏是这么一个打杂的,就让人心里太不平衡了。

当下,陈俊峰便把气转到沈江南头上,“喂,你还站在这里干嘛!上班时间已经到了,还不赶紧进去干活!难道想被扣工资吗?”

沈江南脸上似笑非笑,也没说什么话,便进公司去了。

萧瑞希见他进去了,便调头准备离开。因为她送他的任务完成了!

哪知,这时,陈俊峰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一脸讨好的说:“瑞希,别急着走啊,一起吃早点吧!”说到这里,他又忽然奇怪地盯住萧瑞希的脸打量,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惊讶地叫道:“呀,瑞希,我发现你好像变漂亮了啊!”

萧瑞希表情不由一愣,想到昨天晚上跟沈江南睡了的关系,萧瑞希脸不由一红,萧瑞希甩开陈俊峰的手,表情显很得不自然,没好气地冲陈俊峰说:“你现在才发现我漂亮啊!好像我以前不漂亮一样!”

“呵呵!”陈俊峰就算是想像力再丰富也绝对不可能往那个方向去想,于是,忙干笑两声,将思绪收回来,立刻又讨好道:“对,你一直都很漂亮,我的意思是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嘿嘿。”

萧瑞希低着头,用余光瞟了一眼陈俊峰,这个男人真是烦人,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注意到她的肤色。

“怎么样,一起吃早点吧!”陈俊峰又接着邀请。

“我吃过了!”萧瑞希想都没想就拒绝道,态度冷淡。事实上她和沈江南都根本就没吃过早点,一起床就跑着沈江南来了,而且还在路上遇见几个傻逼耽误了时间,哪有功夫吃早点。

不过,她才不想跟陈俊峰一起吃早点呢!

她以前就不喜欢陈俊峰,现在身边出现了个沈江南,她就更加不喜欢陈俊峰了。

见萧瑞希的态度比以前更加冷淡,陈俊峰的心里显得有些不舒服。

他对这个女人渐渐的开始失去了耐心。

突然,陈俊峰目光里闪过一抹诡诈的光芒,说:“那就一起吃晚饭吧!”

“不用了!我晚上有事。”萧瑞希还是想都没想就拒绝。

晚上有事?那不过就是随口的一句搪塞罢了。陈俊峰在心底一声冷哼。

“瑞希,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陈俊峰一脸阴冷地问道。

是!我看到你就烦!

萧瑞希抬起目光看了陈俊峰一眼,想对他说出这句话,可是,还是忍住了!不想太伤他自尊。

她沉默了几秒,委婉地说:“不好意思啊,俊峰,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不过我跟你真的不适合,何况……何况我现在心里已经有人了。”

“心里有人了!谁呀?”陈俊峰低沉地说。

萧瑞希低着头,没说话。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再说,是谁又跟你没关系。

“呵,难道是那个打杂的?”

陈俊峰不自觉的就猜到了沈江南的身上,因为从萧瑞希对沈江南的态度来看,他觉得很有可能她喜欢的人就是那个打杂的,尽管,他很不想相信这个事实,可他的感觉告诉他这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还有他刚才看见萧瑞希看沈江南的眼神,跟看别的男人的眼神不同。萧瑞希在看沈江南的时候,眼神里带着柔情。可一看他陈俊峰的时候,眼神就冷冰冰的。

“请你别一口一个打杂的!他比你想像的要优秀得多!”萧瑞希不太高兴地瞪了陈俊峰一眼。现在,谁对沈江南不尊重,就是对她萧瑞希不尊重。

“哟,怎么?我这么说他,你心疼了?这么说……是真的了?你真的喜欢上了那个打杂的?”陈俊峰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叫他别再喊打杂的了,可他还是要喊。

“对,没错,我爱上他了,那又怎么样!”萧瑞希突然发火起来。

陈俊峰的脸顿地阴沉了下来,他眯着眼睛看着萧瑞希,目光里隐藏着痛恨的光。他最怕萧瑞希亲口说出这句话,可她居然真的亲口说了出来。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他陈俊峰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如此伤过自尊。可这个女人居然赤果果的把他的自尊踩在脚底下。

“好!很好!”他阴阳怪气,不过,却沉默了下来,他沉默了几秒,脸上的表情又一点点放松下来,再一点点勾起弧度,然后,突然话风一转:“也罢,既然你喜欢上了别人,那我也不好再死缠烂打了,不过,咱们毕竟相识一场,也算是缘份,这样吧,今天晚上咱们吃最后一顿饭怎么样?就当是满足我最后一个心愿,让我再最后再跟你吃一顿饭吧!之后,我保证再也不会来烦你!你看行吗?”

他看着萧瑞希,目光里透着假意的真诚和假意的恳求。

萧瑞希纠结了几秒,还是点头答应了。毕竟,陈俊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吃最后一顿饭。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不能做得太绝情,就满足他这个心愿吧!这样自己跟他就算是彻底了断了!以后也就清静了,就在勉为其难的应付他这一次。

陈俊峰见萧瑞希点头了,脸上勾起一丝阴险诡诈的笑容。

呵!你就等着吧!萧瑞希!我会让你为你的高傲付出代价的!

晚上,西餐厅。

萧瑞希和陈俊峰坐在一起吃“最后的一顿”晚餐。

中途,萧瑞希起身去上厕所。

陈俊峰趁她离开,赶紧从身上摸出一包药,麻利的放进了萧瑞希的酒杯里,又用筷子迅速搅匀。

哼!萧瑞希!老子追了你三年,到头来你居然喜欢上了别人,今天晚上老子就让你承欢身下。

做好后。陈俊峰脸不红,心不跳的端坐着,等萧瑞希回来。

片刻后,萧瑞希从洗手间回来。她坐回原位。丝豪没有察觉出什么来。

当下,陈俊峰目光里流露出一抹皎洁,面带微笑,对萧瑞希说:“这是咱们相识三年来最后一次相聚,从明天开始,咱们就都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来,祝福我们新的明天更加美好!”陈俊峰说完,端起了酒杯。

丝豪没有察觉到的凶险的萧瑞希,完全不知道陈俊峰已经为她布下了陷阱。

她豪无防备地端起酒杯,与陈俊峰碰杯,然后把那杯红酒一滴不剩的喝了进去。

看到她喝下酒,陈俊峰脸上露出了阴鸷的笑容。这只小兔子,终于掉进了他布的陷阱里。呵呵,你就等着吧!萧瑞希,一会儿我就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喝下药酒的萧瑞希暂时没有什么反应,她拿着刀叉切了一片牛排放进嘴里,颇有食欲的吃了起来。

对于跟陈俊峰的这最后一顿饭,她是心里愉快的。因为,从今往后,自己再也不用再应付这个烦人精了。

陈俊峰纠缠了她三年,早就让她烦死了!现在,终于可以摆脱这个烦人鬼了!真好啊!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陈俊峰居然会如此用心不良。这“最后一顿饭”是特地为她挖的坑,现在,他已经跳进坑里而不自知。

不过,很快!

片刻过后,药效开始渐渐发作了,萧瑞希感觉自己的身子开始发热了起来,头也有点晕。

怎么回事?难道酒喝多了吗?没两杯酒啊,而且这红酒度数也不高,平常都没感觉的,怎么今天反应这么大。

陈俊峰见她有点上头了,觉得是收网的时候了,便对萧瑞希说:“瑞希,吃好了吗?要不我们走吧!”

萧瑞希也觉得今天状态不佳,还是早一点回家为好,回去可以早点休息,于是,点头说:“好!”

她拎着包站了起来,似乎感觉头更加的晕了,使她差一点没站稳。

陈俊峰趁机连忙伸手抚住她。

“我没事!”萧瑞希还有一丝清醒,她推开陈俊峰的手。

可陈俊峰似乎把她搂得很紧。

她仿佛意识到陈俊峰是有意这样做。但她已经变得力不从心起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这个时候,有一种如同蒸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

迷迷糊糊之中,她仿佛听见陈俊峰在说:“瑞希,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家!”

紧跟着,又在迷迷糊糊之中,她被陈俊峰搂着走出了餐厅。

陈俊峰把她塞进了汽车的后座,然后到前面去开车。

她坐在后座,迷迷糊糊的看着陈俊峰开着车在跑。

“你要……你要带我……去哪儿?”她吃力地问道,她还有一丝丝意识,感觉路边的建筑物不是去她家的那条路,陈俊峰不是在往她家的那个方向开。他要把她带到哪儿去?

这个时候,她仿佛意识到了某种危险。她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此刻为什么会浑身无力,头那么晕,身子那么热的缘故了。

陈俊峰,你这个畜牲!你居然给我下了药!

狂人闯都市
狂人闯都市
他重回都市报血海深仇,一路打脸……无数狂人被他被践踏在脚下。下回分解他是如何狂扫都市的!沈江南走进灯红酒绿的夜色酒吧,酒吧里气氛沸腾,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随着劲爆的音乐,在扭动着身躯跳舞。。…